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483.第483章无理取闹

483.第483章无理取闹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81更新时间:2016-01-06 10:39:00
   “虽然说这样的一个答案很难让你们理解之前的种种,但我们所想要的只是现在跟将来,所以请你们给我们作证,在以后的无数年里,我们都会生活得很幸福,同时也谢谢大家对我夫人的关心跟支持,这就是我想要跟大家所说的话,谢谢!”  穆季云很真挚的扫了一眼全场,霎时之间,一阵雷鸣般的掌声响彻了整个军区的上空,是的,过去将会永远的成为过去,而现在跟将来才是真正值得去珍惜的,而往往有很多的人不懂这一点的可贵性,所以才会一味的停滞在过去当中,不但束缚了自己,也连累了他人。  欧阳瑞西的双唇懦动了下,视线紧紧的锁住那个前一刻还在跟自己怄气的大男人,一丝甜甜的液体缓缓的在她的心间流淌开来,这样便好,没有多么浮夸的语言,却字字让自己为之感动,以至于整个演示结束后,她还处在一种飘缈的境界之中。  其实她所想要的一直都是一份简单的感情,没有附加进太多别的因素,只因为爱而爱,不受一切物质条件所左右。  她自认自己不够完美,也自认不是那一种男人一看就能深受吸引的类型,所以对于穆季云能爱上自己,说实话,她真的是很难以置信,但一路走来,他用自己的方式来告诉了她,爱一个人竟然可以做到如此的义无反顾,就算是搭上了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你,还在生我的气吗?”欧阳瑞西不确定的问着他,目光停留在他那假寐的俊彦之上,略带着那么的一丝怯意,可回答她的却是一片的静寂,看来某人就算刚刚说了那么一通煽情的话,该赌的气他可一点也不会落下。  “我知道,你是因为看见我受伤的手才生气的,但这真的只是一点皮外伤而已,并没有你想像中那么的严重,所以别为我担心。”现在的欧阳瑞西倒是很庆幸罗昊给调来了这么的一辆房车,所以没有人看得见自己此刻所要去面对的尴尬。  “我的担心,对你来说还有意义吗?”穆季云突然的睁大了眼,凌厉的目光直直的落在她那张自己日思夜想的小脸之上。  “对不起!我以后一定会注意,可你能不能先听我解释。”欧阳瑞西抿了抿唇,在他那紧迫的视线之下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  “说吧!我听着。”穆季云强忍住那一种想要拥她入怀的冲动,提醒自己一定不能因此而心软,要不她下次还会再犯。  “我是因为救欧阳依依才受伤的,当时情况真的很紧急,所以我不得不用手去抓主匕首,可我已经尽可能的减低受伤程度了。”欧阳瑞西说完就潜意识的往一边移动了一下,如果自己猜得没有错的话,很快的便能听到大吼之声。  “你说什么,救欧阳依依,你确定那个女人值得你去为她受伤。”穆季云一听本来慵懒斜靠着的身影瞬间的坐直了起来,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目光审视着她,好笑她说了一个多大的笑话般。  “于私,她的死活确实是与我无关,可于公,不管对方曾经对我做过多么恶毒的事情,我都必须挺身而出,因为这是作为一名军人最起码的道德理念。”欧阳瑞西知道常人很难接受这个答案,但她身居其职,她就必须要对自己身上的这套军装负责。  “别跟我说这些个大道理,在我眼里,别人的死活可跟我没有半丝的关系,我只在乎你的安全而已,所以我没有必要因为别人的愚蠢而买单。”穆季云的语气有些许的偏激,早知道那个女人还能妨碍到自己的生活,当初说什么也不能心软的放过了她。  “我知道,可我也有着自己的立场,所以对这,我只能说抱歉,但我真的没有忘记过你曾经对我所说过的每一句话。”欧阳瑞西真的很不喜欢看见他蹙着眉头的样子,那样总会让她莫名的心疼。  “也许在你的心里人,我还抵不过你身上的这一套军装吧!”明知道自己的内心有多么的清楚她有多适合穿着这一身军装,可总免不了因此而产生嫉妒之心,总之,在爱情的面前,他给谁都要来得小气,永远都希望自己在对方的心里是排在了第一的这个位置上,没有任何的人和物可以取代。  “穆季云,在这个问题之上,我希望你能理智的去对待,而不是任意的无理取闹。”欧阳瑞西眉目都染上了怒意,因为爱他,所以才会在意他的感受,因为自知理亏,所以才会低声下气的跟他解释,但并不代表着他可以贬低自己爱他的那一颗心。  “我无理取闹,欧阳瑞西,在你眼里,我就是这么的一个人吗?”赶了二十多个小时的飞机,连时差都还没有倒过来就急急的往军区赶,真以为他是因为看重这个演示吗?他迫切想见的那一个人是她好不好。  “不好意思,我的言词有些过激了,你别放在心上。”欧阳瑞西伸手把额头上的发丝往上捋了一下,轻咬了一下唇瓣,慢慢的平复着自己的情绪。  “算了,其实我也有错,说过不妨碍你的工作的,可还是忍不住的干预了。”穆季云再次的轻阖上眼眸,慵懒的靠在靠背之上,让人根本就无法探知到他真正的想法。  “你,是不是很累。”芊白的素手还是忍不住的抚上了他那紧皱着的眉心,轻轻的替他按压着,同时也升起了一股涩涩的感觉。  “嗯!”这简洁的一个低音很清楚的告诉了欧阳瑞西,他现在不想再跟自己说话,也不知道在博茨瓦纳他们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罗昊的身上会有那么多细小的伤痕,问他们都说只是遇到了一些意外,可从他的神情上来看,她相信事情远没有想像中那么的简单。  静静的把视线给落在他的俊彦之上,所有的一切对自己来说都是那么的熟悉,就连霸道起来的样子都如出一辙,不给别人丝毫忤逆他的机会,而自己竟然会受慑于他的这一种强大气场当中,也无外乎是出在一个在意之上而已。  轻叹了一口气,跟他之间移开了一点位置,这才伸手把他的头扶躺在自己的腿上,从军区到家还有一小段的路程要走,就让他休息一下再说吧!  其实穆季云并没有要睡觉的意思,只是在闭目养神而已,为的就是不想跟她再起冲突,可现在被她这么的一安排,他还真的是感到有些累了,几天来的奔波跟时差的突然倒置让他真的熟睡了过去,尤其是在这么的一个熟悉的怀抱里面。  当车子回到市区的时候,已是晚霞满天了,也刚好赶上了下班的高峰期,很不幸的是,遇上了以往不可能会碰上的塞车,这就是早回来的弊端,要是换在平常时,这是根本就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因为她从部队到达市区的时候早已过了下班高峰期,也就不存在着堵车一说。  “到了吗?”穆季云睁开有些困倦的眼眸,就这样躺着对上了她的视线,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他就是很没有骨气的对她心软了。  “还没有,塞车了,估计要等上一会,要不你再假寐一下。”芊手在他的头顶上细细的拨弄着他的短发,带着几许的温柔,但更多的是一种愧疚,因为这一路上她把所有的事情都重新的理了一遍,感觉自己在某些方面真的是太过于的漫不经心了,尤其是在对待他的问题之上,自己考虑得有些过于欠缺,虽不说他是一个那么自傲的男人,就算是换作一个普通人,在面对着自己的那一种无所谓之时也会瞬间爆发的吧!  “不用了,是不是感到很委屈。”穆季云就那么的垫在她的腿上,低沉的问道,听得出来,他的声线里还带着疲惫的意味。  “没有,是我自己想得过于的简单了,总觉得身体是自己的,所以可以任意的挥霍,不需要向任何人去报备,却忘记了,我其实并不是单单只属于自己的,还属于那些爱着我的人。”  欧阳瑞西说这些的时候,心里是苦涩无比着的,作为一名军人,在恨多的时候都是身不由己的,所以她虽然在作着自我检讨,却无力去改变这一事实,也许会有很多的人建议自己放弃军人这个职业,可这对于她来说,那不单单只是一个职业而已,更多的是对自己人生的一种肯定,而这一种肯定是自己付出了全部的心血甚至是生命才换来的成就。  “看来检讨得不错。”穆季云的手在她的唇瓣轻柔的抚摸着,虽然知道她很快就又会犯同样的一个错误,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对她要求过多,这就是作为一个军人丈夫的悲哀吧!总是不能随心所欲的奢想着这一切,也是自己唯一感到挫败的地方。  “那你还生我气吗?”欧阳瑞西抿了抿唇,想她铁血铮铮的一个女军官,从来就不需为谁而屈服,可却偏偏败给了他,但以这样的一种形式向他低头,个人觉得并没有什么好丢脸的,反而有着一丝甜甜的感触,因为他爱她,所以才会紧张她的一切不是吗?  “你觉得呢?”穆季云勾唇一笑,就说这女人傻得可爱,可她却偏偏不肯承认,如若自己真的生她气了的话,又怎么可能还会心平气和的跟她在这说话呢?早就转身而去了,但既然她那么担心自己生气,那他也不妨再故作样子一下,看她会怎么做。  欧阳瑞西咬了咬唇,最终像是做出了多大的决心般,缓缓的弯下了腰,瞬时之间,柔软的樱唇便印在了他那凉薄的唇瓣之上,是她所熟悉的那一种触感,也是她在看见他的第一眼就想去做的事情,那是她对他所倾诉的一种想念。  穆季云微诧的凝视着她,看来这个小女人越来越懂得怎么利用自身的条件来让自己对她消气了,但是谁管呢?美色当前,他穆公子可从来都不是属于被动的那一个,所以顺着她的吻而愈演愈烈,不顾一切的加深了这个对爱的诠释,直至对方气喘呼呼的才肯撤离开去。  “小妖精,如果不是地点不对,非要把你给吃了不可。”双眸带着**的火花,紧紧的锁住了刚刚被自己解开了两颗扣子的酥胸。  “你看什么呢?”欧阳瑞西赶紧的扣起自己的衣服,脸上绯红了一大片,躲避着他那炙热的视线。  “什么也没有看,再说了,你身上还有哪一个地方是我所没有看到过的。”穆季云从她的腿上起来,坐直了身子帮她整理刚刚被自己扯乱了的衣衫,唇边始终张扬着得意的轻笑。  “流氓。”欧阳瑞西忍不住的白了他一眼,但很高兴他终于愿意搭理自己了,要不老是用那一种冰冷的眼神看着自己,让她感到总是莫名的心慌。  “流氓怎么了,我对自己的老婆流氓难道还犯法了吗?”很显然的,穆季云很享受之前的这个吻,从他那愉悦的语气中就不难听出来。  “我不跟你扯这个,下去吧!到家了,轩轩可是想你得紧。”欧阳瑞西再次的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装,这才拿起了自己一旁的公文包,催促着他下车。  “看来还是儿子好啊!不像某人,一句说想我的话没有也就算了,还把我给气得半死。”穆季云说完便拉开了车门,弯身的下了车,还不忘体贴的拉了某人一把,表现得很是绅士。  欧阳瑞西因为穆季云的这一句话而微蹙起了眉头,想要反驳的话在看见那一个飞奔而出的小身影时很是憋屈的给忍了下去。  “爹地,你终于回来了,看,轩轩想你想得多瘦了。”小家伙说着便扑到了穆季云的身上,还怕他不相信般轻捏了一下自己的小脸蛋,那可爱的样子可是瞬间的萌化了穆季云那颗坚硬无比的心。  “嗯!那爹地来看看,都还有那些地方也跟着瘦了。”穆季云说着便伸手去要拉下他的小裤子,吓得小家伙一阵的哇哇乱叫。  “爹地,不要看了,就脸瘦了而已,可别脱我裤子,还有女生在呢?”小轩轩对着欧阳瑞西的方向给挑了挑眼,很明显的是在说她呢?  “小家伙,你才多大点人啊!就懂得害羞了,别忘了,她可是你妈咪,你小子身上有哪一个地方是她所没有见到过的。”穆季云的这话一落下,欧阳瑞西就受不了的抽动了一下嘴角,明明是很正常的一句话,可一联想到他刚才在车上之时对自己的那一通调侃,她就怎么听怎么觉得别扭得慌。  “那不一样好不好,妈咪看的是我小时候的样子,可不是现在的。”小家伙嘟着小嘴,不依的为自己争辩道。  “有什么不一样的,还不都是那一个你,哦!不对,应该说是有了很大的差别。”穆季云憋着笑,抱着他往屋内走去,俊逸的脸上挂着邪味的笑痕。  “是吧!爹地,你也发现我不一样了。”小轩轩一得到穆公子的肯定就高兴得雀跃了起来,但,很快的,就又因他的下一句话而焉下了一张小脸。  “那可当然,刚来的时候你可是瘦得像动物园里那营养不良的小猴子一样,而现在嘛!胖得都快要赶上小熊猫了,再这样下去,估计大象也只不过如此了,看你还整天做一个小吃货。”  穆季云说得一脸的煞有其事,把某个小家伙给吓得一愣一愣的,真的伸手在自己的身上到处捏了起来,可当知道自己上当受骗了之后,他的眸光一闪,同时的,露出了一脸促狭的笑意来。  “妈咪,爹地说你是一只母猴子呢?”哼!让你吓我,我让妈咪来收拾你,也不想想看,自己的体质那么优良,可是属于那一种任吃也不胖的人,竟然后知后觉的差点上了他的当,看来穆公子不但对外人腹黑,对自己这个亲生儿子也腹黑啊!  “小子,我什么时候说过那话了,你可别陷害我,老婆,你可别相信这小子的话。”穆季云赶紧的转头对着欧阳瑞西干笑了笑,再回头狠瞪了小家伙一眼。  “怎么没有,你说我是一只小猴子,那不也是间接的说妈咪是一只母猴子了吗?”小轩轩得意的一笑,这下看你怎么向妈咪解释。  “我还说你现在像小熊猫呢?你怎么不说那也是在暗示你妈咪也是一只大熊猫呢?”穆季云没好气的轻敲了下小家伙的头,还母猴子,亏他想得出来,也不怕埋汰了他妈咪。  “看吧!,你自己都承认了,你不但把妈咪比喻成了猴子,还意指成了熊猫。”正所谓虎父无犬子,他又怎么可能会乖乖的处于被动的位置上而不作出反击呢?  “不错,我是把你妈咪当作了熊猫般的爱护着,可别忘了,熊猫是国宝级的存在,又岂是你这个小猴子所能比拟得了的。”穆季云捏了捏小轩轩的小鼻子,小子,想暗算老子,还嫩着呢?  欧阳瑞西一直微笑的看着他们两个在那互相掐架,不发表任何的意见,随便他们怎么的折腾,反正她可是帮谁貌似都不对,既然这样,还不如在一旁愉悦的看着,看他们之间的斗法最终会是谁占去了优秀,但不可置疑的一点是,他们都是自己生命中最为重要着的两个男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