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462.第462章唯一敬重着的女人

462.第462章唯一敬重着的女人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35更新时间:2016-01-06 10:38:49
   小轩轩嘟了嘟嘴,毫不犹豫的动起了手,没几分钟的功夫,欧阳依依就在他的刀片之下变成了光头,而他则把刀片给扔到了地上,嫌弃的拍了拍自己的小手。  “这下好了,大妈,我是看你还没有坏透,所以只是略施惩罚一下而已,接下来你就自求多福吧!”相对于林飘然的残忍,欧阳依依的小坏对小轩轩来说还不至于太难以的接受,所以并没有对她展开太大的报复,这倒是很符合一个小孩子的形式思维,而至于林飘然,自家爹地已经动手了,他也乐得清闲。  “小鬼,你别太得意,我一定会杀了你的。”欧阳依依不用看也知道失去了头发的自己有多丑,所以难忍羞愤的狂叫了起来。  “那就看你还有没有这个机会了。”小轩轩一点也不介意她的威胁,冷嘲的做了个鬼脸,很是欣赏自己的杰作,只是脸上的红肿折损了他本应灿烂无比着的笑容,让他看起来有那么一丝的滑稽。  穆季云的眉宇紧蹙,刚才由于距离较远的缘故,所以他并没有看清小轩轩的脸,现在近距离的一看之下,那满脸的瘀伤可是让他的怒火再度的冒了起来,眼神也就跟着更加的狠冽阴森。  “你们全部都过来。”语气冰冷而又森然,目光如华,狂傲的一瞥,阴鸷的扫视着那一群唯唯诺诺靠过来的混混,“你们不是很想玩吗?今天我就把这两个女人让你们玩个够,先说明了,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许停下来,否则就要做好被喂鳄鱼的准备。”  “穆,你这是在吓我是不是,我不要,我不要被他们玩弄。”林飘然慌乱的摇着头,虽然一直都知道穆季云并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可是她还是自持着本来的那一点娇宠在赌着他会对自己网开一面。  “你不要被玩弄,难道说我的妻儿就活该被你们给设计吗?林飘然,你什么时候这么的天真了。”穆季云冷嘲的轻启着薄唇,说实话,在来的路上,他压根就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会参与其中,看来自己倒是把她的狠毒个性给忽视得一干二净了。  “那你就一点也不顾及到我肚子里面的孩子吗?要知道,那可也是你的孩子。”林飘然颤抖着双唇,就算这个男人从刚才到现在都没有给过自己一个温情的眼神,但她还是痴迷的幻失在了他那宛如刀刻般完美的俊彦之上。  “林飘然,原来你还没有清醒,既然如此,今天我倒是让你彻底的死了这一份心。”穆季云凄然的自嘲了下,看来还是自己的错,没有一开始便让林飘然认识到自己根本就不可能会让她怀孕,所以才会在无形之中给了她希望,以至于闹出这么多的事情来。  “听好了,知道我为什么每次上床都那么放心的没有用套吗?那是因为我在婚后没多久就去做了节育手术,直到现今都没有去修复过,而那一份检查报告,我记得可是清清楚楚的扔到过你的眼前,所以你肚子里面的这一个孩子,从头至尾都跟我毫无关系,这样说得够明白了吧!现在的我根本就不可能让任何的女人怀孕。”  穆季云一字一字的轻吐而出,他受够了这个女人的自以为是,把证据都给她亮在了眼前还是独自的沉醉在自己的一厢情愿之中,真的不知道该说她是出于天真还是潜意识的不愿去接受这个事实。  “怎么会这样,不应该会是这样,穆季云,你这是在替自己开脱对不对,你这是不愿意对我跟孩子负责是不是,你这是在始乱终弃是不是,试问有谁够资格来证明你给我的那一份报告是真的。”  林飘然拼命的摇着头,怎么也不愿意去接受这一个自己其实早已经知道了的事实,只不过是她一直都在自我的安慰着,自我的欺骗着而已,而此刻他却不顾自己的脸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大吼了出来,可见已经是孤注一掷了,由不得自己继续的撒赖下去,可是要让自己真的去接受这样的一个事实,竟然是给死还要来得难受上那么的几分。  “我可以证明,用我的医生执照来作为筹码。”秦书寒缓缓的走了进来,后面紧跟着的是夏雨辰跟冷傲风他们。  “不,你们都是一伙的,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林飘然突然就像神力附身般,在众人都来不急反应的情况之下,竟然挣脱了罗昊的押制,操起一旁的凳子就向欧阳瑞西砸了过去,都是这个女人,如果没有了这个女人,那么一切是否都会变得不一样了呢?  穆季云想都没有想,身子一旋,快速的把欧阳瑞西给保护在自己的怀里,硬生生的拿背挡下了这一板凳,随着闷重的一声响起,板凳便在他的背上断裂了开来,直到这时,众人才从这一突发的事件当中回过了神,而动作最快的莫非是欧阳瑞西了,顾不得身上的那一股眩晕感,迅速的接下了林飘然再次扔过来的重物,而她本来就虚弱无比的身子,在这一番的动荡中不可避免的透支完了最后的气力,缓缓的倒了下去。  “老婆,你别吓我。”穆季云及时的接住了她那软绵绵的身子,惊恐的大叫着:“书寒,快,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大,先把嫂子抱上救护车,我好好的替她检查一下。”秦书寒的急救车可是跟一般医院的不同,不管是车身,还是里面所具备着的设备,都是属于特别订购的。  拦腰的把欧阳瑞西给抱了起来,穆季云根本就没有多余的时间去管旁的一切,按照秦书寒所说的那样,急切的向门外跑了出去。  “妈咪,妈咪……”小轩轩因为害怕的原因,在被林飘然甩巴掌的时候他没有哭,在被欧阳依依用力的推倒的时候他也没有示弱半分,可在面对着自家妈咪的突然倒下之时,却不可抑制的放声大哭了起来。  “别怕,你妈咪只是太累了而已,绝对不会有事的。”穆时桀第一次安慰傅冰蝶以外的人,所以语气难免的有些生硬。  “爷爷,真的吗?”小轩轩眨着泪眼朦胧的双眼,略带童真的问着穆时桀。  “嗯!我保证,你秦叔叔肯定不会让她有事的,难道说你不相信他的医术吗?”穆时桀对自己身旁的暗卫挑了挑眉,示意他们迅速的撤离,如果猜得没有错的话,过不了多久,这里便会变得热闹起来。  就像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出现的一样,几人瞬间的便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就连一丝残影都没有让人看见,这么恐怖的一种事情可是吓坏了在场的众人,无一不因此而暗中捏了一把冷汗的,也是直到这时,狼哥一行人才清楚的意识到了自己到底惹上了怎么强悍的一群人。  “果然是这两个丑人多作怪的女人在惹事,怎么,想出家想疯了吧!这都还没有遁入空门,就自己先把头发给剃了,啧啧,可惜啊!就你们这类型的,话说人家还真的不敢收,所以你们还是行行好,可别把佛门重地给沾污了。”  夏雨晨绝对的是一个毒舌之人,反正他本来就对这两个女人不感冒,尤其是在看见了伤势惨重的欧阳瑞西之后,他的眼眸就慢慢的变得别有意味了起来。  “罗昊,你家少爷刚才可有说过怎么处置这一群人。”冷傲风跟夏雨晨不同,也学不来他嬉皮的那一套,而是直接了当的喜欢直奔结果而去。  “说了,让他们一起好好的爽一下。”罗昊抽了抽嘴角,有些不好意思的重复了一遍穆季云的意思,同时的,也对自己刚才的举动所懊悔不已,就是因为对方是个女的,而且还是一个孕妇,所以才会心存不忍,没有用力的挟持住她,却不曾想竟然给了对方可乘之机,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让她把少爷跟少奶奶都给伤到了。  “既然如此,那就行动吧!还在等什么呢?”冷傲风那整年一副寒冰脸可不是平空而起的,那是因为他本人的行事作风就是如此的冷酷,所以在处理起事情来的时候,丝毫没有半点的温情可言。  “冷傲风,你个死玻璃,你凭什么认为自己可以代替穆来决定这一切。”真不知道该怎么的去说林飘然那个女人了,事情都演变成这样的一种地步了,可她倒好,还敢在哪里张狂的叫嚣着,不得不说这世界上还真的有不怕死的人。  “不凭什么,就凭你伤害了我这一辈子唯一所敬重着的女人,不知这个答案对你来说可否满意。”冷傲风冷冷一笑,不管是神色之上,还是眼眸深处,所透露出来的都是冷冷的气息,这一点倒是很符合他一贯以来的冷绝孤傲。  “哈哈!我没有听错吧!你竟然跟自己的兄弟抢女人。”林飘然用力的甩了甩自己被反抓住的双手,整个人都变得疯狂而又神经质了起来,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的,竟然会引来那么多的男人都把她给当成了宝。  “你自己龌龊也就算了,可别把我们也给想成了是你的同类,也别把你的无知给当成了优点,我们对嫂子的敬重那是来自于心底深处的一种仰仗,是你这样的一个女人根本就无法体会出的一种境界。”  夏雨晨眉眼一扫,促狭的嗤笑了起来,眸光流转间,可是把他那一种肆意的嘲弄给渲染得淋漓尽致。  穆时桀本来是想着由自己来惩罚这么的一大群人的,但是看见了冷傲风他们的举动之后,他倒是释然的一笑,抱着小轩轩不发一言的便走了出去,因为他知道这几个小子肯定不会让这一大群人过得太过于的舒服。  虽然在看见欧阳瑞西的刹那便知道她肯定会伤得不轻,可是当秦书寒动作熟稔的帮她处理着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口之时,穆季云还是被这样的一种事实给震撼到了,她该忍着多大的疼痛感在跟匪徒们作着生死的搏斗,她又是顶着怎样的一种心思徘徊在了生死的边缘,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不敢再继续深想下去的。  “嫂子中了媚药,她身上最深的刀伤不是来自于别人,而是来自于自己,估计是为了通过自身的伤害来达到一定的疼痛感,以此来抵制药物对她的控制。”秦书寒一边说着一边给欧阳瑞西打了一针麻药,因为接下来他要进行一系列的缝针程序,而被他带来的助手也迅速的给欧阳瑞西挂上了点滴。  “现在呢?药力退了吗?”穆季云紧握着拳头,额上的青筋因为愤怒而隐隐的突起,看来让那两个女人单单被一群男人蹂虐太过于的仁慈了点,她们应该有着更好的去处才对。  “差不多,因为药力已经随着失血跟汗液的流失而减去了不少,我一会儿再给点滴里加点药剂进去就可以了,别的都好处理,就是这脸上的伤不怎么好办,如果说要想让它变得跟原来一样的话,估计会有一定的难度。”  秦书寒皱了皱眉,这人得心存着多狠的心才会忍心在这么如花似玉的一张娇美容颜之上去动刀子呢?  “很难吗?”其实穆季云并不在乎欧阳瑞西的长相是否被毁,他所在意着的是她的这一个人,无关乎她的美丑与否,但是他知道这个女人一向都骄傲惯了,肯定会接受不了自己的脸上竟然出现了瑕疵的象征。  “怎么,难道你在意。”秦书寒抬头斜睨了穆季云一眼,这家伙不应该是这样的一种人才对啊!  “想什么呢?我是怕她会接受不了而已。”穆季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这家伙把自己给当作什么人了,他会是那么肤浅的一个人吗?  “放心吧!只要有我在,一切都不成问题,但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之上,而是因为嫂子是我今生唯一佩服过的女人。”秦书寒的眉头就一直都没有见他平整过,看来欧阳瑞西身上的伤势真的是令他很忧心。  “谢谢!”穆季云把欧阳瑞西的手给轻贴在自己的脸上,眼眶内一直都氤氲着薄薄的一层水雾,这个女人的一生竟然是如此的坎坷,不管是在遇见了自己之前,还是之后,她都处于一种动荡不安的生活状态之中,有心灵上的,也有**上的,这么一大串的灾难下来,不但没有把她给击垮,反而是让她更加的坚韧了。  “你傻了,还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要不怎么突然之间对我说这么煽情的话。”秦书寒不可置信的看了看他,在发现他的心思根本就没有放在自己所说的话之上时,不由得悻悻然的撇了撇嘴,细心的处理着欧阳瑞西身上那众多不一的伤口来。  如果说是什么才能让林飘然彻底觉悟的话,无非就是在面对着自己眼前的这一群看似猥琐不堪的男人之时了,“你们别过来,我可是一个孕妇,不能对我如此的残忍,还有,我表哥很快便会回来,如果看见了你们如此的欺负我,他也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可都别忘了,他是做什么生意的。”  混混们听她那么的一说,立即的迟疑不定了,而欧阳依依见状也趁机的跟着游说了起来,她是很滥情不假,但是试想有谁会情愿自己被这么的一大群人所**的呢?“是啊!狼哥,你总不至于会自己人伤害自己人吧!要知道我可是跟你有着交情在的。”  “你以为我们真的是禽兽啊!可是你没有听见他们刚才所说的话吗?如果不把你们给侍候舒服了的话,我们也别想活着离开这里,所以两位美女,你们还是乖乖的就犯了吧,如此一来,说不定还能少遭些罪呢?更何况你们刚才可是都被他们给强灌了媚药的,难道说你们真能坚持得住。”  狼哥一步步的走近,他的目标可是林飘然,谁叫这个女人也是自己谗言已久的那一种类型呢?虽然说她脸上的刀伤损坏了原有的美貌,但是不减她曾经遗留在自己脑海里面的那一种娇媚感。  “不要,该死的冷傲风,快点放我出去。”林飘然踉跄的走到门边,惊慌的拍打了起来,她才不要沦落为这些低下男人的玩物。  “你刚才给她们喝的真的是媚药吗?”冷傲风盯着视频,冷冷的斜睨了夏雨晨一眼。  “靠,你还真的当小爷是色胚啊!那样的东西也会随身携带,我也只不过是吓唬她们一下而已,哪里真的会有这些下三滥的东西。”夏雨晨翘着二郎腿,痞痞的坏笑着。  “谁知道,算了,你在这看着吧!我出去看看嫂子她怎么样了。”冷傲风再次的瞥了视频一眼,起身干脆的走了出去。  “不是吧!你就不怕我一会儿喷鼻血而亡,要不,罗昊,你在这里看着,我也出去看看嫂子。”夏雨晨促狭的笑看着唯一还在场的罗昊,眼底尽是算计的光芒。  “我对这些不感兴趣,反倒是你,不是一直都有那嗜好吗?”罗昊说完便也跟着跑了出去,就像是真的怕被夏雨晨给留下来般,一刻也不敢停留,其实是他有着更为重要的事情去做,因为他可是通过林飘然的字里行间捕捉到了某件至关重要着的信息。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