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460.第460章对自己动刀

460.第460章对自己动刀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68更新时间:2016-01-06 10:38:49
   “轩轩,你有没有怎么样。”欧阳瑞西惊慌的想要跳到小轩轩的身边,却被身旁的两个小混混给阻挡住了,所以眸光一转,浑身都处于了萧杀的气息之中,一字一顿的讨伐道:“欧阳依依,你现在所赋予他身上的伤害,届时我一定会加倍的讨还回来。”  “等你有那个机会再说吧!”欧阳依依的眼神躲闪了下,因为现在的欧阳瑞西所流露出来的那一种冷煞神情是她所不敢直视的。  “妈咪,我没事。”小轩轩紧咬着牙关,隐忍着疼痛,努力的自地上爬了起来,如果不是自己被绑着双手的话,又岂会轻易的被这个女人给推倒呢?  “你们把她的嘴给我弄开,务必要把这水给她喝下去。”林飘然的怔鄂也只是一瞬间而已,很快的自欧阳依依那里收回了视线,把心思给放在了对付欧阳瑞西的身上。  几个混混一听林飘然这么的一说,倒是马上便行动了起来,这可乐翻了一旁自始至终都没有出声的狼哥,本来他在知道对方竟然是一个女上校的时候还有着一丝的迟疑,可终究是拗不过自己那来自于内心深处的色性,对欧阳瑞西那姣美的脸蛋跟傲人的身材开始谗言了起来,也就忘了枭雄临走之前所施压给自己的警告,一心只想着能快点感受到这玩一个女上校到底是一番怎样**的滋味,想他狼哥什么样的女人没有玩过,可还就偏偏的没有接触过女军人,所以对接下来的事情他现在可是满心期待着的。  “呜呜……呜……”就算以往的欧阳瑞西有多么的强悍,在受制于人的情况之下也只能被迫的灌下了不少的水,虽然她紧咬着牙不予配合,但最终还是被林飘然给得逞了。  “你们到底给我妈咪喝了什么。”小轩轩的惊恐那是自心底油然而发的,就在此刻,他多么的希望能看到自家爹地犹如天神一般的出现,把这些欺负妈咪的恶人全部都消灭掉。  “喝什么,这可不能告诉你,儿童不宜的道理我们还是懂得的。”林飘然微勾着嘴角,肆意的娇笑着。  欧阳瑞西闭了闭眼,这是天要亡了她吗?如果说到了现在她还不知道自己刚刚所被灌下的是什么的话,那么她也就不配站在上校的这一个位置之上了。  原来,这就是她们所有的小心思,找人把自己的清白给沾污了,就算是穆季云不在乎,自己也应该过不了心底的那一道坎吧!不得不说,这样的一种计策可真的是够高端的。”然后呢?林飘然,是否觉得自己就有机可乘了呢?”欧阳瑞西凄美的一笑,原来幸福真的不能跟随着自己太久,所有的人都在窥探着她好不容易所争取来的一切。  “什么有机可乘,机会本来就一直是属于我的,是你硬生生的从我的手里给抢走了而已,现在也该是到了物归原主的时候了。”林飘然伸手顺了顺自己的头发,低垂着眼帘,只用眼角的余光微挑的斜睨着欧阳瑞西。  “算了,随你怎么想吧!也怪我太过于的幼稚了,怎么能指望可以跟一个畜生去讲理呢?”欧阳瑞西的手在身后不停的磨蹭着,倒是没有半丝的恐惧感,冷然的扫视着这周围的一切,还有未知的人生。  “贱人,你骂谁是畜生呢?”一路走来,以为林飘然就算不是一个很温婉的女人,至少也是一个名门闺秀,有着该有的礼仪跟良好的修养,可是当她突然的扯住了欧阳瑞西的长发往后拉之时,才暮然的惊觉到这个女人早已达到了泼妇般的境地。  “骂谁已经不再重要了,现在的我不是早已变成了你们砧板上的鱼肉了吗?随便怎么下刀都毫无反抗之力。”欧阳瑞西的语气是悲观的,可她的心底却在做着不甘心的挣扎,也同时的在为了那有些松动的绳索而在小小的雀跃着,只要自己的手脚不再被困,她都不可能会让别人有丝毫的可乘之机。  “在这一点之上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可惜的是对你毫无用处。”林飘然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宝贝,等着,我们并不是没有人要,很快的,你的爹地便会让我们拥有一个幸福无比的家。  “欧阳瑞西,其实你还应该感谢我们,要不哪里来的机会跟这么多的男人**一刻呢?”欧阳依依眨了眨眼,露出一抹别有深意的浅笑。  “不要把所有的人都看作了似你般的不自爱,这一点的羞耻之心我自认自己一直就不缺。”欧阳瑞西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慢慢的发热了起来,这样明显的一种反应让她手里的动作更加的快速了几分,毕竟在还不得知对方到底给自己下了多少分量的药性之前,她很难保证自己不会因此而迷失了心智。  “哼!你就继续的假装清高下去吧!说不定一会儿要给日本女优还要来得狂野上那么的几分。”林飘然冷笑了下,倨傲的甩了甩头,“我们走,换个地方看表演,还有,把那个小野种给带上。”  “不,我不走,我要跟我妈咪在一起,绝不会任由着你们欺负我妈咪的。”小轩轩用力的挣扎着,试图从挟持住自己的男人手中脱困出来,但是又谈其容易呢?  “小鬼,虽然说我们是很讨厌你不假,但是说真的,那样的一种淫秽场面还真的是很不适合你去看,所以还是跟我们一起先离开这里吧!免得到时候残留下不好的阴影可就是一种罪过了。”欧阳依依嗤笑了下,抬头趾高气扬的便往外走去,因为她知道会有人把那个小鬼给提出来的。  小轩轩毕竟是一个小孩,所以就算他有多么的想要保护自己的母亲,也还是被迫的带离了这一个房间,很快的,就连他的声音也给隐没了起来,只剩下欧阳瑞西与几个猥琐的男人在对峙着。”欧阳上校,你别害怕,我狼哥一向都很尊崇女人是用来疼的,所以我一定会很温柔的。”看着那两个碍事的女人终于走了出去,狼哥便开始跃跃欲试了起来,刚才他之所以不敢吱声,还不是因为林飘然在场的原因,在自己看来,那个女人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所以为了一下不被枭雄的怒气所扫到,他必须装出一副循规蹈矩的样子来才行,否则难保那个女人不会把自己给当成炮灰的往前推去。  “如果不想死的话,我劝你还是趁早的把我给放了,我的身份不用说,你也是知道的,后果你可是要好好的掂量清楚了。”欧阳瑞西咬了咬牙,该死的,为什么药性会来得那么的猛烈,害她现在全身都处于一片火热的情潮之中。  “哈哈!正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能死在欧阳上校这样的绝色美人身上,死又有何足惜呢?”狼哥色迷迷的盯着欧阳瑞西那因为喘息而有所颤动的胸部,情不自禁的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猥琐的双手更是无所顾忌的往她的娇颜之上摸去。  “流氓,别用你那肮脏的手来碰本上校。”欧阳瑞西头一转,轻易的逃离他的魔掌,心里因为后方的绳索一直都无法解脱而越发的紧张了起来。  “唉!这么漂亮的一张脸,就这么的给毁了,说实话,我还真的替你觉得可惜。”狼哥一点也不在意欧阳瑞西对自己的怒骂,因为在他认为,所有漂亮的女人都有着自己的独特个性在其中,更何况是这么的一个女上校呢?所以毫无顾忌的伸手把她脸上那未干的血迹轻擦了下,邪恶的放到自己的唇边轻吮了起来。  “你们都给我出去,出去。”欧阳瑞西深呼吸了一口气,试图把自己身体里面的那一种源源不断所冒出来的热潮给强压下去,可惜的是说出来的话却是那么的没有底气,嘤嘤软软的嗓音仿佛是跟人邀宠般的性感迷人。  “哈哈!欧阳上校,忘了告诉你,我狼哥最喜欢的可就是你这样的清冷美人了,这样玩起来才比较的够味,也比较有征服感。”狼哥说着便伸手向欧阳瑞西的身上袭去,不曾想却被她的一个低身动作而逃避了过去。  “滚,信不信本上校一枪毙了你。”欧阳瑞西樱唇紧咬,猛的一个用力,双手成功的脱困了出来,同时动作快速的往一边滚去。  “哟呵!身手不错,你们大家一起上,势必把她给我制服了。”狼哥因为欧阳瑞西的举动而更加的疯狂了起来,狼手往她的衣服上一抓,竟然侥幸的被他给撕裂了一道大口子,露出了胸前那白嫩的肌肤跟性感的蕾丝胸衣。  “我要杀了你。”欧阳瑞西本着会受伤的危险,身子往前一摔,快速的捡起了林飘然刚刚遗落在此的匕首,动作迅速的隔掉绑住自己双脚的绳索,微喘着气的拿刀尖跟他们对峙着,一边还不忘伸手挡住自己胸前那外泄的无限春光。  “欧阳上校,难道你现在不觉得特别的空虚,特别的难受呢?那就让我来填满你的那些寂寞吧!”狼哥一步步的向欧阳瑞西逼近,他就不相信一个被下了媚药的女人还能强悍到哪里去。  而同时在一步步向欧阳瑞西走近的还有着穆季云一行人,目标越是接近,他的心跳越是激烈了起来,但愿他的两个宝贝都能够平安无事的等着自己到来。  “少爷,这地方怎么越来越偏僻了呢?该不会是别人给我们所设的一个局吧!”罗昊皱了皱眉,有些担心的提示道。  “没事,不是还有着魅幻的人在吗?”这也是穆季云在探查到手机信号后没有马上告知官方的原因之一,因为穆时桀的这一层身份是旁人所不能获知去的一个秘密。  “这倒也是,还没有什么是魅幻所不能应付的人和事,只是这一次,老爷子的身份在魅幻里面估计是要曝光了。”罗昊轻叹了一口气,虽然魅幻一直都安排有人隐藏在暗中保护着帝君的安全,但也仅于那几个人而已,他的真实身份可是连里面的高层都不得而知的。  “你觉得可能吗?别忘了,他的身边所潜伏着的可是魅幻里面的顶尖人物,又怎么可能会让他轻易的暴露了身份呢?”对于自己父亲身边的四大暗卫,自己也只是碰巧的听过他们的声音而已,至于真人可是一次都没有见到过,就是不知道他们所练着的是什么样的武功,竟然能像古代所看到的隐术一样,能把自己给藏得那么的隐秘。  “那你说这一次,欧阳依依会联合了谁来绑架少奶奶跟小轩轩呢?依她的脑子,还不至于会把事情给想得那么的周全吧!不但把咖啡馆里面的摄像头给做了手脚,就连周围的也不放过,可见心思之慎密,绝不是她欧阳依依依一个人可以策划得出来的。”  罗昊就算在说着话,这脚下的油门可不敢因此而慢下半分,毕竟从这一路之上可是陆陆续续的汇报过来了很多不好的信息,所以不用说他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  “不管是谁,下场都只有一个,那就是生不如死。”穆季云的眼眸阴鸷的眯起,现在的他根本就不敢想像自己的妻儿已经被受到了一种怎样的伤害,只能是紧盯着电脑上所显示的方位,恨不得能马上的出现在他们的身边,幸好的是魅幻的人所给的地址是跟电脑上所标记着的地址是一样的,要不他还真的害怕那会是一个错误的引导,从而失去了最佳的救护时间。  很不幸的是,现在的欧阳瑞西一点也不好,虽然说她很幸运的运用了自己曾学过的逃脱术让自己自绳索之中脱困,但是却逃不过药性发作之后的那一种蚀骨般的吞噬,药物夺去了她全部残存着的理智,也夺去了她仅存着的那一点尊严,媚态游丝的想要缱绻在男人的身下以求慰藉。  “美人,还要继续的抵抗吗?倒不如乖乖的从了我吧!哥一定会让你**起来的。”狼哥猥琐的讪笑着,更是伸出了舌头不停的在自己的双唇之上来回的舔舐了起来,动作那叫一个下流恶心。  “做梦,我就算是死,也不可能让你们沾污了半分。”欧阳瑞西咬了咬牙,闭起眼睛,举起匕首便往自己的腿上了刺了一刀,鲜红的血液马上缓缓的顺着刀锋流出,接着不带一丝停留的果断拨出匕首,很快的,刺骨的疼痛随之而来,血液染红了她的裤裙,但也因此而让她清醒了不少。  现在的她很清楚的知道,就算给了自己这样的一刀,等到猛烈的痛楚过后,那强烈的药性还是会再度的吞噬着自己的所有感官,所以她不敢自怨自艾,更不敢有所停顿,而是快速的迈出步伐,对着自己眼前的狼哥就是虎虎生威的一拳,接着不顾脚上的痛感,对着他的腹部就是一个回旋踢。  “靠,臭娘们,竟然还有着这么大的爆发力,你们给我一起上,就不信会制服不了她。”狼哥被欧阳瑞西给踢得趴在地上一时之间难以起来,只能恶狠狠的吩咐着自己的手下。  可欧阳瑞西又哪里会给他们近身的机会,手里的匕首给她耍得花样百出也就算了,出手更是快捷敏锐,不多时,只听‘咔嚓’的一声响,某个混混的手就被她的一个狠抓屈膝的动作给报废掉了。  看见这样无所畏惧的她,在场的混混都稍微的愣了一下,而也就是这么的一下,欧阳瑞西的身子一低,做了一个漂移式的动作,与地板来了某种程度的亲密接触,对着那些匪徒的小腿狠狠的扫了过去,一时之间,人落灰起,瞬间的被她给踢倒了好几个。  狼哥见状,顿感大骇,也自腰间抽出了自己的匕首,加入了这一场战争之中。  欧阳瑞西甩了甩有些昏沉的脑袋,不驯的看着向自己包围得越来越近的几人,狠了狠心,匕首再次的往自己的身上给刺上了一刀,而这一刀,她选在了肩膀之上,否则她无法断定自己能不能打赢了这一场恶战,毕竟媚药不但能让她产生幻觉,更能腐蚀掉她的意识。  众人目睹了她的这一股狠劲,心头不由得微颤了起来,说实话,对自己动刀,不要说对方只是一个弱质的女子了,就连他们这样的彪形大汉也不见得会下得去那个手,可是她竟然眉宇不皱一下的狠刺了下去,这刺一次也就罢了,而她竟然狠辣到刺了自己第二刀,在让他们为之折服的同时也心生了征服之心,更是不顾一切的向她扑了过去……  就如欧阳瑞西所感应到的那样,这附近确实是存在着一个码头,还有着一条老旧的铁轨,估计是用来拉货物用的,而穆季云与她所在的位置,也就只有那么几分钟不到的车程而已,但愿她能继续的坚强下去。  “罗昊,快点,目标就在前面不远处了。”穆季云的眼眸因为兴奋而变得灿烂了起来,直直的盯着电脑之上所标注着的地方,就像害怕它会逃跑般不敢移动自己的视线分毫。  “少爷,已经把油门给踩到极限了。”罗昊抽动了下唇角,如果他看得没有错的话,在自己的前面一直都有着一辆车,方向跟他们的目的地是一致的,就是不知道是敌还是友而已。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