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354.第354章五个亿的聘礼

354.第354章五个亿的聘礼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4091更新时间:2016-01-06 10:37:45
   “你……你别欺人太甚,说谁是狗骨头呢?”莫雅萍一听这话可就不依了,自己什么时候就成了一根连狗都不会稀罕的骨头了,所以怒气一下的也就被激了起来。  “谁出声就说谁,我可没有指名道姓的,还有,欧阳总裁,像今天这样的事件,我可不希望再次看到,今天我之所以不作任何的追究,那是念在我们相交一场的份上,但是请你谨记一点,瑞西现在是我们穆家的儿媳妇,可不是你们随便可以招惹的人,就算你是他的父亲,如果非她所愿,我劝你还是少接触为好。”  穆时桀抿了抿唇,这可是他第一次为了别人的事情说了那么长的一番外,看来这样的第一次在自己重新的踏进S市后可是在以重叠的节奏在慢慢的递加着,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也会被缓缓的融进那一种家庭的温暖氛围中去。  “穆老总裁这样说是不是有点太过于的武断了,就算她嫁给了你们穆家,她不也还是我们欧阳家的女儿吗?我可是记得自己当初只是嫁女儿,可没有卖女儿。”  就算再温驯的小猫,在被老虎一个劲的撩拨之下,他也会伸出尖利的爪子开始还击,所以一听见穆时桀如此嚣张的警告自己,欧阳连城的心底也有了抵触的情绪,开始护卫起自己的面子工程来。  “哦!没有卖吗?那我们风行国际投给欧阳外贸的几个亿该怎么解释呢?”穆时桀眉宇一皱,狭长的眼眸直射欧阳连城而去,如果不是自己当初给了他五个亿,一定要欧阳瑞西嫁入穆家的话,以他对这丫头的那一种漠不关心的态度,又怎么可能会那么的积极去把她给找回来呢?  几个亿,欧阳瑞西瞬间的便被这样的一个概念给激得粉碎,在这之前她还跟林飘然确定自己并不是为了穆季云的钱而爱上的他,可是现在她已经失去了那一份的自信之心,原来自己跟林飘然那样的女人并没有什么两样,不对,给她还更过之而无不及,至少她知道自己的价值是多少,而自己却一直的被这样的一个真相给蒙在了鼓里,而且是那样的愚昧无知,先被赶离了家门也就算了,到了最后还再次被他们给卖了一轮,原来这才是她的整个人生,充满了如此之多不堪入目的未知因素在里面,那么在接下来呢?她是否还会听到给这个更能令自己感到心寒无比的事情。  “什么几个亿,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穆老总裁这是在讹我吗?”欧阳连城一听见穆时桀的话就完全的迷糊了,当时欧阳瑞西嫁给穆季云的整个过程都是莫雅萍在一手操办的,他可是从头到尾都没有过问过,只是负责打电话找到欧阳瑞西而已,别的事情可是一概不知。  “这个你可就要好好的问一下欧阳夫人了,毕竟支票我们可是开出去了的,这个总不能作假吧!银行可是有凭证的。”穆时桀邪恶的一笑,原来真相如此,那么他就坐看他们窝里反好了,省得自己出手了,不过他也挺佩服这个莫雅萍的,这么大的一笔钱她也敢给吞了,也只能说这个女人还真的是不简单啊!  “这个为什么要问我,我可没有拿过你的那五个亿。”莫雅萍暗捏了一把汗,这怎么说着说着就扯到了欧阳瑞西的聘礼上去了呢?他这不是摆明的想要把自己给往死里整吗?要知道这笔钱可是被她给偷偷的存进了自己的私人账户中,就连欧阳依依她都不敢说,就怕那丫头一时的嘴巴不牢给说了出去,却没有想到事隔多年之后被穆时桀给提了出来。  “哦!如果真没有拿过的话,你怎么知道我们开出去的是五个亿呢?”要说腹黑程度,穆时桀可是要给儿子高超多了,简直是达到了无人能及的境地,所以很轻易的便把人家的夫妻关系给往白热化的方向去发展了开来。  “我那只不过是乱猜的数字而已,如果你真心的想要设计我,今天就算我说哪一个数字你都会指定说是就对了。”莫雅萍咬牙彻齿的瞪着穆时桀,她怎么就会那么的笨呢?竟然毫无悬念的便掉进了他为自己挖好的陷阱之中,这下可好了,他的这话一出,自己势必是被欧阳连城给好一番的审讯了,那么这么一笔对她来说可谓说得上是天价的巨款也就很有可能会被拿出来充公,这可都要怪欧阳瑞西那个贱丫头,没事把穆时桀这个瘟神给招引过来干什么呢?  “设计你,有那个必要吗?在你的眼里,我的时间就是那么的不值钱。”穆时桀冷然的一笑,冷酷的俊彦之上荡漾着浅浅的笑痕,却不达眼里,稍纵即逝般无踪可寻,却能把他的妖孽本性给演绎得风华绝代,不失为这个午后最为夺人眼球的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莫雅萍,你不觉得该跟我好好的交代一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虽然知道这个女人一直来都很贪财,却因为不想否定自己当初的选择有多么的错误,所以在苦苦的支撑着自己跟她的这一段婚姻,只因为他不想沦落为一个被别人指指点点之人,所以才会一直的保持着自己的表面功夫,却没有想到的是连五个亿这么大的数目她都敢把它给独吞了,不得不说自己对她的了解度是如此之低,根本就是不及一点皮毛。  “我……你别听他在那里胡说啊!我哪里有什么五个亿,这分明就是在挑拨离间,难道你没有看出来他这是为了帮欧阳瑞西报你打的那一巴掌之仇吗?”莫雅萍现在觉得自己今天做的最错的一件事情,就是不应该上前来招惹欧阳瑞西,否则自己深藏了那么多年的秘密也不会被穆时桀这个全身上下都邪气无比的男人给揭发了出来,她就想不明白了,明明是一个上了岁数的男人,为什么就会保养得像一个时下的小青年般的年轻帅气呢?难道说他不是人不成,一想到有这个可能性,她不由得暗暗打了个冷颤。  “正所谓无穴不来风,你觉得人家会平白无故的陷害于你。”欧阳连城虽然说也很不喜欢穆时桀的嚣张气焰,但是那么多年的接触之下,他知道对方倒是一个不失光明磊落之人,所以他相信如果没有此事的话,这个自傲无比的男人肯定不会自其一说的,因为他是属于那种狂妄到已经不屑于去陷害别人来达到自己目的之人。  “我们走吧!”穆时桀并不打算留下来看他们夫妻之间的窝里反,反正他只负责点火,可并没有想过要帮忙灭火的意思,就让他们自己好好的争论一番吧!他可就不继续的奉陪下去了,再说了也就是现在的自己,要是换成了以前,哪里会跟她那么多的废话,早就让保镖打回去后直接的走人了。  “嗯”欧阳瑞西收回自己的整个心绪,最后一次用无比复杂的眼眸看了欧阳连城一眼,嘴角轻扯起一丝淡淡的嘲讽,头也不回的随着穆时桀远离了这一方已然被污染了的空间,五个亿,说实话,她还真的是想不到自己竟然会如此的值钱,只是这样一来的话,让她以后在穆季云的面前还怎么的抬得起头来呢?看来自己是再一次的掉进了无边的深渊之中,也再一次的作茧自缚了自己。  “嫂子,你这是怎么了。”欧阳瑞西跟穆时桀刚回到重症病房的外面,眼尖的秦书寒就发现了她脸上的异常,本来一派悠闲的神态马上变得紧张了起来。  “哦!没事,不小心撞到了而已。”欧阳瑞西偷瞄了穆时桀一眼,不好意思的低垂着脑袋,就怕他会突然的出声把真相给爆了出来,毕竟他是那么令人费解的一个人。  “怎么了,怎么了,我看看。”傅冰蝶说完就走过去把欧阳瑞西的脸给轻轻的抬了起来,在看见她脸上那触目惊心的红肿之时,她也跟秦书寒一样,马上变得不淡定了起来。  “什么叫做没事啊!整边脸都给肿起来了,书寒,你快来看看,给她上点药或者冰敷一下什么的,这么重的伤那得多疼啊!”傅冰蝶整张精致的容颜都给皱成了一团,就貌似那伤是在自己的身上一样令她感觉到痛意难忍。  “妈,我真的没有什么的,就不要再麻烦书寒了,季云他怎么样了,没有再发生什么状况吧!”欧阳瑞西知道自己所说的话骗得了傅冰蝶,可并不代表着也可以骗到秦书寒,只要他一近距离的看到自己的脸那准能露陷,所以便想转移她的注意力,把穆季云的病情给抬了出来当成了挡箭牌。  “还没有醒,不过情况很乐观,所以你就不要担心了,还是让书寒看看吧!要不他醒来看见你伤成这样又得着急了。”傅冰蝶那是打心底里就把欧阳瑞西给当成女儿般的宠爱着,现在看见她的脸伤成了这样,说不心疼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穆时桀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目光先是看了一眼重症病房里那个依然躺着的身影一眼,才把视线给紧锁在傅冰蝶的身上,一刻都没有离开,看着她为了欧阳瑞西的脸在紧锁眉心,他的心也被她牵动起了所有的情绪来,对欧阳连城也就多了那么一抹的厌烦感。  但是既然欧阳瑞西不想让别人知道她被打的事情,那么他也就不会自己去把这件事给捅了出来,因为那不是他一贯的作风,本来依自己那不喜管人闲事的个性,他是根本就不会去搭理别人之间的争吵的,可是在看见那里面竟然有着自己的儿媳妇之后,他先是微楞了一下,可却并没有想着要上前的意思,就想当作没有看见般悄然的离去,却在听到欧阳连城说要打她的时候又身不由己的停下了脚步,这才便有了刚才那么的一幕出现。  “嫂子,还是我来帮你看看吧!”秦书寒有点担心她脸上原来的伤口还没有好,新的伤势又再度的给加重了,他可并不相信一名堂堂的女军官会没事把自己给撞成这副德行,肯定是发生了些什么他们不得而知的事情了吧!但是只要她不想让人识破,那么他也就装着不知道好了,而且他相信傅妈妈肯定也是抱着跟自己一样的小心思,毕竟以她那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的便相信了她的话呢?  “好吧!谢谢!”欧阳瑞西咬了咬唇,可却不曾想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竟然牵扯到了被弄伤了的嘴角,一阵痛意袭来,让她不由得皱起了自己那英气的眉宇。  “这么严重,必须要上点药才行,我自己配制的瘀伤药没在,先给你简单的处理一下,减轻一下那火辣辣的疼痛感,一下我再回家给你拿药。”秦书寒一看就知道她是被人甩了巴掌,只是不知道是谁那么狠得下这个心,又是谁能让她定定的站住被打,毕竟以她的身手,一个普通的人根本就近不了她的身才对。  “好”欧阳瑞西知道他肯定看出来了,所以对他的建议没有任何的意见,同时的也很感谢他的那一种善解人意的的小细节,所以他说什么她都默默的配合着。  “等我一下。”秦书寒说完便抬步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他需要回去拿一些药膏过来才行,虽然说没有自己上次擦的药那么的有疗效,但是效果还是有的,但愿一下老大醒过来后没有注意到她的伤,要不在自己的医院里还让人把她伤成这样,最终的受害者肯定是自己无疑了,就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报复回来而已,反正肯定不会让自己轻松过关就对了。  其实说到这个还不是得怪里面躺着的那个暴力男,如果不是他上次把自己给打伤,他也不至于拿药回去擦的时候忘记了再带在身上,所以说归根结底,他才是那个罪魁祸首,要不他给嫂子擦了自己独配的药后,肯定几个小时之后就完全的恢复原样了,哪里还用得着在这里暗暗的腹诽他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