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383.第383章谁要离婚了

383.第383章谁要离婚了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3755更新时间:2016-01-06 10:38:07
   因为庆祝穆季云出院的缘故,傅冰蝶临时的举办了一个小小的party,所请之人也无非是穆季云的那几个生死至交而已,当然,这次就连安娜跟乔书恒也在被邀请的人员之中,所以夜幕刚一降临,整个穆家的别墅便异常的热闹了起来。  “楚楚,婚期怎么突然的给推后了。”欧阳瑞西逮到上官楚楚落单的时候轻声的问道,隐约的觉得跟那个秦可儿有着很直接的联系。  “没有为什么,就是突然的觉得两个人之间的了解太少了,所以想要先磨合一段时间再说。”上官楚楚是属于那一种乐观派,所以就算在说着如此无奈的事情,也能笑得一脸的灿烂。  “得了吧!我还不了解你吗?是因为秦可儿的原因吧!你介意了,所以也就说明了你对冷傲风在意了。”欧阳瑞西说得一脸的肯定,如果说这丫头真的是对这个男人没有感觉的话也就不会因为那个女人的突然出现而改变了原有的婚礼计划了。  “丫头,我说你脑子进水了吧!我为什么要在意他啊!可别忘了,我们之间只不过是伈伈那丫头所设计之下的牺牲品而已,可没有任何的感情可言。”  上官楚楚就算心里面真的是因为这件事而在纠结着,也逞强的不愿意承认自己对冷傲风的那一份在不自觉之间所冒出来的异样情愫。  “嫂子,我是不是做错了,所以你才这么的生气。”一个怯怯的声音突然的响起,冷伈伈咬着朱唇,歪着脑袋的询问着,一向笑意横生的俏脸上有着落寞的寂寥感。  “呃!丫头,你什么时候过来的,自己一个人吗?”上官楚楚并没有直接的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透过她的身影四周围的看了一下,在确定没有看见顾阡陌的身影之时,秀眉不自觉的蹙了起来,不知道这样的一种境况,冷傲风是否又会为此而气上半天了,看来就算她的嘴里有多不愿意承认自己对冷傲风的情意,她的潜意识里已经在为了他的关心而在关心着,所以才会在看见冷伈伈一个人到来之时如此的担心。  “是的,嫂子,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话呢?”经过了跟顾阡陌的这一段时间的婚姻生活,她慢慢的觉察到了感情在婚姻之中有着多大的定位,所以对于上官楚楚的那一种抱怨,她真的是深有体会,也同时的对她感觉到了一丝的歉意。  “现在才来讨论对或错已经晚了不是吗?所以别执意的去钻牛角尖,如若我真的是不愿意的话,你觉得我会是那一种在强势之前轻易妥协的人吗?所以要说错的话,我才应该是那一个做错的人,但是既然作出了选择,那么就容不得自己去后悔。”  上官楚楚是那一种只要抽刀了就不可能会往后退的人,所以就算现在对冷傲风有着多大的意见,她也不可能会让属于自己的东西拱手相让给别人。  “对,这一点跟我很像,只要是自己认定了的,就不会再去作出更改,所以伈伈,别想得太多,虽然说过程可能会辛苦点,但是结局肯定是完美的。”  欧阳瑞西起身把冷伈伈给拉坐在自己的身边,宠溺的帮她顺了顺有些凌乱的发丝,估计是因为又把跑车的顶盖给升了起来吧!所以才会被风吹得有些变形了。  “去,什么就跟你很像了,老娘可没有你那么的傻,所以伈伈,可千万别以你瑞西姐为榜样,她的那一种委曲求全的个性可不适合我们冷家的作风。”  上官楚楚一点也没有发觉自始至终她都是以冷家人的身份在自居着,所以就算她口头上有多么的排斥着冷傲风,她的内心都早已替自己作出了选择。  “怎么,这下子又承认自己是冷家的媳妇了,不是还要多磨合一段时间吗?”被上官楚楚说中了自己的痛处,欧阳瑞西一点也不恼怒,因为她所说的都是真的,但最重要的一点是自己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所以并没有什么好继续遮掩的。  “我那说的是婚礼推迟了,又没有说自己跟冷家没有丝毫的关系,再说了我都被骗登记结婚了,你说还有挽回的余地吗?就算离婚,不也成了一个离异妇女了,所以我傻了才会去做那样吃力而又不讨好的事情。”  上官楚楚伸手把自己的妩媚卷发给顺到了脑后,一脸的不以为然,她是不想这么快的便举行婚礼不假,但是并没有说要放弃冷傲风这个人,所以说她脑子进水银了才会便宜了秦可儿那个女人呢?  “不是吧!上官小妞,话说你跟冷冰山这才结婚多久啊!怎么就把离婚的事给提到议程上来了呢?我可是记得你们这结婚都还没有请我们喝一杯喜酒,要不要这么快的便喝散伙酒啊!”  夏雨晨的声线那叫一个晌亮,所以很成功的引起了全体人员的注意,尤其是冷傲风,冰眸一扫,先是狠瞪了一眼夏雨晨那个大声喉,接着眼眸危险的扫向了上官楚楚,不带一丝的暖意,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她,就像是要把她整个人都射穿般冷冽。  “要死了,夏人妖,你丫的这是在把我往死路上去推呢?再说了,你哪一只耳朵听见老娘要离婚了,貌似散伙的是你跟那个什么安小雅的吧!可别把我也给拉下水。”  上官楚楚有点胆颤心惊的往冷伈伈的身上靠了靠,因为某人的视线太过于的凛然冷冽了,让她不自觉间便感觉到了头皮一阵的发麻,不知道夏妖孽的这话一落下之后会引来冷傲风多大的怒气。  “不是吗?我明明听见了你说‘离婚’这二字的啊!难道说那个要离婚的人不是你,而是伈伈这丫头吗?总该不会是嫂子吧!”  看来夏雨晨就是那一个惟恐天下不乱之人,所以才会继续的在这个问题之上无限的扩大它的影响力度,不停的丢下了一颗颗爆发力绝对威猛的炸弹,非要把在场的人都给炸个里嫩外焦不可。  “喂!雨晨哥哥,这种话可不能乱说的,谁要离婚了,你别在那捉住了个字眼就兴风作浪的好不好,这样会害死人的。”  冷伈伈没有想到夏雨晨矛头一转,竟然说到自己的身上来,所以一时之间便慌乱的解释了起来,因为她发现冷公子那冰冷无比的目光已经从嫂子的身上转到自己的身上来了,话说她可是活得好好的,还不想死啊!所以能不能别在那乱喊一通了,幸好的是顾阡陌没有来,要不此刻非要误解了自己不可,但是一想到那个俊朗的男人,她的心竟然开始有了一丝的微痛感,很是压抑得难受。  “如此说来便是嫂子了,唉!可以理解,摊上了老大这样的一个无耻腹黑的主,有这样的想法也是很正常的。”夏雨晨悲叹了一声,让某个本来一脸淡定的男人瞬间的窜起了无名之火,那满眼的冷冽气息可是不输冷傲风分毫,反而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直射夏雨晨而去。  “喔!听你这么的一说,我还真的是要适当的考虑一下才行,这话说得貌似还真的是那么的一回事。”欧阳瑞西作出了一副深思状,就好像她真的是对夏雨晨的这个提议来了兴趣般,把穆公子那杀人的视线给来了一个彻底的无视,表现得一脸的淡定从容,这可跟她那不爱开玩笑的个性来了个颠覆式的发展。  “夏人妖,你很想死,我不介意马上的成全你。”凉薄的音调缓缓的传来,有着淡漠一切的寒意,瞬间的布满了整个空间,强大的气场感更是震碎了夏雨晨自冷傲风的那一个冰冷眼神之后仅存着的一点勇气,撒脚的便往傅冰蝶跟穆时桀的位置靠近,虽然说学长刚出院不假,但是谁知道他会不会不顾自身的伤势而把自己痛殴一顿啊!所以先躲到安全的领地比较的安全,而现场能与之抗衡的貌似也就只有穆时桀了不是吗?  “夏叔叔,你完蛋了,就等着被穆公子给抓来做苦力吧!但是也并不见得会死得有多惨,以我爹地一直以来对你的惩罚程度来看,也只不过是加大你的工作量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最坏的后果嘛也就是把你给扔到哪一个变态的国度去开发市场那么的简单,所以淡定一点。”  小轩轩一脸甜甜的笑意,眼底却有着狡黠的光芒,一边说着话一边跟穆时桀下着棋,还不忘吃一口自家奶奶给递到嘴边的水果,那叫一个惬意悠闲,简直就是小太子般的高贵待遇。  对于他们年轻人之间的这一种玩闹,穆时桀只是静静的听着,不看也不发表任何的言论,只是专注在棋盘之上,还不时的用那充满了爱意的眼神扫视着自己对面的那一个就算是上了年纪,却依然美得让他怦然心动的女人,一种莫名的幸福感就那么的在他的周围缓缓的环绕着,很是醉人心魂,又怎么可能会去留意到他们之间的那一种暗潮汹涌呢?  “你这孩子也是,明知道惹怒他没有什么好下场,还偏偏的要去挑衅他,怎么就都不接受教训呢?”傅冰蝶轻叹了一口气,对于这样的一种现状她可也是爱莫能助,因为这个儿子根本就不会买自己的账,所以夏雨晨压根的就不应该跑到他们的身边来,其实最安全的地方是自家儿媳妇那里,她既然都敢撸虎须了,那么也就证明着她有着自己的对策,要不怎么可能敢去附和雨晨的话呢?  “傅妈妈,话说那‘离婚’二字明明是她们几个女人先挑起来的,我只不过是顺着她们的话给接下去了而已,怎么就只瞪我而不瞪她们啊!你说我这冤不冤啊!”夏雨晨一脸无辜的跟傅冰蝶控诉着,还要不时的举起手来挡住来自于穆公子那的冷冽眼神,一副小生怕怕的神情。  欧阳瑞西拿起自己面前的茶杯轻抿了一口,眼光若有若无的斜睨着穆季云,很是享受那一种把穆季云给激怒了的乐趣,感觉到偶尔的气一下这个自大的男人,其实也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  “因为你才是那一个把事态给无限扩大的人,所以说不瞪你瞪谁呢?”秦书寒优雅的轻转着自己手里的酒杯,偶尔的放在唇边轻抿一口,很是无语夏雨晨的这一种惹祸的本事,害得自己最近都被他给同化了,老是不停的在老大哪里犯错,从而致使自己接二连三的吃了闷亏。  一想到今天老大所签的那一张住院费用结算支票,他就感觉到自己的心都在滴血,所以这会儿才会百无聊赖的独自喝着闷酒,一脸的愁眉不展,想不到没有赚上他的一分钱也就算了,还白搭了那么多的珍贵药品,这也太强盗了点吧!自己的劳动成果就那么的被他给秒杀掉了,金笔一挥,所有的一切就都成了定局,要知道当时自己可是都傻眼了,虽然说已经提前的知道了他不可能会乖乖的被自己宰,但是却没有想到会被他给反宰了回来,试想这样的一种惨状还怎么能让他继续的淡定下去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