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485.第485章迟到的婚戒

485.第485章迟到的婚戒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292更新时间:2016-01-06 10:39:01
   罗昊很不幸的发现,自己又被某个小孩给设计成功了,很是郁闷跟在少爷身边这么久的自己为什么就没有学会他的那一套腹黑的做法呢?  因为演示已经结束了的原因,所以欧阳瑞西难道的一晚没有工作要做,洗簌过后很悠闲的拿着自己所喜欢的小说在阅读着,再加上明天是周末的原因,所以她感觉到自己前所未有过的轻松。  “妈咪,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小轩轩一脸讨好的笑容,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偷偷跑进来的。  “拿去吧!在书房呢?”欧阳瑞西不用问也知道这小家伙要求自己什么了,无非就是要回他的那个一个笔电而已,反正扣了这些日子也够了,就还回去给他吧!  “妈咪,真的,我太爱你了。”小轩轩没有想到自家妈咪今天那么的好说话,所以忍不住的在她的脸上响亮的落下了一吻。  “先说好了,不许看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要不下次就不止是扣电脑那么简单了,而是到军区去给我军训去。”欧阳瑞西刻意的板起了脸,威严的训斥着,该宠的时候她毫不吝啬自己的母爱,但该严厉的时候一点也不能心软,要不他总以为可以一再的去犯这样的错误。  “嗯嗯!谢谢妈咪,那我去拿了。”小轩轩这下欢脱了,因为他的电脑里面可是有着很多他自己所开发设计出来的游戏软件,被欧阳瑞西这么的一收走之后,他也就没有办法再接着的往下去做了,这会儿电脑再次的回到了自己的手上,也就说明他又有事情可做了。  “去吧!但不要玩得太久。”欧阳瑞西相信自己儿子的人格魅力,所以从来不去限制他的兴趣爱好,任期自由的发展。  “妈咪,晚安!”像兔子一样轻快的离开,跑得稍微的有些着急,所以很不幸的跟刚踏进来的穆季云给撞到了一堆。  “小子,看着点儿啊!你跑那么快干嘛?后面有老虎追着你不成。”穆季云快速的伸手捉住了某个差点跌倒的小身影,轻皱着眉头教训着。  “对不起!爹地,我就先走了,至于我后面有没有老虎,还是你自己亲自去验证一下吧!我可不敢发表任何的意见。”小轩轩说完就像是脚底抹油般跑得飞快,他又不是嫌自己闲得慌,要不才不会去招惹欧阳上校呢?他最近可是对去部队军训没有丝毫的兴趣。  “他这是怎么了。”穆季云疑惑的看了眼已经跑远的身影,踱步来到欧阳瑞西的身边,挨着她坐了下来。  “怕我反悔呗!说到这个,你有没有发觉,这小家伙跟我好像越来越不亲了。”欧阳瑞西合起了自己手里的书,很是无奈的轻叹了口气,是因为来到这之后多了许多人疼宠的缘故吗?总感觉他不再像以前那样的爱黏着自己了。  “没有的事,他现在只不过是长大了而已,所想要接触的人和事也跟着有所增加,所以才会让你产生这种错觉。”穆季云淡然的一笑,自己的儿子自己了解,很有自己独立自主的一面。  “真的只是这样吗?欧阳瑞西皱了皱眉,对穆季云的答案不是很满意,可自己又找不出个所以然来。  “可不是这样吗?男孩子嘛!个性总是会比较的独立,所以这很正常,别忘了,现在的他可是个小学生,而不再是以前的那一个流着鼻涕黏着要人抱的小婴儿。”说到这个的时候,穆季云莫名的感到一阵的心酸,那样的日子自己并没有跟她一起见证到,这是他这辈子最大的遗憾所在。  “这个我了解,只是突然觉得难过发发牢骚而已,对了,你跟爸谈完事情了。”看着原本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儿子,一下间不再只围着自己一个人转,说心里面没有想法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但她也没有自私到要把他据为己有的那一种行径,只是一时之间很难从那一种心境之中过渡过来而已。  “谈完了,放心吧!轩轩永远都是最爱你的。”在她的发顶轻吻了下,很能理解她现在的那一种心情,但孩子总会长大,不可能永远都围着父母而转,适当的也要对他放手才行,这样才能让他养成一种独立成长的个性。  “不放心又能怎么办,总不能强迫他吧!对了,前两天我去看了枭雄,因为他一再的要求见我。”欧阳瑞西看着他的反应,脸上有着淡淡的紧张,就怕他会因此而跟自己再次的闹别扭。  “他,说了什么。”穆季云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容,其实他倒是很欣赏像枭雄这样的一种男人,但可惜的是,他爱错了人,因为这个女人只能是属于他穆季云的,别的男人就连想一下也是不被允许的。  “你很介意吗?”欧阳瑞西与他的视线胶着在了一起,却看不透他的那一汪深潭之下的小心思。  “不,我对他说了些什么并不感兴趣,我只介意你是怎么回答的而已,但很显然的,我已经知道了答案。”穆季云自负的一笑,他的女人他肯定是理解的,所以不管枭雄跟她说了多少煽情的话,她的心里都只能装得下一个自己而已,这是他的自信,也是他的资本。  “那你猜我是怎么回答的呢?”欧阳瑞西突然的有了想逗一逗他的乐趣,清冷的小脸上全是打趣的意味。  “不用猜我也知道,你肯定会说爱自己的老公爱得不行,如果没有了我,你也会活不下去的。”穆季云说这一番话虽然有着玩笑的意味,但却很准确的抓住了问题的核心部分。  “你就那么的自信我非你不可吗?”欧阳瑞西也不生气,只是轻睨了他一眼,便垂下了头,不管自己跟枭雄说了些什么,其实都不重要在,重要的是她真的爱惨了这个男人,所以她一点也不反驳他的那一种自恋。  “说反了,是我非你不可,闭上眼睛,送你一件礼物。”穆季云一点也不吝啬自己对她的那一种爱意,反正爱了就是爱了,没有必要矫情。  “什么礼物。”欧阳瑞西有着一丝的雀跃,因为他很少会给自己送礼物,虽然说她并不是那一种肤浅的女人,但还是会有些期盼。  “先闭上眼睛。”穆季云伸手把她的眼眸给阖上,这才掏出了自己揣在兜里一个晚上的小盒子,眼里尽是温柔的宠爱。  欧阳瑞西很听话的紧闭着眼眸,轻咬着唇瓣感受着他身上那熟悉的气息,所以当无名指上突然的传来了一阵冰凉的触感之时,让她的心跳突然的加快了跳动的频率,某种念头也跟着欲然而出。  “好了,可以睁开了。”穆季云抬起她的手来轻吻了一下,终于,为她戴上了这一个代表着永恒的戒指,它将会一起见证着他们两人之间的那一种恒久不变的深情爱恋。  “为什么想到要送我这个。”欧阳瑞西的眼眶有些红润,她所看重的并不是戒指的价值所在,而是它本身所带给自己的那一种非凡的意义,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总是有一种不安定的感觉了,原来是缺失了这么的一枚戒指,要知道,这可是她一直所想要的东西,因为只有那样,才会感到这一切是那么真实的存在,不在乎戒指的贵重与否,只在意戴上戒指之时的那一种触动。  “先帮我也戴上。”穆季云把自己手里的戒指递给她,同时的,也伸出了他那修长的指尖。  欧阳瑞西的手有些许的颤抖,缓缓的把戒指也给他戴上,这样就已足矣,当梦想终于成为了现实的时候,并不在乎有多少人见证了这一切,只需两颗相爱的心紧紧的靠近即可。  “老公,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戒指我很喜欢。”欧阳瑞西情难自禁的扑进了他的怀里,晶莹的泪珠悄然的滑落,说到底她也是一个俗得不能再俗了的女人,也会去奢想这些物质之上的表达方式,虽然她不知道这戒指到底有多么的昂贵,但她知道他爱着自己的那颗心有多么的真诚就行。  “对不起!迟了那么多年才给你戴上。”穆季云伸手抱紧了她那颤抖的身躯,当年的自己由于排拒这个婚姻的缘故,所以连戒指也不愿意为她戴上,而今天就是他在弥补多年前的那一个缺憾,虽然知道就算这样伤害也已经再也无法抹去,但他还是力所能及的想要为她而去努力,尤其是在知道了她爱着自己那么多年之后,自己当时的那一种举动一定让她很伤心、难过了吧!  “不,一点也不迟,只要是你替我戴上的,就一点也不嫌晚。”欧阳瑞西从来就不觉得自己是一个爱哭的女人,可是发觉自己最近常常被穆季云给感动得一塌糊涂,再也不见那一个事事都能表现出很理智的女上校了。  “以后,你就真的被我给套牢了,一点也不后悔吗?”爱怜的轻吻着她垂泪的眼眸,所流露出来的永远都是那一道对她才会有的专属温柔。  “你会给我后悔的机会吗?”透过氤氲着雾水的星瞳期盼的凝视着他,某个地方正在为他而在一寸寸的阵亡着。  “不会,我只会让你幸福得没有时间去想这些事情。”吻,细碎的落下,带着几分的急迫,但更多的是满满的爱意,轻柔的拂过她的眉心,再一步步的掠夺着她的感官,最后覆上了她娇嫩的樱唇,爱怜的描绘着专属于自己的美好瞬间。  欧阳瑞西情难自禁的回应着他的索吻,素白的小手更是在一颗颗的解着他身上的黑色衬衣,目光痴迷的受他所魅惑。  得到她的热情回应,穆季云的全身都升起了熊熊的火焰,大手更是探进了衣内肆意的游走了起来,而炙热的吻也一刻的不停顿,火辣的随着思想而移动,不管是美丽的脖颈,还是迷人的锁骨,都一一的被他点燃了**的火苗。  接下来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水到渠成,暧昧的情潮在迷离中翻滚,旖旎的夜晚拉开了它绚丽的一幕,在这一方空间里,语言是最多余的存在,只有肢体上的碰触才能让人更加的为之沉醉,缓缓的坠入万劫不复的境界之中……(河蟹爬过,此处省略一千字,亲爱滴们可以尽情的YY,版本由你们而定,总有一款是最适合你们的。)  而在冷宅的那边,上官楚楚却是满脸的哀愁,这在她的身上是从来就不曾出现过的神情,眉宇紧紧的蹙起,很是无奈的轻叹着气,眼里还隐忍的带着怒火的气息。  “上官楚楚,你真的不听我的解释吗?你都把自己锁在里面好几个小时了,是不是该把门给打开了呢?”门口传来急切的敲门声,还伴着冷傲风那挫败的哀求声。  自嘲的一笑,解释有用吗?那个秦可儿最终还是成了两人之间的那根导火线,无论自己再怎么的想避开,依然更改不了会被碰上的厄运。  “我真的不知道是谁把她招进公司的,你也知道,整个招聘我都是让人力资源部去独立完成的,从来不过问其中的事情。”冷傲风倚靠在门上,知道自己就算敲破了手,也不可能会让那个倔犟的女人把门给打开了,这也怪自己,为什么就没有在招聘这一个环节之上好好的把一下关呢?以至于签了合同后才发现竟然招了这么一号人物进来,如若今天不是给自己送文件,他还不知道这个事情呢?而秦可儿那女人也确实很有心计,竟然会屈身的去做一名销售策划人员。  我在意的并不是谁把她给招进去的,我只在意你今天的表现而已,既然说已经跟那个女人没有丝毫的关系了,那为什么还要让我看见你们两人亲密的抱在一起,一想到这个,上官楚楚就气不打一处来,狠不得撕烂了秦可儿在看见自己之时那以种挑衅的笑容。  “至于你所看到的那一幕,是因为她突然的扭到了脚往我身上倒了过来,而我也是潜意识的扶了她一下,真的不是你所看到的那样,如果你真的看不得她出现在冷氏,我明天马上把她给裁了,这样你总该高兴了吧!”  冷傲枫闭了闭眼,依自己的性格,什么时候会跟一个女人解释那么多了,而她上官楚楚绝对是唯一的那一个人选。  哼!扭到脚,这么老套的戏码也只有他才信,可休想连她也蒙骗了过去,是,她就是那么肤浅的一个女人,就是无法看见了自己的丈夫跟别的女人抱在一起后还能心平气和的当作没有看见,那可不是她上官楚楚的个性,要知道,像瑞西那样傻得可爱的女人可已经算是濒临绝种了,而你冷傲枫很不幸的没有碰上这么好的女人,倒是让穆季云那个妖孽给捷足先登了,所以你也只能做好接受我怒火的准备。  “算了,我还是等你气消了再说吧!我去书房,什么时候冷静下来了再谈。”冷傲风说着故意的在原地踏了几步,做出那一种脚步渐行渐远的举动。  真的走了吗?上官楚楚生气的跺了下脚,把自己给重重的摔进了大床的中央,轻咬了一下唇瓣,最后一跃而起,拿起自己的公文包就往外走,她是脑袋有问题了才会在看见那样的事情之后还乖乖的跟他回家。  不作思考的拉开了房门,却没有想到的是随之的跌进来一个身影,直直的往她的身上压了过来,差点没有让她成为肉饼子,还好来人很快的稳住了自己的身体。  “你怎么还在这。”上官楚楚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同时的稳了下自己那被惊吓到而不停跳动着的心。  “这是我的卧室,我不在这,你说能去哪里。”冷傲风睨视了她一眼,依然是一副酷酷的样子,但语气却很明显的有着调侃的调调。  “随便你,麻烦请让一让。”上官楚楚的语气很是冷然,带怒的目光不甘示弱的与他对视着。  “上官楚楚,能跟我解释一下你这么晚拿着公文包要去哪里吗?”冷傲风不像穆季云,会有着自己温润如玉的一面,他的整个性格就是冷酷而又无情的,而对上官楚楚,他已经算是改变了许多,但并不代表着没有了自己的脾气,所以此刻的他眼神无比的凌厉,宛如撒旦般的紧锁住上官楚楚此刻那高傲的小脸。  “我要回家,难道你不觉得我们之间需要好好的冷静一下吗?”上官楚楚毫无畏惧的迎上他的视线,没有半丝要退却的意思。  “你,不相信我,还是说你对自己没有足够的自信,或是不可自拔的爱上了我。”冷傲风的语气更加的冰冷了,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寒气逼人的境界之中,如若是换作了其他人,早就被他现在的这一种气息给吓得瑟瑟发抖了,可他所面对着的那一个人是上官楚楚,同样的是一个不肯向任何人低头的小女人,又怎么可能会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呢?  “笑话,你凭什么要我相信你,我又凭什么要爱上你呢?”是,她不承认自己确实是受他所吸引了,但并不代表着她就非这个男人不可,毕竟到了目前为止,她都还没有感受过那一种心悸的怦然心动。  “既然没有,你又何必发这么大的火,不管你信还是不信,那个女人进入冷氏工作的事情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而刚巧的就被你给碰到了,想你那么聪明的一个女人,也不会因为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而影响到我们之间的感情吧!”冷傲风的唇角露出了一个讥诮的笑容,秦可儿,千万别让我知道今天的事情是你有意而为之的,否则就等着好好的承受自己所种下的恶果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