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386.第386章贼喊捉贼

386.第386章贼喊捉贼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3440更新时间:2016-01-06 10:38:09
   穆季云的眼眸在她转身的瞬间便睁了开来,但是却没有出声,而是伸手抚摸了一下被她亲吻过的地方,嘴角微勾,一丝笑意就那么的若然而出,其实没有她在身边,就算再累,他也不可能会安然入梦,所以一听见她的开门声就故意的闭起了眼睛装睡,不想让她知道自己在特意的等她,免得这个女人更加的不把自己给放在眼里。  欧阳瑞西并不知道穆季云的这些小心思,所以洗完澡之后就上了床,还像个小猫咪似的依偎进他的怀里,有了一种久违了的感觉,自从他住院以后就没有那么舒心的感受过他的怀抱,不是怕碰着他的伤口、就是怕被别人现场逮住,所以像今晚这样毫无旁念的贴近他的怀抱,还真的是一种很惬意的感觉。  纤细的指腹不自觉间摸上了他的俊彦,最后停留在他眉宇之间的褶皱之上轻轻的按抚起来,动作很是轻柔怜惜,对的,就是怜惜,思考着他怎么每次都会有那么多的烦忧,难道说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吗?  这个男人,说实话,就算是到了今天这样的一种相爱相惜的境地,她依然觉得自己是看不透他的,就像一个谜般总让自己不自觉的沉沦进去,总是不停的在思考着该怎样走进他的世界里,不是那一种现实中的生活方式,而是他的整个思维,甚至是灵魂深处,这些都是她最想要去了解的东西。  从来就不敢有过多的奢求,因为她知道幸运离自己真的是好遥远,可是在此刻她不得不承认自己是幸福的,因为所爱的人就躺在身边,跟自己是如此的贴近,只要微微的一伸手,便能把他给圈进自己的怀里,这样一种美好的感觉,每每触及总能让自己心跳个不止。  轻轻的一个翻身,穆季云就像是不经意间的给了欧阳瑞西一个冷背,这让原本还沉醉在温暖怀抱中的某人一下子便有了漠然的感觉,心底也跟着变得异常的委屈了起来,所以轻咬了一下樱唇,一个转身也拿冷背对着他,直到第二天醒来都是保持着一样的姿势,看来某人是真的在生自己气了,但是经过了昨晚,她绝对不会去做那一个妥协之人,就看到了最后,谁先沉不住气而已。  带着这样的一种郁闷的心情,欧阳瑞西可是连早餐都没有吃,便早早的来到了军区,可不曾设想到的是军区也有着许多突发的意外在等着自己,就貌似现在,她刚步下了军用悍马,韩中校就突然的冒了出来,挡住了她的去路不说,伸手便开打起来,让毫无准备的自己一个不留神,肩上便挨上了他一拳,一阵疼痛感也随之而来,让她不由得蹙紧了整个眉头。  “韩中校,你这是要跟我玩真的吗?”欧阳瑞西眼神一冷,一边闪躲着一边轻喝道,因为穆季云昨晚不搭理自己的缘故,她可是郁闷着呢?狠不得找个人来供自己发泄一下心里面的怨气,却想不到这么快的便有人给主动的送上门来了。  “废话,谁有那份闲功夫跟你玩假的,我们手下见真章,今天一定要分出个胜负来。”韩中校就像是发疯般拼命的往欧阳瑞西身上攻击着,而且每一招都是那么的狠冽,无奈之下,欧阳瑞西只好把公文包一抛,一个优美的弧度之后,直直的落在了刚急急忙忙从车上下来的小杜身上,开始毫不留情的反击了回去。  “原因是什么,最近我可没有什么好值得你去嫉妒的好事发生。”欧阳瑞西伸手一挡,把他的拳头给顶了回去,接着长腿一扫,往他的小腿袭了过去,整个动作那叫一个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哼!小人。”一想到大清早就收到的裁决书,他的火气就冒了出来,还以为这个女人有多光明磊落呢?原来也只不过是那一种暗地里使坏的人物,如果不是自己急匆匆的跑去找司令大人的话,又怎么可能会看见那一段视频,如此一来的话又怎么可能会知道自己的突然降职是跟她有着最直接的关系呢?  “小人,这是在说我吗?难道你不觉得自己的这句话说得有些过了。”欧阳瑞西蹙了蹙眉,但是手上的动作可不敢停下,转身,弯腰,出拳,每一个招式都是那么的虎虎生威。  “说的就是你,看来我以前可一点都没有说错你,像你这样的一个靠美色来拉拢关系的女人,就是直接的在给军队抹黑。”虽然知道那件事情一旦被识破,自己难免不了会受到相应的处分或者是降职的可能性,却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是会被连降了好几级,竟然降到了一个中尉的军衔,那么也就是说自己这些年来的所有努力也都功亏一篑了,这样的一口怨气试想自己又怎么可能咽得下去呢?  “韩中校,在讨伐别人之前,请你先把证据给我摆出来,本上校什么时候给军队抹黑了。”欧阳瑞西头一偏,险险的避开了韩中校的那一种不要命似的攻击,侧身拿腿一顶,动作快速的便往他的肚子给顶了过去,顺利的把他给袭击到了地上。  “什么时候,这不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吗?”被欧阳瑞西撂倒在地上,韩中校更加的恼羞成怒了起来,因为周围已经围观了不少的战士,让一向就心高气傲的他顿时感觉到特没有面子,所以一个鲤鱼翻跃便站了起来,出手更是阴狠了几分,专挑别人的弱点去攻击。  “众所周知,我看是子虚乌有吧!别在为自己的故意挑事而找借口,我不会因此而一忍再忍。”欧阳瑞西就算再气也没有想过要对他下狠手,只是一味的阻挡而已,并没有真的对他发动攻击,却没有想到的是对方一点也不知道收敛,反而有一种要置自己于死地的感觉,既然这样的话,她也不必再给他留情面了,所以低身一扫,手肘子一撞,再伸手一提,便轻易的把他给摔倒在了自己的面前。  “好……”在场的战士突然的欢呼了起来,能看见两个军官同时的交手,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更何况其中之一还是军区里面出了名的魔鬼教官呢?  “你敢说我这次的降职事件跟你没有关系。”韩中校接二连三的被欧阳瑞西打败,也不好继续的再出手,毕竟到头来受辱的那一个人可是自己。  “都给我散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欧阳瑞西冷眸一扫,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军装,不带丝毫温度的语言冰冷的响起,吓得在场的战士全部都来了一个鸟兽散,就生怕自己晚了一步扫到了台风尾,被她给抓起来操练得半死。  看着周围终于的安静了下来,欧阳瑞西这才缓和了一下自己那周身的寒气,转过头来面对着韩中校,樱唇轻启,犀利的话便脱口而出,“韩中校,你这是贼喊捉贼吗?可别忘了,是谁先出损招阴的我。”  “这样说来,你承认那段视频是你偷拍交上去的了。”韩中校攥紧拳头,怒气腾腾的看着她,有一种狠不得要把欧阳瑞西给捏碎了的冲动,就是闭口不提自己举报她的事。  “如果我说不是,你会不会相信。”那一段视频,自己自始至终都毫不知情,如果不是司令大人那天让自己过去看的话,她也是被蒙在鼓里的那一个,所以她真的可以斩钉截铁的告诉他不是自己所为,但是那毕竟是穆季云让人交上去的东西,因此到头来终归是跟自己脱不了关系。  “你觉得我会是那么容易上当受骗的人,视频是在风行国际的酒会现场所拍的,就算不是你,也跟你有关,要不有谁会无聊到偷拍这么一段对自己来说毫无用处的视频。”韩中校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打死他都不相信欧阳瑞西会不知道这段视频的出处。  “韩中校,我记得自己有问过你,认不认识林飘然,想想你当时是怎么回答我的。”欧阳瑞西轻叹了一口气,说实在的,如果不是那一段视频的话,自己岂不是也就伸冤无门了呢?而他作为这整个事件的参与者,还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跟自己理论的。  “原来在那个时候你就把视频给交上去了,却还好意思表现出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假惺惺的来询问我,不得不说你这个女人真的是很可怕,竟然隐藏着这么重的心机在其中。”  这就是韩中校,极其的自以为是,从来就不会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只会一个劲的去挑别人的刺,总觉得自己所遭遇的一切不好的因素都是别人所害,而别人就理应的被他算计而不作出任何的反击。  “随你怎么想,反正是我做的我不会抵赖,但是不是我做的也别想赖到我的头上来,我不否认视频的出处确实是跟我有关,但是这整件的事情我并没有参与进去,所以你要是想讨公道的话,去找风行国际,相信他们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  欧阳瑞西冷然的一笑,量他也不敢去找穆季云要说法,那样一来的话,只会让那个男人更加的怒火高涨,说不好会引来给现在更加不堪的后果也不一定。  “欧阳上校,你现在是在我面前耍威风吗?觉得自己身为风行国际的总裁夫人是一件很值得炫耀的事情。”韩中校不愧是韩中校,歪的可以让他给说成直的,这样扭曲别人的话也可以说得那么的堂而皇之,不得不说他才是那一个最威风的人,所有的事情只要一经过了他的嘴巴,就全都变了一层意思。  “不好意思,我并不觉得身为风行国际的总裁夫人有什么好炫耀的,能真正值得我炫耀的也只有我自己身上的这套军装而已,至少在面对着它的时候,我是无比自豪着的,难道说在韩中校的眼里,还有给自己身上的军装更能让自己感到自豪的东西吗?”  欧阳瑞西闭了闭眼,一大清早的便在这里跟他讨论这种问题,实在不是一件让自己感觉到很愉悦的事情,所以不自觉间口气也就变得冷冽了几分,脸上更是布满了冰冷的寒气,让人感受不到丝毫的暖意。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