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472.第472章博茨瓦纳

472.第472章博茨瓦纳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62更新时间:2016-01-06 10:38:55
   “老婆,怎么是你,我正想着给你打电话呢?想不到你先打过来了,只是怎么用的是小杜的手机呢?”穆季云满身的风尘仆仆,长途的飞行让他一到博茨瓦纳就直奔酒店,还没有来得及放下随身的物品,想不到她的电话就紧跟着而来了。  “这个可就要问你自己了,为什么我的手机拨过去的时候都是忙音,而换了小杜的电话竟然给打通了,说吧!你这安的是什么心。”欧阳瑞西无暇顾及到小杜也在场,情绪变得有些失控,因为自己一个晚上都在联系他,可回答自己的总是那千篇一律的语音提醒,差点没有把她给弄得精神奔溃掉。  “担心了是吗?对不起!下了飞机之后就立刻去处理了一些紧急的事情,忘记了要先给你打电话,所以我向你认错,别哭了好吗?别忘了,你可是一名军人,让人看见了就该被取笑了。”  一听到她的哭音,穆季云就知道自己的举动确实是把她给吓坏了,要不也不可能会不顾形象的哭了起来,要知道她可是一向都很坚强的。  “不管,你在哪里?”欧阳瑞西伸手擦了擦眼泪,她可不能再像昨天那么的笨,连他所要去的地方是哪里都不知道。  “我在博茨瓦纳,盛产钻石前五的国家之一,有没有来过。”穆季云无奈的笑了笑,看来自家的小女人一旦追究起罪责来,可是一点也不含糊。  “你们公司还做钻石生意吗?”直到这时,欧阳瑞西才暮然的发觉自己对他的公司真的是毫无所知,里面到底都涉及到了哪些产业,有着多少的资产,还有着多少的员工,这一切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是一片的空白。  “嗯!在这里,我们风行国际有着属于自己的一个钻石开采基地。”穆季云伸手解下了自己的领带,随意的扔到了一边,没有了那个小女人在身旁,他也就懒得循规蹈矩的了。  “穆季云,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个老婆做得特别的不称职,从来就没有主动的去了解过你的工作。”欧阳瑞西检讨起自己来倒是满积极的,也就很快的便忘记了穆季云没有第一时间给自己打电话的这件事情,看来她还真的是一个很知性的女人,不会一味的揪着别人的过错而不放。  “作为本公子的女人,只要惬意的享受我所赋予的一切即可,不用去为了这些事情而费心,只要记住你是我最为珍爱着的老婆就足以。”穆季云在很多的时候都不喜欢欧阳瑞西所表现出来的那一种理性,因为这会让他失去许多表现自己作为一个有能力男人的一面。  “在你看来,我是一个只能共富贵而不能共患难的女人的吗?”欧阳瑞西皱了皱眉,如若是换成了其他的女人,肯定会为了他的这一番话而雀跃不已,但是听在了她的耳里,除了对他的心疼之外就是深深的歉意,因为她很清楚的知道他今天所拥有着的这一切,可都是通过自己的努力所获取得来的,不站在同一个位置之上,你根本就无法体谅出他的那一种艰辛,别人所看到的往往是他光鲜亮丽的一面,却不知道在这之下他付出了怎样的努力。  批不完的文件,做不完的决策,开不完的会议,还有一年四季到处飞的劳累,这些可都是别人所无法可以体会到的另一面,但她作为他的妻子,可不能也像别人一样,丝毫也感受不到他内心的那一种疲惫感,如果真的是如此的话,这样的一个自己根本就不值得他去珍惜。  “不是,那只是我宠爱着你的一种方式而已,所以别捉住我的某些字眼不放,如果说连我都不懂你的话,那么也就没有人敢说懂你了。”把自己慵懒的置身于沙发之中,虽然很累,可依然轻勾着嘴角温和的笑着,只因为电话的另一头是他所深爱着的女人,所以他才会强打起精神来安慰着她。  “你是不是很累,先去泡个澡好好的睡上一觉,我就不再打扰你了。”欧阳瑞西的矫情也只不过是一时间的而已,所以很快的便从他的声线中觉察出他的疲倦感来。  “没事,只要对方是你,我永远都不会觉得累。”这确实是穆季云的真心话,如果此刻换成了别人,他早就把电话挂断去洗澡了,又哪里会耐着性子的在这哄人呢?  “这甜言蜜语说得不错,如果真的不觉得累的话,就把这句话给重复的说上一百遍吧!我就纯当是催眠曲了。”一晚没有休息好,欧阳瑞西的状态并不见得会给穆季云好上多少,所以这会儿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整个人都慵懒的斜靠在了后座之上。  “对不起,是不是因为担心我而一个晚上都没有睡好。”穆季云也考虑到她会担心,所以一直都很着急,把所有的事情都解决完之后就匆匆忙忙的往酒店赶,没有想到还是给她造成了不必要的困扰。  “嗯!穆季云,我想你,所以你一定要快点回来。”欧阳瑞西很少会说这么煽情的话,但一旦说出了口,也就说明了她有多在意这个男人。  “我也想你,别担心,我明天就回去了。”穆季云的嗓音很轻柔,一改原来的疲惫不堪,整个人都变得神采飞扬了起来,这应该就是爱情所赋予他的无穷力量吧!  “嗯!快点去休息吧!我马上就要到军区了,照顾好自己。”欧阳瑞西对于他所说过的话都谨记于心,所以就算是如此的说着,也没有率先的挂掉电话,而是静候着他的回应。  “好,挂了。”穆季云还是对着电话轻吻了一下,这才挂掉了电话,站起身来一边走一边解着自己衬衣上的纽扣,慵懒之中又带着一丝的野性,犹如一只倦怠了的豹子般,是那么的充满了杀伤力,如果此时有外人在场的话,肯定会瞬间的为之倾倒。  博茨瓦纳是南非的一个内陆国家,大部分地区属热带草原气候,西部为沙漠、半沙漠气候,一年分旱、雨两季,雨季炎热,旱季干冷,昼夜温差大,而此时刚好属于雨季的时节,所以让怕热的穆季云不是很适应这里的气候。  把自己全身都泡进了适中的温水之中,在淡淡的薰衣草精油下缓缓的纾解着自己的神经,现在的时间是凌晨的三点多,也就是国内的早上九点多,这之间相隔了6个小时的时差,所以说他之前可是历经了二十多个小时的飞行,这也就算了,在飞机上还不作任何休息的研究着博茨瓦纳的总监之前所传讯给自己的文件,如此长时间的工作量下来,他不感觉到疲惫那就是怪事了。  为了遵守自己的承诺,所以他不得不加快自己的工作进程,这样才不至于会误了军区新型武器的演练时间,如果是换成了别的事,他完全可以推掉,但是只要是牵扯到欧阳瑞西的事情,那么对他来说可都是大事,所以就算再累,他也不能因为自己的缺席而让她在别人面前难堪。  轻阖了一下眼眸,把旁边的喷洒打开,让温热的水温顺着自己的头顶倾洒而下,有一种很淋漓尽致的感觉,伸出手来把眼前的水帘给撸了一下,肌肤在温热的水温之中变得粉红了起来,薄唇紧紧的抿着,透着诱人的光晕,大有让人一亲芳泽的冲动。  这次来博茨瓦纳,他还有着另一个目的,那就是给欧阳瑞西补上自己欠缺了多年的结婚戒指,而这个戒指,从设计到钻石的选用跟切割,全部由他全程的把关,而他为欧阳瑞西所挑选的则是一颗紫钻,可别小看了这一颗紫钻,这样的一种纯天然的彩钻可不是轻易就能得来的,可谓是十分珍稀而又昂贵的奢侈品,而紫色钻石在彩钻系列中更是极品的一个存在。  虽然知道那个小女人从来就不会去在乎这些物质上的东西,可作为她的丈夫,他只想把最好的一切都呈现给她,这是他爱她的一种方式,更是宠她的一种手法,没有华丽的语言,只有最为实际的行动。  紫色,梦幻感极强而又神秘的一种色泽,在他看来,是最适合那个小女人不过了,因为在自己的眼里,她是永远也挖掘不完的一个宝藏,总会在不经意中让你看到她瞬间的霎那芳华,赋予了他无论是视觉之上、还是心灵之上的极大震撼感。  伸手把喷洒关掉,这才从薰衣草所带来的那一种舒畅感中走了出来,随手扯过了一条浴巾围在了腰间,就这么的走出了浴室,当发梢的水珠滚动而下的时候微微的怔愣了下,还是很认命的折身走了回去,重新的拿起了一条比较柔软的毛巾,细细的擦着头发,因为他才刚刚的承诺过某个小女人,要把自己给照顾好,而对于她的话,他一直都尊为圣旨般的执行着。  自嘲的笑了笑,也只有那个小女人才敢对自己横眉竖眼的,这要是换成别的女人,有哪一个不是对自己百般奉承着的,而她可好,总是拳脚相向,可偏偏自己还就吃她那一套,难道说自己有受虐的倾向不成。  对她屈尊降贵,对她妥协服软,对她宠爱有加,这些估计都会在自己的生活中一一呈现,舒服的置身于大床之上,他的脑海里所浮现着的是各个形态的她,英姿飒爽的,脸红羞怯的,冷眉竖眼的,冰冷淡漠的,无一不是他所熟悉着的那一个她,而他就在这样的一种暖暖的想念之中坠入了沉沉的梦乡。  经过了昨晚,欧阳瑞西开始检讨了起来,在很多的方面,她承认自己对穆季云确实是过于的疏忽了,工作忙固然是一个原因,但是不能成为自己对他不够用心的一个借口。  站在窗前,她第一次在上班的时间里思考着个人的问题,在想穆季云对自己的付出,她是否慢慢的变得有点过于的习以为常了,毕竟没有谁就理应要对一个人绝对的服从,而她却一再的犯着这样的同一个错误。  低叹了一口气,那样如风一样的男人,真的甘心这样被自己攥在手里吗?如若换位思考一下,自己的答案肯定是否定式的,所以她是否该换一种方式去跟他相处呢?  拧了拧眉,一路走来,他对自己的真心她并不是没有看见,只是在很多的时候被自己视为了一种理所当然而已,就譬喻这一次的出国,如若不是因为事先没有问清他的去处,她压根就不会清楚的认识到自己的态度有多么的漠然。  “报告。”一声浑厚的嗓音突然的响起,打破了她的沉思,抬手看了看时间,才愕然的发觉自己竟然虚度了那么多的时间。  “请进。”这么有礼貌的一种方式,不用看也知道不可能会是小杜,那小子没有这么的淡定,一直以来都是毛毛躁躁的。  “欧阳上校,这是我们少将在临走前让我交给你的文件,他说这或许会对你有一定的帮助。”小李很正规的给欧阳瑞西行了一个军礼,年轻的脸上尽显阳光般的气息。  “喔!看来他是不太相信我的能力了。”欧阳瑞西淡然的一笑,顺手的便接过了他手里的文件袋,在凳子上坐了下来。  “我们少将不是这个意思,他只是把自己整理好的内容给你参考一下而已,至于要怎么的操作,这个还是由你来下最后的结论。”小李急匆匆的为顾阡陌解释着,看来他是真的把欧阳瑞西的这一番打趣给当真了。  “好,我知道了,谢谢!别太认真,开个玩笑而已。”欧阳瑞西轻蹙了下眉头,是自己以往过于的严谨了吗?所以才会让人分辨不出真假来。  小李抽动了下嘴角,是玩笑话吗?在他看来怎么就没有丝毫的笑点可言呢?果然,欧阳上校还是比较适合她的那一种清冷,而不适合过于的跳脱。  对于顾阡陌的好意,欧阳瑞西还是把他所整理出来的资料拿出来给仔细的浏览了一遍,而里面的内容还真的是她今天所迫切要去做的,但没有想到的是他提前的帮自己给列举出来了,看来他考虑得很是周详,倒是让自己省心了不少。  不自觉的咬了咬唇,略微思索过后,抬手看了眼时间,最终拿起了桌上的手机,熟稔的拨了一组号码过去。  “喂,你好!”冷伈伈迷迷糊糊的摸到了手机,看也没看的便放到了耳边,昨晚在赶冬装发布会的样稿,所以睡得稍微的有点晚了。  “丫头,还没有起床吗?”欧阳瑞西再次的看了眼时间,十一点多了,不算早了啊!还以为自己刚刚看错时间了呢?  “瑞西姐,是你啊!这么早找我有事。”冷伈伈摇了摇头,试图以此来赶走些许的困意。  “怎么,找你就一定要有事才行啊!”欧阳瑞西无奈的苦笑了下,看来今天自己所有的举止都很让人大感意外,要不一个两个的怎么都是这样的一种不可置信的反应呢?  “不……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你每天都那么的忙,很少看见你有时间主动的找我而已。”冷伈伈自床上坐了起来,伸手把凌乱的发丝往脑后拔弄了下,脸上一副未睡醒的表情。  “小丫头,听你话的意思是在抱怨我吗?”欧阳瑞西莞尔的一笑,眼里尽是宠溺的柔情,如果说除了家人之外还有谁能让她发自内心般疼爱的话,那非冷伈伈莫属了。  “不敢,依季云哥哥对你的宝贝程度来看,他非会削了我不可。”冷伈伈嘟了嘟嘴,她是傻了才会去招惹那个恋爱中的暴躁男人。  “你就贫吧!怎么样,一个人在家还习惯吗?”自嘲的轻勾了下嘴角,对于她的调侃很是无可奈何。  “瑞西姐姐,你该不会是当间谍来了吧!”冷伈伈觉得很有这种可能性,顾阡陌虽然不能跟自己联系,但或许他可以跟军区联系也不一定,所以她很质疑这一通电话的目的性。  “什么间谍,丫头,你警匪片看多了吧!”欧阳瑞西一时之间无法消化她话里的意思,眉头轻轻的蹙了起来。  “难道说不是某人让你打探看我有没有把他的房子给烧掉吗?”想到顾阡陌临走之前的那一番叮咛细嘱,冷伈伈就想仰天长叹一声,因为她终于发现了一个事情,男人要是婆妈起来那可是要给女人还要来得恐怖。  “你是说顾少将,他那是封闭式的受训交流,想要跟他联系上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你就尽管的折腾吧!就算是把他的家产给全部都变卖了他也对你无可奈何。”  欧阳瑞西摇了摇头,不用想也知道顾阡陌肯定是把对付自己的那一套也用在了冷伈伈的身上去了,要不绝不可能会引来那丫头这么大的反应。  “我对他的家产可不敢兴趣,只要他不念叨我就可以了,话说瑞西姐姐,他在军区里也是这样爱训人吗?”在顾阡陌的面前,冷伈伈觉得自己那就是一个还没有长大的孩子,所以他才会对自己耳提面命了那么多次才放心的出门。  “你说呢?”欧阳瑞西突然兴起了逗弄她的念头,眼里泛起了狡黠的光芒,原来小轩轩的邪恶因子不尽然是遗传于穆季云,更多的是来自于母亲才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