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441.第441章跟你无关

441.第441章跟你无关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3854更新时间:2016-01-06 10:38:39
   “很好,看来我这他妈、的就是多此一举,犯贱。”穆季云就算再怎么的宠爱着她,在找了两三个小时之后也变得脾气暴躁了起来,毕竟他一直都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再加上在寻找过程中所产生的那一种胆战心惊,还有她所表现出来的那一种对自己潜意识的不需要,让他一时之间失去了一贯的好脾气,第一次在她的面前爆了粗口。  欧阳瑞西还是没有转过身来,因为不管她再怎么的强忍着,汹涌而来的眼泪终究还是夺眶而出了,而穆季云看见她的反应,以为她真的是把自己的好心给当成了驴肝肺,难受的闭了闭眼帘之后,快步的向山下走去。  听着渐而远去的脚步声,欧阳瑞西终于转过了身,透过泪眼婆娑的双眸,看着那一个离自己越来越远的身影,她的心变得越发的悲凉了起来。  其实她一直都知道像他那么尊贵、自负的一个男人,不可能会真的爱自己爱到没有一丝的脾气,所以总是时刻的告诫自己,别太持宠而娇,可是当他真的对自己发起了脾气之后,她的心还是难免的接受不了他所流露出来的那一种淡漠感,让她一时之间感觉到自己又回到了从前遥望着他的那些痛苦的日子中去,这样的一个他对自己来说依然是那么的高不可攀。  穆季云懊恼的甩上了车门,不作一刻停留的启动了车子,如箭般飞驰而去,就好像忘记了停留在山路上的那个女人对自己来说有多么的重要,俊美的脸上布满了黑线,深邃的眼眸更加的让人觉得犹如深潭般看不到底,凉薄的唇紧紧的抿着,浑身上下都散发出冰冷的寒气,令人不寒而栗。  “喂!罗昊,你不用找了,我已经看见她了。”穆季云拿起了响个不停的车载电话,很淡然的说道,但是车速很明显的放慢了下来。  “少爷,你们在哪里,需要我过去吗?”罗昊一听见已经找到了欧阳瑞西,便轻轻的踩下了刹车,在路边安稳的停靠了下来。  “不用了,你先回酒店吧!”穆季云轻蹙了下眉心,方向盘一打,车子扬起了一个漂亮的弧度,很快的便改了方向。  “那好,注意安全。”如果不是要分开找欧阳瑞西,罗昊根本就不放心穆季云一个人行动,毕竟自己的这一生就是为了保护他而存在着的,所以必须要跟随他的左右才能完全的让自己放心。  “我知道了!”穆季云说完便挂掉了电话,脸上的神色也因此而稍微的缓和了不少,不再那么的冷硬。  罗昊看了看被挂掉的电话,心里隐隐的有丝担心,他怎么听到少爷好像心情很差的样子,这不可能啊!找到少奶奶他应该高兴才对,怎么给自己的感觉却是话里带着一股置气的成份在其中呢?难道说他们吵架了吗?但很快的他就摇了摇头,因为以少爷对少奶奶的在乎程度来看,又怎么可能会发生争执的事情来呢?  欧阳瑞西自穆季云离开到现在就没有变换过位置,所不同的是现在的她是坐在旁边的大石头之上,轻轻的按压着受伤了脚踝,原本穿着的高跟鞋也被她遗弃在了一边,静静的躺着,就宛如它的主人一样,完全的没有了朝气可言。  自嘲的笑了笑,看来还是高估了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以为他会无限度的包容着自己偶尔的犯错,可惜没有,但也因此而让她弄明白了一件事情,在这世界上,除了自己之外,千万别去妄想别人也会善待你的小任性。  他走得是如此的干脆,就好像自己跟他之间真的是路人似的陌生,但她是一名军人,绝不会把心思给浪费在这些自怨自艾的事情之上,所以很干脆的把另一只脚上的高跟鞋也给脱了下来,拎在手里便往山下走去,虽然说小石子弄得脚底有些微的疼痛,但相对于刚才穿着高跟鞋来说,现在可是减轻了不少的痛楚。  这样的欧阳瑞西无疑是坚强的,少了那一个会让自己可以依靠的肩膀,现实不允许她表现得过于的娇弱,所以就算是强忍着疼痛也不会轻易的向现实所屈服。  一瘸一拐的走在布满了小石子的山路上,不用照镜子她也知道现在的自己有多么的狼狈不堪,所以很明白那偶尔路过的游客为什么会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来审视着自己,可习惯了军旅生活的她丝毫也不被这些外来的因素所影响到,秉持着心底的那一种信念慢慢的挪动着脚步,如果说连这样的一种苦她都吃不了的话,又怎么可能会爬到了今天的位置之上呢?  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唇瓣,JC军校的残酷训练都没有让自己为之而却步,那么现在所遭遇到的这一点点小困难又岂能把她给打压下去呢?相对于身体上的疼痛,她更在乎来自于心底上的那一种心凉,但造就这样的结局她不怪任何人,毕竟所有的矛盾都是双向性的,不可能把过错全都推到一个人的身上,怪只怪自己的处理方式不太恰当,心性太过于的好强了而已。  昂贵的兰博基尼再一次的来了一个紧急的刹车,安稳的停在了公园的门口,紧接着一个帅气的男人便出现在了大家的视野当中,那尊贵的气质,那强大的气场,那俊美的五官,那修长的身材,无一不吸引着众人的目光,可他就像没有感觉到般,径自的向公园里走去,也同时的带动起许多人的好奇之心,猜测着如此一个霸气非凡的男人为何步伐会如此的急切。  穆季云轻呼了一口气,觉得自己还真的就像自己刚才话里所说的那样,就是犯贱,明明都生气的跑掉了,可还是忍不住的跑了回来,说到底他就是无法做到对她不闻不问,无法把她一个人给丢在这里而不管不顾,所以在慢慢的冷静了下来之后,还是得重新的折回来找她。  一步步的往上走去,说实话,他不敢断定她还在山上,毕竟自己都把车给开出去了那么远才折返回来,所以如果她有意要自己着急的话,那么肯定不会再在上面继续的逗留下去,而是尽快的离开此处。让自己无处可寻。  如果说是行动自如的欧阳瑞西的话,那么还真的会如穆季云所想的那样,早就离开了这个伤心之地,可坏就坏在现在的她每走一步都是那么的艰难,不用说离开了,就算是要走下山去也还是一个未知的困难在考验着自己,可她不能妥协,也不能停下脚步,任由路上的石子把自己的脚底给弄伤,也要靠着自己的毅力往下走去,在军人的世界里,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只有不肯去付出努力的孬种,而她欧阳瑞西一直是军中的骄傲典范,又怎么可能会在困难面前低头呢?  被汗水浸湿的衣裙,因为口渴而干裂的双唇,再加上有些凌乱的发丝,现在的欧阳瑞西怎么看就怎么像一个落难的公主,所以在穆季云再次看到她的时候,惊讶的睁大了自己的双眼,尤其是在看见她裸着的双脚之时,一丝疼痛感在他的心底无尽的蔓延开来,加快脚步的跑到她身边。  “欧阳瑞西,要我离开就是想让我看见如此狼狈不堪的一个你吗?”现在的穆季云说不清自己心底是怎样的一种感觉,有着心疼,也有着怒火,更是有着该死的自傲感在牵引着那激昂的情绪,所以明明心里所想着的是要把她给圈进自己的怀中,可是一开口便成了攻击性的语言。  看到去而复返的穆季云,欧阳瑞西没有丝毫的惊喜,只是低垂着头看着自己那布满了灰尘跟沙子的脚尖,潜意识的不想让他看见自己那曾经哭红了的双眼,拿着鞋子的双手更是向后藏了去,不愿在他的面前展示自己的脆弱。  “怎么,舌头被猫咬去了吗?”由于欧阳瑞西低着头的缘故,穆季云根本就看不出此时的她脸色有多么的苍白,也没有发现她那被长裙遮挡住的双脚有多么的不堪入目,只是被她的漠视给刺激到了自尊。  “为什么要回来。”是的,她宁愿他真的走掉了,而不是再次的回来看到自己有多么的狼狈不堪,虽然说她可以不在意别人的嘲笑目光,可她不愿在他的眼底看到自己有多么的凄凉。  “如果我不回来呢?你就打算在这山上过夜了吗?”穆季云没好气的伸手撩起了她垂落在脸上的发丝,自己都跑出去那么远回来了,可她倒好,几乎还在原地踏步的状态。  “这没什么不好,免得让你看见心烦。”好吧!她真的不想这样说话的,明明自己刚才就很清楚的认识到了错误,可在面对着他那生硬的语气之时,一贯以来的那一种冰冷感便迅速的把她给包裹了起来,就算现在的自己有多么的落魄,也依然的不愿在阵势之上被比了下去,也就是直到了现在她才发现,自己竟然是一个如此不肯服输之人。  “在你眼里,我就是如此混账的一个男人吗?”穆季云攥紧了拳头,努力的压制着自己的脾气,也同样的认识到了这个小女人有多么的得理不饶人。  “不,是我自己太不堪了而已。”欧阳瑞西也不知道现在的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每一句话都是那么的咄咄逼人。  “你这是在控诉我连自己的女人都没有办法照顾好吗?”穆季云蹙紧了眉头,貌似责任还真的是在自己的身上,作为她的丈夫,竟然连她什么时候离开了自己的身边也不知道,所以这一点他承认确实是自己做得不够好。  “我从来没有这样说过,请别把莫须有的罪名给扣押到我的身上。”欧阳瑞西的语气很淡漠,已经接近了冰冷的程度,如果你无法带给我想要的安慰,那么请你当作没有看见我,挥一挥手就此别过,我不会因此而有丝毫的怨言,只求别再让我在你的面前更加的无地自容,这些就是欧阳瑞西此时的全部心思。  “可你却已经在这样做了,这给说还要来得让我汗颜,为什么要把鞋子脱掉。”穆季云说着便从口袋里拿出了手帕,弯腰便想把她脚底的沙子给擦干净,可是没有想到的是欧阳瑞西却因为他的动作而后退了好几步,还不小心的被身上的长裙再次绊倒,跌坐在了山路之上,如此一来,脚上的伤也赤、裸裸的暴露在了穆季云的眼前。  “你的脚是怎么回事。”穆季云还没有从她的跌倒中反应过来,就被她脚底那混着血丝的一道道小伤口给吓呆了,在目光继续往上游移的时候,所看到的状况让他的心宛如刀削般的疼痛了起来。  “跟你无关。”欧阳瑞西把自己的脚往回收了收,用长裙给挡住了他那让自己感觉到害怕的冷然目光,因为这样的一个他可是给昨晚更加的让自己感觉到煞气腾腾。  “跟我无关,欧阳瑞西,我记得自己有跟你说过,你可以肆无忌惮的去做自己所喜欢的事情,但前提是不允许让自己受伤,而你是怎么跟我兑现你的承诺的。”穆季云轻闭了一下眼眸,看来她从来没有把自己的话给当过一回事,所以才会弄得如此的遍体鳞伤,让他止不住的想要杀人才能消除掉来自于心底的那一股怒火。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