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429.第429章别对我太残忍

429.第429章别对我太残忍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3493更新时间:2016-01-06 10:38:33
   用手撑着桌子慢慢的站了起来,可最终却抵不过心伤踉跄的重新滑坐了下去,因为最让他感到震惊的是那时候的程初雪竟然是怀着身孕的,这样的一个事实在他的心里给狠狠的撕开了无数道的口子,让他觉得呼吸都是那么的奢侈,那氤氲了许久的泪水再也经不住肆意蔓延而来的苦痛,一颗颗的夺眶而出,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想起那一个娇小温婉的女子,想着她那美丽出尘的靓丽容颜,想着她对自己所投注的款款深情,不可抑制的抬起手狠狠的掴了自己两个耳光,虽然说那声音确实是响彻了整个空间,可却怎么也驱不走禁锢了他的那一种窒息般的心痛悲寒。  哈哈!莫雅萍,你这个可恶的女人,可知这样做把我至于了一种怎样无情无义的境界之中,今天不管怎样,我非要把你给杀了不可,也只有这样做才能平息掉我心里对你的怒气,竟然敢把我当作个傀儡一样的玩耍着,不得不说你这个女人确实是够手段,让我乖乖的像个孙子似的让你过着锦衣玉食的好生活,却对你的狠毒行为一无所知,不得不说你对我是何其的残忍。  头用力的在桌子上不停的撞击着,真想撕开看看里面所装着的到底都是些什么东西,怎么就那么容易的被莫雅萍这样的一个女人所蒙蔽了呢?回想起自己对欧阳瑞西所做的那一件件事,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拿什么样的脸面再去面对她,试想有哪一个父亲会帮一个养女去夺取自己亲生女儿的丈夫的,又有哪一个亲生的父亲会在每次碰面的时候总是对她那样的咄咄逼人的,应该是没有的吧!可自己却每一样都做了,还做的那样的明显,那样的彻底,那样的不留情面,想想她的心该有多么的疼呢?  以前的自己只是在一味的顾怜着那根本就莫须有的背叛,所以只要一看见欧阳瑞西的脸就想起了自己被戴了绿帽子的事情,因此才会一次次的狠下心去伤害她,可是当知道了她竟然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之后,他的整个观念便发生了质的变化,开始在意起她的心情来,这要是放在还没有做DNA检测之前,那是根本就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可见血缘真的是一件很神乎的东西,它可以让人把所有的思想重新的洗刷过一遍,竟然对一个原本可说是接近了讨厌的人突然之间变得异常的关心起来。  如果说任由莫雅萍把欧阳瑞西给赶出家门已然是他今生感到最后悔的一件事的话,那么认识了莫雅萍将是他这辈子最大的不幸,原本还想着只是跟她离婚而已,会给她适当的生活补偿,可现在的他却改变了主意,以她对自己所做过的那一些事,说实话,让自己杀了她都不为过,可是又怕被她给沾污了自己的双手,所以现在他的脑海里就只盘旋着一个想法,那就是该怎样做才能让她落得一副给死还要凄惨的下场,以慰程初雪的在天之灵。  欧阳连城推掉了所有的会议跟应酬,把自己一个人给关在办公室里很久很久,久到他全身都变得麻木僵硬了起来,丝毫也没有注意到时间是怎么以飞快般的速度在自己的指间悄然而逝的,所以等他从自己的思绪中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天的时间就在他的自我放逐中给消耗得所剩无几了。  并不是说他不想马上的便冲回去找莫雅萍算账,而是很多的事情他必须要自己先理顺了再说,可不想这一次会因为自己的情绪激动而再一次的着了她的道,错误犯一次就好,如果说继续如此无知的犯下去的话,就连自己也过了自己心底的那一关,他已经伤害了一个女儿,可不想再把儿子也给伤害到了,毕竟在这整件的事件当中,不管莫雅萍有多么的罪孽深重,欧阳辰海始终是属于最无辜的那一个,所以不想把他也给卷进这些丑陋的事情当中来,因此他要考虑到的东西也就相对的多了起来。  在同一时间里,穆季云也在为着这一件事情而在冥思苦想着,虽然说自己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去斟酌该怎样把程初雪的死因告诉欧阳瑞西才能把伤害减到最低,可是无论他想了多少的计策,都同样的发现了一个致命的原因,那就是事实始终都会让她生不如死。  “在想什么,这么入神。”欧阳瑞西皱了皱眉,把自己公文包里面的文件小心的拿了出来,整齐的摆放在自己的书桌之上,感觉到他这一整天都是那么的奇怪,给自己一种捉摸不透的感觉。  “过来。”穆季云对她招了招手,一脸的沉重,不知道自己把这件事给说穿之后她会有些什么反应,是怒极的冲出门去找莫雅萍算账,还是伤心过度的失去了该有的反应,但不管是那一个,都不是他所乐于见到的。  “干嘛!我还有工作没有做呢?”欧阳瑞西还是一身帅气的军装,虽然很不想过去,可是看在他今天比较异常的情况之上,她还是抬步走到了他的身边。  “今天早上我所说的原因,你现在还想听吗?”穆季云把她拉坐到自己的大腿之上,修长的大手紧紧的圈着她的腰身,却不敢看着她那双清澈见底的黑亮眼眸,感觉到从她的眼里所看到的那一个自己是如此的残忍。  “如果说那个原因不至于让你感到为难的话,我倒是很乐意一听原委,但如果是你不愿谈起的话,我也不会强求。”欧阳瑞西放松的把自己给靠在他的怀里,虽然说她是很想知道不假,但是如若他不想说的话,她也并不是那一个喜欢强人所难的人,所以给他绝对的自由选择空间。  “让我感到为难的不是自己的心情,而是这事件的本身所带给你的那一种伤害,这样你也不介意吗?”低头在她的发顶轻轻的吻了一下,自认自己从来就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男人,可是只要一遇到跟她有关的事情,他便变得犹豫不决了起来,总在想着怎样才能把对她的伤害给减到最低,可到了最后却只能看着她被伤害得遍体鳞伤,说实话,每每这样的一种时候,他都会特别的恼恨自己,既然爱她,为什么不能帮她挡住所有的伤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在自己的面前痛苦不堪的承受着那对于她来说已然过重了的负荷。  “听你的意思是说这件事情还跟我有关,而且看你说得这么沉重,难道是不好的事情。”欧阳瑞西突然的转过了头,用一种无比率真的眼眸直直的看进他的眼底深处,就好似这样便能看到他即将要说的是什么事情似的认真。  “嗯!如果是这样你是否能相信我会把一切事情都给处理好,绝不许做出任何伤害到你自己的事情来。”穆季云毫不避讳的与她对视着,没有半分想要隐瞒的意思,只是脸上那过于凝重的神态让欧阳瑞西不自觉的便有了一种想要抗拒知道的心理因素,总感觉到那并不是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所以她的心瞬间变得忐忑不安了起来。  “那我可以选择不听吗?”欧阳瑞西后悔了,因为她不知道他所想要跟自己说的到底是什么事情,是想说他对自己失去了兴趣了吗?还是说他觉得跟自己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感觉到后悔了呢?而这些答案没有一个是自己可以接受得了的,如果说要选在这种时候跟自己袒露心声,她情愿他从来就没有给过自己希望,至少那样还有着一个念想,而不至于会像现在这样输得如此的彻底。  “别怕,永远也不会出现你心里所想着的那一种事情,所以你要百分百的相信我,我可是给谁都要害怕你是受到伤害的那一个人。”如果不是情况特殊,他真的会为了她此刻的胡思乱想而打她的屁股不可,别问他怎么会知道她心里所想的是什么,他只需看着她的眼神就知道她又在那里胡思乱想了,看来还是自己做得不够好,所以才会让她一直来都对自己不够信任。  “我不说你又怎么能知道我现在所想着的到底是什么,难道说你会读心术不成。”不管他是否真的知道自己的小心思,在听到他的这个保证后她终于稍微的放宽了心,因为只要不是他想要自己离开,那么别的事情在她的心里也就变得不再那么的重要了。  “如果连我都不懂你,那么又有谁可以懂你呢?”穆季云在说这一句话的时候有着很大的失落感,这个小女人的心底到底是有着多大的不安全感,就连自己以命相搏也没有换来她的绝对信任,所以在这一刻,他真的是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心疼她的心里竟然还背负着这么沉重的一道心理压力,可他不能对此而发怒,也不能对此而不满,只能以自己更宽广的心胸去包容她的这些小心思。  “那好,请先告诉我是跟什么有关的吧!我想你之所以如此的打探我,说明了这件事情是非说不可的,既然逃避不了,那么我也只能坦然的接受了,但是希望别对我太残忍,我外表强悍不代表着我的心也是坚韧不摧的,所以你也答应我,别给我出一些我无法去解答的难题,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是的,欧阳瑞西害怕了,在感受过爱恋的缠绵之后,她领略过生死带给自己的那一种撕心裂肺,所以不想要再去经历一轮那对于自己来说过于残忍的历劫,她从来就不愿意别人把自己给看成是弱者,但是并不代表着她不会有脆弱的时候。  “在你的记忆里,妈妈所带给你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穆季云尽量的以很平和的聊天方式去跟她阐述这件事情,所以先从侧面去慢慢的引导着她,就像她所说的那样,她是很坚强不假,但同样的她也是异常的娇弱,所以尽可能的想把那一股冲击力以平淡一点的语气来告诉她。  “妈妈……请问这两者之间有着什么联系吗?还是说你这是在故意的岔开话题。”欧阳瑞西越发的疑惑了,不知道这跟他即将要说的内容到底有着什么直接的关联,所以心底开始慢慢的冒出了一种叫做恐慌的东西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