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479.第479章何谓父爱

479.第479章何谓父爱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74更新时间:2016-01-06 10:38:58
   “加油哦!小丫头。”穆公子的奸笑可是特别的闪眼,可惜的是某人偏偏的就缺根筋没有发现,不得不说还真的是一个傻丫头啊!活该她被穆公子设计。  “对了,你们怎么会被那些人给盯上的啊!貌似都不是简单的主,不会是惹上了这里的黑社会了吧!”米寒突然的想起了刚才的险境,如若不是自己跟小弟们及时出现的话,罗昊估计现在只能趴在床上了,哪里还轮到他在那对自己横眉竖眼的啊!  “嗯!工作上出了一点麻烦,始终不是自己的地盘,所以才会处处受制于他们。”穆季云眉宇轻蹙,也怪自己这次太过于大意了,所以才会如此的被动,但若是明天还谈不拢的话,就只能借助到自己父亲的力量了,但要自己去请求他,说实话,他还真的是有些不太愿意,并不是还对他以前的做法心存芥蒂,而是不愿自己在他的眼里竟然连这么的一点小事也解决不了。  “这样大条啊!如果需要我帮忙的话尽管开口,虽然说我只是来游玩的,但我爸爸的朋友在这里混得不错,说不定能帮上你的忙。”米寒拍了拍胸口,所表现出来的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女汉子形象。  “不用了,谢谢!”与其去麻烦别人,他还不如直接去麻烦自己的父亲,这样一来的话还不至于要欠下人情,毕竟父子之间血浓于水,不存在亏欠一说。  “那好吧!今天我就先回去了,你们自己多注意点。”米寒看了看时间,觉得已经很晚了,不适合再继续的逗留下去,虽然说她也想再骂一下那个死冰块,但别看她只是个小太妹,这个为人处事的道理她还是懂的。  “好,那我们S市见,丫头,记得我刚才说的话。”穆季云临走还不忘继续的挖坑给别人跳,可见这个男人在这件事情之上有多么的执着。  “嗯!我一定会谨记于心的,再见!”米寒说着便轻快的跑了出去,果然是一个没心没肺的小丫头,这么快便把刚才在罗昊哪里受到的冷遇给抛于了脑后。  穆季云踱步到窗边沉思了一下,最终还是给自己的父亲拨去了一个电话,因为他答应了欧阳瑞西要平安的回去,所以他不能食言,一个聪明的男人就应该懂得进退合宜,为了自己的女人,必须要学会能屈能伸,只有这样才是爱她的一种表现,至于面子跟自尊,都是一些附带的东西,你若看重它,那么它将禁锢了你的思想,你若对它不屑一顾,那么在抉择之时就会轻松许多。  “喂,不是说在出差吗?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穆时桀不知道该怎样的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因为儿子从来就没有给自己打过电话,而且还是在凌晨的这个时刻,所以第一个感觉便是有可能出事了。  “对不起,吵醒了你,但我这里有些急,所以需要你的帮助。”穆季云已经推算过时间了,如果说要想赶得急回去参加新型武器试演的话,那么必须要在明天早上就解决掉跟KG公司之间的牵绊才行,所以不得不那么早的便吵醒他。  “说吧!要我怎么的帮助你。”穆时桀看了熟睡中的傅冰蝶一眼,这才小心的自床上爬了起来,轻轻的向阳台走去。  “我要动用一下你们魅幻的力量,不知道在博茨瓦纳这边有没有你们的人。”穆季云虽然知道魅幻的人脉遍布全世界,但却不敢肯定在这样的一个偏僻的国家是否也会有他们的存在。  “这个不难,可以从临近的国家调人过去,你只告诉我对付的是什么人即可,我会让人帮你办妥。”除了儿媳妇被绑架的那一次之外,这可是儿子第二次请自己帮忙,所以不管怎样,他都会竭尽全力去达成他的心愿,这是作为一个父亲最为简单的付出。  “事情还是由我自己来解决,你派几个人来保护我的安全即可。”在瑟夫的面前,穆季云并不打算逃避,既然他先挑起了这场战争,那么这个恶果理应由他来承受,而自己就是要让他睁大眼睛好好的看看,他所惹到的到底是什么人。  “好,我知道了,马上给你安排,在这之前,自己先注意点安全。”穆时桀很少对自己老婆之外的人表现关心,也很不屑于去做,但这一切都在穆季云的那一次受伤之后有了改变,虽然说还是不怎么习惯这样的一种举止,但他已经在试着坦然。  “谢谢!”穆季云的薄唇轻启,还是不自觉的说了这一声谢谢,虽然听起来很是见外,但他还是对自己父亲的改变有了动容。  “其实应该是我要跟你说谢谢才对,谢谢你给了我这个补偿的机会,虽然知道很多的事情并不是说补偿就能互相抵消的,但还是很高兴你在遇到困难之时向我求救。”穆时桀放眼远眺,虽然看见的只是清晨将至之时的那一层薄薄的雾气,可他却好像看清了整个天空,觉得它是那么的蔚蓝,又那么的宽阔无垠,就好比自己现在的心情,阔然的开朗了起来。  “突然之间觉得很困惑,我是不是打错电话了,这可一点都不像你。”穆季云的眼眶有些红润,这样的一种父爱,可知他期待了多少年,而当梦想突然成真的时候,反而让自己有了想逃的冲动,难道说这就是所谓的矫情吗?  “臭小子,连我的话都听不出来了吗?好了,就这样,我替你安排人去,估计五、六个小时后就能到达。”穆时桀的眼眶同样是带着雾气的,这要是放在以前,说什么他也不相信自己竟然会跟儿子相处得如此的亲密,这是否也间接的说明那小子已经不再计较自己以前对他所表现出的那一种种淡漠了呢?  “嗯!刚好可以赶上。”穆季云挂断了电话,轻呼了一口气,却不曾想到刚一转身就看见了罗昊站在自己身后,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  “少爷,你是不是跟老爷子请求帮助了。”在这异国他乡,要想改变他们现在被动的状况,除了老爷子会有那么大的本事之外,别人还真的是不在考虑的范围之内,而让他感到欣慰的却是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这要是放在以前,少爷就算是咬碎了牙也不可能会向老爷子伸手,而他现在竟然主动的打电话请求支援,这是不是也就说明了他们已经冰释前嫌了呢?  “是的,要想准时回去,我们就必须要借助到魅幻的力量才行,毕竟我们这一趟出来过于的匆忙,根本就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穆季云闲步而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神情很是愉悦,一改之前的那一种愁眉不展。  “有了老爷子帮忙,我们明天也就不用处在被动的状态了。”一直以来都看惯了少爷的意气风发,可像昨天那样处处受制还是头一次遇到,所以自己看着心里也不好受,想他是何其骄傲的一个男人,却因为答应了少奶奶会平安的回去而不得不隐忍着自己的怒火,始终很圆滑的跟对方打着埋伏战术,以至差点遭来杀身之祸,如若是以前的少爷,绝不会轻易的妥协,可现在的他除了是一个丈夫之外,他还是一个父亲,所以在做什么事情的时候总是考虑得比较的长远,一切都以自己跟家人的安全去作为出发点。  欧阳瑞西醒来的时候觉得自己异常的疲倦,一个晚上都在重复着同样的噩梦,不管自己怎么跑都会被人抓住,这是以往从来就没有过的事情。  伸手把被汗给粘住的秀发给往后顺了顺,这才迷迷糊糊的下了床,却忘记了自己手受伤的事情,在双手抵着床沿的时候一阵疼意袭来,才让她突然的回过了心神,觉得自己之所以做了一晚上的噩梦,肯定是被之前的打斗给影响到了。  习惯性的往床上看了一眼,以往的时候总会看见一个睡得香甜的俊帅身影,可今天却是空荡荡的一片,难免的会让她有些不习惯。  一阵洗簌过后,原本昏昏沉沉的人儿终于满身清爽的出现在了楼梯间,在看见坐在客厅沙发之上的穆时桀之时脚步停滞了一下,但很快的便又继续的往下走去。  “爸,早安!今天不出去运动了吗?”虽敢疑惑,但欧阳瑞西还是上前去打了招呼,很是好奇他一大早独自在沉思什么。  “早,要去军区了吗?”穆时桀抬起头来看了看她的手,这才低声的回道,但总给人一种凝重的感觉。  “是的,最近有点忙,所以想去早点,可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欧阳瑞西轻蹙了下眉头,自己可是很少看到他有这样情绪低落的时候。  “没有,先去用完早餐再去吧!不能每次都那样应付了事。”是的,穆时桀确实是有心事  ,挂掉了儿子的电话之后他就开始做了最紧密的安排,但就算这样,在自己的人还没有到达之前,他还是会不自觉的担心,这是以前从来就不曾有过的事情,想他可是一个除了妻子之外,从来就不关心别人生死的人,但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担心起每一个跟自己有关的家人来,这一点让他感到迷惑之时,也让他有些慌乱,发现这样的一个自己改变太多,多到他自己都不认识了,所以才会一个人坐在这里静静的发呆。  “嗯!我知道了,你要不要也跟着用一点,还是等妈起来后再吃。”有时候欧阳瑞西很是羡慕他们二人之间的那一种恩爱的程度,几十年都过去了,可看在自己的眼里,他们那就是热恋般的存在,不管是做什么事情,都是一起共进退,外人根本就无法涉足其中,所以也就明白了穆季云为什么会在自己父母的面前产生那一种挫败感来了,因为两个深爱的人眼中,除了能看到对方之外,别的都入不了自己的眼,所以才会让他略受冷落之情。  “你自己先吃吧!我等你妈一起。”穆时桀说完便站了起来,最后欲言又止的看了欧阳瑞西一眼,最终什么都没有說,径直的往他们的卧室走去。  是不是真的出什么事了呢?欧阳瑞西暗暗的揣测,但却不好继续的追问,毕竟人都走了。  “上校,你的手怎么了。”小杜一看见欧阳瑞西的手就惊叫了起来,这昨晚自己离开之时还好好的,怎么突然之间就受伤了呢?  “没事,一点小伤而已,我们走吧!”欧阳瑞西并不打算把昨晚的事情告诉他,要不非要被他给念叨一路不可。  “都包成这样了,怎么可能会是一点小伤。”小杜碎碎念的上了车,一向的直觉告诉自己,上校肯定是又跟人打架了,而且从她受伤的程度来看,对方的人肯定不少,要不以她的身手,绝不会让自己受伤的。  “怎么,你这是在质疑我的话吗?”欧阳瑞西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她就没有见过有哪一个当兵的像他那么婆婆妈妈的,都说了没事还在那不依不饶的絮叨个没停。  “不敢,我又不是皮痒了。”小杜瘪了瘪嘴,他可不想再受罚,所以就算内心不服,也不能把这种情绪给表现出来。  “那还不开车。”对付这小子,她就得树立起自己的威严来,否则这一路上她都得领受这小子的碎碎念,也不知道他这是跟谁学来的,貌似跟穆季云那厮混久了之后他就开始这样了,看来还真的是害人不浅啊!  军用悍马缓缓的驶离穆家别墅,却不曾想很快的便传来了一阵刺耳的刹车声,让坐在后面的欧阳瑞西不由自主的往前倾了一下,狠狠的撞到了前座上,发出了沉闷的声响,可见是被撞到头了。  “上校,对不起!你还好吧!”小杜停下车的第一个动作便是先转头看自家上校有没有事,一脸紧张的在她的身上扫视着。  “你最好给我好好的解释到底是怎么回事。”摸了摸自己那被撞疼了的额头,没好气的狠瞪着他,都说让他开车的时候别那么多话,看吧!这马上的便出事了。  “是一个男的突然挡在了路的中央,所以我才踩下急刹车的。”小杜一脸委屈的低垂着头,幸好车速不快,要不更加的严重。  “谁那么不怕死,一大早的就找晦气……”欧阳瑞西一边说一边往车窗外看去,待看见那个人是谁的时候,她的眉宇整个都拧了起来,最后却不得不低叹了一口气,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瑞西,我终于见到你了。”欧阳连城满脸的雀跃表情,但就算这样,依然难掩他的落魄。  “找我有事吗?”冷冷的语气在这个深秋的早晨让人感到更加的寒气逼人,当然,欧阳连城也不例外。  “没事,就是想见见你,这打电话你也不接,所以……”欧阳连城有些忐忑的看着自己眼前那张清冷的小脸,以前的时候并不觉得她有什么好怕的,可是自从知道她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之后,他就潜意识的对她产生了一种畏惧感,这样奇怪的一种现象,就连他自己也搞不懂到底是怎么回事。  “见我,欧阳总裁,你觉得有那个必要吗?”欧阳瑞西冷冷的一笑,觉得他的话是何其的好笑,自己在他的眼里,什么时候突然的变得重要了起来。  “父亲想见自己的女儿,不是天经地义的吗?”虽然知道她不待见自己,但看着她那嘲讽的笑意,还是觉得自己的心被刺痛了一下。  “怎么,一大早的就喝醉了吗?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欧阳总裁的女儿是欧阳依依吧!这跟我有什么联系呢?所以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现在才想起来要对自己表现他的那份伟大的父爱,难道就不嫌有些过晚了吗?  “不,我找的是你,瑞西,你说吧!要我怎样做你才能补偿我这些年来对你所犯下的错。”欧阳连城这些日子以来可是没有睡过一天的好觉,每每一闭眼都会浮现起自己之前对她所做过的种种,那样的一种记忆无一不在鞭策着他的心,让他感觉到窒息般难受。  “哈哈!欧阳总裁,你不觉得自己这样问太可笑了吗?让我告诉你怎么做,其实我也很想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能无视掉你是我亲身父亲的这一个事实。”欧阳瑞西难过的闭了闭眼,她就知道自己不该奢望一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现在他竟然来问自己该怎么做,试问她还能要求他怎样做,难道说她的要求能让自己的母亲复活过来吗?还是说她的要求能让那一个还没有成形的小生命重新的降临人生,都不能吧!既然不能,那么她的要求还有用吗?  “瑞西,对不起!都怪我当年一时糊涂,着了莫雅萍的道,这才毁了我们那原本幸福的家,所以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不敢请求你的原谅,但希望你能给我赎罪的机会。”欧阳连城低声下气的哀求着,就只希望她别那么的排斥自己。  “对不起!我想你该忏悔的那一个人并不是我,要想请求得到原谅的那一个人也不是我,所以你还是回去吧!我很忙,没有多余的时间来听别人的故事。”欧阳瑞西字字不留情面,整个人更是处在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之中,没有半点的温情可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