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442.第442章我可以自己走

442.第442章我可以自己走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3479更新时间:2016-01-06 10:38:40
   “外界的因素并不是我所能控制的,没有照顾好自己是我不对,可是你会真的在乎吗?”欧阳瑞西抬起了头,嘲讽似的看着他,眼里很明显的有着一股挑衅的意味。  “该死的,你一定要用这样的语气来跟我说话吗?是的,我也希望自己能真正的做到不在乎,但是你觉得这样一个爱惨了你的我还有任何选择的余地吗?”  穆季云突的把她给轻拥进了自己的怀里,好吧!他输了,在看见她那全身的凄惨样后他便彻底的失去了底气,没了傲气,剩下的也就只有深深的自责跟心疼了。  温暖的怀抱,熟悉的味道,可是对于此刻的欧阳瑞西来说却完全的变了味道,不是不爱了,而是突然之间感觉到这个男人永远也是自己无法驾驭得了的,她少看了他的自傲,也少看了他的那一种与生俱来的少爷脾气,却偏偏的高看了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所以一时之间感觉到她从来都没有走进过他的内心世界,这样的一种感觉令她特别的彷徨跟无助。  “只要想,机会就无所不在,你于我而言,永远都是天与地的距离,不管我再怎么的攀爬,总是无法超越自己所想要到达的那一个高度。”这是欧阳瑞西第一次说出自己心底的无奈感,第一次在他的面前显示自己的卑微,第一次有了想要逃离他怀抱的冲动,因为她害怕终有一天自己会厌倦了这样的一种追逐。  “不,你不需要攀爬,我会努力的降低高度去迎合你,所以别再多想,我刚才之所以那么的气愤,只不过是太过于的害怕失去你而已,这样的一种感觉让我忍不住的对你发火,完全的失去了理智,对于这一点,我跟你道歉,作为一个男人,我不应该表现得那么的没气度。”  穆季云慌了,这样的一个她好像有要把自己给推离出去的想法,让他不自觉的感觉到害怕了起来,他也承认自己的脾气在着急的情况之下总是很难以控制,他也知道自己刚才的行为举止已经深深的刺伤了她那个敏感的神经,明明在自己的心里,她是那么珍贵的一个存在,可还是在不经意间为她增添了新的伤口。  “没有人会永远无限度的去为谁而降低自己那尊贵无比的腰身,我自认自己做不到,而你,我也从来不敢奢望。”欧阳瑞西用力的挣脱他的怀抱,踉跄的要往山下走去,却没有想到被穆季云横腰的一抱,她便轻易的落进了他宽厚的怀中。  “对你,我早已没了任何的尊贵可言,所以这个话题我不想再次的听到,在我的心里,你的地位是永远无人可以撼动得了的。”穆季云四处的张望了一下,抬步便往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头走了过去,再把她轻柔的放在了石头之上,脸上的表情复杂得让人根本就无从探究,他以为自己对她的爱已经表现得够明显了,没有想到这么一件简单的事情便让原有美好的一切都偏离了轨迹。  “别看。”欧阳瑞西使劲的想收回被他捉住的脚,不用看她也知道有多么的惨不忍睹,毕竟自己刚才不是踩在水泥地板上,而是布满了各种小石子的山路之上,其实她也很奇怪这座公园为什么会保留着这么原始的一条山路,而不是做成阶梯的方式,是因为这样更加的接近大自然吗?还是说是出于对园林的保护,这样一来是真的很像热带雨林不错,可是却不适合于年老的人去攀爬,倒也是它的一大弊处,就是不知道早上之时的自己为什么会穿着高跟鞋就往上走去了,难道说是上面有着什么在牵引着自己,所以才非上去不可的吗?  “放心,我会很小心的。”穆季云不顾她的挣扎,轻轻的用手帕在她的脚上温柔的拭着沙子,但却不敢太过于的用力,就怕再次的弄疼了她,看着那红肿的脚踝,他的眼眶不自觉的变得红润了起来,原来在自己第一次到来之时她就已经受伤了,如果说不是自己置气走掉的话,那么她也不至于会直接的把鞋子给脱下来走路了,所以现在的自己无疑就是那一个令她受伤的罪魁祸首。  终于知道她为什么会对自己产生了抗拒之举,终于知道她为什么想要把自己给推离她的身边,因为自己无论是言语之上还是行动之上都对她造成了伤害,本想陪她来这座城市散心的,可是到了最后却成了她的又一个伤心之地。  欧阳瑞西咬了咬唇,就算这样,她依然不去看他那俊逸得有些过份了的脸庞,只是顺着山路直直的看下去,总感觉有一副画面马上便要从自己的脑海中跃然而出,可等她想要捕捉之时又消逝无踪,任她怎么绞尽了脑汁也无从记起。  “上来。”穆季云背对着她蹲下了身子,示意她爬到自己的背上去,现在的他除了满心的疼惜之情外,就是对她充满了深深的歉意,所以不再有属于公子哥的那一种傲气,变得特别的沮丧了起来,因此连语气都落寞了很多。  “我可以自己走。”欧阳瑞西看了看他那宽厚的背,不好意思是一回事,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担心他刚复原的身体,所以说就算她此刻有多么的想要逃离他,还是会在潜意识之下关心着他的一切。  “你可以自己走,是想让我更加的无地自容吗?”穆季云在生自己的气,去他的大男人主义,去他的据高自傲,到头来还不是自己挖的坑自己往下跳,不但害到自己最心爱之人受伤,也同时的让自己心痛不已。  这一次欧阳瑞西不再反驳他的话,很温驯的爬到了他的背上,纤细的玉手圈过他的脖颈,就算在这样无人的境况之下,如此亲密的一种举止还是让她羞红了脸颊。  穆季云皱了皱眉,对她的无声很是懊恼,却又不知道该怎么缓和她那已经对自己竖起来了的防线,所以一路之上都保持着沉默,谁也没有说话,只是互相的感受着对方的心跳声,感觉到是那么的贴近,却又那么的遥远。  “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告诉我脚受伤的事情。”穆季云终于抵不过心中的疑惑,沉声的问了起来。  “你并没有给我机会去说出来。”欧阳瑞西定定的看着他的后脑勺,刚一开始她确实有着要隐瞒的想法,但是也知道只要自己一走路势必会被他发现,所以也就没有想要刻意去瞒着他的意思,只是没有想到的是几句话之下就把气氛给搞得那么的僵,所以事情便演变成了现在这样的一种局面,在她看来,他们两个人之间都太强势,才会造就了不愉快的场面发生。  “对不起,请原谅我的无心之过,但所有的出发点都是因为我太在乎你了。”穆季云再一次的跟她郑重的道着歉,如果此时的欧阳瑞西是面对着他的话,那么肯定能看到他的眼眸深处有多么的自责。  “我知道,所以我并没有生气,只是一时感到委屈了而已。”把头轻靠在他的耳畔,自己真的是没有要生他气的意思,因为她很清楚的知道自己于他而言是赔上性命也在所不惜的那一个人,所以就算她的心底有着多少的怨言,也会在他的温柔软语之下而瞬间烟消云散。  “是不是压根就没有想到我会转身就走。”穆季云自嘲的一笑,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会做出这样的一种过份的举动来,所以何止是她,就连自己也被吓到了。  “嗯!刚才的你好凶,也很可恶。”欧阳瑞西可怜兮兮的控诉着他的罪行,习惯了他一向以来对自己的那一种宠爱,倒是忘记了他也是一个有脾气的人,所以虽感委屈,但也能体谅他的心情。  “我答应你,以后就算我再怎么的生气,也绝不会丢下你一人,这样还觉得委屈吗?”穆季云的额上布满了细细的汗珠,本来一个人走就有些艰难,现在背后多了一个人之后就更加的步伐不稳了起来。  “只要你不生我的气,我便原谅你刚才的无心之举。”欧阳瑞西不敢有丝毫过大的动作,静静的趴在他的背上,以免增加他的负累感,但也不敢跟他提起要把自己给放下来,因为她知道这个自尊心极强的男人绝对不会让自己把他给看扁了去。  “就算我有再大的气,也在看见你的狼狈不堪之时随着心痛感而沉沦了。”穆季云轻舒了一口气,因为他现在终于踏在了平坦的道路之上,也就没有了刚才的那一种全身戒备的状态,就怕一不小心两个人都会因此而向下滚去的忐忑心情。  “对不起,我不该那么意气用事的,也不该自己一个人跑到这么偏远的地方来。”这就是欧阳瑞西的可敬之处,只要觉得自己做错了,那么绝不会吝啬自己的道歉。  “好了,我们不再追究谁对谁错了,你的伤必须要马上的治疗才行,所以还是快点赶回医院去吧!”穆季云小心的把她放到了副驾驶座上,看见她那干裂的嘴唇之时轻蹙了一下眉心,这才绕到后尾箱去给她拿了一瓶水。  “谢谢!”欧阳瑞西真的是很渴了,所以丝毫也不拒绝他的好意,接过来就猛灌了一大口下去,但也就因此而让她被轻微的呛到了,不可自主的咳嗽了起来。  “慢点喝,看你下次还敢不敢一分钱都没带就出门去。”穆季云帮她拍了拍后背,顺手便拿起了车载电话给罗昊打去。  “喂!少爷,你们怎么还没有回来到,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罗昊急切的声音在话筒的另一边传了过来,因为他始终都放心不下穆季云他们,所以并没有像他所吩咐的那样先回酒店,而是一直的坐在车里等待着他的电话。  “嗯!打电话问问酒店的医生在不在,如果不在让他马上赶回来。”这就是穆季云的另一种人性化的管理模式,只要是风行国际的名下酒店,都会设立有自己的医务室,以备不时之需,所以才会让许多的顾客有宾至如归的感觉,因为无论是从形式之上,还是在细节之上,都全方面的站在了顾客的立场上去考虑问题,真正的做到了顾客至上的这一种准则的服务态度理念。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