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397.第397章还想要我再脱一次

397.第397章还想要我再脱一次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3468更新时间:2016-01-06 10:38:16
   “你的肩膀怎么了,我看看。”穆季云说着便轻巧的解开了她军装最上面的两颗钮扣,把衣服往外一翻,在看见那青紫的一大片印痕之时,眸底的寒光瞬间的便窜了起来,冷冷的把视线胶着于她的脸上。  “没事,训练的时候不小心碰伤了。”欧阳瑞西的脸有些的红润,伸手使劲的要把自己的衣服给拉回来,虽然说再亲密的事情也都做过了,可是她总是不习惯在他的面前过于的裸露。  “别动,你以为现在的我会对你有兴趣吗?”穆季云的话里很明显的便有了置气的成分,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利落的下床往门外走去,不曾有半丝的停留,这样的一个动作看在欧阳瑞西的眼里,莫名的便有了一丝的难受,这跟自己刚才预想到的差别是不是有些过大了呢?照他以往对自己的紧张程度来看,在目测到这样的伤势之后,不应该是如此反应才对的吧!  咬了咬下唇,轻叹了一口气之后才把自己的衣服给拉扯好,缓缓的扣上了钮扣,不知道他这次又是在跟自己生哪一门子的气,还真的是一个喜怒无常的自大男人,也罢,只要他不追究自己的伤势是怎么得来的便好,否则她还真的是不知道该怎样的跟他解释呢?  “我不是叫你别动吗?为什么这么快便把衣服给扣起来,难道说还想要我再脱一次吗?”就在欧阳瑞西刚想站起身来的时候,穆季云很快的便去而复返,手里拿着一个素白的瓷瓶,皱着眉宇的走到她的跟前。  “我……”欧阳瑞西觉得自己特别的委屈,嘴角也跟着狠狠的抽动了一下,衣服不扣起来难道就让自己那么的裸露着吗?话说她可还没有豪放到那样的一种境地,而且他今天的语气没有一瞬间是温柔的,总感觉到带着腾腾的怒气在里面,每一句话都是那么的冰冷如斯,不见一丝的暖意,这一种反常的举动真的是很不像以往的那一个他,所以不自觉的便让她有了想逃的那一种冲动。  “把衣服解开。”穆季云自己也搞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明明心里面不想用这样的一种口气对她的,可是每次说出来之后总是不自觉间带着情绪在其中,不是因为她没有告诉自己献血一事,而是在恼怒她总是不会爱惜自己的身体,每次一看见她身上添了伤痕,他就会感觉到自己特没有用,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好,可是面对着她那特殊的职业,他又是那么的无可奈何。  “穆季云,你今天怎么回事,我这是哪里惹着你了,干嘛非要我解衣服啊!”欧阳瑞西压根就没有注意到他手里拿着的东西,因为她的全部身心都关注在他的脸上了,所以便忽略了最为重要的东西,因此对他的这一个要求很是反感,音量也就跟着提高了不少,刚刚扯开自己的衣服后一声不响的跑掉后也就算了,现在又要求自己解衣服,他这要求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还真的当自己没有脾气了吗?  “你说呢?受伤了不用擦药吗?还是你觉得我对你动了色心。”穆季云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昨晚的怒气都还没有消之贻尽呢?她可倒好,现在又给自己受伤了,所以胸口一直憋着一口闷气呢?  “话说你今天抽风了,怎么每一句话都带着火药味啊!”欧阳瑞西不情愿的撇了撇嘴,可怜兮兮的抬眼看着他,感觉到今天的他特别的陌生,人果真是很贪婪的,总会一直的不满于现状,所以才会因为了他此时的态度而感觉到受伤。  “看来你还是不够了解我,也罢,是自己擦还是我帮你。”穆季云无所谓的一笑,不想再表现出自己对她有多么的紧张,因为他发现了这个女人还真的就不能宠,否则她非要挑衅你的权威不可,一点也不会再去理会你的心情好坏与否。  “你不帮我擦吗?”欧阳瑞西的心在微疼着,很不习惯他的冷言冷语,眼里已经泛起了委屈的雾气,直直的凝视着他。  “你不是在防着我吗?”语气还是那么的毫无温度,但是已经在她的身旁落坐,眉宇一直紧皱着,很不喜欢她一直以来对自己表现出来的那一种防备状态。  “算了,这点伤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不用擦药也能好得很快。”欧阳瑞西也来气了,突的站了起来,她是爱他不假,但是她也有着自己的原则在里面,像这种莫名其妙的怒气,她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去承受。  “怎么,是不是觉得特别的委屈。”穆季云长手一伸,很轻易的握住了她的手腕,再微微的一用力,她便毫无防备的跌进了自己的怀里,嘴角也终于挂起了一抹淡淡的浅笑。  “你干嘛?放开我。”欧阳瑞西不停的挣扎着,但是碍于他身上有伤的缘故,所以并不敢对他大打出手,就怕一不小心就碰触到他的伤口。  “当然是擦药啊!你说还能干嘛呢?”穆季云说着就伸手去解她的衣服钮扣,他知道这丫头可是倔犟得很,所以不敢再继续的逗弄下去。  “哼!你不是很不情愿吗?”欧阳瑞西嘟着嘴巴,狠狠的在他的腰间捏了一下,谁让他惹自己伤心了,所以不报复回去还真的是难解心头之恨。  “怎么,真的生气了,我那只不过是在逗着你玩而已。”穆季云狠狠的抽动了一下嘴角,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的腰肯定被她掐得青紫了一小块,看来是真的被惹恼了,所以下手才会这么的狠。  “有你这么玩的吗?”欧阳瑞西在穆季云的面前,那就是一个娇气的小女人,没有半分的强势,因为在军区里她就已经厌烦了那一种感觉,所以回到家里,她希望自己是被宠爱着的那一个,而宠她的那一个人必定是自己所在意着的。  “好,我道歉,跟我说实话,这伤是被谁打的,别指望欺骗我,要知道我可没有你想像中那么的无知。”穆季云打开自己手里的瓷瓶,一股药香味扑鼻而来。  “这是什么药,好香。”欧阳瑞西情不自禁的深吸了一口气,她可是很少见到含有这么浓郁药香味的药膏,所以也借机的忽略了穆季云所提出来的问题。  “不知道,从秦始皇那里抢来的,疗效应该很不错就对了。”看来自己在抢这一瓶药的时候便做好了要常常替她擦药的思想准备,谁叫这个小女人一点也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呢?  “你是土匪呢?什么都用抢的,就连住个院都狠宰了人家一刀,果然是个无所不在的奸商。”欧阳瑞西感受着他的指腹轻柔的抚摸在自己肌肤时的那一种清凉感,清冷的容颜之上就像染色般的娇艳。  “亏的是我好不好,你都不知道他的实验费用可是要给这个要来得高出好几倍,不适当的收点利息回来的话我岂不是很冤。”穆季云的指腹悄悄的移了位置,可就在他准备接近某个敏感的部位之时,被两根纤细的手指给夹住了他的行动。  “就知道你会死性不改,还好意思一直的在那重申着自己是个君子。”睥睨的看了他一眼,不紧不慢的扣好自己的衣服,还特意的展现出一副媚态横生的表情来。  “女人,你这是在肆意的点火吗?还是想逃避我的问题。”穆季云眼神一变,危险的眯了起来,满是欲火的气息。  “你说呢?”欧阳瑞西柔柔的一笑,哼!就许你逗着我玩,难道还不许我给你点火啊!  “我说你这是在特意的勾引我,可别忘了,我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所以想让你下不了床,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穆季云邪气的一笑,指腹开始在她的唇瓣勾勒了起来,满眼的恶趣味因子。  “爹地,为什么要让妈咪下不了床啊!”要问什么是小三,眼前的这个小不点可不就是吗?这也就算了,还装出一副不耻下问的样子来,让熟知他脾性的穆大公子恨不得把他给再塞进他老妈的肚子里去,免得每次都在紧要关头跳出来搞破坏。  “小子,别在那跟我装幼稚,这可一点也不像你。”穆季云轻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放开了欧阳瑞西,狠狠的瞪着那个此时正笑得一脸狡猾的小家伙。  “妈咪,爹地不告诉我为什么,那你告诉我可好。”小轩轩兴奋的扑进自家妈咪的怀里,嫩嫩的小脸上全是灿烂的笑容。  “不好,因为我的答案跟你爹地的一样。”这个小不点,还真的是以为自己没有看穿他的本性呢?竟然还敢在自己的面前继续的装无知下去。  “呜呜……怎么会有你们这样的父母啊!竟然这样残害我幼小的心灵。”小轩轩嘟起了小嘴,撒娇的蹭着欧阳瑞西的脖颈。  “你的心灵幼小吗?这一点我们怎么就没有看出来呢?”穆季云质疑的看着他,很喜欢这样的一种家庭的氛围,这是他以前从来就不敢奢想的,本以为自己就那样浪荡的度过一生,却不曾想到的是会一下子收获那么多的美好时刻。  “那是因为你们都不爱小轩轩了,所以都无视掉了我的存在。”小轩轩生气的控诉着他们这段时间以来对自己的疏忽,刚想换一边肩膀向妈咪继续撒娇的时候却被穆季云给伸手阻止了。  “小心点,你妈咪这边手臂受伤了。”穆季云顺势的把他从欧阳瑞西的身上给拉了下来,从这一点上不难看出他有多么的紧张她的伤,先前的故作冷漠也就不攻自破了。  “今天又出任务了吗?还是说韩中校又找你比试了。”小轩轩的笑容一收,在他想来肯定是后者居多,因为那个韩中校真的是太能挑事了,这样的事情自己在军区住着的那会可是十天半个月就会碰上一次,但幸好的是都很少受伤,除非她那一天心不在焉的,否则依韩中校的身手很难伤得了她,只是这一次又是因为什么原因才让她被打伤的呢?  “又是韩中校,难道说他还没有受到教训吗?”穆季云冷然的一笑,看来这就是她选择逃避回答自己的原因,却不曾想到的是被小轩轩给间接的问了出来,这样一来倒是省了自己继续的逼问她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