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430.第430章你,还有着我

430.第430章你,还有着我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4133更新时间:2016-01-06 10:38:34
   “因为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跟你妈妈有关,所以想先听一下你对她是一种怎样的印象。”如果可以选择,他真的不愿意让她去承受这样的一种伤害,可是她有权利知道自己母亲的死因,毕竟纸总是包不住火的,与其让她到时候自己知道,还不如由他来亲自的告诉她,至少这样还有自己在身边给她依靠不是吗?  “在我的记忆里,母亲是一个很美丽温柔的女子,有着很古典的高贵神韵,举手投足间都会很自然的流露出豪门贵族的那一种优雅的气质,这些是我怎么学也学不来的一种境界,她对每一个人都会笑容相对,总让我情不自禁的融化在她的暖暖爱意里,是我心中的那一束永不磨灭的阳光。”  一说到自己的母亲,欧阳瑞西的脸上就泛起了幸福的笑容,虽然很淡,但足以说明她对自己的妈妈有着多么浓烈的想念跟仰慕,从她此刻那沉醉在往事的回忆之中就不难看出来这一点。  “听你这么的一说,我倒是也对她感觉到好奇了起来,那该是一个怎样倾国倾城的漂亮女子,才会让你对她有着这么高的评价。”其实穆季云更想知道的是既然自己的岳母是一个如此的奇女子,为何欧阳连城会背叛了她而跟莫雅萍那样的低俗之人在一起呢?这一点是他始终未明的一个疑团,想来这个答案也就只有欧阳连城自己的心里才知道了。  “嗯!妈妈的美是我这一辈子从来都没有在别的女人身上所见到过的,淡雅中带着一抹轻愁,高贵中带着一股亲切,有着古代美女的娇柔,也有着现代女子的强韧跟时尚感,是一个从内到外都透着气质美的女性。”  只有在说着自己母亲的时候,欧阳瑞西才会全身都洋溢着兴奋的光芒,这样的一种别样的神态,那是穆季云从来就没有看见过的一种美丽娇态。  “那你对妈妈的意外死亡有没有过一丝的质疑。”穆季云试探性的问道,眼里同时的闪过一丝担忧,很是期待她会作出怎样的回答。  “质疑吗?那时候我还小,根本就不知道死亡所代表着的是什么,所以也就根本不会去考虑关于这一方面的事情,后来一年年的长大了,虽然偶尔也会冒出来过那样的想法,但是却从来没有深究过,怎么,难道你知道些什么吗?”  欧阳瑞西疑惑的凝视着他,该不会这就是他现在要跟自己所说的问题吧!听他的意思,自己的母亲并不是死于意外事故那么的简单,还有着别的不为人知的因素在其中,而这些因素又跟莫雅萍有着什么直接的联系呢?要不他今天早上为什么一定要自己先放了她们呢?一瞬间,无数个疑问同时的在她的脑海中不停的打转着,让她不知道该从哪一个先入手,只能以一副更加迷茫的表情来看着他。  “我是知道那么的一点,但是希望你听了后别太激动,这一点你能答应我吗?”穆季云圈住她腰身的手越发的用力了起来,因为他知道自己将要说出来的事实会给她带来多大的震撼感,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很漫长的一段岁月,但是以她对自己母亲所流露出来的那一种深深的眷恋感来看,这对她来说确实是太过于的无情了点。  “穆季云,你别这样,你这样我会觉得害怕。”欧阳瑞西的脸色因为对未知事情的一种恐惧而变得异常的苍白,不知道他将要告诉自己的会是一件怎么残忍的事实,以至于让他绕了那么大的一个圈才把事情给说到正题之上,以他一贯的果断抉择,这是很反常的一种举动,而正是他的这一种小心谨慎让她感觉到了事情的严峻性。  “没事,永远都别忘了,你,还有着我,所以接下来一定要保持冷静的听我把整件事给说完可好。”现在的穆季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侩子手,残忍的砍杀着她的所有感知,把她给推进了一个恐惧的深渊之中而无法跳跃出来,所以尽可能的通过别的方式去安抚着她的情绪,不停的在她的唇边落下细碎的轻吻,是那样的温柔,又是那样的怜惜。  “说吧!无论是什么样的答案,我都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别忘了,我是一名军人,如果连最起码的自制力都没有的话,我又怎么能去带领自己手下的兵呢?”轻扯了一下唇角,本想给他一个安慰式的笑容,却发现怎么也扬不起自己所想要的那一种美丽的弧度,倒是给哭好不了多少。  “如果说妈是被别人有意制造出来的意外事故,是属于一场有预谋的谋杀,你会怎么想。”穆季云的眼里尽是担心,目光更是不敢对上她那明显的被惊吓到了的眼眸,因为那会让自己不忍心再接着往下继续的说下去。  “你这是在跟我开玩笑吗?可是你不觉得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吗?”欧阳瑞西颤抖着双唇,很难消化掉他所告诉自己的是如此一个恐怖的事实,如果真的是那样,有谁会那么的狠心,竟然会对一个那么善良的女人下了黑手,杀害了这么婉约得犹如出尘般的一个玲珑女子,难道说他就不会觉得良心不安吗?  “你觉得我会拿这么重要的事情来跟你开玩笑吗?我是这么的一个分不清孰轻孰重的人吗?”其实他给谁都希望自己这是玩笑话,如此一来的话她也不至于会被伤得那么的深,可惜的是这并不是玩笑,而是真实存在着的一个残酷事件。  “那一个人是谁,可别告诉我是跟欧阳连城有关。”欧阳瑞西惨白着小脸,很害怕真如自己所猜测的那样,如果真的是那样的一种情形,那么她可该怎么办才好,一个是自己已经过世了的母亲,一个是从来就不待见自己的父亲,这两者之间她该如何的权衡,又该如何的去作出抉择,这些都是她害怕去面对的一个选择题,因为无论选了那一方,对她来说都注定了是一种伤害。  “虽然说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有着间接的联系。”说到这里,穆季云就没有继续的往下说,因为他知道以欧阳瑞西的聪明才智不可能想不到那一个人是谁,只要稍微的点一下她就能把整件事给联系起来。  “是她,可是为什么。”欧阳瑞西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口水,眼里氤氲着薄薄的一层水雾,却很倔犟的没有让它夺眶而出,只是抓着穆季云的手用力的紧捏着,忘记了这个男人对自己来说是多么宝贝着的一件珍宝。  “很简单,为了荣华富贵,所以才会没天良到对一个孕妇下手。”穆季云闭了闭眼,干脆的把所有的事情都全盘的托出,故意的忽略掉手上所传来的那一种疼痛感,如果说这样做能让她稍微的好受一点的话,他情愿承受所有她附加于自己身上的痛。  “你说什么?”欧阳瑞西手上的力道更加的重了,眼眸更是呈现到了一种恐怖的状态,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惊慌的看着穆季云,希望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而不是真的有着这样的事情存在。  “我说当时妈是怀着身孕的。”穆季云狠了狠心,反正都要受伤,那么就一次性的来个彻底吧!如果这些她都承受不了,那么怎么去接受得了自己接下来所要说的话呢?  “哈哈……穆季云,很好笑对不对,可是你为什么没有笑,为什么?”欧阳瑞西的神经已经绷到了极点,失态的放声大笑了起来,可这样凄凉的笑可是要给哭来得更加的让人心疼万分,恨不得把所有的风雨都替她挡在门外,还她一片晴朗的星空。  “老婆,没事,你还有我,不管再大的事情,都有我替你顶着,所以想哭就痛快的哭出来吧!别压抑着自己,那样会让我感到心疼。”除了这一句话,穆季云找不出别的语言去安慰她,只能怜惜的把她的头按进自己的怀里,不停的在发间落下一个个深情无比的轻吻。  “快点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对不对,你这是在跟我开玩笑呢?怎么可能会有人做得出这么残忍的事情来,竟然会狠心到对一个孕妇下毒手。”欧阳瑞西经过穆季云的这番安抚,泪水如决堤的水般肆意的流泻着,双手更是紧抓着穆季云的衣领不肯松手。  “欧阳瑞西,你振作一点,如果可以,我也宁愿这只是一个玩笑,可它不是,它是真实存在过的,所以无论你接受与否,这都是事情的本来面目。”穆季云被她的失常给吓到了,同样大声的喝斥着她,就希望能把她给吼得清醒一点。  “可你答应过我的,别对我太残忍,你说话不算数,你怎么能这样,怎么能一次次的变着方法来伤害我。”欧阳瑞西怒视着他,就好像现在的穆季云是她的仇人般狠狠的与他对峙着。  “好,都是我的错,求你别这样好不好,可知你现在这样的一副状态有多么的令人感到心痛,这可是给杀了我还要来得更加的难受。”穆季云紧拥着她,不管她怎么的挣扎,怎么的在自己的身上用力也没有让他放开自己那双禁锢着她的手,就怕她一时之间会做出些什么伤害到她自己的事情来,如此一来的话,他非要恨死了这样的一个自己不可。  “穆季云,你来告诉我,犯了法不是应该受到法律制裁的吗?可是为什么她还能过得如此的惬意,为什么还能如此的心安理得,为什么还能如此的嚣张猖狂,要知道她今天的幸福生活可是踩在我妈的鲜血之上的,为什么坏人却总是能遗害万年呢?谁来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欧阳瑞西哭倒在穆季云的怀里,在挣扎了一通无果之后,她已经平静了不少,可是想起自己母亲的惨死,她的心就紧紧的给揪成了一团,差点便夺去了她的所有呼吸。  “放心吧!我们一定会让坏人受到该有的惩罚的,我手里有一段关于这整件事情的录音,你要不要听听看。”穆季云轻声的哄着她,他知道她会接受不了,他也明白她的所有感受,但是他不能接受的是她的那一种自残式的失控方式。  “嗯!我没事。”欧阳瑞西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泪水,可是不管她再怎么的擦,总会有新的泪水给流下来,整个人看起来就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柔弱样,哪里还有半分之前的那一种上校的威严感。  “那好,一下听完之后可不能再像刚才那样的失控,这就好比打仗一样,一定要保持着冷静的头脑才能很好的思考问题,沉着的作出准确的分析后才能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否则一切都会变成了另一番的局面,让你处于了被动的状态之上,我想作为一名军人,这是你最不乐意去见到的结局吧!”  穆季云小心翼翼的跟她讨价还价,尽可能的让她站在自己的位置之上去看待事情,因为他相信在听完整段录音之后,她肯定会给现在还要来得气愤,所以很有必要提前的跟她谈好条件,否则以她的身手,一会儿她情绪失控之后,正在康复中的自己肯定不是她的对手。  “我保证自己会尽力,但是不排除意外的事情发生。”欧阳瑞西咬了咬唇,她知道现在的自己哭得特别的丑,根本就是形象全无,可是她管不了那么多,再坏的情况他也见过,难道说还怕让他看见自己的哭相有多么的狼狈不堪吗?而且她从来不给别人自己做不到的承诺,所以她只能答应他自己会尽量而为。  “嗯!好乖,这样才像我们那英勇无比的欧阳上校。”穆季云伸手把她脸上的泪水给轻轻的擦去,还心疼的吻了吻她的唇角,这才打开了自己的电脑,把那一段录音给点击出来,可是让他怎么也想不到的是,我们伟大的欧阳上校一点也不讲信用,在听录音的时候确实很安静不假,从容得就好像所听到的事情根本就与自己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当录音刚刚停止的时候,她便起身快步的向门外跑去,那怒气腾腾的样子不用说人了,就连阎王爷看了估计都要对她退避三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