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461.第461章对不起!我来晚了

461.第461章对不起!我来晚了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388更新时间:2016-01-06 10:38:49
   现在的欧阳瑞西何止是一个悲惨可以形容得了,但是对方也给她好不到哪里去,啐了一口混着血液的唾沫,手里的匕首握得更加的紧了,累极之下也没有了多余的心思去遮挡着自己那被不知道是划破还是撕破了的衣服。  “不愧是上校,就算是在这样的逆境之下还能坚持这么久,如果是要放在以往,像你这样的女人我肯定会很佩服,只可惜的是今天你挑起了我的征服欲,所以不好意思,你,我是势在必得的。”  狼哥凭着人多并没有太过于的惨败,但就算如此,也还是无法近得了欧阳瑞西的身,但是他在等,等对方耗尽了力气,因为他有的是时间。  “我也不怕告诉你,我,你休想染指半分。”欧阳瑞西咬了咬唇,但愿小轩轩没有跟着林飘然她们在看监控器,否则自己如此的一番惨况,他非会因此而伤心不可。  “是吗?欧阳上校,你觉得自己还能坚持多久呢?可知这样满身都沾染了鲜血的你,在我看来可是更加的妖冶魅惑了。”狼哥绝对是属于变态的那一种类型,否则以一个正常人的角度,绝不会把现在的欧阳瑞西给归类为妖冶,而不是恐怖。  “禽兽……”欧阳瑞西闭了闭眼,如果不是受到了药物的控制,她哪里会任由着这个猥琐男人对自己如此的虎视眈眈,早就把他给挫骨扬灰了。  “哈哈!男人嘛!总爱干点禽兽的事情,所以我很赞同你的观点。”狼哥不怕死的向欧阳瑞西靠近,他的主要目标是她手里所拿着的匕首,只要把那东西给夺下了,要想扑倒她可就要容易得多了。  无奈的凄然一笑,JC军校的残酷训练没有让自己屈服,面对着给这还要严峻的场面也没有让自己倒下,难道说她欧阳瑞西还会畏惧一个下三滥的混混不成,所以不等他靠近,她便先有了动作,一个漂亮的旋身,头微微的一偏,避过了另一个混混向自己挥过来的拳风,风起刀落,在狼哥的身上狠狠的划开了一道血痕,但也因此而激怒了他,攻势越发的猛烈了起来。  欧阳瑞西很清楚一个事实,如果没有任何救援的话,自己非会成为这一帮人渣的玩物不可,所以要说她不感到恐惧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其实没有人会知道她有多么的希望这只是小说,如此一来的话就会有帅帅的男主救自己脱离于危难之中,说实话,此时此刻,她想得最多的不是自己的生命是否会受到威胁,而是满脑子都是穆季云那帅气无比的俊彦,如果说自己今天真的要死在了这里,那个霸道的男人应该会气得把这些人都给捏成粉末了吧!  该来的总是会来,很不幸的,失血跟体力的过度透支,加上残存药物的吞噬,她还是被狼哥他们无意之中打掉了匕首,踉跄的摔倒在了地上,失去了自己唯一的防身武器,把自己完全的置于了更加危险的境地之中。  狼哥这下子可得意了,阴笑着向欧阳瑞西的身上给扑了过去,就连一旁那一些伤势较轻的小混混们也迫不及待的对她围困了起来,欧阳瑞西真的很想闪躲,可是已然没有了她可以落足的地方,更何况她的全身都在叫嚣着一种叫做‘疼痛’的东西,旧伤加上新祸,无奈的被人给扑了个满怀。  “欧阳上校,这下你总该乖乖就犯了吧!”狼哥说着便伸手往欧阳瑞西的胸前袭去,想着一会儿的**体验,他的色念也就更加的强烈了起来,而他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欧阳瑞西那粉嫩的樱唇。  “死开,除非我死,否则绝对不会让你如愿。”欧阳瑞西娇喘着气,用力的挣扎着,却偏偏忘记了一点,越是这样越能激发起男人的征服欲,也更加容易撩拨起属于男人的那一种隐藏着的劣根性,所以一不留神,自己的衣衫再次的被扯开了一个大口子,姣好的身段完全的暴露在了空气之中,幸好的是胸衣还幸存着。  “这么漂亮的一个美人,想我狼哥又怎么可能会舍得让你死掉呢?”一招得手,狼哥更显疯狂了起来,迫不及待的伸手想要扯掉欧阳瑞西那仅存着的最后一丝屏障。  欧阳瑞西绝望了,双手被人从旁死死的捉住也就算了,身上还压着一个准备对自己施予强暴的男人,在这一刻,无论她再怎么的不乐于接受,她都不得不说:林飘然,你终于赢了,今天的这么一出,无论结果如何,你都彻底的侮辱了我。  “啊……”就在欧阳瑞西凄绝的闭上眼眸瞬间,耳畔突然的响起了宛如杀猪般的凄厉声,接着便感觉到自己的身上一轻,这样的一种感知让她瞬间的睁开了眼眸,随即映入眼帘的便是狼哥已经被人给掀飞到了一边,还有四个身着黑色劲装的男子在跟剩余的混混在打斗着,可惜的是她根本就看不到对方的尊容,因为他们的脸上都戴着一样的铁制面具。  而也在这时,穆季云急急而进,在看见蜷缩在地上的欧阳瑞西之时,他突然的给停下了脚步,心尖上宛如被人撕开了无数道的裂痕般疼痛难忍,艰涩的吞咽了一下口水,这才不可自主般的再次抬动了脚步,颤抖着身躯在一步步的向她靠近……  区区的几步路之遥,在穆季云的眼里却是如此的漫长,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在接触到她那满身的血迹之时,他还是感觉到了心脏一度的失去了跳动,视线开始变得模糊了起来。  “穆季云……”欧阳瑞西再次的缩了缩身子,他真的出现了,是幻觉还是一道残影,抑或只是自己心底的一道念想而已。  “是我……”穆季云压抑着心底的悲痛,颤抖的轻启着薄唇,低声的回应着,也同时的脱下了自己身上的外套,好像怕再次的把她给弄疼般,缓缓的披在了她的身上。  “你真的来了……”欧阳瑞西抓紧了他的外套,痴痴的凝望着他,双唇因为缺水而有着些许的干裂。  “对不起!我来晚了。”轻柔的把她给拥进自己的怀中,一道泪痕自他的眼眶悄然的滑落,沾染到了她的脖颈之中,让她不自觉的惊惧了起来。  “我没事,真的,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欧阳瑞西不敢看,也不敢动,任由穆季云圈主自己的腰身。  “谢谢你一直都那么的相信我,可我却辜负了你的这一番期待。”穆季云的嗓音有着些微的颤抖,低沉而又透露着伤感的气息。  “穆季云,别这样,人家会笑话的,那么多人都在看着呢?”欧阳瑞西不好意思的扫视了一下周围,在发现根本就没人暇顾到他们的时候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我不在意,他们想笑就笑吧!”穆季云不为所动的轻吸了一下鼻子,在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之时,他才突然的抬起了头,紧跟着拉开了些许外套,在看见她肩膀之上那还在不停的往外渗着血的刀伤之时,他不自觉的冷抽了口气,眼眸一转,冷冷的往地上的那一群已经被打趴下去的混混们投去了宛如勾魂般的一瞥。  “说吧!我老婆身上的伤都是谁造成的。”缓缓的起身,居高临下的睥睨着众人,宛如高高在上的王者般不可侵犯,气场之强大,就好像他所藐视着的不是一群人类,而是苟延残喘着的蝼蚁。  “哈哈,欧阳瑞西,是不是很**啊!一会儿所有的人就都会通过视频看到你的**样了。”就在这时,林飘然被罗昊押了进来,紧跟着的便是欧阳依依,而小轩轩却被穆时桀给抱在了怀里。  “是啊!很**,林飘然,你是不是也要体验一下。”欧阳瑞西在看见林飘然的刹那就狠不得把她给撕成碎片,清冷的容颜微蕴着一股浓浓的怒意,阴鸷的凝视着她。  “妈咪,你有没有怎样。”小轩轩挣扎着要从穆时桀的身上给滑落下来,但没有想到的是却被他给紧紧的禁锢住了。  “别去,你妈咪肯定不希望你看到她现在这样。”穆时桀冷眸流动,所到之处就好像会被凝结般的寒气逼人,而在移动到林飘然跟欧阳依依的身上之时,他的嘴角更是冷然的勾起了一个若有所思的弧度。  “我没事,但是有人会有事。”欧阳瑞西虚弱的要站起身来,而因为无力差点的跌倒,幸好的是被穆季云给快速的圈进了自己的怀中。  “欧阳瑞西,你想要干什么。”林飘然看着一步步的由穆季云所扶着走过来的她,害怕的往后给退了几步。  “干什么,你不是嫌弃自己的这一张脸太过于的迷人了吗?既然如此,我不介意帮你给毁了。”欧阳瑞西微勾着嘴角,嘲讽的看着她。  “不,你不能这样对我。”林飘然害怕了,刚才因为不好意思的原因,所以并不敢看视频监控器,而是在另一间房里焦急的坐等着,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表哥会在什么时候回来,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会等来另一拨的人马,所以在看见罗昊带着人冲进来的那一刻,她是彻底的傻了。  “不能吗?那你在对我动手之时怎么就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一种后果呢?”欧阳瑞西的手里拿着匕首,故意的在林飘然的脸上缓缓的滑动着。  “穆,你一定不会让她伤害我的对不对。”林飘然把目光给放到了穆季云的那一张冷峻着的容颜之上。  “是的,看来你还真的了解我。”穆季云邪气的一笑,眼眸深邃而又悠远,让人根本就无法追逐到个中的意味。  “我就知道你还是爱着我的,都怪这个女人不识好歹,妄想一个人独占了你。”林飘然得意的挑了挑眉,幸灾乐祸的看着欧阳瑞西。  “我是不会让她伤害你,但是并不代表着说我不会替她动手,因为像你这么恶毒的一个女人,根本就不值得她去费神。”穆季云话落手动,快速的夺过了欧阳瑞西手里的匕首,毫不犹豫的往林飘然的脸上给划了过去,不可避免的迎来了她的一阵尖叫声。  欧阳依依看到这样的一种境况,双腿不由自主的打抖了起来,害怕穆季云的下一个目标便会是自己,所以很想拔脚就跑,可惜的是自己的双手被两个保镖似的人物给紧紧抓着,根本就没有任何逃脱的机会。  “不,我不相信,你不可能会如此对我的。”当穆季云第二刀落下的时候,林飘然早已没有了刚才的那一种得意,满眼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面前这个狠冽到了极致的男人,失去了所有的骄傲跟自信,留给她的也只是满满的绝望更疼痛而已,但是跟满目苍凉的欧阳瑞西相比起来,她可是要幸运许多了。  欧阳瑞西冷然的看着这一切,如果要是放在以往,她绝对不会赞成穆季云对一个怀着身孕的女人如此的狠辣,可是在经历过了刚才,她清楚的认清了一个事实,一味的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所以现在的她心里盈满了深深的仇恨因子,丝毫也不觉得这种人有什么好值得自己惋惜的,正所谓天下的所有可怜之人,必定的都有着她的可恨之处。  “别对自己太过于的自信,这对于你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不是很想爽吗?既然这样,我不介意让你们两个也来尝试一番。”  穆季云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别以为他以一副温文尔雅的外貌示人,就误认为了他是什么善类,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你就大错特错了,他就是一只沉睡中的豹子,随时都在做着出击的准备,就看你有没有触碰到了他的底限而已。  “还有你们,如果没有死透的话都给我起来。”穆季云视线一扫,冷然的命令着,现在的他先不急着收拾他们,一下再慢慢的秋后算总帐也不迟,她倒要看看是一双手沾污了自己的妻子,他必会把它们都剁下来给喂鳄鱼了不可。  “你,想干什么,别忘了,我可是一个孕妇。”林飘然毕竟是聪慧的,所以很快的便意会到了穆季云想要干什么了,不由得感到惊恐了起来。  “你也知道自己是一个孕妇吗?在做了这么无良的事情之后,你认为自己真的配得上母亲的这一个伟大的称谓吗?但是你也别太过于的惶恐!因为我自认还没有变态到你的那一种程度,所以你之前对我的妻子做了什么,我一样样的从你的身上讨伐回来即可,绝不会多报一丝的仇恨,因此你大可以的放心。”  穆季云一手圈着欧阳瑞西的腰身,一手拿着匕首在林飘然的脸上若有似无的触碰着,这样的一个动作可是把她心底的恐惧感给挑战到了极致的地步。  “等等,先让我把自己的仇给报了再说。”小轩轩说着使劲的挣脱了穆时桀的怀抱,而这一次,他并不再加以阻止,而是把这小小的人儿给小心的放到了地上,因为他的身上有着各种的伤痕,让自己这个当爷爷的看到了之后可是心疼个不已,怎么也不会想到会有女人可以狠毒到这样的一种地步,竟然残忍到对一个孩子下这样的毒手。  “大妈,我说过的吧,别让小爷有机会活着出去,否则绝对的让你好看。”小轩轩的眼底升起一抹狡黠的光芒,既然爷爷说妈咪并不希望自己看到她现在的惨样,那么他便假装的没有看见好了,可是并不代表着他会因此而放过这两个歹毒的女人。  “小鬼,你想怎样。”欧阳依依害怕了,因为小轩轩的笑容是那么的邪恶,宛如小恶魔般令她自心底的升起了一股冷气。  “放心吧!我绝不会毁你容的,也只不过是让你立地成佛,好好的做人而已。”小轩轩不紧不慢的走到自己的背包旁边,忍着疼痛感弯腰捡了起来,这才缓缓的折回到了欧阳依依的身边,而这样的一个他,是穆季云第二个心存着歉疚感的人,如果说不是自己还扶着欧阳瑞西的话,他非要把那个小身影给紧抱进自己的怀里去不可。  “不,你别过来,我再也不敢了,欧阳瑞西,难道你丝毫都不顾及辰海的感受了吗?”欧阳依依并不知道小轩轩要对自己干什么,所以很孬种的率先求饶了起来。  “怎么,现在想起要跟我打亲情牌了吗?在你刚才打小轩轩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到辰海他的感受呢?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要介意。”  欧阳瑞西冷嗤了一下,其实并不是她纵容着小轩轩小小的年纪便如此的心狠手辣,而是她清楚的知道这个小家伙只是一时的气不过,捉弄一下欧阳依依而已,并不会做出什么太过于残忍的事情来,所以她一点也不想参与进去。  “叔叔,麻烦一下,把我抱起来好不好。”小轩轩的视线扫了一圈,把目标给定格在了那几个站在自己爷爷身后的神秘面具男身上,圆乎乎的眼珠子好奇的在他们的身上来回的游移着,感觉到他们特别的拉风。  几个劲装男人一同的把目光看向了穆时桀,直到看见他点了点头之后,其中的一个才蹲下了身子,把小轩轩那柔软的小身子给抱了起来,由此可见,他们只听从穆时桀一个人的命令。  “大妈,不要乱动哦!要不割伤了头皮可别说我没事先警告你。”直到小轩轩从他自己的背包里面拿出了一块锋利无比的小刀片,众人才恍然大悟这个小家伙要干什么,也就终于理解了他的那一句‘立地成佛’所要代表的意义,原来是要把欧阳依依的头发给剃了,虽然说这一招存在着玩乐的成分居多,但对一个爱漂亮的女人来说,也算得上是一种变相的毁容了吧!  “小鬼,你敢。”欧阳依依也感知道了小轩轩要对自己干什么,所以不顾形象的挣扎了起来,不管怎么说,她都不想变成一个尼姑。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