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492.第492章雪珂的讨责

492.第492章雪珂的讨责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72更新时间:2016-01-06 10:39:05
   “怎么了。”看见欧阳瑞西突然的停下了声音,上官楚楚惊诧的也回过了头,可是却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  “哦!没事,我看错了。”欧阳瑞西轻笑了下,以此来掩饰自己刚才的失神,如果她记得没有错的话,那个女人不是前段时间在咖啡厅里面跟着林飘然一起出现的当红影星雪珂吗?要知道她当时可是对自己很有抵触,还以为她会上前来找自己的茬呢?看来是自己过虑了。  “真的没事吗?”上官楚楚还是有些担心,潜意识的觉得她肯定是看见了些什么,否则不可能突然之间脸色变得如此的差。  “我骗你干嘛?你们坐,我去一下洗手间。”欧阳瑞西轻扯了一下唇角,这才起身离开了位置,向卫生间的方向走去,由于她的身材本身就很高挑,加上今天的装扮又过于的野性,所以吸引了很多的目光投注到自己的身上。  卫生间里并没有人,估计是因为上官楚楚所选的这一间咖啡厅比较幽静的缘故,连带着也就没有多少人光顾,但从咖啡厅的装潢上不难看出它本身的那一种不凡风范。  欧阳瑞西看了看镜子里面的那一个冷傲的娇颜,这才低头冲洗着自己的芊芊玉手,可等她再次抬头看向镜子的时候,差点没有被站在自己身后的那一个狠瞪着自己的女人给吓到,但她很快的便就恢复了正常,假装没有看见的便往门外走去。  “等等,你应该就是欧阳瑞西吧!”女人看见欧阳瑞西并没有打算搭理自己,不由得出声叫停了她,但却不敢确认这个穿着性感的女人就是自己上一次所见到的那个一身帅气军装的欧阳瑞西。  “不知雪珂小姐有何指教。”欧阳瑞西虽然很不想跟雪珂打交道,但还是停下了自己的步伐,但可以看出她略带着一丝的不悦。  “原来你还记得我,刚才我还以为自己认错人了呢?只是作为一名军人,你不觉得自己的打扮过于的暴露了吗?”雪珂睥睨的看了欧阳瑞西一眼,因为上次穿着军装的缘故,所以压根就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的身材是如此之完美。  “难道在雪珂小姐的眼中,军人就不应该有自己的私生活了吗?”欧阳瑞西并不觉得自己的穿着有什么不对,只不过是穿的比往常稍微的野性了点而已,不该露的她可一点也没有露,否则首先就过不了穆季云那一关。  “欧阳上校又何须如此的激动,我只不过是把自己的看法说出来而已,难道说这样也过份了吗?”雪珂虽然告诫过自己别去招惹到穆季云,但并不代表着会放过可以奚落到欧阳瑞西的机会。  “这本来就是一个言论自由的社会,别人爱怎么说那都是无可厚非的,所以我并没有什么好介意的,只是希望你能把话说得稍微客观一点,不要把事情给渲染得过大了。”欧阳瑞西冷冷的斜睨了雪珂一眼,自己再怎么的暴露,也不及她的万分之一,但不该管的事情别管,这些可都是她一直以来的信条。  “怎么,欧阳上校这样就觉得委屈了吗?那可否想过我表姐的感受,她可是这一辈子都失去了做母亲的资格,这样也就算了,连她引以为傲的美貌也被你们给毁去了,难道你就不觉得自己罪孽深重吗?”  雪珂言语犀利的冷哼了一声,她就是看不惯这个女人所表现出来的那一种冷艳感,明明就是自己跟表姐的容貌更胜一筹,可是却因为她所表现出来的这一抹淡然跟清冷给夺去去先机,这是自己最为嫉妒的一点。  “我想你是不是把事情给说反了,自始至终,我可都没有去招惹过谁,这罪孽深重又从何说起呢?可别忘了,我也是受害的那一个。”欧阳瑞西很不喜欢别人老是给自己扣上一大堆莫须有的罪名,潜意识的让人觉得自己有多么不堪似的。  “如果不是因为你的出现,我表姐可一直都是穆总裁的最佳妻子人选,而你,就那么硬生生的插进了他们两个人的世界里,从中破坏了他们的感情,你还敢说自己没罪吗?”雪珂步步紧逼,本来娇美的容颜也因为怒气而变得阴沉了下去。  “哼!我插进了他们中间,雪珂小姐,在声讨别人的罪行之前,希望你先好好的去把真相给了解清楚后再来指责我的行为举止。”欧阳瑞西讥讽的冷哼了一声,对这个雪珂也就更加的无语了,这替别人讨公道是没错,但错就错在不该在不了解真相的前提之下就像只恶狗般的乱吠一通。  “我想自己已经了解得够清楚了,我表姐跟穆总裁之间的感情,相信整个S市的人可都是有目共睹着的,而不是单靠欧阳上校只手遮天就可以掩盖得过去的。”雪珂一点也不在意进进出出那些人所投过来的瞩目之礼,反而有了一种狡狯的快感,能把这个女人给踩到自己的脚下,那可是她一早就想去做的事情。  “我只能说你很悲哀,只看到了表面上的东西,却忽略了最实质的所在,而我从来就不觉得自己有多厉害,可以篡改事实真相,所以只要你多一个心眼,今天也就不好意思跟我来说这一番话了。”欧阳瑞西冷着一张小脸,这就是她刚才为什么在看见雪珂之时会紧皱眉头的原因了,因为她跟林飘然同属一样的个性,都是那么的喜欢自以为是。  “事实是什么,事实是我表姐变得一无所有,而你欧阳瑞西却过得风光无比,不过这一点也可以理解,有哪一个小三不是踩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寻找快乐的。”雪珂一想到整日以泪洗面的表姐就更加的愤怒了起来,恨不得上前去揉碎了欧阳瑞西那一张平静无波的小脸,可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因为血淋淋的教训就在自己表姐的身上演示过。  “关于这个,我不想跟你解释,至于我是不是小三,你可以去民政局好好的调查一下,我是什么时候跟穆季云结的婚,所以我不去追究你表姐破坏军婚就已经表现得很大度了,希望你们也别太不把我给当回事,血的教训一次也就够了,没有必要一再的去尝试。”  欧阳瑞西说着便想抬步离开此处,因为她觉得自己没有那个义务去为雪珂解答自己的私事,如果不是因为还有那么几分怜悯林飘然现在的状况,说实话,她连多看雪珂一眼也觉得是在浪费自己的时间。  “怎么,要落荒而逃了吗?是不是自知理亏了,不管你们是何时结的婚,在我们这些明白人的眼里,都知道了是你抢走了我表姐的男人,毕竟没有感情的婚约,也只不过是一张废纸而已,试想在现今的社会里,有谁还会去在意那一个仪式呢?”  雪珂看着欧阳瑞西那沉下去的神情而讥讽的笑了笑,她还以为这个女人能一直都这么冷然下去呢?原来她也有情绪的啊!  “何谓的明白人,在我所看来,也只不过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而已,还有,如果说真的是我抢了你表姐的男人的话,也是由她来找我理论,而不是你来替她出头,除非你对穆季云怀有窥测之心,要不就给本上校闭上你的嘴,我可不希望呼吸间所闻到的都是粪味。”  雪珂的胡搅蛮缠真的是把欧阳瑞西给惹怒了,如若不是自己现在的脾气已经变好了许多,她才不屑于去理会这个女人呢?早就把她给当成空气般的给无视掉了,又岂会跟她在这磨蹭了许久呢?  “欧阳瑞西,你说谁的嘴都是粪味呢?也不想想我表姐都被你们给害成啥样了,你觉得她还敢来找你理论吗?谁知道接下来会再受到些什么非人的待遇啊!”雪珂毫无畏惧的迎上了欧阳瑞西的视线,不管怎么说,她毕竟是一个演员,所以在面对很多状况的时候都能找出自己的一套说法来。  “谁跳脚我就说谁,麻烦你在乱喷粪之前先掂量清楚了再行动,要不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既然她都要把自己给说得十恶不赦的了,那么她也就没有必要再对她继续的客气下去,就让她好好的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王者。  “你在威胁我,难道说这是一个军人该有的行为吗?”雪珂往后退了一步,因为现在的欧阳瑞西浑身都是肃杀的气息,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你爱怎么想都可以,但是要记住一点,千万别把本上校给惹怒了,否则有你好果子吃。”说她以权压人也好,给军人的形象抹黑了也罢,反正她现在是烦死了这个女人。  “如果让记者们知道堂堂的欧阳上校——风行国际的总裁夫人竟然是这样狠毒的一个女人,不知道会造成怎样的轰动呢?”雪珂很快的缓和了过来,挑衅的直视着欧阳瑞西,因为她料定了这个女人不敢真的把自己给怎么样。  “要不你试试看,我不介意上一次头条,但是你觉得自己有那么大的号召力吗?”欧阳瑞西冷睨了她一眼,不就是一个女星吗?既然她都不介意自己曝光,那她又有何惧怕之理呢?  “瑞西,你怎么这么久,我们都等你好久了。”就在这时,久等不见欧阳瑞西回去的上官楚楚给寻了过来,在看见还有另外一个女人在场的时候微微的诧异了一下,接着一脸的恍然大悟,“这位小姐那么的眼熟,好像是那个演员雪珂吧!”  “你认识我。”雪珂没有想到还有人能认出自己来,在惊讶之余难免的有些小雀跃,毕竟作为一个曾经活跃在银屏里的明星来说,还有什么给出名更为重要的呢?  “不认识,就是前段时间看过你那些闹得满城风雨的丑闻而已,怎么,瑞西、,她是你朋友吗?”上官楚楚说完之后才抱歉的看了看欧阳瑞西,感觉自己一下之间把话给说得有些的直白了,如果说对方真的是这丫头的好朋友的话,那自己岂不是很尴尬。  “不是,我跟她不熟,我们走吧!别在意她。”欧阳瑞西拉起上官楚楚的手,不想再继续的跟这个女人争辩下去。  “欧阳瑞西,你别太得意,终有一天,你会给我表姐还要落得凄惨万分的,不信我们就走着瞧吧!”雪珂被冷伈伈这么的一说,恼羞成怒的对欧阳瑞西大吼了起来。  “哎!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啊!你表姐又是谁啊!她落得再怎么的凄惨又跟我们有毛线的关系啊!别一张口就说些诅咒人的话,让人听了超级的不爽你知道吗?”上官楚楚可不像欧阳瑞西那么的好说话,听到雪珂的那些难听的话可是马上的就发飙了起来。  “那你又是谁,我说的是欧阳瑞西,又不是说你,你跟我来个什么劲啊!”雪珂并不认识上官楚楚,只觉得这个女人看起来不怎么好说话而已。  “你说她给说我更加的严重,你说关不关我的事呢?一个过气的明星而已,还真的把自己给当成女神了不成。”上官楚楚还在郁闷自己的气没处可发呢?想不到竟然有人送上门来找虐,不得不说还真的是一个蠢女人。  “你说谁过气了,再怎么的过气,也总好过你这种从来就没有存在感的人强。”雪珂最在意的便是别人说自己是一个过气的明星了,因为那是她心底永远的痛,却没有想到被上官楚楚给血淋淋的再次挑开了伤口,所以一时之间便被气得气急攻心了起来,怒气腾腾的狠盯着上官楚楚。  “不好意思,你们娱乐圈里面的那一种存在感,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稀罕,也就你们在那玩潜规则玩得不亦乐乎的,怎么,这次人人都知道了你是个公共汽车了吧!还总在人前装出一副圣女的样子来,也不嫌砢碜得慌。”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既然是你先不敬在先,那么不好意思,我可不是什么善类,所以就算再难听的话,你今天也必须的给本小姐受着,她可不是某个笨女人,会傻傻的任人欺负,怪不得上个洗手间也能这么久,敢情是碰到疯狗了。  “哈哈!如果我是公共汽车的话,那么你呢?是公共则所吗?”雪珂脸色惨白的咬紧了娇唇,还记得当初自己去勾引穆季云的时候,他看向自己的就像是这个女人一样轻蔑的眼神,难道说在他的眼里,自己就是一个不知检点的女人吗?所以才会对自己没有丝毫兴趣的。  “哼!你还真的是太抬举我了,这样的殊荣可并不适合我们这些良家妇女,所以还是你自己一起受用着吧!我们就不跟你抢了。”上官楚楚挑着眉宇,不留一丝余地的奚落了回去。  “你……你……”雪珂被上官楚楚的话给气得惨白了一张小脸,连话都说不全了。  “我什么我,想要跟人吵架,还是回去好好的练练吧!就你这样的水平,也就只能欺负一些善良的人而已,对于我这样的,说实话,你还真的不是我的对手。”上官楚楚突然之间觉得压制了自己许久的郁闷气息豁然开朗了起来,原来在这样的一种时候,有个人给自己骂竟然是一件那么爽的事情,尤其还是这么的一个贱女人。  “好了,楚楚,我们走吧!”欧阳瑞西淡然的看了雪珂一样,虽然觉得现在的她很是楚楚可怜,但每一个可怜之人都有着她的可恨之处,如果说她从一开始就不主动招惹自己的话,又怎么可能会招来这一顿骂呢?  “哼!今天就暂且的放过你,可千万别在我面前出现,我这个人的心眼很小,容不下一粒沙子,所以你好自为之。”这就是上官楚楚,泼辣而又有个性,说话永远都是那么的直白,丝毫也不介意会得罪了别人。  雪珂没有想到自己不但讨不到一丝的好处,反而还被突然冒出来的一个女人莫名其妙的骂了一通,所以这会儿可是恨极了上官楚楚,可又不能拿她给怎么样,只能狠狠的瞪着她的背影看,最好是能因此而瞪出好几个大洞来。  “嘿!那个女人又是怎么回事啊!她的所谓表姐又是谁啊!”上官楚楚用手撞了撞欧阳瑞西,觉得她可真的是一个奇葩,上个洗手间也能碰到那样的异类。  “你说我还能跟谁有过节,还不是那一个林飘然。”欧阳瑞西的心情有些郁郁寡欢,对于林飘然的那一件事,虽然她不是罪魁祸首,但还是有些小小的纠结,毕竟作为一个母亲,不但失去了自己的孩子,还因此而终身不育,这是一件多么可悲的事情,同样身为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孩子的母亲,她真的是很能感同身受。  “什么,那个女人都那样了,难道说还不知悔改啊!”林飘然的事情上官楚楚也是听说过的,但她并不觉得她有什么可怜之处,反而觉得这样的报应对她那样的坏女人来说实在是太轻了。  “可能这只是雪珂单方面的想法而已,毕竟自那一件事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林飘然,估计她已经觉悟了吧!但这又关我们什么事呢?算了,还是不说她了,以免影响了心情。”欧阳瑞西轻叹了口气,但愿她能真的明白才好,要不只能是作茧自缚,毕竟所有的事情都不可能再重新来过。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