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468.第468章她本来就是我姐

468.第468章她本来就是我姐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60更新时间:2016-01-06 10:38:53
   “好,我以后再也不会对你客气,所以做好包容我一切缺点的准备吧!我会烦到你对我生厌为止的。”欧阳辰海把头深埋在她的脖颈间,以此来掩饰自己因为感动而有些微红的眼眶。  “这个可能性永远都不会出现的,因为你一直来就不舍得让我难过,又怎会令我厌烦呢?”伸手轻拍着他的背,欧阳瑞西的眼里也有些微红,真的,她可以失去整个欧阳家,但唯一不想失去的也就只要他而已,这是自己紧抓在手里的最后一脉血亲。  “小子,你可知道这样会让我吃醋。”穆季云是眼里有着柔柔的笑意,可语气却充斥着几分的兴味在其中。  “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怎么,你妒忌啊!有本事过来咬我啊!”欧阳辰海并没有自欧阳瑞西的身上移开,反而是挑衅的紧贴着她的脸,玩味的看着穆季云。  “哼!看在你最近缺爱的份上,我老婆就借你抱两分钟吧!”穆季云今天一身的休闲装,衣领稍微的有些低,露出了里面白皙的厚实肌肉,让他看起来有那么的几分野性,又张狂着那么几分的妖魅色彩。  “什么借,她本来就是我姐,话说是你要看我脸色行事才对吧!”欧阳辰海不为所动的跟欧阳瑞西亲昵着,再一次的跟穆公子给杠上了,看来这就是两人之间的那一种奇特的相处方式吧!因为隔着一个欧阳瑞西的缘故,所以永远也不可能会有心平气和相处的一天,就像冷傲风跟顾阡陌一样,一个是恋妹情结,一个是恋姐情结。  “别忘了,你姐现在可是我的妻子,是将要陪着我一起走过剩余人生的伴侣,而你,将会属于另外的一个女人,你说,在这一方面,谁的胜算会比较的大呢?”  穆季云丝毫也不着他的道,依然是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只是他的眼里多了那么的一抹意气风发的神色,薄唇轻启之间便把欧阳辰海原本的得意给粉碎得荡然无存。  “那又怎样,弟弟可是唯一的,老公嘛随时都可以换新的。”欧阳辰海的黯然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而已,很快的便反击了回去,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要看到穆公子吃瘪,他就异常的高兴。  “欧阳辰海,你这是在故意的惹怒我吗?”深邃的眼眸微微的眯起,危险的斜睨着他,别的他都可以置之不理,但是不能拿他的老婆来开玩笑。  “在你看来呢?”欧阳辰海也一脸的肃杀,欧阳瑞西在他的心里,可是仅存着唯一的一个亲人,别的对他来说都只不过是路人甲而已,所以才会在她的事情之上如此的在意,出发点也同样是为了她好,只不过是立场不同而已。  “好了,你们两个有仇啊!怎么每次见面都能掐起架来,可有想过我的感受啊!”欧阳瑞西很无语的翻了下白眼,按说这两人都老大不小的了,为何偏要整得跟个小孩子似幼稚呢?害得自己的这一声大喝又把脸上的伤口给扯痛了。  “瑞西姐,这可不关我的事,你也看见了,是他一进来就开始挑事的。”欧阳辰海看着穆公子促狭的一笑,眼里流露出得意的神采,大有一种恶人先告状的唬头。  “如果不是你趁机揩油,我才懒得搭理你,话说你是不是该回去了。”穆季云就是如此的一个人,一旦爱上了某个女人,那么便是至尊的独宠,别的男人更是难以染指半分,就算那一个人是欧阳辰海,也不能让他为之而妥协分毫,所以语气之间便呈现出了几分的不客气。  “谁说我该回去了,我这才刚来没多久好不,再说了,我们姐弟俩都还没有说完悄悄话呢?瑞西姐,你说是吧!”欧阳辰海很聪明,懂得把欧阳瑞西给拉下水来替自己挡着,如此一来,就算穆季云有多么的恼羞成怒,也不能拿自己怎么办。  “呃……我能不能不发表任何的意见。”欧阳瑞西抬眼看了看穆季云,在接触到他那一脸的邪恶笑容之时,她不自觉的缩了下脖子,话说这都关自己什么事啊!为什么一下之间都把矛头给指向了自己呢?  “可以。”穆季云得意的一笑,他要的就是这样的一种效果,所以神色之间全是愉悦的光芒,看来这个小女人倒是学会了察言观色,自己的一个略有深意的笑容都能让她感知到了未知的后果。  “果然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看来古训还真的是有着它的一定理论跟实践性在其中的,所以我才会输在了这胳膊肘往外拐的哲言之上。”欧阳辰海一脸的落落寡欢,好像真如他话里所说的那样,被伤害得有多么的悲惨似的。  “去,少在那里博取同情,也别跟老子在那咬文嚼字的,我可对什么古训的没有任何的研究,更不想去见识你那所谓的渊博文化知识。”  对于欧阳辰海的卖相,穆季云可是批判得毫不留情,这才是那个妖娆万千的穆公子,只有他挤兑别人的份,而旁人要想在他的身上讨到什么便宜,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视线来回的在两人身上不停的游移着,欧阳瑞西是彻底的风中凌乱了,这怎么说着之间又给绕回到起点了呢?看来革命要想成功,自己仍需继续的努力啊!  莫雅萍一回到家就急急忙忙的往楼上跑去,对于欧阳辰海,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去跟他解说一下,只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迎接着她的竟然是满室的冷清而已。  慢慢的踱步到他的床边坐下,其实她已经很久没有进过这一间房子了,至于原因她还真的是不好意思说出来,无非就是被欧阳辰海给下了禁足通牒,不喜欢别人随意的进出他的房间,凄苦的一笑,原来在自己儿子的眼里,她也就只能算得上是别人而已。  抬眼往他的床头柜上一看,本来悲凉的表情马上渲染上了狂怒的气息,愤然的起身,把他上面的那一个相框给恼怒的甩到了地上,对着里面的那一个清冷的容颜狠狠的踩踏着,气急的宣泄着自己的怒气。  为什么,为什么他的眼里就只看见了那个贱丫头,而把自己这个母亲给当成了洪水猛兽的在防范着,凭什么自己的家里要存着她的相片,凭什么自己的儿子要把她给当成圣女一般的在供奉着,这一点是她怎么都不可以接受的。  “能不能告诉我你现在是在干什么,还有,谁允许你进来的。”欧阳辰海冷冷的斜睨着莫雅萍,眼里除了怒气之外不见一丝的温润,直直的紧盯着被她所踩坏了的相框,浑身都散发出了冷然的气息。  “辰海,你……回来了。”莫雅萍伸手撸了一下因为愤怒而有些凌乱的头发,微带震愕的看着突然回来的儿子,除了慌乱的同时还多了一丝的不甘。  “我现在问你究竟是在干什么。”欧阳辰海紧蹙着眉,声线凛然而又淡漠,这样的一种冷冽,是莫雅萍从来就不曾见到过的,所以不自觉间便打了个冷颤。  “我……”莫雅萍这才后知后觉的移开了自己的脚,满脸尴尬不知如何回答是好,这被人当场抓包的事情还真的不是一种很愉悦的心情。  “说实话,对你的表现,我可是越来越失望了,一张相片而已,你用得着如此的愤怒吗?”欧阳辰海一步步的走近,弯腰把地上的相片给捡了起来,却不曾想被碎开的玻璃给轻割了一下,但就算这样他还是不动声色的抽出了一旁的纸巾,宝贝的擦拭着上面的灰尘,眉宇冷凝的蹙起,一点也不顾忌莫雅萍的心底会产生什么样的想法。  “你也说那只是一张相片,那又有什么好介意的呢?难道说在你的眼里,我还不如一张相片来得重要吗?”  莫雅萍的视线恶狠狠的停留在他手里的那一张相片之上,直到这时,她才清楚的认识到了一件事情,自己不但在欧阳连城的面前输给了程初雪,在自己的儿子面前照样的也输给了那个女人的女儿,这样的一种认知,是她怎么也不想去接受的一个事实。  “如果说你非要让自己难堪的话,那么我也没有丝毫的办法,因为对我而言,这一张相片确实要给你来得重要。”欧阳辰海冷嗤了一下,不是他枉作了别人的子女,而是这个母亲的所作所为彻底的让自己感到心寒了,所以在面对着她的时候,对不起,他真的很难拾起那一份所谓的亲情来。  “欧阳辰海,为什么,我可是你妈。”莫雅萍如果说这辈子有什么是能让她感觉到失败的话,也无非是在面对着欧阳辰海的这件事情之上了。  “你自己做过些什么,难道说还要我亲自的说出来吗?如此一来,你觉得自己的这一个妈还能当得那么的理所当然吗?”  欧阳辰海的嗓音略微的有点高,估计是因为激动的缘故,无奈的轻阖了一下眼眸,他的心在一寸寸的撕裂开来,如果可以,他也想做一个孝顺的儿子,如果可以,他也想像别的母子那样亲密无间,可是已定的现实迫使得他不得不低下了自己那骄傲的头颅。  “你都知道了,所以才会这样的嫌弃我是吗?觉得我不配是吗?可我当初若是不如此做的话,你觉得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你的存在吗?”  莫雅萍脚步踉跄了下,脸色苍白的凝视着欧阳辰海,一丝哀怨也自她的神色之间缓缓的流淌开来。  “比起这个,我更宁愿自己从来就没有存活在这个世界上,一想到自己是踏着别人的鲜血而出生的,我的心就会莫名的一阵恶寒,这样的感受你有替我真正的考虑过吗?”小心的把相片给放进抽屉中,他的眼里有着一抹的不舍,但更多的是愧疚感。  “如果我说那一切都只不过是个意外而已,你还会如此的怨恨我吗?”莫雅萍颤抖着双唇,滑落在了床边,一脸期待的抬眼昂视着自己面前那年轻而又充满了朝气的俊彦。  “有那么巧合的意外吗?你所谓的意外就是在别人的车子之上动手脚吗?”欧阳辰海浑身都是淡漠的气息,阴鸷的视线在她的身上游走了一圈,最终转移到了窗外,如果说莫雅萍只是让欧阳瑞西失去了母亲的话,那么在今天看见了她那满身的伤痕之后,欧阳依依那就是差点剥脱了她的生命,而偏偏这两个人,都跟自己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这一点,无论他再怎么的否认,也是无法更改的一个事实。  “我们是在她的车子之上动了手脚不假,但如果不是她自己情绪失控,操作不当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事情根本就不可能会发生。”莫雅萍歇斯底里的尖叫着,程初雪,为什么你那么的阴魂不散,就连死了也还能影响到我的幸福,看来我当初除去你可是真的太对了。  “哈哈!真的是太好笑了,活了那么大,我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些年可都是白活了,没想到竟然还有人可以把罪责给推得如此的一干二净。”  欧阳辰海的眼里氤氲着水雾,那是一种悲伤到了极致的释放,也是一种深深的无奈,因为他可以肆意的去选择自己的人生,却无法选择自己的父母。  “欧阳辰海,就算我再如何的不堪,也依然是你的母亲,这一点是不容置疑的,所以就算你再怎么的排斥这样的一个事实,也毫无用处。”莫雅萍不再小心翼翼的顾及到欧阳辰海的感受,也不再掩饰自己内心的那一种真实的想法,再一次的把残酷给摆在了他的眼前,令他根本就无从逃避。  “是的,关于这一点,我无法逃避,也无从抗拒,但我可以选择远离,所以请你出去,我要休息了。”欧阳辰海背对着她,淡漠的字语缓缓而出,给人的感觉是那么的陌生与疏离。  莫雅萍看了一眼他的背影,就算再怎么的不舍,在他这样的一种寒气紧迫之下,也不得不转身的走了出去,只是在离去之前,一抹狠意直直的扫射在地上那碎裂了的相框之上。  欧阳辰海深深的叹了口气,在思索着是否到了自己要离开的时候,与其留在这里每天都面对着让自己心情大坏的人和事,不如再一次的起航,去做自己所喜欢的事情,毕竟自己回来的时间也很久了,公司那边他也不可能永远的置之不理。  说真的,他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遇到了问题不是迎面而上,而是选择了逃避,可就算他再怎么的做到不屑一顾,也无法抹掉莫雅萍作为自己母亲的这一个事实,所以在这两难的一种抉择之下,唯有离开才是最好的解决方法,如此一来,瑞西姐也就不用顾及到自己的想法,而母亲也无法再把自己给拉出来作为挡箭牌了。  日子在悄然中流逝,深秋的气温算不上酷热,反倒是早晚还有些凉凉的,随着欧阳辰海的离开,很多的事情都有了新的变化,先是枭雄独自一人扛下了所有的罪名,再到欧阳瑞西的伤口痊愈,这其中都有着不言而喻的联系。  “嫂子,恭喜你,脸上的伤恢复得很完美,没有留下一丝的印痕。”这是秦书寒最后一次帮她上药,他真的做到了,把她的容貌给恢复回了原样,如此一来,也不枉费他这段时间以来的不辞辛苦了。  “书寒,谢谢你这段时间以来的照顾,要不我也不可能会恢复得这么好。”欧阳瑞西浅浅的笑着,其实她并不是很介意自己的容貌,她所在意的也只不过是穆季云的想法而已。  “客气了,这可都是我应该做的,所以你别跟我太见外,倒是显得我们之间有多么的疏远似的。”秦书寒把药品全部一一的收好,整个过程很是小心翼翼,因为这些东西的价值可都不便宜,幸好的是自己的身后还有着一个强大的冤大头,要不非得让自己因此而变穷了不可。  “你本来就是一个外人,别把自己说得跟我们有多亲密似的。”穆季云绝对是属于那一种拉仇恨的,所以才会如此的容易得罪人。这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让人把他给恨得牙痒痒的,却又顾忌着他的身份而不敢有所行动,说的就是秦书寒在面对着他时的那一种无可奈何了。  “既然不亲密,下次有个什么事的可千万别再找我,反正我跟你不熟。”秦书寒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对于他此刻的那一种悠然自得可是恼恨得紧。  “放心吧!一般都是你求我的机会比较多。”穆季云嘴里虽是如此的说着,但是在心里却很感激他对欧阳瑞西所做的一切,但兄弟之间从来就不言谢,有的也是一贯以来的那一种互相打击和互相损人的行径而已。  “我说老大,你偶尔的让我得瑟一次会死啊!”秦书寒就不明白了,为什么自己每次都会处于劣势之下,追根究底,都是因为钱所惹的祸,谁叫自己的实验需要用到他的扶持呢?所以不得不乖乖的在他的面前服软。  “会死,因为我的字典里永远就没有输这一个字。”穆季云眸光一闪,略带狡黠的深看了他一眼,最终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一脸的冷峻气息。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