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478.第478章再见米寒

478.第478章再见米寒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203更新时间:2016-01-06 10:38:57
   “你们最好确保他没有事,否则我要你们整个KG来陪葬。”穆季云阴鸷的眼眸宛如地狱的阿修罗般冷酷无情,罗昊不单单只是他的保镖,更是他的家人,有谁会在家人出事后还能继续的无动于衷。  “哼!穆总以为这是在自己的地盘吗?今晚你能不能活得下去还是一个未知数呢?”女子轻蔑的一笑,这放在别的地方她不敢保证,但是在博茨瓦纳,不好意思,可都是自己主人的势力范围。  “那我们要不要赌赌看呢?”穆季云邪魅的一笑,手指似轻佻的在女子的脸上轻划着,整个人看起来放荡而又不羁,瞬间的晃花了女人的视线,而也就在这一刻,他拿着手枪的手突然的在她的后颈上一个用力,那本来娇美的身躯就缓缓的倒了下去,而他却一刻不容缓的往外跑去,还不忘顺手的掏出自己的手机拨打着罗昊的电话,但回答他的却是一阵的繁忙回音。  就像女子所说的那样,罗昊确实是被牵绊住了,可他担心的并不是自己的安全,而是独自一人留在酒店内的少爷,所以在面对着一群围堵着自己的匪徒之时,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充满了爆发力,但对方的实力却是不容小觑的,所以奋战了许久也没有成功的脱困,而他的体力跟心理承受能力都在一步步的瓦解之中。  不用想也知道对方是谁派来的,也很清楚的认识到不单止是自己出了意外,少爷那边肯定也受到了生命的威胁,而这一种鞭长莫及的无奈让他很是急躁不安,就怕他那边所派去的人会给自己这里还要多,如果是这样的话,事情可就变得异常的严峻了起来。  其实酒店就在前面,可他只能看着而不能跨越,被对方一步步的逼迫到了这一条小巷子之中,毕竟是寡不敌众,而且对方都是黑社会的亡命之徒,所以现在的他很是狼狈不堪,完全的处在了下风,身上更是多处被划伤,可以很清晰的看见斑斑的血迹。  “靠,以多欺少,本小姐最恨的就是看见这种不要脸的举动了,你们都给我上,外国人了不起啊!照样把他们打得认不出国籍来。”就在这时,一个娇蛮的声音突然的响起,随之,战斗圈中加进来了几个华人,虽然说他们的拳脚功夫也并不是很厉害,但却给了罗昊缓和的空间。  “嘿!怎么会是你啊!大冰块。”这样独特的出场方式除了米寒那个小太妹之外,再也不作第二人选了。  罗昊在看见米寒的那一刻并没有想起她是谁,但她的那一句大冰块可是让他快速的在脑海里搜寻了起来,在闪过某个记忆的时候突然的觉得眼前一黑,有一种想要直接晕过去的想法,但愿她这次不是来帮倒忙的,只是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跑到这么一个偏僻的国家来干什么呢?但他也没有时间去想过多的问题,因为眼前最主要的是要先把眼前的敌人给打倒,而不是叙旧。  米寒没有想到的是罗昊一如既往的把自己给当成了空气,深受打击的她想都没有想的便伸出了一拳,目标却不是别人,而是直逼罗昊而去,就在罗昊以为这丫头疯了的时候,身侧却突然的传来了一声闷哼,这才猛然的回神,原来她要打的那一个人并不是自己,但也着实的被吓了一跳。  “哼!让你藐视我。”作为一个黑道千金,说不会拳脚功夫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应对起匪徒来倒也毫不逊色,也有可能是因为常常会发生帮派之争的事情,所以她的打斗经验可是相当的丰富,知道该怎样才能用最轻巧的劲力去把对方给打倒,但跟别人的牛高马大比起来,还总是会略逊一筹,所以就算是有了他们的加入,也不见得会马上的有多大的改变,依然是处在了一种被动的状态之中。  穆季云一路寻来,竟然没有受到任何的突击,看来对方是真的把自己给归类成了好色之徒,以为一个女人就可以要了自己的命,却不曾想还是对自己了解得不够透彻啊!以前的自己确实是花花公子不假,但并不代表着什么样的女人都能入得了他的眼,现在就更加的不可能了,因为无论是他的眼里或是心里,所能看到的都只是一个欧阳瑞西而已,所以注定了他们用美色来诱惑自己是一个失策之举。  当隐约的打斗声传进自己的耳朵之时,他的脚步不自觉间加快了许多,本来沉重无比的心也微微的给放宽了,因为还有打斗就说明了罗昊暂时还是安全的,可是当他看清了整个战况的时候,他的心还是再次的沉了下去。  “罗昊,你没事吧!”快速的靠近罗昊的身边,出手替他解决了靠近身边的一名匪徒,这才关切的问了起来。  “我还好,少爷,看见你没事我太高兴了。”罗昊那悬了半天的心在看见穆季云出现的刹那终于落回了原地,而有了穆季云的加入,整个战况来了个瞬间的逆转,虽然说穆公子不如欧阳瑞西那样强悍,但也只是差之毫厘而已,所以跟罗昊配合起来很是默契十足,十几分钟下来之后,匪徒们一看局面不对就都逃跑了,这留下来的几个是伤得伤,残的残,无法再自立行走了。  “切!一群败类。”米寒嚣张无比的踢了脚趴在一边的匪徒,无视掉对方那杀人的眼神,狠狠的从别人的身上给踩了过去,看来是一个狠心的丫头啊!  “丫头,怎么又是你。”看见米寒的霎那,穆季云也跟罗昊一样,秉持着同一种想法,怎么这丫头哪里热闹就往哪里凑啊!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她今天确实又帮了一次他们不假。  “嘻嘻,不好意思,可不又是我吗?”米寒俏丽的眨了下眼睛,直直的盯着穆季云看,正所谓有帅哥不看可是要遭天谴的。  “我记得你好像是叫米寒是吧!今天还真的是谢谢你了。”穆季云对于米寒的花痴表现也只是淡淡一笑而已,并没有像对其他人那样的反感,倒觉得对付是挺真实的一个小丫头。  “嘻嘻!想不到你还记得我的名字,不像某人,连个反应都没有,觉得叫他冰块都抬举他了,应该直接叫做木头还来得比较的贴切。”米寒说这话的时候视线可是落在罗昊身上的,所以很明显的,她嘴里所说的那个某人非他莫属了。  对于她的话,罗昊最直接的反应还是一脸的平淡,就好像说的那个人不是自己似的没有丝毫的反应,只是皱着眉头看了看趴了一地的匪徒,觉得还是尽快离开此地会比较安全。  “米寒姑娘当时制造的轰动可算是不小啊!想要忘记还真的是有点困难。”穆季云促狭的轻挑了下眉角,转头看了眼罗昊后微微的蹙起了眉心。  “这怎么听着不像是在夸我,反倒是损的意思比较多呢?”米寒皱着小脸微歪着头,越想越觉得穆季云这是在变相的贬低自己。  “这个绝对的没有,不管怎么说,今天还真的是谢谢你,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再说他这一身的伤可得要好好的处理一下才行。”穆季云跟罗昊想到一块去了,觉得此地不宜久留,谁知道对方还会不会再次的杀回来呢?  “这附近好像就有一个医院,反正我没有什么事,就陪着你们一起过去吧!反正这地方我比较熟。”米寒这一次之所以会出现在博茨瓦纳,纯粹是跟着父母一起过来会友的。  “那就先谢谢了。”米寒的提议刚好解决了穆季云的燃眉之急,因为他对博茨瓦纳确实不太熟悉,每次到来都是为了公事,根本就没有游玩的机会。  “不客气,就当是我还上校姐姐的一个恩情吧!上次的交通事故我还没有来得及谢谢她为我解围呢?”米寒潇洒的挥了挥手,一派江湖儿女的豪迈气魄。  “什么交通事故,算了,以后再说吧!”只要是涉及到欧阳瑞西的事情,穆季云都很感兴趣,但也很快的知道现在追问并不是最适宜的时机。  “少爷,我就一点皮肉伤而已,真的不用去医院,而且我们现在也不适宜去医院,还是回酒店简单的处理一下就可以了。”罗昊并不赞同去医院,因为还有着很多的未知风险在等着他们,而且那帮人看见自己受伤了,肯定也会想到会去医院救治,如此一来就增加了风险的系数。  “既然这样,米寒姑娘,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帮我们把医生给请到酒店来,这是我的联系电话。”穆季云说着把一张名片给递到米寒的手里,因为罗昊说的话很有道理,就怕那些人会事先的安排人潜伏在附近的医院。  “嗯!这样吧!我给爸爸的朋友打个电话,让他安排家庭医生过来,这样也就不怕会有危险了,还有,叫我米寒就可,可千万别再加上姑娘,这听着让我觉得别扭得慌。”米寒略微的思索了一下,很快的便做出了决定。  “这就最好不过了,那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有熟悉的医生总是好的,至少在穆季云看来是这样,看看秦书寒不就知道了吗?  一行人回到酒店的时候,那个女子竟然还在昏迷之中,可见穆公子下了多大的劲,而他所要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替自己跟罗昊都重新换了房间,这样一来的话就算瑟夫的人再找来也多了一成胜算。  而幸喜的是米寒所找来的医生也很快的就到了,虽然说是一个外国男子,但在异国他乡,总不能期望着能找到一个华人吧!  “你出去。”当医生要罗昊脱下衣服的时候,从未开过尊口的罗昊突然的对着米寒命令了起来,那紧绷着的俊脸竟然在不经意间流露着淡淡的羞涩感,倒是让穆季云了然的一笑,觉得有那么的一点意思。  “靠,过河拆桥,死冰块,真有你的,老娘还就偏不出去了,看你能拿我怎么办。”米寒一听罗昊的话就恼怒了起来,想自己先是帮他一起打跑了坏人,再是找来医生帮他处理伤口,可他倒好,从头至尾都没有搭理自己一下,这也就算了,一开腔竟然让自己出去,正所谓的是士可忍孰不可忍,自己干嘛要听他的啊!  “你真的不出去吗?”罗昊淡然无波的一瞥,便自顾的脱起衣服来,那从容的样子就好像旁人都不存在,只有他一人似的,把反应过来的米寒给吓得哇哇大叫,蒙着眼睛便跑了出去。  “小子,不错,够淡定,只是那丫头貌似是一个很爱记仇的主,小心她过后找你算账。”穆季云先是惊诧了一下看,但很快的便掀起了玩味的笑容,看来母亲的小昊昊快要好事将近了。  “嗤!一个小丫头片子而已,有什么好怕的。”听罗昊的意思可是一点也不把米寒给放在眼里,甚至还有些藐视的意味,就是不知道米寒姑娘知道会不会跟他大闹上一场,依那丫头冲动的性格,绝对的会。  “以过来人的身份奉劝你一句,永远也不要小看了女人,要不绝对的会死得很惨。”穆季云挑了挑眉,一脸的幸灾乐祸,如果自己感觉没错的话,这两人之间肯定有戏,就看什么时候能修成正果而已,但以罗昊的木头性格来看,可谓是路途漫漫啊!  罗昊身上的伤口虽然众多,但幸亏的是都是一些小伤口,所以消毒一下,擦点药上去就成,但这么多大大小小的伤口下来,倒也够他受的了,至少看在了穆季云的眼里,那是相当于揪心的一件事情,也就因此对那个KG的总裁瑟夫更加的恼恨了起来。  送走了医生之后,米寒像一阵风般的卷了进来,目标当然是罗昊无疑了,她刚才冲出去的时候可是越想越气,按说自己虽然不是一个千娇百媚的女人,但好歹也俏丽可人吧!凭什么他就如此的不待见自己呢?”喂!我说大冰块,本小姐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要这么的捉弄我。”米寒插着小蛮腰,抬着小下巴,倨傲的冷看着罗昊,把穆季云的存在给当成了空气,一心只想着找罗昊理论来了,这应该是穆公子第一次被个女人无视得如此的彻底,而且还是一个看似还未成年的小丫头。  “你让开,少爷,我先回房换件衣服,有事叫我。”罗昊连眼也没有抬一下,便直接的越过了米寒来到了穆季云的面前,直接的把她给当成了无物般给直接的再次无视掉了。  “嗯!去吧!”穆季云一个劲的忍着笑,看来自己以后的日子不会过于的无聊了,看看这一对活宝消遣时间就可。  “靠!死冰块,你没有听到本小姐在跟你说话啊!”米寒不死心的跟上了罗昊的脚步,不依不饶的在那咋呼着,可回应她的是嘣的一声,门自她的面前给关上了,差点没有碰塌了她那翘挺的小鼻子。  “米寒,罗昊他的性格就那样,所以你别介意。”穆季云攥着拳头抵在唇边轻咳了下,以此来缓和一下自己那即将要呼之欲出的大笑。  “哦!原来大冰块叫做罗昊啊!白叫了这么一个大气的名字,人却小气的要死,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受得了他这种人的。”米寒瘪了瘪嘴,不甘的踢了那扇可怜的门两脚,这才慢慢的踱步到了穆季云的身前。  “习惯了就好,其实他人不错,就是不怎么喜欢说话而已,这应该是跟他以前被女人抛弃了有关。”穆季云狡黠的一笑,就是不知道罗昊听到自己这话时会不会一改初衷,把自己给秒杀了去。  “这就对了,像他那样的人,有女孩子跟他那就是怪事了,半天都逼不出一个屁来,试想有哪一个女孩子会喜欢这么木的男人啊!”米寒一脸恍然,原来是受过重创啊!好吧!本小姐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原谅你这一回,谁叫我是一个很有爱心的女汉子呢?  “噗嗤!这话你可千万别跟他说,自己知道了就好,免得他难过。”穆公子一脸谨慎的叮嘱道,真的很想问他一句:穆公子,你这样设计罗昊真的好吗?  “嗯!放心吧!我绝不跟他提起他以前被女朋友给甩了的事情。”米寒就这么的被穆公子给带沟里去了,完全的信服了他所说的话,以至于在后来的某一天知道了真相之后有一种恨不得拍死自己的冲动,竟然那么容易的就相信了他的话。  “可要记住了,就算是再生气也不能说出来。”小白鼠果然比较好玩,罗昊,我对你好吧!帮你找一个小丫头来调节一下生活,不用太感激我哈!  “那也得他愿意搭理我才行啊!你又不是没有看见,他刚才对我什么态度。”米寒一脸的挫败感,丝毫也没有发觉自己正在被穆季云给一步步的设计着。  “所以说你要努力让他喜欢上你啊!这样一来的话他也就不会对你如此的冷淡了。”穆公子可是越来越无耻了,不着痕迹的便把罗昊给推销了出去,这也就算了,还让人家小姑娘对他感激涕零的。  “耶!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个呢?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我就不信以我米寒还融化不了一个大冰块。”唉!正所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我们的米寒小丫头就这么的被穆公子给无耻的洗脑成功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