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484.第484章恐怖的中药汤

484.第484章恐怖的中药汤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233更新时间:2016-01-06 10:39:01
   “你没事吧!”一进到客厅,坐在沙发上的穆时桀就抬眼在穆季云的身上来回的扫视着,虽然听到手下报告说他跟罗昊两个都没有什么大碍,但还是忍不住的有些小担心,这是以前的自己从来就不屑于有的举动。  “没事,就罗昊受了点小伤而已。”穆季云把小轩轩放了下来,走到老爷子的身边坐下,其实在很多的时候,他并不是很习惯去面对父亲那逆天的长相,相信两人走出去后绝不会有人以为这是父子俩。  “没事就好,以后出去多长个心眼,这样就不会像这次一样把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了。”现在的穆时桀跟天下的父亲没有什么差别,都会为出门在外的儿女所担心。  “吃一堑长一智吧!只有这样才会接受教训。”穆季云轻呼了口气,这就是自己轻敌的后果,所幸的是总算完美的解决了,虽然说是借助了老爷子的关系,但是人平安才是最重要的。  欧阳瑞西皱了皱眉,连爸都知道了的事情,为什么就偏偏的不告诉自己呢?而且从他们的谈话之中不难听出,他跟罗昊的这一次博茨瓦纳之行肯定是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也一定是跟爸爸寻求了帮助,难道说跟罗昊的受伤有着很大的联系吗?  “瑞西,你这丫头,想什么呢?我叫你几声也没有听见。”傅冰蝶伸手在欧阳瑞西的眼前轻晃了下,很好奇她站在客厅中央想什么想得如此的出神。  “哦!妈,对不起!我走神了,你叫我有事吗?”欧阳瑞西收凝了一下心神,对傅冰蝶轻扯了一下唇角,一脸的尴尬表情。  “这孩子,我那不是担心你吗?定定的站在这里出神,该不会是累过头了吧!”傅冰蝶疑惑的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的那两父子,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之处啊!  “不好意思,我下次注意。”欧阳瑞西的脸色一阵绯红,因为婆婆的这一番话可是让全部的人都把目光给投到了自己的身上来。  “嗯!先去把汤给喝了,我已经帮你炖好了,就等着你回来喝呢?瞧你这身子骨,这么的纤弱,每天还要忙那么多的工作。”傅冰蝶只要一看见欧阳瑞西那疲倦的样子就一阵的心疼。  “奶奶,有没有小轩轩的份啊!”小家伙一听见有吃的就兴奋了起来,管你是什么东西呢?  “没有,那是女人喝的,不适合你。”傅冰蝶想都没有想便拒绝了小轩轩,因为她确实是在汤里面加了不少的药材进去,目的就是让儿媳妇给好好的补一下,却不曾想她的话一落下,欧阳瑞西的整张小脸都垮了下去,可怜兮兮的看着穆季云,希望他能帮自己说一下话,别让她喝药味那么浓的汤,而且她的身体真的很好,不需要这些外在的东西来补。  “别看我,没有听见妈说吗?是女人喝的,我可不是女人。”穆季云一看见欧阳瑞西对自己投过来的求救眼神就无奈的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爱莫能助。  穆公子不说话还好,他这么的一说之后,欧阳瑞西更加的无地自容了,直觉的便认为这个家伙是故意的在报复自己,幸好的是自己跟婆婆之间相处得不错,要是放在那婆媳关系恶劣的家庭的话,就凭他所说的那一番话,势必会引来一场大战不可。  “你这孩子,就喝个汤而已,有这么的恐怖吗?”傅冰蝶皱了皱眉,她可是很喜欢闻那一股子的味道,觉得喝起来也肯定不错。  “奶奶,那你喝过吗?”小轩轩调皮的抬起小脸,狡黠的看着自家奶奶那宛如少女般漂亮的容颜,感觉她跟妈咪站在一起根本就不像是婆媳,倒是很像姐妹。  “没有,但是味道闻起来不错。”傅冰蝶实话实说,是因为她真的觉得那味道很好闻。  “啊!没有喝过啊!奶奶,妈咪最怕的就是闻中药味了,可你还让她喝,没看见她的整张脸得纠结成一团了吗?”儿子是用来干什么的,不就是在这样的时候挺身而出吗?  “妈,不是这样的,我现在就去喝。”欧阳瑞西说着便急急的往厨房走去,不就喝个药汤吗?有什么可以难得到自己的,虽然说自己真的是很怕中药,但忍一下就好了,可不能这样糟蹋了别人对自己的好意。  “小家伙,是不是你想喝,嗯!所以才会跟奶奶撒谎说妈咪讨厌中药味的。”傅冰蝶轻捏了一下小轩轩那圆乎乎的脸蛋,假装生气的问道。  “好吧!算我没有说。”都说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妈咪啊!不是你儿子不帮你,是你自己心甘情愿的往里钻的啊!一下喝到想吐可就有得你好受的。  欧阳瑞西其实还没有喝,光闻到那股中药味就已经让她有了想吐的冲动了,欧阳依依,为了救你,可知道我牺牲有多大,但愿你以后能洗心革面的做人,可千万别再来找我晦气了。  “少奶奶,喝吧!夫人可是从中午就开始忙活这个了。”吴妈一脸慈祥的看着欧阳瑞西,要知道夫人可是很少管厨房的事的,但是为了这个汤可没有少折腾。  “这么多都要喝下去吗?”欧阳瑞西有一种想跑的冲动,可别告诉她这么大的一锅都是自己要喝的。  “哪能啊!喝一小碗就成了,夫人那不是不懂吗?所以水放多了,别担心,没有你想像中的那么难喝,就是味道不怎么好闻而已。”吴妈笑着摇了摇头,估计是因为夫人没有女儿的缘故吧!所以把少奶奶当作女儿般的在调养着呢?  “吓死我了。”欧阳瑞西暗暗的替自己擦了把冷汗,幸好只是一小碗,这样咬咬牙也就咽下去了。  “有那么夸张吗?”穆公子倚靠在门口,笑得一脸的玩味。  “少爷”吴妈笑了笑,并不打算留在这里继续的当电灯泡。  “嗯”穆季云点了点头,看着吴妈走出去再踱步进来,他总归是不放心,所以跟过来看看。  “你是来看热闹的吗?”欧阳瑞西没好气的狠瞪了他一眼,很是讨厌他脸上那灿烂无比的笑容。  “不是,妈让我来监督你呢?”穆季云伸手搂住她的小蛮腰,想不到这个女人天不怕地不怕,竟然会怕喝中药,这要是让她的那些兵知道,该会拿什么样的眼神去看待她呢?  “不用你监督,不就是喝个汤吗?有什么好纠结的。”欧阳瑞西说完想都不想的端起碗来,闭上眼睛一股脑儿的喝了下去,可那恶心的气味让她一时缓不过劲来,立刻的有了一种想要吐的感觉,想都没有想的便要推开搂住自己的穆季云,却没有想到被某个男人瞬间的睹住了嘴,温柔的描绘着她唇瓣的美好,硬是吓得她把那一种恶心的感觉给强压了下去。  “味道貌似还不错。”某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无耻男人伸出舌头来舔了舔自己的唇瓣,邪味而又性感,让欧阳瑞西刚想骂出口的话给瞬时的没了底气,傻傻的被他吸引着。  “穆季云,我发现你有一种永远也挖掘不完的潜能。”欧阳瑞西说得一脸的若有所思,还夹带着一丝的神秘色彩,外加几分的揶揄之味。  “哦!什么潜能,原来你也发觉到你老公我的优点了。”穆季云一听欧阳瑞西这么的夸自己,便得意的开始飘飘然起来,满脸都是骚包的表情。  “无耻的潜能啊!怎么挖都看不见底。”欧阳瑞西说完眉角一抛,像以往的无数次一样,很轻易的脱离了他的怀抱,快步的往客厅走去。  穆季云一脸沉思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很好,竟然挖了个坑让自己美滋滋的往里跳,看他今晚再怎么的把这个仇给报复回来,让她知道老虎的屁股可是碰不得的。  家人的相聚总是温馨而又甜蜜的,尤其是围坐在餐桌前的时候,不自觉间便多了一抹令人感到动容的氛围在飘散。  “昊儿,你多吃点,怎么感觉到最近你瘦了很多。”傅冰蝶的话刚一落下,让罗昊刚吃进去的饭给差点的喷了出来,他可是知道少奶奶就是被她说过了瘦之后就挨吃中药汤的,不会是把注意也给打到自己的身上来了吧!  “咳咳!妈,我最近还重了几斤,所以你就不用给我炖汤了。”罗昊轻咳了几声,赶紧的为自己申辩了起来,可不能成为第二个少奶奶。  “哈哈!罗昊叔叔,你该不会是也害怕吃中药吧!这样一看,奶奶,罗昊叔叔还真的瘦了呢?你看,精神也不佳,你再看,身上还有那么多未好的伤痕,所以得给他也好好的补补。”在一个家庭里,小孩子永远都是处在了一个核心的地位之中,所以他的一席话把所有人的目光都给吸引了过去,个个都紧紧的盯住罗昊看,让他好不尴尬,本来冷酷的俊脸也瞬间的蹿红了起来。  “是啊!昊儿,我刚才就注意到了,却一直没有机会问,你这伤到底是怎么回事。”傅冰蝶忧心的紧皱着眉头,虽然说对于一个男人来讲,这些并不算得上是什么大伤,但这么多的小伤合在了一起,也算是一件挺严重的事情了,而且现在他们所看到的都是明显处的伤痕,那他们所没有看到的地方呢?是不是要给这些要来得严重许多。  “没事,一点小创伤而已,过个两三天就完全的看不见了。”只要别让他跟着喝中药汤,不用说过两三天了,他感觉自己今晚就能好起来。  “你们在博茨瓦纳是不是遇到危险了。”欧阳瑞西一直就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现在既然再次的提起,她很想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来看看。”小轩轩跳下了自己的椅子,跑到罗昊的身边观察起他手上的伤口来,“嗯!这是刀伤,还有的是匕首造成的,由此可见,罗昊叔叔是被多种武器所伤,那么也就说明了他当时是在跟人群战,要不不可能会遗留下那么多纹痕不一的伤口来,但也看得出,那些人好像没有真正要罗昊叔叔命的意思,所以下手使了巧劲,因此才会让他只是受了一些皮外伤而已。”  小轩轩鉴定完毕,把自己的观点给陈诉了出来,却是该死的吻合,因为当初那群人的目的确实是想拖住罗昊的脚步不假,目的就是想阻止他回酒店去跟穆季云汇合。  “啊!真的吗?那云儿呢?你是不是也受伤了。”傅冰蝶的这话一落下,也同时的惊呆了欧阳瑞西,因为她只顾着跟他闹别扭了,却完全的没有想过这个问题,那是不是说他的身上也有他们看不见的伤呢?  “你们可别这样的看着我,就罗昊受伤了而已,我可是毫发未损的,还有,别叫我云儿,让我全身都起鸡皮疙瘩,那么娘的称呼你用来叫罗昊就好。”穆季云说完直接的无视掉那一道道关切的目光,再次很不仗义的把罗昊给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  “那你怎么就没事了,不会是眼睁睁的看着昊儿被打吧!你看,他都被伤成啥样了,可你一道伤痕也不见。”傅冰蝶可从来不偏心,都是自己的孩子,无论是伤在谁的身上,她都着急。  “嘿!你还真的是我的亲妈,就还非得让我也受伤陪着他不成。”穆季云对自己母亲的这种异于常人的思维方式表示很是无力,但也并没有为自己作出辩解,因为这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自己确实没有受到丝毫的伤害不假。  “你,真的没事吗?”虽然他是那么说,但欧阳瑞西还是很不放心,所以低声的询问到,目光也在他的身上来回的扫视了起来。  “这个有事没事,晚饭后我再用行动来告诉你。”穆季云凑近欧阳瑞西的耳畔低声的私语着,所说出来的话可是让她瞬间的蹿红了脸,目光恼怒的狠瞪着他那一张笑得很是暧昧的俊脸,还真的是一个死性不改的痞子,这样无耻的话他也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得如此的坦然,虽然说他们都听不见,可给自己的感觉却是特别的下流。  “爹地,你到底跟妈咪说了什么,你看她的脸都要烧起来了。”以前在军区里的时候,老是只有自己跟妈咪一起吃饭,当然,有时候还有小杜叔叔跟顾叔叔他们,但像现在这样,一家人能幸福的在一起玩笑却是不曾有过的,所以他特别珍惜这样的一种欢乐的时光。  “我说了什么,你真的想知道。”穆季云玩味的一笑,揶揄的对他眨了眨眼,时时都带着算计的阴谋在其中,让某个小朋友看了好不淡定。  “呃!还是算了吧!”一看穆公子这样的一种神情,不用想也知道不会是什么好事,正所谓好奇害死猫,所以他还是老老实实的做人吧!对做猫可没有丝毫的兴趣。  不错,反应很快,不愧是自己的儿子,各方面都得自自己的真传,这察言观色的智慧可是见风日长,倒是有了一种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拍死沙滩上的感觉了。  穆时桀很享受这样的一种家庭氛围,虽然在整个过程当中,他一言不发,但却是以一种很淡然的心态去看待这一切,或许这就是以前的自己所缺失掉的那一块,所以才会在以往的时光中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相比起别人的各种心境,罗昊可是暗暗的轻吐了一口气,只要话题不围绕在自己受伤之上,那么也就不会有被抓去喝药汤的厄运发生,所以他乐于小轩轩把话题给转移了出去。  “罗昊叔叔,我帮你解围了一次,明天是不是可以带我去跆拳道馆了。”小轩轩奸笑的对罗昊眨了眨眼,笑得一脸的狡黠,可让罗昊大汗直冒,什么就替自己解围了,这所有的事情可都是他一手挑起来的好不好,现在可倒好,竟然还好意思跟自己邀功,这样厚脸皮的一种无耻行径,可是跟少爷有得一拼啊!  “小子,你确定自己刚才不是在火上浇油吗?”罗昊淡然的斜睨了他一眼,用只有两个人才听得到的音量低语着。  “呵呵!罗昊叔叔,刚才那叫口误,口误,你懂的吧!”都怪自己,表现欲太强了,所以直直的差点拍飞了自己的周末福利。  “我不懂,我只知道自己差点被某人陷害得要去喝那恐怖的中药,尤其是你奶奶亲自煲出来的那一种。”罗昊说着便摇了摇头,夫人那厨艺可是让所有人都为之心惊肉跳的,所以她煲出来的药汤那也肯定的不忍直视。  “喔!罗昊叔叔,你完蛋了,竟然意指奶奶的厨艺不好,我这就告诉她去。”哼!就不信你不会乖乖的就范,要不自己挖这么大的一个坑不就可惜了吗?  “等等,如果你爹地明天没有特殊的事情要去办的话,我便答应带你去,但可说好了,不能呆得太久。”罗昊算是败给他了,急急的拽住了他的手,很是无奈的在他的威胁下妥协了,而介于他以往一去到跆拳道馆就像是被打了鸡血不想走的行径,他就必须的先跟他谈好条件才行。  “OK,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爹地那边肯定没问题。”小轩轩首战成功,一点也不担心穆公子明天会有些什么特殊的事情去做,因为他今晚一定会很忙,以至于会忙到明天都没有时间去管别的事情,毕竟是小别胜新婚嘛!这个他可以理解的,可别问他是怎么知道的,呵呵!这个嘛?保密,免得妈咪又要给自己下禁令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