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466.第466章走一步算一步

466.第466章走一步算一步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59更新时间:2016-01-06 10:38:51
   “秦叔叔,我哪有,不是你自己挖的吗?我只是在后面推了一把而已。”小轩轩笑得一脸的贼相,趴在穆季云的肩上挑衅的对秦书寒做着鬼脸。  “是啊!你那一把推得可真是时候啊!”秦书寒在检查到欧阳瑞西的脸时,眉头越发的紧皱了起来,看来要想让她恢复原样,自己势必是要辛苦一段时间了。  “怎么样,情况不乐观吗?”穆季云可是一直都有在注意着他的动作,所以才会把他那细微的表情给收纳眼中。  “还好,就是会比较的费时而已。”秦书寒直起了腰身,这样的伤势,对别的医生来说,那是肯定要整容才能抹去痕迹的了,但是并不包括他在内,要不这些年来所做的实验不就都白做了吗?  “只要有希望就行,时间不是问题。”穆季云的紧张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欧阳瑞西,因为她的在乎,所以他不得不跟着一起在乎。  “你们这是在说什么呢?”欧阳瑞西疑惑的在这两人身上游移着自己的目光,很想知道他们究竟在打什么哑谜。  “在说你身上的伤啊!还能说什么。”穆季云不想让她忧心,所以压根的就不想让她知道自己跟秦书寒所指的是她脸上的伤口,而是给了她一个比较笼统的答案。  “嫂子,没事,只要有我在,就没有好不了的伤,所以别太担心,保证还你一副如花的容颜。”秦书寒在这一方面是倨傲着的,但是他也有那一个实力去允诺,所以把话给说得很张扬。  “别介意我,尽力而为就可。”欧阳瑞西淡雅的说道,本想给秦书寒一个微笑的,可是有了刚才的经历之后,她不敢再扯动了脸上的伤口。  “这可不行,如果说连你的这伤我都无法治好的话,那么也就不配天才医生的这一个称呼了。”秦书寒在这一方面是执着的,可这要是换成了其他女人的话,他才不会给对方这么大的一个面子呢?也就是欧阳瑞西才能让他不惜以自己的执医资格来允下了承诺。  “你小子就这一句话是比较中听的,好了,给你放行,今天可以回家去了,但是要记得过来换药。”穆季云说得一副的理所当然,就好像是给了秦书寒多大的恩赐般。  “那我是不是该谢主隆恩啊!”秦书寒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想自己可是多少人都求之不来的医学权威,可他倒好,整天让自己来包扎一些小伤口,难道说就不觉得有点大材小用了吗?  “滚吧!免得我一会儿反悔。”穆季云又哪里会听不出这小子话里的奚落成份呢?只是他潜意识的忽略掉了而已,要不这一番计较下来可就又没完没了的了。  “嫂子,伤口先不要到水,这对它的愈合不利,至于饮食注意方面,我一会儿下去亲自交代吴妈就可以了,所以你好好养伤,我就先告辞了。”秦书寒傻了才会继续的留在这里呢?所以急急的说完之后,便一刻不作停留的转身离开了,那迅速的举动就好像后面会有什么凶禽猛兽在追赶着他般。  “他,这是怎么了。”欧阳瑞西疑惑的看着秦书寒的背影,话说自己有那么的恐怖吗?以至于让他走得如此的匆忙。  “别搭理他,天才都这样,性格怪癖。”穆季云妖娆一笑,他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秦书寒所担心的到底是什么事情呢?只是他故作不予以理会而已。  “爹地,你说这一句话可是要负责任的啊!可别一竿子打翻了一船人,把我也给损了进去。”小轩轩嘟了嘟嘴,他也是一个天才式的儿童好不好,可不能被自家爹地如此的毁掉了他的大好形象。  “哦!听你这么的一说,自认自己也是个天才吗?”穆季云来了兴趣,好笑的看着这小家伙那很不情愿的一张小脸,柔和的神情加上夺目的芳华,让这个男人全身都沐浴在了妖冶的魅惑之中,勾人心魄。  “难道我不是吗?还是说你觉得自己的基因不够优秀。”小轩轩挑衅的抬眼看着穆公子,满是促狭的意味。  “好吧!你赢了。”穆季云摸了摸鼻子,他总不能自动的承认自己基因不良吧!所以这一回合,他可算是完美的落败了。  “真受不了你们两个。”欧阳瑞西嘴里虽然是如此的说着,但心里却是甜蜜着的,用无比柔情的眼神看着这两个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一种感恩之情自她的心间缓缓的升起,经历过了这许多的磨难,她坚信他们以后的生活肯定会更加的美好。  而相对于林飘然而言,却是犹如地狱般的凄惨,不但失去了做母亲的资格,更是让原本美貌无比的容颜毁于一旦,凄然的冷笑了下,把目光毫无焦距的投放到窗外的蓝天白云之上,她的心说不出的苦涩无边。  “表姐,你还好吧!”雪珂款款而来,飘逸的纱裙衬托得她更加的出尘,失去了作为巨星的那一身光坏之后,她显得更加的淡雅了。  “你来了。”幽幽的收回了自己的视线,抬眼在雪珂那靓丽的容颜之上扫了一眼便急急的移开了视线,同时一层薄薄的水雾也瞬间的在眼底氤氲而起。  “嗯!外面的警察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是等你伤好了就要抓去警局吗?”雪珂后怕的颤抖了下,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当天有事的话,是不是也会参与到了这一次的绑架案中去了呢?  “可能是吧!每个人不都是要为了自己的行为而付出代价的吗?”只不过自己的这个代价有些的大了而已,走到了这一刻,她能怪谁呢?怪就怪自己爱错了人,走错了路。  “你不会真的要去坐牢吧!”雪珂比较担心的是这个,如若真的这样,那么自己表姐的这一生也算是彻底的给毁了。  “那你以为呢?觉得他们这是闲的,没事守在我的病房外消遣时间不成。”经过了这一场灾难,林飘然反而平静了许多,也看淡了很多,人总是这样,在没有接受到教训之前,以为所有的人和物都可以任由自己所支配,直到历经了失败之后才暮然的发现,自己竟然是如此的渺小。  “那以后怎么办。”雪珂在一旁轻柔的落座,有了林飘然的这一次鲜活的教训,就算她的心底有着再多的波动,这会儿也不敢有半丝的想法。  “走一步算一步吧!但我的事情可千万别告诉我爸妈,我担心他们会承受不起这个打击。”现在才想起家人,是不是为时已晚了呢?但是有所悔悟倒是难得可贵的一件事情,最怕的是她继续的钻牛角尖下去,如此一来,她的这辈子就真的是完了。  “可是这样瞒不了太久,你自己呢?有没有受到打击。”雪珂轻蹙了下眉头,在想自己是不是问了一个很愚蠢的问题,一个女人,不但被毁了容,还失去了终身成为母亲的资格,如果说这样都还没有被打击到的话,那么估计就没有什么事情还能让她所在意的了。  “上天所赐予我的又何止是打击这么的简单。”落落寡欢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皮,这里曾经住着一个小生命,可是却被自己的无知跟嫉妒之心给毁去了,他是何其的无辜,又是何其的幸运,无辜的是白白的失去了活下去的机会,幸运的是终究没有摊上了自己这样的一个母亲。  “表姐,你别太悲观,现在的整容术那么高端,肯定会让你恢复容貌的,至于孩子,我们还可以领养啊!所以真的没有什么了不起的。”雪珂试图的把她从悲伤中剥离出来,可是在说着这一番话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的叹息了下,毕竟什么东西不都是原装的好呢?  “算了,我也看开了,就这样吧!”真的是不介意了吗?林飘然闭了闭眼,这一点她真的是不敢确定,就怕自己此刻的淡泊会在看到了穆季云之时随之的瓦解,所以现在的她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去说自己是真的对那一个男人释怀了,但不爱就是不爱,无论她替自己找了多少的借口,这么的一个人中龙凤都不可能会是她可以驾驭得了的。  雪珂懦动了下双唇,好看的眉宇轻颤了下,人只要走错了一步,那么接下来也就会步步错,幸好的是自己悬崖勒马了,要不应该也会落到今天这样的下场吧!而那样的结果并不是她所想要的,所以面对着将来,在某些事情之上,她也只能选择放弃了,譬喻对穆季云的那一种深深的暗恋。  比起林飘然的惨境,欧阳依依可是要来得庆幸多了,毕竟头发可以再长,至于失去了的清白,那对她来说也不算得上是清白了吧!所以也就没有什么好悲伤的,反正她原本就是一个放纵的女人不是吗?  只是比起这个,她更加在意着的是被欧阳家赶出去的这一个事实,所以说从现在开始,她不再是什么豪门千金,也不再是什么名媛淑女,就跟一般的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群没有丝毫的差别。  “依依,你怎么就那么的傻呢?你爸本来就苦于找不到机会把我们给扫地出门,你可倒好,义无反顾的往枪口上去撞,明知道他现在最在意着欧阳瑞西那个贱丫头,还偏的要去招惹她,这不是摆明的在找罪受吗?”  莫雅萍自己本来就处于一种被动的状态,因为欧阳依依的这一层缘故,她可是更加的水深火热了,再加上杜春风已经出现了的事情,一时之间可是让她差点分身暇顾。  “你着急什么,被赶的那一个人是我,而不是你。”一想到欧阳连城在知道整件事情之后对自己的态度,欧阳依依便一阵心寒,怎么也不会想到原本对自己宠爱有加的爸爸会突然之间跟自己反脸,不顾自己刚刚被残虐过的身心,收回了欧阳外贸的所有行使权,这也就算了,还毫不留情的给赶出了欧阳家。  凄苦的一笑,自己终归不是他的亲生女儿,所以才会在这一场亲情拉力赛中输得如此的彻底,也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外人始终都是外人,就算你曾经再怎么的得宠,在遇到血缘亲情的时候依旧会输得一败涂地。  “难道你不知道我自己也已经岌岌可危了吗?”莫雅萍环顾了病房四周一眼,自己这才刚从警局出来不久,想不到这么快的又跟警察打上了交道,说实话,还真的是让她很心慌,所以每次看见站在外面的警察之时,她都忍不住的全身僵硬起来。  “慌什么,你不是还有一个儿子可以依靠吗?而我却什么都没有。”想起欧阳辰海对自己流露出来的那一种冷漠,她的心越发的凄凉了,一时之间,感觉到自己就像个孤儿般,完全的没有亲人可言。  “呵呵!儿子,你觉得那还是我的儿子吗?”不提儿子还好,一提起就都是血泪,想想她莫雅萍做人还真失败,竟然连亲生儿子都视自己如害群之马。  “那个是你自己的事情,与我无关,如果不是你当初妄想了别人的一切,我也不至于会落到今天的地步,再说了,若不是为了救你出来,我至于去威胁那个贱丫头吗?”  看来欧阳依依的遭遇还不够悲惨到让她清醒的地步,所以才会到了如今还把自己的过错给怪责到别人的身上,明明就是在奢想着根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可自她嘴里说出来之后,又变了另一番的味道,搞得别人有多对不起她似的,这样的人往往很容易吃亏,因为太过于的自私自利,从而收获不到丝毫的成果。  而这一切,莫雅萍根本就无从解辩,因为这所有的祸端确实都是因为她最初的贪念所引起的,所以对于欧阳依依的控诉,她也就只要默默承受的份,找不出半字来为自己开脱。  夜幕低垂,凉风习习,莫雅萍刚一走出医院的大门,就被杜春风给挡住了去路,脸上挂着阴险的奸笑,意有深味的打量着莫雅萍。  “怎么是你。”莫雅萍做梦也不会想到这么快便被杜春风给遇上,所以在惊慌的扫视了一下周围之后,拖着他的手便上了自己的车。  “怎么不可能是我,难道说表姐看到我就这么的意外吗?”杜春风吊儿郎当的努了努嘴,伸手便打开了车上的音响设备。  “不是说这辈子都不会回来的吗?这可是我们当初定好的协议。”莫雅萍恼火的关掉了音乐,狠狠的瞪着他,如果不是因为他的不守信用,自己也不至于会沦落到今天这样四面楚歌的地步。  “我的账户突然被全部冻结了,不回来难道在那乞讨,然后让你在这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杜春风撇了撇嘴,话说他有那么笨吗?  “你可以先给我打电话啊!还怕我会不给你打钱吗?”莫雅萍咬牙切齿的怒吼着,当初明明说得好好的,无论发生什么情况,也不要擅自的回来,可他倒好,偷跑回来也就算了,还该死的被穆季云的人给逮了个正着,这一连串的事情下来,怎么不让她凌乱呢?  “我倒是想打,可问题是我也得打得通才行啊!难道你不知道这些都是有人在暗中所操纵着的吗?既然对方想要我出现,那么就一定会用尽了方法让我就范。”经过了这一段时间的关禁,杜春风可是把前后的事情都给理了个顺,如果他猜得没有错的话,就连现在都还有人在暗中的监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你是说穆季云。”虽然知道是他,但还是潜意识的不愿意相信,毕竟就算他的权力再大,也不可能连国外的银行也买他的帐吧!  “除了他,你觉得还有谁会对这件事情感兴趣的,欧阳连城,可能吗?如果要真的是他的话,早在二十多年前就查了,又怎么可能会拖到今天呢?这样的事情可是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能臆想得出来。”  也就是通过这几日的游荡,他才了解到穆总裁的老婆就是程初雪的亲生女儿——欧阳瑞西,也终于弄明白了为什么自己跟这人无冤无仇的还会突然的找上自己了。  “那现在怎么办,总不能坐等着被抓吧!”莫雅萍毕竟是一个女人,就算她再怎么的深谋远虑,在遇到大事的时候,也难免不了会感到害怕,谁让穆季云的能力是众人都有目共睹着的呢?  “怕什么,你不都被抓过了吗?结果怎么样,还不是得乖乖的放出来,二十多年的案子了,你还真的以为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包青天这么的一号人物啊!”  杜春风不以为然的冷嗤了一声,还真的是以为他什么都没有探听清楚吗?这么的一点小事,可难不到他,虽然说这都离开了二十多年了,但是想要探听消息还是可以打听得出来的。  “你可别小看了现在的高科技,也别小看了穆季云的能力,只要他想,就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事情,看看你自己的遭遇不就知道了吗?连国外的账户他都能动用到关系来冻结,可见这个男人的实力有多么的雄厚,绝不是我们可以小看去的人物。”莫雅萍这并不是在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而是切身的体会到了权力跟金钱在现今社会中的那一种可造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