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357.第357章 你的脸是怎么回事

357.第357章 你的脸是怎么回事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3776更新时间:2016-01-06 10:37:47
   虽然她知道自己比较了解一些层出不穷的新型武器装备,以往也被下令过协助集团军上面的精英一起探讨,但是像今天这样隆重的给自己下达了文件涵的还是第一次,从这一点之上不难看出,原来深厚的背景在部队这样鱼目混珠的一个地方也同样的受用。  如果说自己现在不是风行国际的总裁夫人,还是那一个独自带着儿子以一种默默无闻的方式生活着的穷酸上校,他们还会如此对自己以礼相待吗?这个可能性应该是微乎其微的吧!  还有就是穆季云,他的出发点又是为了什么呢?先是邀请了集团军上面的人参加风行国际的周年酒会庆典,又到现在的赞助事件,她怎么觉得这两者之间有着很深的渊源呢?而他的心里又是怎么看待这整件事情的呢?  欧阳瑞西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丝毫也没有发觉到病床之上那个原本静静躺着不动的男人皱了皱自己帅气的眉宇,好看的睫毛缓慢的掀开,首先跃入眼眸的便是一片雪白的画面,给自己的感觉就像是来到了天堂般那么的纯洁、宁静。  微微的动了一下身子,却发现虚软得没有一点的力气,胸口还传来了一阵阵的疼痛感,疑惑着自己这是怎么了,这里又是哪里呢?  再一次把眼眸给合上,在脑子里努力的搜寻着所有的记忆,犹记得自己跟欧阳瑞西去了拍卖会,回家途中遇上了军火商,然后他们之间发生了激烈的枪战,对了,枪战,他敏锐的抓住了这个字眼,所感知道的画面让他突然的紧张了起来,紧闭着的眼眸也突然的睁开。  欧阳瑞西,她现在到底在哪里,他最后的一丝意识是看见了一个匪徒血淋淋的拿枪对着她身上射击,自己惊叫的飞扑了上去,接下来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他就毫无印象了,整个人都陷入了深深的沉睡之中,可是又总感觉到有一个声音在自己的梦里不停的哭诉着,听起来是那么的哀怨委屈,又是那么的令人心疼不已。  微微的移动了一下视线,一抹熟悉无比的倩影就那么悄然的闯进了自己的眼眸,虽然说她现在低着头,秀发也遮挡住了大半边的脸蛋,但他还是一眼便锁定了这个女人就是自己心底所眷恋着的那个清冷人儿。  只是她在看什么呢?手里的那一份文件到底有什么可以吸引到她的地方呢?难道她不觉得自己要比那一份文件要来得有吸引力吗?  伸出舌尖舔了下有些干燥的双唇,如果不是有一个声音在梦里不停的呼唤着自己的话,那一种疲倦的感觉真的会让他动了想永远就那么睡下去的想法,可是他的心里却有着太多的不舍,欠下的爱还未来得及去偿还,该尽的父爱还没有好好的去付出,所以他不能那么的不负责任,就算有多么的艰难也冲破了层层薄雾回到了她的身边。  几尽贪婪的看着她,虽然说很想把她那娇小的身躯给拥进自己的怀里,可是看她如此的专注,始终不忍心出声打扰了她,就那么静静的把视线给凝结在她的身上,好像这样便能把她给深深的烙进自己的心底,让她再也无处可逃。  欧阳瑞西轻扯了一下唇角,露出了一丝自嘲的笑意,不想再去过多的思考这些问题,因为她相信无论是他做了什么,出发点都是为了自己好就对了。  把垂落在眼前的秀发帅气的一甩,视线不期然的撞进了一双幽深的蓝眸里,惊吓到她的第一个动作便是马上站了起来,手里的资料也在慌乱中掉在了地上。  “你……老……公……,你终于醒过来,可要吓死我了。”欧阳瑞西喜极的走到了床边,突然而来的喜悦感让她变得有点语无伦次了起来,可穆季云在清晰的看见了她那依然红肿着的脸时便把眉头给紧紧的蹙了起来。  “你的脸是怎么回事。”穆季云无视掉了她低头跟自己脸蛋摩蹭的动作,只关心她的脸为什么会肿成这样,他可记得直至昏倒的那一刻,她的脸上除了一些小擦伤之外可没有太过于严重的伤痕,那么她现在脸上的伤又是哪里得来的呢?  欧阳瑞西咬了咬唇,也选择了忽视他的话,只是痴迷的盯着他瞧,感觉到他就算如此一副病恹恹的姿态,也不曾折损掉他一丝一毫的俊美气质,或许是久不说话的原因,他的声音听起来有那么的一丝沙哑,可听在自己的耳里,是那么的悦耳动听。  “女人,我在问你话呢?咳……”穆季云轻咳了一下,觉得自己稍微的抬高声音竟然是那么的废劲,胸口也跟着扯痛了起来。  “你怎么了,哦!对了。”欧阳瑞西一看见穆季云露着痛苦的表情就开始紧张了起来,同时的也就想起了秦书寒跟自己说过的话,所以转身的便想转身去找他过来,却没有想到的是被穆季云伸手握住了手腕,虽然没有用上丝毫的力气,但还是让她停下了脚步。  “你这是要去哪里?”穆季云的脸色很仓白,不明白这小女人风风火火的这是要去哪里,而且是在自己刚醒过来之时。  “找书寒过来给你检查一下啊!是不是还觉得很疼。”看见穆季云醒了过来,欧阳瑞西整个人都处于了一种无比兴奋的状态之中,可是看见他如此的难受,她的心也跟着隐隐的作痛了起来。  “不用,按铃让护士去找他,你先给我好好的解释一下自己的脸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看来我们穆公子对这件事情特别的执着,连自己的伤势到底怎样也顾不上,只对欧阳瑞西那被打肿了的脸特别的感兴趣,所以压根的就不愿意她远离自己的视线。  “呃!这样也可以吗?”欧阳瑞西疑惑的问道,清澈的瞳眸里带着一丝的质疑,娇丽的容颜之上更是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煞是可爱动人,当然,如果不是一边脸还红肿着的话。  “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除非你想迫切的离开我的身边。”在穆季云的世界里,只有别人去迁就他的份,可没有他迁就别人的先例发生,更何况现在所要迁就的那一个人还是秦书寒,所以更加的不能娇惯了他。  “不想。”失而复得的感觉让欧阳瑞西舍弃了一些本着坚持了许久的东西,所以她并不想否认自己心底最为真实的想法,因为此刻的她真的是一点也不舍得离开他身边半步。  欧阳瑞西这样直接的回答倒是让穆季云为之一愣,暗侧着这个小女人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放得开了,要知道她可一直都是把自己的情感隐藏得很深很深,从来就不会轻易的表达出来,可是此刻的她竟然那么毫无顾忌的说了出来,这么大的差异变化根本就是在自己的意料之外,难不成说在自己昏迷了过去之后,发生了些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吗?譬喻她那红肿着的脸,这些可都是自己无法探知得到的。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了吗?”欧阳瑞西看见他突然的不再吱声,便紧张的询问了起来,就怕他可能会有什么后遗症之类的,要真这样的话,她的心脏可承受不起新一轮的打击。  “没有,只是突然之间觉得你变得有些不一样了,所以深感意外。”穆季云放开了紧握住她的大手,用手势示意她坐下来,因为她这样的站着,总感觉到跟自己之间相隔了很大的距离,显得有些许的不真实感。  “很不一样吗?那这样呢?”欧阳瑞西话音还没有隐去,樱唇便急切的吻上了他的薄唇,因为这是她想了很久的一件事情,之前之所以没有行动,那是因为他的整张脸都被呼吸器给遮挡住的缘故,所以现在一被撤了下去,她便变得无所顾忌了起来,而且她也不觉得这有什么好矫情的,经过了这一次,她觉得爱一个人没有那么多的小心思可算计,也不用太去在意面子上的问题,毕竟适当的矫情可以,可是太过于傲娇的话就有些适得其反了。  穆公子没有想到自己的小妻子竟然会变得如此的热情似火,所以一时之间换成了他睁着大大的眼睛注视着她,想着自己这伤到底是在哪里,怎么感觉到自己眼前出现幻觉了呢?  “把眼睛闭上,还有记得呼吸。”欧阳瑞西学着他一贯的口吻,低声的对他提醒着,那语气就像个女土匪般的霸道专横,却又含有几分专属于柔弱女子的韵味在其中,她的这话一出,让穆季云感觉到自己再一次的惊掉了下巴,很是好奇她今天这么多的异常举动到底是师出何处,又是怎样的一个原因让她有了这么大的改变。  “咳咳……冒昧的问一句,我这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啊!话说嫂子,老大现在刚清醒过来,可是接受不起你的诱、惑的哦!”看见穆季云醒来,秦书寒的心里终于轻舒了一口气,所以忍不住的打趣起欧阳瑞西来。  突然而来的声音让欧阳瑞西快速的自穆季云的唇上撤离了开来,听完他的话之后,她的脸燥红得就像是血染过一样,顿时的感觉到天雷滚滚,被当场抓包的尴尬让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所以一时之间还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话才好。  “知道冒昧了还不赶紧的滚出去,难道说你的礼仪是跟体育老师学的吗?”虽然说以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说起话来还是有那么的一点力不从心,可是并不代表着他的嘴上功夫也跟着这一次受伤而减退了去。  “滚出去,这个还真的没有学过,要不你先给我演示一下,我肯定会按部就班的给学下来,告诉你,在学校那一会,我可是一个很好学的学生,要不怎么可能会有今天这么厉害的成就呢?”  秦书寒嘴里虽然是在絮叨过不停,可是却已经着手帮他检查起了身体,而听了他的这一番话之后,穆季云已经有了一种想揍人的感觉,只可惜的是自己现在动弹不了,否则的话他非要把这个臭屁又自大的小子给一脚的踹飞出去不可,哪里还给他机会在自己的面前显摆过不停。  “秦始皇,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伤成这样就没有办法收拾你了,所以才会特别的得瑟,可是你忘记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么的一句至理名言了吗?还有别告诉老子现在住着的这一间就是你那贵得可以吓死人的棺材房,要真是的话我非把它给夷为平地不可。”  穆季云把视线转动了一下,越看越感觉相似,犹记得这小子当时弄这么一间病房的时候,自己可是很嗤之以鼻的,讽刺说只有傻子才会把钱扔给他赚,都是在同一间的医院里,可是这么一间的小鸽子笼却给一般的普通病房贵上十倍不止,就是装修比较豪华、格局比较齐全、设备比较先进而已,可这家伙倒好,把它给标上了天价的待遇,这不是典型的在宰冤大头吗?而他穆公子可不想变成第一个给他宰的对象,这可是无关钱多少的问题,而是关系到自己有没有被他设计成功的事情。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