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470.第470章墓园之行

470.第470章墓园之行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49更新时间:2016-01-06 10:38:54
   欧阳瑞西再一次的来到了墓园,所不同的是,她的身边不再是只有小轩轩一人,而是多了一个穆季云的存在。  这一次的心情,跟以往的很多次都不同,因为她要把自己的另一半介绍给母亲,这是她在冥冥之中替自己选中的对象,今天终于可以让她一睹真容了。  “妈妈,我今天给你带来了一个很重要的人,是不是很高兴,因为他是你为我而选定的。”指腹在头像之上无限留恋的抚摸着,眼里氤氲着淡淡的哀愁,可脸上却扬起了幸福的笑容,那是她要展现给母亲的最好礼物。  “谢谢你对我所投下的深爱,谢谢你就算离去了还不忘安排好我的人生,谢谢你始终如一的关注着我的每一个瞬间,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我知道,我所有的谢谢都不是你所想要得到的报答,可我还是忍不住的要对你说这么的一句看起来很见外的话,只因为我是你最舍不得的女儿。”  欧阳瑞西的嗓音有些哽咽,为了止住自己那快要夺眶而出的眼泪,她紧紧的咬住自己的下唇,因为她不想让母亲看见自己哭的样子,她只想让她看见自己最美的笑颜,感觉到那是自己对她的一种亏欠感。  穆季云紧抿着薄唇,把手里的花束轻轻的放在了墓碑前,帅气的俊彦之上尽显悲伤的神色,缓缓的跪了下去,这样的一种举动,是欧阳瑞西所始料未及的,所以惊愕的睁大了眼。  “妈,谢谢你把瑞西带到了我的身边,虽然在这之前,我让她受了很多的苦,但是在这里我对你许下承诺,这一辈子,只要有我在的一天,她就永远都是你的那一个犹如公主般的小茉儿,毕竟我们之间可是从小就已经铸就了的缘分。”  穆季云的眼神无比的真诚,嗓音颤抖中带着一丝的坚决,他知道只要自己后面的那一句话一落下,势必会让欧阳瑞西为之震惊,但他也没有想着要再继续的隐瞒下去,因为他想要告诉这个小女人,这些年以来,不单单是她在苦恋着自己,他所惦记着她的时间要追忆到很多年前,那个时候的她还是那么的小,却早已挑动了他的心扉,让他为之牵肠挂肚了起来。  “老公,你说什么……”欧阳瑞西确实是震惊到了,这是她今天第二次因为他的举动而受到了惊吓,所以带着不确定的眼神疑惑的看着他那宛如雕刻般绝美的侧颜,说真的,她完全的没有想到他会跪下,毕竟他是那么高傲、尊贵着的一个男人,可是他却毫不犹豫的去做了,在令自己感到意外的同时,更多的是对他的一种感激,因为他对母亲的那一种尊重,就相当于是尊重自己般有着异曲同工的意义在里面。  “就如你所听到的那样,小茉儿。”穆季云对着墓碑参拜了几下,这才慢慢的站了起来,宠溺的看着自己身边那一个完全的处于呆愕状态之中的小女人,说实话,能让我们无所不能的欧阳上校露出如此的一种颠覆了形象的神态还真的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而他却轻易的给做到了,由此可见自己这所有的举动对她产生了多大的一种效应。  “什么小时候,我们有见过面吗?为什么我毫无印象。”欧阳瑞西带着一丝的期盼,但更多的是不确定,因为她的记忆里没有残留着那一幕。  “只要我有印象就可以了,这一次,由我来守护着你,还记得吗?我欠你一个故事。”穆季云低垂着眼帘,凝视着她脸上的反应,他可是还记得某人因此而落寞过的。  “跟K市有关吗?”欧阳瑞西想起了那一座飘满了茉莉花香的城市,还有那一个蕴含着深意的酒店名称,更为重要的是,哪里有着穆季云最为难以割舍的美好记忆,那个记忆里有着一个他所不能遗忘掉的美丽女子。  “是的,知道我为什么把酒店取名为茉莉香氛吗?那是因为我初遇到你的时候,你的手里正拿着茉莉花,淡淡的花香缓缓的随风而来,娇俏的抬着头,问我知不知道那是什么花。”  穆季云的眼神深远而又泛着灼灼光芒,完全的沉醉在了记忆之中,就好像那一幕此刻正展现在他的眼前般心颤,就是因为有了她的突然打扰,他那万念俱灰的心才慢慢的复活了起来,就是因为她那稚嫩的嗓音,他才惊觉到自己正想要去做的事情是多么的无所遁形。  总的说来,如果没有那个小小身影缠住自己,他是否真的选择了爬到山顶再一跃而下,如果不是她那如沐春风的轻轻一吻,他是否早已游荡在了另一个国度之中,如果没有那最后的一句‘大哥哥,要等我’,他是否也就没有了那么多的牵挂呢?  “你说那一个小女孩是我,你确定自己没有认错吗?”欧阳瑞西迟疑的问着,怎么可能呢?虽然说自己最近确实是很幸运不假,但是这样的天大幸事不可能会临顾到她的头上来才对。  “我确定加以肯定,难道说你就没有发现K市的某个地方恍若去过吗?譬喻说那个森林公园的某个凉亭。”虽然嘴里说不需要她记得,但内心却还是有着一丝的期盼,希望她能有着些许对自己的印象,这应该是每一个骄傲的男人都会拥有的想法,那就是希望自己在心爱着的人心里是独特存在着的。  “那一个半山腰的凉亭吗?”欧阳瑞西惊异的看向了他,怪不得自己会对那里有着莫名的熟悉感,难道说真如穆季云所说的那样,自己真的有去过吗?可是为什么会没有一丝的印象呢?  “嗯!就是那里,我可记得某个胆大的丫头可是年纪小小的就开始揩我的油了。”想着那一个惊鸿的一吻所铸就的后果,他便无奈的摇了摇头,因为当时的小茉儿吻的可是他的薄唇,所以才会让他在以后的日子里抗拒所有的女人触碰到他的唇,变成了他全身上下唯一的雷区,直到欧阳瑞西的出现为止。  “胡说,你别以为我不记得了就可以任意的诬赖我,人家才不会像你所说的那样是个小色女呢?再说了,我可是个美男控,谁知道你小的时候是不是个帅哥啊!”欧阳瑞西的脸瞬间的绯红了起来,怎么也不相信自己小的时候会强悍到对一个给自己大那么多的男生下手。  “你都说没印象了,那没印象的事情你怎么断定自己没有呢?至于我小的时候是不是个帅哥,我想这一点就不用再去考究了吧!看看现在的我不就有了答案吗?”穆季云的眼神落在了程初雪那温润的笑容之上,也同时的在心底暗暗的下着决心,这一辈子,宁愿他负尽了天下人,也要把欧阳瑞西给放在自己的心尖之上宠爱着。  “爹地,你那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像妈咪这么容易害羞的女生又怎么可能会主动的接近男生呢?”一直安静的聆听着这一切的小轩轩终于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因为在他的心里,妈咪才是那一个需要他去保护的对象,所以很理所当然的站在了她的那一边。  “你妈咪害羞那可是后天的因素所造成的,她一开始可不是这样,所以小子,你一边去,别发表自己不知道的言论。”穆季云挥了挥手,就好像这样便可以把小轩轩的话给掩饰过去似的。  “这一点我倒是认同,所以我不承认自己有先天性的不良基因,要想抹黑我的光辉形象,麻烦你找一个好一点的借口。”欧阳瑞西其实也很不确定当年的自己是否真的那样做了,但是为了自己以后不至于被他拿来当作揶揄的对象,说什么她也不能把这个罪名给认了下来。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都是最终的受益者,所以没必要跟你们在这之上较真。”穆季云若有似无的轻勾了一下唇角,伸手把欧阳瑞西脸上被风吹乱了的发丝给别于耳后,这样的一个动作他已经做过无数次,却每次都能让欧阳瑞西为之动容不已。  “能不能告诉我,你是凭什么如此确定那一个小女孩就是小时候的我。”这一点是欧阳瑞西最为感到好奇的,毕竟他原来可是从来都没有提起过这件事情,就连前段时间在K市的时候也不曾见他有过关于这一方面的暗示。  “因为轩轩背包里面所带回来的相册,里面赫然就存在着你小时候的样子,正是我心念多年的那一抹美好的追忆。”穆季云一点也不掩饰自己心底那一份隐藏着多年的情结,而正因为对象是她,所以才让他如此的兴奋。  “单单凭着几张旧照片也不可能说就一定是我啊!”欧阳瑞西在一步步的确认着答案,因为她很清楚的知道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所以在还没有完全的确认之前,她不敢太过于的雀喜。  “因为‘小茉儿’这么的一个昵称,这下总该没有疑问了吧!”穆季云皱了皱眉,在别的方面她都很自信,可为何总是在牵扯到有关自己的事情之时如此的多疑呢?在他看来,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  “原来你那天真的是在说‘小茉儿’,我还以为真的是自己听错了呢?”欧阳瑞西不再质疑他所说的话,看来自己这些年来的追逐一点也不冤,比起他的那一份悸动,自己可是晚了许多年。  “你以为呢?就知道你不够聪明,却没有想到竟然这么容易上当,但我还就偏偏的喜欢这样一个只在我面前才会天然呆的一个你。”穆季云不顾小轩轩在场,动情的把她给拥进了自己的怀中,而小轩轩也很识相的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只是看着他们露出了舒心的笑容。  新型武器的汇演即将如期的举行,因为顾阡陌海外受训的原因,欧阳瑞西可就成了这一重大事件的最佳策划人,所以忙得差点让她把军区给当成了家。  “欧阳上校,这是你要的数据,我都给你送过来了。”经过了这一次的降职事件,韩中校也终于参透了许多的事情,变得收敛了起来。  “谢谢你,韩中校。”欧阳瑞西并不是一个爱记仇的人,所以对于韩中校之前对自己所做过的事情既往不咎,只要一个人有了悔改之心,那么这个机会她就永远都不会剥夺掉。  “可别再叫我韩中校了,那可是早八百年前的事情了,现在的也只不过是小小的一个军官而已。”韩中校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褪去了原有的那一种阴险狡诈,现在的他看起来可是让人顺眼多了。  “好好努力,不久的将来,相信你会再次的站在这一个位置之上。”欧阳瑞西说得很真挚,也很诚恳,毕竟他原来的位置也是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步的往上爬的,并没有借靠过任何的外力,所以只要他端正自己的思想,相信他肯定会有更好的一番作为。  “借你吉言,那我就先出去忙了。”原来卸下了那一种攀比感竟然是这么轻松的一种感觉,只是不知道之前的自己到底是在执着些什么,紧紧是因为不服气一个女人要给自己来得优秀吗?或者是参杂了其他的东西在其中,这一点是他怎么也悟不出来的一个谜团,但不管怎么样,既然已经选择了放下过往,那么他势必会让将来过得无比的精彩。  “嗯!加油。”欧阳瑞西有着些许的欣慰,如此一来,自己对于那一个慈祥的大妈也就不会再感到过多的抱歉了,要不这样的一颗石头压在心底,始终会成为自己的一个坎,毕竟相见的机会总是还会有的,那她又如何能真正的做到淡然自处呢?  相比于韩中校的这一种改变,林飘然却让她感觉到了一丝的痛心,虽然说她曾经那么残忍的对待过自己,但以永远都失去了做母亲的资格作为代价,这对一个女人而言,真的是有点太过于的残酷了点。  但什么事情都是循环着因果报应的,她之所以落得个今天的悲惨下场,那也算是她的一种咎由自取吧!正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而她却两样都给忽略掉了,这也只能说是她的一个劫难吧!  至于欧阳依依,失去了莫雅萍这一层保护色,她的下场也可想而知了,就是不知道她有没有从这个教训中醒悟过来,其实她应该感到幸运才对,毕竟跟林飘然相比,她并没有多大的损失不是吗?  而更让自己想不到的是,枭雄竟然会独自的扛下了所有的罪名,其实撇开他身为军火商的身份不谈,就这一事件而言,他根本就没有多大的罪责在其中,只是不知他为何会作出如此的一个抉择来,基于他一再的要求见自己,是否真该抽个空去听一听他想见自己的理由到底是什么呢?  就在她沉思的当下,手机铃声突然的响起,惊动了她的思绪,自嘲的一笑,自己怎么突然之间走神了呢?轻摇了一下螓首,最终拿起了一旁的手机,在看见来电显示的时候,她的笑容慢慢的加深了起来。  “喂,是我,找我有事吗?”家里有一个傲娇的男人,这对自己来说,还真的不知道是不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怎么,要有事才能找你吗?欧阳上校,你是不是忘记了一件事,除了做好一名合格的军人之外,你还要扮演一个妻子、母亲的角色。”穆季云把签好的文件递到等候着的安娜手里,点点头示意她出去,这才把自己慵懒的靠在靠背上。  “貌似你还少说了一个角色。”欧阳瑞西知道某人是该抓狂了,因为忙于汇演的事情,自己都有好几天没有回家了,为了节省时间,直接的住在了家属楼里,本还想着今晚就回去安慰一下那个貌似满受了委屈的男人的,却没有想到这么快便打电话过来讨伐自己了。  “原来你还很有自知之明啊!”其实穆季云之所以打这个电话,并不是为了责怪她而来的,而是自己马上便要到国外去出差两天,只是想打个电话跟她报备一下而已。  “那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那觉悟就是一个高。”跟穆季云相处久了,她发现自己也变得厚脸皮了起来,就是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个不好的现象。  “确实是够高的,说说看吧!你都几天没有回家了。”穆公子现在的语气很像是一个深闺怨夫,知道军嫂不好当,但是不知道军夫也这么的不好当。  “算上今天,貌似是四天吧!可你不是在中途有过来吗?所以我的罪名能不能划掉一项。”说到这个,自己倒是有点想小轩轩了,只是前面都太过于忙碌的原因,让她根本就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其他的事情。  “只要你觉得好意思,我没有意见。”穆季云勾唇一笑,这个女人什么时候也学会跟自己讨价还价了,看来她倒是越来越能捉住自己的软肋了。  “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有这么好的一个师傅在哪里指导着,我能不好好学习吗?”欧阳瑞西最近添加了一个新的爱好,那就是调侃穆季云,感觉到把他气得牙痒痒的又不能发火很是过瘾,果然啊!自己也被他给带坏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