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469.第469章我们是一家人

469.第469章我们是一家人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50更新时间:2016-01-06 10:38:53
   “得,我就不该对你有所期望,嫂子,今天我就先回去了,下午还有个手术需要准备一下。”对于穆季云的欺压,秦书寒觉得自己已经是习以为常,早就练就了一身刀剑不入的皮囊了,所以丝毫也不受他的毒舌所影响,利落的把医药箱给提了起来。  “现在就走吗?这马上就是午饭的时间了,还是先用完餐再回去吧!”相对于穆季云的那一种理所当然,欧阳瑞西倒是显得有那么的一点不好意思,毕竟是麻烦了人家那么久,说没有感激那是不可能的。  “算了,我还是回去再吃吧!免得在面对着某人的时候会影响到我的食欲,这要是牵及到下午的手术发挥可就不太好了。”  秦书寒意有所指的看了穆季云一眼,其实自己要走,根本就无关于穆季云的意思,而之所以这么说,也只不过是在博取欧阳瑞西对自己的同情而已。  “很好,本公子都还没有嫌弃你,可你倒好,反而是先嫌弃起我来了,看来这段时间下来,你的胆子可是养肥了不少嘛!”  穆季云咬着牙关,一字一顿的斜睨着秦书寒,别看他现在是一脸的平静,可是深谙他习性的人都知道,现在再不快点逃的话,那么后果肯定会很凄惨,所以秦书寒还未等到他的话音落下,就急切的快步走了出去,一边走一边抛下了话“嫂子,再见,有空我请你吃饭。”  “这小子,跑的倒是挺快。”穆季云抽动了下嘴角,看来他倒是有那么的几分自知之明,要不也不可能会犹如后面有什么洪水猛兽在追赶着他似的,其实在秦书寒看来,穆公子可是要给什么样的洪水猛兽都要来得恐怖,所以他不跑那就是怪事了。  “你都那样说了,人家还能不跑吗?难道要留下来遭受你的荼毒啊!”欧阳瑞西没好气的揶揄着他,就是不明白他们之间的情谊是怎么建立起来的,这互损的劲头可一个个都不是简单的主。  “听夫人的意思,你那是在替他打抱不平吗?”穆季云紧挨着欧阳瑞西而坐,伸出手来饶有兴致的撩起了她的一缕发丝,邪气的要挟道。  “如果我说是呢?你要怎么的对付我。”欧阳瑞西凝着一张小脸,丝毫不介意他施加给自己的那一种压迫感,拿起茶几上的水杯优雅的轻抿了一口。  “那夫人想要我怎么的惩罚于你呢?”穆季云的笑容愈加的促狭了,玩弄着头发的手也转移了阵地,轻抚上她那原本受伤的面颊之上,温柔的触摸着,虽然说在秦书寒的医治下,早已看不出那一道深深的伤口,但那样的一个画面却永远的刻在了自己的心底,无时不在的鞭策着他。  “跟我对练一场怎么样。”欧阳瑞西的眼里跳动着兴奋的火花,可能是因为休息得有点久了的缘故,所以感觉到全身心都快要发霉了,觉得有必要好好的锻炼一下才行。  “不要,我又不是傻子,你可是对我一点也不手软。”穆季云手里的动作停滞了一下,最终收回了手,他之所以不肯陪她练,并不是因为真的害怕被她揍,而是他还在担心她刚复原的身体,所以才会毫不犹豫的拒绝掉的。  “算了,我明天去军区找鹰眼他们比试也一样。”欧阳瑞西倒也不强求他,把自己舒服的依偎在他的怀中,享受着这即将要远离自己的休闲时光。  “什么,你明天就要去上班了吗?”穆季云错愕了一下,完全的没有想到她会突然的提起要回去上班的事情,所以才会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  “是啊!我这身体都康复了,也该回去上班了。”欧阳瑞西轻蹙了一下眉,因为自己受伤的原因,已经积压下了不少的工作量,如果再不快点回归工作岗位,这个雪球就会越滚越大,如此一来,对自己来说未必算是一件好事情。  “可是,你的身体都还没有彻底的康复。”穆季云担忧的看着她,开始有点后悔自己没有第一时间的答应她的要求,如果是那样的话,她是否也就不会那么急着去上班了呢?  “没事,也就只是去处理些文件而已,最近没有什么特别的任务要出,所以你不用太紧张。”一说到这个,欧阳瑞西就觉得有些对不起冷伈伈,这一次的出国特训,本来是自己应该去的,却由于受伤的原因不得不由顾阡陌给接替了去。  “知道我的担心就好,无论怎么样,我都希望你以自身的生命作为首要之选,在这一点之上,我无比的坚持,希望你能为了我而好好的爱惜自己。”  穆季云的眼神黯了黯,只要一去到军区,他又怎么可能会真的幼稚到相信她只是处理一般的文件而已呢?应该还有着各种的训练在等着她吧!可这是她的工作,他不能过于的干预,所以只能恳求她为了自己而多加的注意。  “怎么,是不是很舍不得我。”欧阳瑞西整个人都赖在了他的怀里,修长的手指在他的衬衣扣子上不停的玩弄着,倒是有点像个撒娇的小女人般生动迷人。  “怎么会,你不在身边,我刚好可以约漂亮的女人去吃饭。”穆季云故意的气她,可眼里却盛满了浓浓的宠爱,跟他说出来揶揄之语一点也不相符合。  “那我们就互不相欠了,军区里什么都缺,还就偏偏的不缺帅哥。”欧阳瑞西一听他的置气话可就乐了,这男人还真闷骚,但夫妻间适当的打趣下倒也是一件很愉悦的享受。  “女人,你故意气我是不是。”穆季云的眼眸危险的眯了起来,恶狠狠的盯着自己怀里的那一个惬意的小女人,什么时候开始,她也变得如此的调皮了,竟然学会了调侃自己。  “不敢,我只不过是就是论事而已。”还说不敢,她的态度明明就是那一层的意思,所以某人听完之后可是更加的抓狂了。  “看来你很诚实,不惜以惹怒我为代价。”穆季云的语气带着几分的侵略性,随着嗓音的落下,俊美的容颜也在欧阳瑞西的眼前慢慢的放大开来。  “你,你要干什么。”欧阳瑞西吞了吞口水,终于有了一丝的不安,因为这样的一个他让自己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  “现在知道害怕了,可是晚了。”薄唇毫无预警的覆盖在了她的樱唇之上,带着一丝的惩罚,参杂着几分的置气,邪恶的夺取着她的空气。  可现在的欧阳瑞西早已不是几个月之前的那一个欧阳瑞西,她懂得了在接吻的时候要学会呼吸,更是学会了去回应,所以对于他现在施加在自己身上的怒气,她一一的接收着,也顺带的用自己的柔情去化开了他的那一股怒气,变得缠绵而又热情高涨了起来。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这是傅冰蝶第二次撞坏了他们之间的好事了,但这次可不能怪她,要知道这里可是公共场合啊!  欧阳瑞西的第一个反应是羞得直接的把头给埋进了穆季云的怀中,脸上瞬间的绯红了一大片,都怪自己太大意了,竟然忘记了现在是在客厅之中,所以才会被人抓了个现行。  反观穆季云却是不慌不忙的斜睨了傅冰蝶一眼,没有半丝的不自然因素,淡定从容的说道:“既然不是故意的,为什么不装作没有看见。”  “小子,你总不能让我再转身出去吧!可知道外面正在下着雨呢?”傅冰蝶的这话可一点都不假,从她头发上的雨珠就不难看出她此话的真实性来。  “妈,别搭理他,你也知道,他最近脑子不是很正常。”欧阳瑞西自穆季云的怀里站了起来,皱着眉透过落地玻璃看了看外面,还真的如傅冰蝶所说的那样,正在下着雨呢?而且下得还不小。  “看出来了,估计是月子做久了的缘故。”傅冰蝶话音刚落,穆季云‘噗’的一声便把刚喝进去的水给如数的喷了出来,幸好他是坐着的,否则非要殃及鱼池了不可。  欧阳瑞西抽动了下嘴角,果然是一家人啊!看看这说的话就知道了,都是那么的别出一格,想像力更是超常的好。  “你还真的是我亲妈,连自己的儿子都损,还有你,真是个好老婆,竟然说自己的老公有病。”穆季云深受打击的站起了身,悻悻然的往楼上走去,一副万念俱灰的落魄样子。  “他,该不会是生气了吧!”傅冰蝶惊讶的看着那一个落寞而上的背影,微微的有些担心,难道说这小子还在怪责自己吗?可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以外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得到了一个很好的缓和了啊!  “没有的事,他就这样,只是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爸呢?他不陪你吗?”欧阳瑞西一点也不担心穆季云的反应,她知道那家伙只不过是借故走开了而已,想也知道那是因为不知道怎么跟傅冰蝶相处的原因,毕竟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他们之间要想真的做到像其他母子那样的亲密无间,估计还得用上一段时间才行,所以他的举动她真的能理解,因为他们同是天涯沦落人。  “哦!他去魅幻了,说是等会给你一个惊喜。”傅冰蝶知道穆时桀所谓的惊喜是什么,但是并没有想要现在就告诉欧阳瑞西,觉得还是把这个权利留给穆时桀来宣布会比较的合适。  “哦!只是这惊喜……”欧阳瑞西突然的停了下来,没有再接着问下去,在她看来,如果能现在告诉自己的话,那么也就不算得上是惊喜了。  说起魅幻,欧阳瑞西也是在前几天才知道有这么的一个组织的存在,也才知道穆季云在小的时候为什么会被送往国外去,归根结底也无非是保护他的安全而已,出发点总的来说还是好的,只不过这过程有些残忍了而已。  基于魅幻是一个亦正亦邪的组织,所以这一时之间她还真的不好去评价它的存在价值,但只要没有威胁到国家的利益跟和平,反而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性,在这一点之上,她保持着自己的观望态度,毕竟会有这样的一种组织存在并不奇怪,就看你怎样去看待它性质里面的东西了。  “别急,一会儿就知道答案了。”傅冰蝶拍了拍她的肩膀,怎么看她都觉得自己的这个儿媳妇的身体过于单薄了点,尤其是受伤之后,可是更显瘦弱了,这跟自己第一次看见她之时的那一种意气风发可是有了很大的差别,看来她可得让吴妈好好的给她进补一下才行。  “好,我不着急。”淡然的笑了笑,欧阳瑞西并不是一个忍不住气的人,而基于傅冰蝶话里所说的惊喜,她虽然是有那么的一丝好奇,但也并不是非要探究个明白不可,因为她很坚信一点,既然是惊喜,那么也就是好事,所有并没有什么好去在意的。  只是让她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在自己将要放弃了对莫雅萍的追控之时,穆时桀给自己送上来的会是这么的一份大礼,里面不但出具了自己母亲当时所开的那一辆车的所有事故检查记录,还附上了照片加以说明,这也就算了,竟然还拍到了杜春风在场的证明,所以在这许多的证据之下,莫雅萍再度的被抓进了警局,而这一进,那就是无期,虽然说觉得很对不起欧阳辰海,但相对于他而已,她更不能对不起自己那苦命的母亲。  “爸,谢谢你。”事情告一段落后,欧阳瑞西很真挚的跟穆时桀道起了谢,毕竟这本来就已经是一件永远也不可能会成功的事情,但是他却帮自己给办到了,所以此刻的她除了感激之外就是感动了。  “别忘了,我们是一家人,说不上谢不谢的,再说了,这也相当于完成了我们当年对你母亲所许下的那一个承诺。”这已是穆时桀在面对着别的女人之时所说的最长的一番话了,因此可见他真的像自己话里所表达的那样,他们是一家人。  “什么承诺,难道说爸以前有见过我母亲吗?”欧阳瑞西突然的紧张了起来,这一种紧张有着想要收集到关于母亲的每一个点滴,但是又害怕结果不是自己所想要的,所以难免的会有一丝的忐忑充斥在其中。  “知道我们当初为什么会不顾季云的反对也要让他娶你吗?那是因为你母亲出事故的时候我们刚好路过,所以才会有了那第一手的资料给你,说真的,你的母亲真的是很爱你,要不也不会在生死关头所考虑到的不是自己自身的安危,而是嘱托我们帮忙照顾你了,看来在她的心里,你永远都是她放不下心来的那一份牵挂。”  傅冰蝶只要一想起当时那凄惨的情景,她就情难自禁的红了眼眶,所以在叙述着这一切的时候嗓音很明显的带着颤意在里面。  穆季云第一时间把欧阳瑞西给拥进了怀里,他怎么也想不到这就是自己父母当初不顾自己的已意愿而一定要娶欧阳瑞西进门的真正原因,更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不但没有给予了她幸福,反而是赐予了身心的伤害,如此一来,岂不是辜负了岳母当初对父母的那一份重托了呢?  爱怜的轻吻了一下她的发顶,本来还沉浸在能让莫雅萍定罪的兴奋之中,却没有想到紧接着再掉进了痛苦的深渊,虽然说这一份痛是出自于岳母那伟大的母爱,但是对于这个小女人,他除了心疼之外,唯有更加的宠爱才能减少之前对于她的那一种亏欠,也只有这样,才能让岳母真正的放下了心。  其实何止是穆季云没有想到,欧阳瑞西也同样的没有想到,但更让她为之震惊的并不是这个,而是母亲对自己所付出的那一份无私的母爱,所以这一刻,她不知该如何的去表达来自于自己内心深处的那一种震撼,只能任凭泪水模糊了自己的视线,沾湿了穆季云的衣衫。  原来自己的幸福是母亲一早就安排好的,或是在冥冥之中牵引着自己找到属于她的另一半,可在这一路的找寻之中,她丢失了母亲最初的那一份期盼,并没有按照她所赋予自己的方式而生活下去,幸好的是,自己低下了自以为是的高傲,给了彼此一个尝试的机会,所以才会迎来了今天美好的时光。  现在的她很珍惜这一份来之不易的幸福,不单单是为了自己,就算是为了母亲那一份殷殷的期盼,她也不能允许自己过得不好,所以她一定要把属于母亲的那一份幸福也一并的活下去,这就是自己对她最好的一种报答。  对于欧阳连城,她并没有要原谅的任何想法,就算现在的他已然是只身一人,那一种根深蒂固着的怨还是会让自己对他产生出许多的介怀来,所以还是顺其自然吧!说不定自己哪一天就心情大好,不再追究他所犯过的错了呢?但是这样的一种可能性,说实话,真的是很难很难,但她也并非是个冷血动物,所以绝不会阻止自己身边的任何人跟他有所接触,这是她唯一可以不去在意的一点,但是要想修好,那是很困难的一个抉择,毕竟这两者之间缺失了一个契机作为引导。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