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465.第465章我睡了很久吗?”

465.第465章我睡了很久吗?”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31更新时间:2016-01-06 10:38:51
   “我睡了很久吗?”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一个不修边幅的男人,欧阳瑞西不自觉间轻皱眉宇,他不是一向都很爱整洁的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的散漫了呢?  “不是很久,但对我来说恍如过了一个世纪那么的漫长。”轻轻的拿起她的手,紧贴在自己的脸上,雀跃感让他忘记了现在的自己有多么的颓废不堪。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欧阳瑞西扯动了一下唇角,很想给他一个宽慰的笑容,可是不曾想到的是竟然换来了一阵的疼痛感,这样的一个感知让她不由得轻呼了一口冷气。  “怎么样,是不是哪里在疼,我马上让书寒进来。”一看见她的神态,穆季云就慌张的想要抽身而去。  “不用了,我没事,就是想笑的时候感觉到脸颊有些微的疼痛而已。”欧阳瑞西急急的唤住了他,同时也在心底微微的颤抖了下,自己这算是破相了吧!而这样优秀的一个他,会在意自己的妻子是一个拥有着残缺的人吗?  “嗯!脸上的伤口还没有愈合,所以这段时间多忍耐一下,很快就会好的。”穆季云扫了一眼她的脸,虽然说经过了秦书寒的细心医治后已经好了许多,但由于林飘然当初下手太狠了的缘故,以至于到了现在还没有开始结疤,而出于自责,让他根本就不好意思直视她那灿若的星眸,可看在欧阳瑞西的眼里,却变成了另一层的意思,让她的神色不禁的暗了下去。  “是不是很难看。”欧阳瑞西的眼眸瞬间的失去了色彩,看来现在的自己真的很不适合示人,要不他也不可能那么快的移开了自己的视线。  “怎么会,在我眼里,不管你变成怎样,都是无人可以取代的,所以别多想。”穆季云弯腰在她的眼眸轻吻了下,就如他话里所说的那样,她永远是自己心中的唯一,是别的再多女人也无法与之相抗衡的一个强大存在。  “我没有多想,只是说出来了所有的人都会存在着的那一种视觉感观而已。”欧阳瑞西抿了抿唇,她并不觉得人追求美好的事物有什么不对,所以穆季云的反应她真的是可以理解。  “也包括我在内了吗?觉得我就是那么肤浅的一个人,会因为你的容貌而嫌弃你。”虽然穆季云一开始就知道她会存在着这种小心思,可是当亲耳证实了的时候,他还是觉得满肚子的苦涩,自己的品性在她的眼里就如此的不堪一击吗?  “是人总会介意的吧!就算不是现在,以后呢?应该总有那么的一个时候。”欧阳瑞西觉得这并不是一个危言耸听的事情,因为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什么是绝对的,包括自己在内,所以会产生这样的心理因素很正常。  “女人,你这是对自己不够自信,还是对我没有信心,你也说了,那是以后,而以后的事情一直就都是个未知数,在你所质疑着我的时候,同样的,我也会质疑着你,所以别太过于的钻牛角尖,这样可一点都不像你。”  穆季云无法给她那样的一个承诺,也给不起,比起语言之上的华丽词藻,他更愿意展现给她一个无比真实着的自己,所以对于一些还没有去实现的事情,他选择了保留观点。  “我是不是越来越不像自己了,变得很不可理喻,就是那一种会让人很生烦的女人。”欧阳瑞西的语气有些落寞,估计每个生病的人都会这样,特别的容易伤感,也很是喜欢胡思乱想,而欧阳瑞西就是其中之一。  “原来你自己也感觉出来了,但不是会让人感觉到厌烦,而是为之心疼。”伸手把她的秀发自脸庞上撩开,一丝自嘲自嘴角勾起,想来自己什么时候如此小心翼翼的去在意一个女人的心情了,也就只有她才能挑起自己的满腹自责,感到她的不够自信都是自己所造成的。  “穆季云,突然发现,其实你很会安慰人,这一点我以前怎么就没有发觉呢?”欧阳瑞西调侃着他,因为她的悲观情绪也只不过是一时的而已,是否越是在意一个人,就越是害怕失去,越是深入的了解,就越是难以自持,而穆季云就是她心底的那一道道风景线,不管怎么的看,永远都是那么的变幻万千,让她无从捕捉,更无法看透。  “你没有发现的优点还多着呢?也不看看我是谁,会是一般的平庸之辈可以相比拟的吗?”穆季云轻舒了一口气,只要这小女人不再钻牛角尖,那么也就表示她已经释然了,所以说这就是她的理性一面,并不会在一个问题之上牵扯太久,就算是伤感,那也是一时之间的事情而已。  “得瑟吧!我就没有看出来你哪里不是平庸之辈了。”欧阳瑞西翻了翻白眼,表现出一副恨是受不了他的表情,可内心深处却是感动着的,因为他刚才并没有欺骗自己,而是给出了很中肯的一个答案。  “不是吧!看来还是得叫书寒进来看看才行,这么明显的表象你都没有看见,那就只能说明了一个问题,你不但是伤到了皮肉,也伤到了感官,必须得要好好的排查一下。”  穆季云不是一个圣人,更不是一个窝囊的男人,所以他的很多思维跟做法都是相对紧密着的,知道采用怎样的一种劝说更能让人接受,也懂得怎样的一种氛围更能让人放松心情,更能随着自己的意境而变得畅然起来。  “你就继续的贫吧!林飘然她们呢?怎么样了。”欧阳瑞西很想知道,自尊心那样高傲的女人,在跟自己一样毁了容貌之后,会是怎样的一番歇斯底里。  “她们的事情与我何干,我操心你一个都快要忙不过来了。”这还真的是穆公子的实话,在欧阳瑞西昏迷着的这两天里,他拒绝一切来自于外界的消息,把整副的心思都给放到了她的身上,尤其是在看了小轩轩背包里面的那一本发黄的相册之后,他就更加的无暇顾及到别的事情了。  “穆季云,在你看来,我是那么一个招人恨的女人吗?”一想到林飘然她们对自己所做出来的事情,欧阳瑞西就不由得轻叹了口气,按说自己很少去得罪人,更是不喜欢与人结怨,可怎么的就偏偏的拉来了一大片的仇恨呢?  “不是你招人恨,而是因为你所爱上的男大太过于的优秀,所以说你也只不过是遭受到了我的牵连而已。”这样的穆季云是绝对自傲着的,但他也并没有觉得这是一件很值得荣耀的事情,至少在牵连到了欧阳瑞西受伤的这一环节之上,那就是一大弊端。  “你不夸自己会死啊!”如果可以,真的很想一脚给他踹过去,看他还怎么的在那自恋,但不得不承认的一点便是,那个林飘然确实是因为他的原因才如此对自己的,看来男人太过于的优秀也不是一件好事情啊!不但招来了很多的蜜蜂,也同时的引起了很多苍蝇的关注。  “小茉儿,你一如既往的让我心动。”穆季云突然之间说了一句牛头不对马嘴的话,幽深的眼眸直直的凝视着她,煽情而又动容。  “你说什么……小茉儿……”欧阳瑞西的双唇颤动了下,是自己听错了吗?还是产生了幻觉,要知道自己的这一个小名,可是自母亲去世之后就再也没有人叫过了,他不应该会知道才对。  “没有,你听错了,我说的是小魔女。”穆季云急急的做着补救的措施,这么的一个小秘密,他并没有想要这时候告诉她,而是想让她慢慢的去发觉,至于会等到什么时候,他一点也不担心,因为他们之间还有着一辈子那么长的时间。  “是吗?看来是我太敏感了。”果然是自己听错了,自己也真是的,怎么就会觉得穆季云也知道自己的这一个许久不用的小名呢?  “怎么,那名字对你很重要吗?”穆季云有着一丝的期盼,是否说,那一个偶遇,在她的潜意识里还是残留着的,要不怎么可能会在多年以后对自己一见钟情呢?  “算是吧!母亲很喜欢这样的叫我,据说是因为我出生的地方刚好是一座到处都飘满了茉莉花香的城市,所以她便给我起了这么的一个爱称,小茉儿,这许久没有听到,所以才会一时之间产生了错觉,歪曲了你的意思。”  欧阳瑞西沉醉在自己的记忆当中,小的时候,只要一听到母亲那甜甜的呼唤,她就会幸福无比的扑进她的怀里,可这些事情对于自己来说,竟然是那么遥远的一件事情,再也不可能回去了。  “那我以后也这样叫你可好,小茉儿。”穆季云柔柔的看着她,想不到那么的一个粉嫩小人儿,长大之后竟然是如此一个清冷的人儿,这是他原来怎么想也想不到的一件事情,在他看来,她的笑容是那么的甜美,她的神情是那么的幸福,长大后应该是一个很开朗,很明媚的女子才对,却不曾完全的变了一种味道。  “去,你以为我还是小孩子啊!”虽然很喜欢这一个小昵称,但那也只是仅限于对自己母亲的一种怀念而已,并没有太多别的意思参杂在其中。  “妈咪,你终于醒过来了。”小轩轩迈着小小的步子,愉悦的跑了进来,本来淤青的脸早已不见了受伤的痕迹,不用猜也知道是秦书寒的功劳,这不,紧跟而后的那一个人可不就是他吗?  “嗯!小轩轩,你怎么样,身上的伤都好了吗?”欧阳瑞西急切的在他的身上扫视着,让这个小家伙受伤,可是自己最感到心痛的一件事情了。  “有我在,还有什么是好不了的呢?嫂子,谢天谢地,你总算醒了,要不我可都因为某人而崩溃掉了。”  秦书寒耷拉着肩膀,有气无力的走了进来,被这家伙奴役在这里两天两夜了,都说了嫂子根本就没有什么大事,可老大压根的就没有把自己的话给听进去,那一种紧张的状态把自己害得连觉都没有时间好好睡,就全都用来应付他的神经质了。  “书寒,辛苦你了,对不起!貌似总是麻烦你。”穆季云的那一种霸道,欧阳瑞西能想像得出来,自己上次感冒的时候他不也是这样吗?所以她表示能理解,更重要的是,被人如此的紧张着,那对她来说可是一件很甜蜜的事情,所以她不想责怪他,因为她不能那么的不识好歹,因此唯一要做的也只能替他向秦书寒道歉了。  “嫂子,还是你最好了,不像某人,就只会无尽的使唤我,这也就算了,还听不到一句好话。”秦书寒意有所指的对穆季云挑了挑眉,可手里却没有因此而闲着,开始查看起欧阳瑞西的伤口来。  “你很想听好话。”穆季云冷眉一挑,这个家伙爱无病呻吟的毛病是从哪里学来的啊!果然跟夏妖孽混得太久不是什么好事,这好的没有学到,不好的一面倒是给学去了个十成十。  “呃!不敢。”秦书寒一看见穆季云的神态就失去了底气,别人揣摩不到他的心思也就算了,如果连自己都感应不出来的话,那么就只有等着被收拾的厄运了。  “既然不敢就别这么多的牢骚,好好的做你的事情。”穆季云冷倪的一笑,这些个家伙个个都是骨子好贱,好好说话的时候个个都把自己当作病猫,偏要发起狠来才知道要收敛自己。  “嫂子,我还真的佩服你的忍耐力,全身上下都是惨不忍睹的伤,就算是一个医者,刚看到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的让我心颤了一下,而你却能坚持那么久,不得不说你的忍耐力很让人敬重。”  比起这个,秦书寒更多的是一种动容,这样的一个奇女子,是他从来就没有接触过的,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真的很难相信,会有女人做到她的这一种份上的,这得需要多大的坚韧度跟疼痛才能做到的啊!他还真的是一点也不敢想像。  “只要心中秉持着一种信念,那么就没有什么事是做不到的。”说到这里,欧阳瑞西柔柔的看了穆季云一眼,因为知道他的洁癖,所以不管有多么的疼,她都会为他而保持着自己的那一份贞洁,除非是真的到了她也无法去与之相抗衡的地步,要不自己的这一个清白的身子就绝不会因此而失去,这是她爱这个男人的一种方式,更是一种宣告跟承诺,而她赢了不是吗?  虽然说承受了常人所不能忍的那一种疼痛,可她却换来了自己美好的婚姻生活,也许会有人觉得自己很傻很傻,但是每一个人爱人的方式都不大相同,而她恰恰是坚守了自己所想要坚守着的东西。  穆季云的心一阵扯痛,为了她所说的那一种信念,为了她的那一份坚持,更为了她的那一颗深爱着自己的心,这样的一个知性的女人,这样的一个处处为别人而优先考虑的女人,又怎么不让自己为之心疼呢?  “怎么觉得这话不是说给我听的呢?”秦书寒皱了皱眉,自己这是再一次的当了电灯泡了吗?看他们两人之间所流动着的那一种浓情蜜意,是压根的就把自己给排除了在这周围之外的一种意境啊!  “唉!秦叔叔,知道就好了,为什么还要说出来呢?害我觉得自己也是多余的了。”小轩轩拍了拍秦书寒的腿,唉声的摇头叹气了起来,一副深受打击的表情,煞是可爱逗人。  “是吧!你也是这么认为的,那是不是说我们压根的就不该出现啊!”秦书寒一边应和着小轩轩的话,一边若有所思的歪头冥思,倒是跟小家伙配合得很有默契。  “貌似如此,要不我们出去,就当是从来没有来过一样。”小轩轩狡黠的紧盯着自家妈咪那迅速蹿红的脸,一丝笑意也自他的唇角微微的轻弯起了一个美丽的弧度。  “你们这么大的动静,想让人无视掉还真的是很困难。”穆季云怒视了秦书寒一眼,既然知道自己是一个电灯泡,就不会好好的充当着自己的角色啊!咋呼得就怕别人不知道他的存在般扰人。  “嘻嘻!爹地,我们那是羡慕啊!”小轩轩狗腿的扑进了穆季云的怀里,对着秦书寒眨了一下眼珠子,“是不是啊!秦叔叔。”  “对、对、我们这是艳羡啊!话说你们这么明目张胆的秀恩爱,让我们这些没有女朋友的情何以堪啊!”爱耍宝一般都是夏雨晨的专利,但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起,这样的一种法宝也让秦书寒给活用上了。  “停,秦叔叔,别把我给算进去,要知道人家还是一个小孩子,可不懂男女之间的情情爱爱。”小轩轩举手喊停,要知道他可还没有忘记自己的电脑是因为什么而被锁起来的,所以他拒绝参与到这么敏感的一个话题中去。  “去,小鬼,你这是挖了个坑让我傻傻的往下跳呢?”秦书寒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竟然着了小轩轩这个鬼精灵的当,但愿老大不会因此而发火啊!要知道自己的实验资金可是还被他给压制在手中,可不能因小而失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