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431.第431章失控的欧阳瑞西

431.第431章失控的欧阳瑞西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4413更新时间:2016-01-06 10:38:35
   “欧阳瑞西,你给我站住。”穆季云也急急的冲了出去,试图要拦住她,可又哪里比得过她那在部队里面练就的矫健步伐,所以压根就没法追上她。  “你们这是怎么了,吵架了吗?”听到声响的傅冰蝶疑惑的从卧室里走了出来,试图要抓住跑在后面的穆季云给问清楚,可是回答她的只有急促而过的脚步声。  “上校,我们要出任务吗?”小杜一听到声音也急急的拿着枪走了出来,作为一名警卫员,配枪那是肯定会有的,只是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任务让她的脸色如此的难看,动作是如此的迅速。  “枪给我,不许跟着。”欧阳瑞西的脚步停滞了一下,伸手便把小杜手里的枪给抢了过来,不给他任何的答复,继续的往外面冲去。  “小杜,把你们上校的枪给抢回来。”穆季云只顾看着欧阳瑞西的身影,所以一不留意,脚下一滑便在楼梯上滑了一下,幸好的是刚几步的台阶,所以并没有什么大碍,可就是因为他的这一摔,让自己跟欧阳瑞西之间的距离拉得更加的远了。  “上校,你这是要去干什么,那枪是我的。”小杜一听到穆季云的叫喊便开始展开了要抢枪的架势,因为他看着如此暴怒的上校也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绝不是出任务那么的简单。  “回去,这是命令。”欧阳瑞西眉目一挑,属于上校的那一种威严感瞬间的在她的身上渲染得彻底无边,让小杜不自觉的停下了自己的脚步,不敢再上前去,因为军人的天职便是服从命令,所以他不敢抗拒她所发出来的任何命令。  “少奶奶,你这是要去哪里?”罗昊刚从外面回来,还未来得及下车就被欧阳瑞西给扯了出来,而她自己却身手敏捷的坐了进去。  “罗昊,快,拦住她。”穆季云一看小杜未能拦住欧阳瑞西,便急急的对罗昊叫嚷着,他的惊慌失措跟大喊更是引出来了一大群的佣人和保镖,都不知道他们的少爷为何如此的失常。  可欧阳瑞西又哪里会给他们机会拦住自己呢?一上车就立刻的发动了车子,如箭一般的速度给飞驰了出去,很快的隐没在了茫茫的夜色之中。  “少爷,难道你都跟她说了吗?”虽然自己是有提过要把事情尽早的告诉少奶奶,但是却没有想到他会选在了今晚,所以就算在听到了他的话后马上便实施了拦截,但还是迟了那么的几秒钟,因为自己根本就不可能会是她的对手,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逃离了自己的视线之外。  “嗯!快点备车,到欧阳家去。”穆季云懊恼的捶了一下旁边的柱子,很担心她在这样的一种情绪失控的状态之下开快车会发生个什么意外来,这也怪自己,她刚才那么的安静肯定是有问题的,可自己却丝毫的没有感觉出来,如果她真的会因此而发生些什么,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爹地,妈咪她这是要去哪里?”小轩轩听到声响的那一刻也跟着追下了楼,可只来得及看见自家妈咪抢了罗昊叔叔的车飞驰而去,压根的就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其实不明白情况的又何止是一个小轩轩呢?相信在场的人除了罗昊之外,没有一个人是清楚原因的。  “没事,你跟爷爷奶奶在家,我们一会儿就回来。”穆季云弯腰在小轩轩粉嫩的小脸上亲了亲,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便急速的上了罗昊刚刚开过来的兰博基尼,虽然此刻的自己是很担心欧阳瑞西不假,但是却不想让自己的情绪影响到了自己的儿子,就怕他会为此而感到害怕,所以尽可能的收敛了一点自己的急躁。  “爷爷,奶奶,他们不会出事的对不对。”小轩轩眨着墨黑的大眼珠,一副天真无邪的看着他们,脸上却有着一抹淡淡的忧虑,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以至于让妈咪如此的抓狂,就算爹地昏迷不醒的那一次也没有见她这样的失去理智过,可见事情一定不简单。  “嗯!没事,别担心,他们都会平平安安的。”傅冰蝶又何尝不担心着呢?可是他们一个个的都像是屁股给着了火般,根本就没有给自己任何提问的机会,一下之间都跑得没影了,  穆时桀皱了皱眉,把自己的妻子轻轻的拥进了怀中,但是他相信不管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欧阳瑞西都会谨记着自己的身份,不会做出太出格的事情来,因为她的身上可是穿着那一套威严的军装,上面承载着的是党的重托跟人民的信任。  “罗昊,快,跟上她的车。”穆季云一坐上车便开始催促了起来,满脸都是着急的神色,惊慌的看着欧阳瑞西所离开的方向。  罗昊的嘴角狠狠的抽动了下,要说到这个车技的话,自己又怎么可能会追得上少奶奶呢?但为了让自家少爷放心,他还是应允了下来:“是,少爷。”  此时的欧阳瑞西把车给开得飞快,泪水更是如断了线的珠子般掉落个不停,现在的她满脑子回荡着的都是从录音里面所听到的那一个个残忍无比着的真相,在她的认知里,一直都以为莫雅萍那是在自己的母亲死后才跟欧阳连城在一起的,却没有想到的是他们之间竟然是早已开始在暗通款曲了。  一想到自己母亲所忍受着的那一份痛,她的心底就更加的犹如撕裂般的疼痛难忍,因为那样的一种感觉对自己来说可是一点都不陌生的,她能感受得到母亲在知道自己被背叛之时的那一种苦涩,她能深刻的体会到被自己所深爱着的人欺骗是多么凄凉的一种伤害。  在撞车的那一刻,她该有多么的害怕,作为一个母亲,她又该有多么的恐惧,就在那时,以她那温婉的个性,她所想到的肯定不是要保护自己,而是肚子里面的那一个还未出世的小生命,可是事实的残忍却无法让她达成心愿,生生的扼杀掉了她那残留着的希望,把她对这个世间的留恋,对自己的不舍统统的都给一并剥夺掉了。  泪,肆无忌惮的流淌着,心,犹如刀割般的在撕扯不休,她从来没有过像今天这样的失常过,一路按着喇叭超越过一辆辆的汽车,却超越不了禁锢着自己心灵的那一种窒息感,为什么老天要这样的残忍,为什么不给自己的母亲一点的希望,丈夫的背叛已经让她心痛如麻了,为什么还要把她最想要留住的东西给带走,这也就算了,竟然把她的生命也一起的终结掉了,难道说这就是你那所谓的天理吗?  欧阳连城,可知道在这一刻我有多么的恨你,以前不管你对我有多残忍,我都从来没有对你产生过一丝的恨意,有的也只不过是怨而已,可是你却亲自的挑动了埋藏在我心底的那一种积压已久的恨意,而这样的感觉一旦蔓延开来,我对你是真的心死了,不可能再会因为某种事情而重新的复活过来。  擦了擦迷茫了自己视线的双眼,她的心给刚开始的那一会儿平静了不少么,但是那一种想要一枪便解决掉莫雅萍的决心却丝毫的不曾动摇,只有越发坚定的意志在支使着她的思维,忘记了自己身为一个军人的身份,更忘记了自己还有着一大群深爱着自己的家人,还有那一个对自己至死不渝的丈夫,这一切的一切,全都被她给抛到了九霄云外,她的整个脑海都被仇恨给蒙蔽住了双眼,再也分不清谁对她来说才是至关重要着的存在,只是把油门给踩到了极限,不停的穿插在川流不息的车流之中。  “怎么都没有看见她的车。”穆季云已经被惊吓得大汗淋漓的了,虽然说车上开着冷气,可对他却起不了一点的效果,想到她那么气急败坏的抢走了小杜的配枪,他的心便提到了嗓子眼,但愿她能在这一路上慢慢的冷静下来,不至于会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错事来。  “少爷,要不要先打个电话给欧阳辰海,让他先阻拦一下再说。”罗昊一直的跟在穆季云的身边,所以多多少少的知道一些他们之间的关系。  “电话忘记拿了,而且号码没有记住。”穆季云闭了闭眼,他一般都不爱去记电话号码,除了比较熟的几个人之外,他全是储存在手机里的,而对于欧阳辰海,他可是一直的在跟那小子在较着劲,所以根本就没有去特意的熟记他的号码,以至于这会儿想要用的时候一点印象也没有。  “别急,以她的身份,我想不至于会真的开枪,最多也只不过是恐吓一下莫雅萍而已,所以你不用这样的担心。”说到这个罗昊也特别的懊恼,自己怎么就刚好那个时候回来呢?要不也不会被她把车给抢走了,如此一来在她去停车场取车的过程当中,也就给少爷争取到不少的时间来拦住她了。  “不是,今天的她真的很失常,在没有看见她之前,我真的放心不下来,也怪我自己大意,完全的没有做好防范,所以才会让她如此情绪失控的冲了出去,你别管我,专心的开车,但愿能赶得上。”  穆季云的担心不无原因的,今天的欧阳瑞西完全的给了他一种很陌生的感觉,如果不是亲眼看见,他怎么也不可能会相信一贯超乎冷静的她也会有着这么暴怒的时候,虽然他已经预想到她会气愤,会伤心,会难过,但是完全没有想到会到了失控的地步,所以才会让他防不胜防的。  罗昊微皱了一下眉头,把脚下的油门踩到最大,因为他清楚的知道欧阳瑞西对于自家少爷而言,那是多么重要的一个存在,所以不敢在这件事情之上掉以轻心,否则少爷非会因此而崩溃掉不可,毕竟少奶奶可是第一个他放下了自尊跟傲气去全心全意所爱着的女人,她若是有了个好歹,他的一生估计也就跟着而变得彻底的颓废了起来。  而相对于他们这边的暴动来说,现在的欧阳家可是要给他们所想像中的要热闹多了,这可是欧阳连城在离家许多天之后第一次重新的踏进了家门,说实话就这么几天的功夫,却让他领受到了这一辈子从未有过的狼狈跟挫败感,而更多的是心痛所带给自己的那一种无形的鞭策跟禁锢。  “连城,你终于回来了。”莫雅萍一看见欧阳连城便高兴的迎了上前,可还未等她脸上的笑容完全的展开,便迎来了无比响亮的一巴掌,这一个突然而来的意外,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刚刚想要出门的欧阳辰海,他们之间的吵架对于自己来说已经不觉得足以为奇的了,可是发展到动手的地步这可是第一次,所以不自觉的便停下了要往外走的步伐,疑惑的看着这一切。  “贱人,你怎么不去死。”如果说那一巴掌已经让所有的人都感觉到意外的话,那么欧阳连城此刻的恐怖举动可是让人觉得全身都竖起了汗毛,只见他的双手紧紧的掐住莫雅萍的脖子,两眼冒火的狠瞪着她,这与他那一向就温文尔雅的个性来了个颠覆性的改变,在吓坏了在场的人之外,更是让莫雅萍感觉到了死神离自己是如此的接近。  “咳咳……”现在的莫雅萍根本就说不出任何的话,更不用说要替自己申辩什么了,这大中午的刚从警局里面放出来,想不到这么快的又招惹上了新的横来之祸,这样的一种遭遇,让她突然之间便失去了任何要去挣扎的力气,欧阳连城对自己的这一种无情的对待,也让她感觉到了悲从中来,看来不是自己的终究不会属于自己,再怎么的去争,到了最后也成了枉然,可她一点也不后悔爱上了这么一个凉薄的男人。  “爸,你放手,这样会把妈给杀死的。”欧阳依依见状,惨白着一张脸上前,用力的想要拉开欧阳连城那有力的大手,可对于盛怒中的欧阳连城来说,她的那一点儿力气根本就撼动不了他分毫,反而是更加的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莫雅萍,你说我该让你个怎么死法才好呢?是这样用力的掐死你,还是也给你制造一场意外事故。”欧阳连城咬牙彻齿的说着,全身都散发出一种阴森森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欧阳辰海,你站在那干嘛?还不快点过来帮忙,难道真的想让爸把妈给掐死不成。”欧阳依依气急的大吼着,看着莫雅萍那越来越青紫的一张脸,被吓得她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经过了欧阳依依的这一声大吼,欧阳辰海才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了神,虽然说他对自己的这个妈也有着许多的不满,但是不管怎么说,她始终都是生了自己的那一个人,所以不可能会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她被当场掐死,而且那一个行凶之人还是自己的父亲,因此就算不为了莫雅萍,他也不能让欧阳连城去做这一种触犯了法律的事情。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