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395.第395章美男出浴

395.第395章美男出浴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3128更新时间:2016-01-06 10:38:15
   “身体都养好了,这么急着便往外跑。”穆季云刚踏进客厅,冰冷的嗓音便不紧不慢的响起,只见穆时桀独自一人在缓缓的往茶杯里倒着刚泡好的茶,冷酷的俊彦之上看不出他这话是出自于关心还是嘲讽,但是不管他的真正意思是什么,听在穆季云的耳朵里都绝不可能会是关爱就对了。  “你不是一向不关心的吗?所以好坏对你来说又有何区别呢?”穆季云的语气一样的冰冷如斯,由于都没有人跟他提过他动手术时的状况,所以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穆时桀给自己献过血一事,也就无从了解到他对自己其实是存在着感情的,只是不太善于的表达而已。  “没区别,我只不过是怕风行国际毁在你的手里而已,毕竟没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作为前提的话,根本就无法运作起那么大的一间公司。”穆时桀淡然的说着,不急躁也不动怒,只是慵懒的置身在柔软的沙发里,惬意无比的喝着自己手里正端着的茶水。  “这个你倒不必担心,因为就算你的身体垮了,我还照样的健壮着,所以风行国际绝对不会在我这里落幕。”穆季云皱了皱眉,他不是一向都不容自己去挑衅他的权威的吗?今天怎么突然的没有了任何的暴怒迹象了呢?  “我才没有那份闲功夫去担心这些,反正就算风行国际真的没落了,我也不愁吃喝,除非你已经狼狈到连父母都养不起的地步。”穆时桀挑眉的看了看他,一向就毫无波澜起伏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促狭的味道。  “怎么,到现在才认识到自己所饰演着的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吗?可是你不觉得稍微的有些晚了吗?”穆季云一脸的嘲讽笑意,本想上楼的脚步改变了方向,转而踱步到沙发边坐了下来,因为他的这个父亲可是从来就不稀罕搭理自己的,更不用说像现在这样的互相调侃了。  “晚了吗?我可不这么认为,要不要也来一杯。”穆时桀抬了抬自己正在倒水的茶壶,虽然说依然是一脸的冷酷表情,但语气可是柔和了许多,不再像以往那样的寒气逼人。  “你觉得自己泡的茶可以喝吗?”穆季云从来就不爱喝茶,当然,上次欧阳瑞西泡的除外,就是不知道这个倨傲的男人有没有自己老婆的那一种手艺了。  “不喝喝看又怎么知道呢?”今天的穆时桀特别的好说话,不管穆季云如何的挑衅,他都四两拨千斤的一语带过,丝毫不介意的拿起一边的杯子给他也倒了一杯茶水。  “还用喝吗?看你的步骤就是一个大问题。”口是心非这个成语应该就是用来形容穆季云这样的一种人的,明明嘴里所吐出来的每一个字都是那么的不置可否,可自己的手却已经被心底的那一种紧迫感所控制了,所以就算挑剔有加也还是拿起了面前的那一杯茶轻抿了一口,紧接着眉头紧紧的蹙起,他就知道会是这样,一个跟自己一样,从来就不爱喝茶的男人,怎么可能会突然的懂得泡茶之道呢?  “有这么的难喝吗?”其实穆时桀他自己也觉得不怎么样,可是不管自己怎么泡,就是泡不出欧阳瑞西的那一种扑鼻而来的茶香,明明手法跟茶叶都一样,器具也差不多,怎么自己泡出来的就那么的苦涩呢?  “你自己不一直在喝着吗?话说你什么时候喜欢喝茶的啊!”穆季云虽然在说着不好喝,但还是放在嘴边有一下没一下的喝着,因为在他的印象中,这可是自己第一次跟父亲如此的和谐相处,虽然说火药味依然很浓,但是却少了那一种疏离感,而且这是他亲自为自己倒的茶,所以就算再难喝,他也会心甘情愿的喝下去。  “在你住院的时候,瑞西给泡过那么的一两次,觉得味道还不错,所以就试着自己泡着喝,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老泡不出来那种味道。”穆时桀一边说一边看了看自己手边的茶叶,再看了看全部的泡茶器具,都没感觉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那可当然,也不看看对方是谁的老婆。”一说到欧阳瑞西,穆季云可就得意了,虽然说自己还在生着她的气,但是有人夸自己的老婆,也就间接的夸了自己不是吗?所以必须得好好的得意一番。  “你很得意,要不你来泡一杯。”穆时桀说着把自己面前的茶具给推到他的面前,身体向后靠去,饶有兴致的对他挑了挑眉。  “你觉得我会泡得给你差吗?”穆季云不服气的也跟着挑了挑眉角,嘴里说得倒是轻松,可心里却一点谱都没有,毕竟自己当初可只是纯喝茶而已,压根就没有看到欧阳瑞西是怎么泡出来的,所以一片的茫然当中。  “用事实说话吧!我从不打击别人。”穆时桀温和的一笑,原来要做一个好父亲也不是很困难,就看你有没有勇气去先低下这个头而已。  “算了,我的伤还没有好完,秦始皇说的,不适合喝太过于刺激的东西。”每一个孩子在自己的父亲面前,总希望自己是最优秀的,这样的一种小心思跟年龄无关,而是跟那一种急切的表现欲有关,所以穆季云才不想把自己笨挫的一面展现在自己父亲的面前,虽然这个父亲从来就不见得会搭理自己,可是他却潜意识的逃避着这样的一种境况发生。  “茶水是刺激的东西吗?抑或是你在找借口。”穆时桀慢条斯理的喝着自己杯子里剩余的茶水,就算真的很难喝,他也表现出一脸的从容,神情不见丝毫的变化,很是沉得住气,不愧是位叱咤风云的人物。  “什么找借口,不信你打电话问他去。”穆季云就笃定了他不会亲自的打电话去问秦书寒,所以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谎言被戳破。  “你们都是穿同一条裤子的人,我去求证能有用。”是自己真的老了吗?所以才会觉得这样的一种父子之间的互损是那样的让自己感动。  “那就没有办法了,你自己继续的折腾吧!我上楼洗澡去。”穆季云也不像以往那样的跟他斤斤计较,莞尔的一笑之后,起身离座上楼,去做他每次回家之后的首要任务去了。  穆时桀看着他的背影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这样的一种氛围是那么的融洽,是否说只要自己迈出了一小步,他便会迎合自己一大步呢?  “看吧!只要你对他好点,他便回以你灿烂的阳光,其实我们的儿子所想要的很简单,不求你时时刻刻的关心着他,只需要偶尔的给予他温暖便能融化一切的寒冰。”  傅冰蝶一直隐身在拐角处,默默的看着他们之间的第一次和平共处,原本她还担心穆时桀会像以往那样冷酷无情呢?可没有想到的是他也能有诙谐幽默的时候,虽然说俊脸之上还是那么的冷酷,可话里行间的用词已明显的有了很大的改变。  “不是你说的吗?让我对他好点。”穆时桀皱了皱眉,每一个人都是那样,经历了失去的可怕才会懂得拥有时的幸福,而他也不例外,所以才会开始珍惜这样的一种父子情缘。  “那我是不是该谢谢你呢?”傅冰蝶娇嗔的白了他一眼,自己这还不是为了他们好吗?有谁看见过父子之间每次一碰面都是那么剑拔弩张的,放眼周围,也就他们两个才会表现得如此的奇葩了吧!  “这个倒是不用,但是如果换一种方式的话,我也不介意。”穆时桀邪恶的一笑,眼眸深处全是赤、裸裸的算计,傅冰蝶一看就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主意了,所以脸色瞬时一片的嫣红。  “我也懒得搭理你,自己继续的泡茶喝吧!我上去看看他。”傅冰蝶觉得自己眼前的这个男人那就是拥有双重性格的一个恐怖分子,在外人面前明明就冷酷无情得很,可是只要一跟自己单独相处之时,所表现出来的又是那么的邪气妖娆,每每都把自己捉弄得娇羞不已。  穆时桀不置可否的一笑,也不拦着她,表现得很是大度,这要是放在以往,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看来经过了这一次穆季云的受伤事件,他也从中弄明白了很多的东西。  “有事吗?”穆季云刚洗澡出来,便看到自己的母亲正一脸玩味的看着自己,所以不由自主的拉了拉自己身上的浴巾,第一感觉便是自己哪里暴露了。  “没事,就是无聊上来看看美男出浴而已。”傅冰蝶拿起一旁的干净毛巾,对他招了招手,示意他到自己的身边坐下。  “你会无聊,没有看见某人正在独自寂寞中吗?”穆季云抽了抽嘴角,拿不准他这个妈又在玩什么新花样,但还是很听话的走到她面前坐下,乖巧得就像一个孩子般,没办法,每次只要自己的母亲一露出那种柔情似水的笑容,他总会不自觉间的沉沦下去,忘记了自己跟她之间要保持着该有的疏远感。  “可我怎么觉得你更加的寂寞呢?”轻柔的为他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她的鼻尖一阵的酸楚,这就是她所想要的家庭氛围,她不求能一步到位,只希望能在以后的日子中慢慢的改善过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