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446.第446章大祸小祸不断

446.第446章大祸小祸不断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3482更新时间:2016-01-06 10:38:42
   “哦!碰到了一点突发状况,所以就回来了。”经过了这一断时间的互相磨合,穆季云对自己的这个父亲不再像以往那么的针锋相对,变得和颜悦色了不少。  “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吗?”穆时桀轻皱了下眉宇,昨晚他们那么急匆匆的相继而去,虽然说已经打电话报过平安,但是却始终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而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来。  “你不是一直都不关心这些事情的吗?这突然之间怎么就感兴趣起来了呢?”穆季云对于自己这个父亲所发生着的改变深感诧异,要知道以往的他可是连个眼神都不屑给自己的,现在怎么就变得话多了起来呢?  “算了,当我没有问。”穆时桀依然是一副酷酷的表情,与穆季云擦身而过,优雅的往楼下走去,一脸云淡风轻的表情。  穆季云的嘴角抽了抽,自己不就是问一下吗?他要不要走得这么的快,本来还想着跟他咨询一点资料的,这下可好,泡汤了不是。  “妈咪,你怎么又受伤了。”小轩轩皱了皱自己那小巧的五官,但也谨记着穆季云的话,不敢跟她太过于的靠近,就怕再次的给她添疼。  “没事,扭到脚而已,是不是你爹地又在夸大事实了。”欧阳瑞西抽了抽嘴角,也同时的注意到了紧跟而下的穆时桀,对于自己的这个公公,说实话,她还是有着几分忌惮的,毕竟他是那么霸气、冷酷的一个男人。  “才没有呢?妈咪,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是不是很疼,我来帮你呼呼好不好。”小轩轩黏着欧阳瑞西而坐,抬起个小脸蛋跟她柔柔的撒着娇,让人看起来倒也有几分小女孩的娇态。  “谢谢小轩轩,有你的这一句话,妈咪就不觉得疼了。”欧阳瑞西亲了亲小轩轩的额头,感觉到这个小家伙永远都是自己的疗伤良药,只要是一看见了他,再大的伤痛对她来说也就不算什么了。  “爷爷,爷爷,你刚才去哪里了,我怎么老找不到你。”小轩轩毕竟年龄还小,就算他的心智有多么的成熟,也依然改不了属于孩童的那一种好动的天性,所以一看见穆时桀就起身向他兴奋的扑了过去,可能是因为这段时间得到的宠爱太多了,也就让他变得活泼了不少。  “我上天台了,找我有事。”穆时桀皱了皱眉,但还是接住了那飞奔而来的小身影,眼神却在接触到欧阳瑞西那包住的脚时略微的诧异了一下,原来这就是他们提前回来的原因,只是这伤又是怎么造成的呢?总该不会是又碰上了枪战吧!  “嗯!罗昊叔叔不在,本想着要你陪我练武的。”小轩轩伸手圈住了穆时桀的脖颈,柔腻的依靠在他的怀里,很喜欢这一种有人宠爱着的样子。  “爸爸。”欧阳瑞西抬头跟穆时桀打了一声招呼,因为昨晚的事情,此刻的她感到有些不好意思,所以并不敢与他的目光对视着,但又不好把视线给放到别的地方去,因此小轩轩倒成了她逃避问题的唯一出处。  “嗯!脚怎么就受伤了。”要是放在以前,穆时桀绝不会关注傅冰蝶以外的任何人和事,但自从穆季云受伤之后,令他有了很大的感触,这才慢慢的关心起家里的其他人来。  “不小心给扭到了而已,没什么大事。”欧阳瑞西收了收自己的脚,脸上因为不好意思而有些尴尬。  “下次小心点。”穆时桀一听并不是遇上了什么袭击的事情便安心的走到一旁坐下,也顺带的把小轩轩放坐在了自己的腿上,不再就此事而继续的追问下去,一脸的冷酷神情,这倒很像他一直以来的行事风格。  “我知道了,谢谢!”欧阳瑞西咬了咬唇,轻轻的吐了一口气,因为她还真的怕他再问起昨晚的事情来,说实话,这一时之间还真的是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时桀,你别这么严肃,把儿媳妇都给吓到了。”傅冰蝶一直都把视线给放在欧阳瑞西的身上,所以能细心的觉察到了她的细微变化,因此才发现穆时桀的出现让她变得有些许的紧张。  “是啊!爷爷,你就笑一个嘛!”小轩轩嘟着小嘴,很认真的与穆时桀对视着,丝毫也没有被他的冷酷神情所吓到,因为经过这一段时间以来的相处,他已经对此产生了免疫功效。  “什么事这么热闹呢?”就在此时,随着声音的落下,秦书寒的身影也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温文尔雅的脸上全是好奇的神色,他的现身也就间接的让穆时桀松了一口气,要不他还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的应答那一大一小两个宝贝儿的抗议。  “书寒,怎么来得这么快。”一看见秦书寒,欧阳瑞西也马上的转移了众人的注意力,因为被傅冰蝶跟小轩轩那么的一说,她便觉得自己处于了一种更加尴尬的状态之中,所以才会急急的跟他打招呼的,目的也只不过是想缓和一下这种紧张的气氛而已,就怕穆时桀会因为那两人的抗议而生起气来,毕竟自己对这个公公的脾气还不算很了解,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而把事情给弄得复杂化了。  “老大召唤,我敢不快吗?除非是不想继续的混下去了,话说嫂子,你们最近怎么大祸小祸不断的啊!可是把我的这颗小心脏给吓得一上一下的。”  秦书寒夸张的轻按着自己的心口,装得就好像真的有那么的一回事似的,不知道的人都会以为他那是在替他们担心,但是绝不会骗得了正一步步走下楼来的穆季云,如果他想得没有错的话,这家伙是在心疼他自己的名贵药品吧!话说这药制造出来不都是让人用的吗?就是不知道他有什么好舍不得的。  “既然这样,我建议你自己亲自动刀换颗新的,这么的一点小事都承受不了,还要来何用。”穆季云冷冷的斜睨了他一眼,最终把目光给放在了欧阳瑞西的身上,就好像自己的话并不是针对秦书寒而说似的。  “靠,还真的把我当神医了不成,自己给自己换心,亏你想得出来,也对,我怎么能指望一个对医学毫无天赋的人懂得这些呢?”  还以为这家伙不在呢?所以才会在那大放厥词的,谁知道他竟然像鬼魅一样突然的出现了,这下倒是真的差点没有自己的小心肝给吓晕了过去,看来还真的是白天不能说人,晚上不能说鬼,要不怎么死的都不懂。  “不是有你在吗?我去学这些干嘛?”穆季云说得一脸的理所当然,丝毫不被他的挑衅而影响到,表现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来,直直的往欧阳瑞西所坐着的地方走去,看来这家伙在接到电话就赶过来了,要不这都还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他怎么就已经到达了呢?  “如此说来,你这是拿我当免费劳工使呢?”秦书寒悲叹了一声,很认命的拿着医药箱走到了欧阳瑞西的身边,还是那么的一句老话,有钱的是老大,没钱的自己只能当被他奴役的那一个了,现在的自己终于体会到夏雨晨往常的抱怨有多么的杯具了,还真的是让人心酸难耐啊!  “你确定自己是免费劳工吗?如果确定的话,我马上把经费收回来。”穆季云邪恶的一笑,这些个家伙,明明每个人在自己身上得到的好处就不少,还偏偏的要装出一副被奴役的样子来,既然如此,他就不妨成全了他们好了。  “可别。老大,我那不是开玩笑的吗?话说依你这么聪明绝顶的人,怎么就当真了呢?这实在是太不像你了。”要死,又不小心的撸到了老虎须,自己这不是犯贱欠抽吗?怎么就把那一张未领的巨额支票给忘了呢?看来明天他要马上的跑一趟银行,先把支票给兑换了再说,要不谁知道他老大哪一天心情不好就把支票给冻结了啊!  “我一直就是个很认真的人,怎么,今天才认识我吗?还不快点看看你嫂子的脚怎么样了。”穆季云白了他一眼,看来自己就不该让他跟夏妖孽常常聚在一起,好的不见他学到,这不好的一面他倒是全给学了去。  “这不是在准备着吗?”秦书寒边说边打开了自己的医药箱,他家老大今天是吃了火药呢吧!怎么脾气这么的恶劣,看来哪天要好好的帮他检查一下身体才行,看看是不是更年期给提前了,不得不说秦大医生的这个想法很不错,就是不知道被穆公子知道他现在正在想着的是些什么东西后会不会被他给一脚的踢飞出去,说实话,还真的是有那么的一点期待。  “书寒,别急,慢慢来,别搭理他。”本来让人家跑一趟就够不好意思的了,可他倒好,自见面之后就没有什么好话,两人自顾的掐起了架来,让她一时之间完全的处于了一种被动的状态之中,变得手足无措了起来。  “是,嫂子,有你这么的一句话可真的是太好了。”秦书寒得意的向穆季云挑了挑眉,露出了一副小人得志的神态来。  穆季云冷然的笑了笑,根本就不把他的挑衅给看在眼里,因为只要自己想,那么能捉弄这家伙的机会可是太多了,所以他才不用急在这一时呢?  “嫂子,你这脚踝被扭伤我不奇怪,这脚底给伤成这样我就理解不了了,你这是脱了鞋走在砂石上了吗?要不怎么会这么多的小割伤,幸好的是处理得很恰当,要不沙子在里面久了就会发脓。”秦书寒看着欧阳瑞西的脚,眉头紧紧的锁着,很不明白她是在怎样的一种情况之下把自己给弄得这么的伤痕累累。  “嗯!就因为脚扭到了才不得不脱下鞋来走路的,却没有想到后果会这么的严重而已。”欧阳瑞西咬了咬唇,她当初只是想快点的走下山去,所以丝毫也没有被脚底所传来的那一种细微的疼痛感所影响到,很执着的往下继续走着,等自己感觉到疼痛感越来越严重之时才发现到了这么恐怖的一个事实,脚下已经被渗进去了密密麻麻的各种小砂石,如果说只是一般的沙子倒是没有什么,可全都是一些尖利的小家伙,就好像是被人刻意的敲击过般锐利无比。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