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496.第496章不作死就不会死

496.第496章不作死就不会死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57更新时间:2016-01-06 10:39:07
   上官楚楚看着这样的一个冷傲风,不由得瑟缩了一下,她本以为这个男人就算再冷酷,终究都是属于那一种温文尔雅型的,可就此看来,自己对他的了解还真的是有够肤浅的。  “嫂子,我只想说,你这次真的是完蛋了,连观音菩萨都救不了你。”冷伈伈真想脚底抹油提前的跑回家去,来个躲避过关。  “我,是不是真的玩得有点过火了。”上官楚楚没底气的轻按了有些晕眩的脑袋,一时之间还真的忘记了自己到底都干了些什么。  “你说呢?”欧阳瑞西轻皱了下眉头,因为打斗的原因,周围的人群早就散去了,所以此时整个舞池的中央,就站着她们这么的几个人,而冷傲风把眼神落在了上官楚楚身上那么的几秒过后,便很淡漠的收了回去,不发一言的从她们的身边越过,就好像他们之间是陌生人般,谁都没有搭理。  “大哥,你先等等啊!”冷傲风这样的一个举动,是她们都没有预想得到的,所以一时之间都让她们为之错愕了一下,倒是冷伈伈看着他急促而走的步伐后首先的反应了过来,径自的追了上去。  “你这是要走。”穆季云缓步而进,看见疾步而走的冷傲风一脸打趣的笑容,深邃的蓝眸一扫,眉宇便不自觉的轻轻蹙了起来,尤其是在看见舞池中央的那一抹熟悉的身影之时,他更是拧紧了眉心。  “季云哥哥,看见你真的是太高兴了,快点劝一下我哥哥啊!”冷伈伈哭丧着一张小脸,试问有她这么悲催的妹妹吗?他们两个人在那闹别扭,为什么要她来做这个和事佬啊!  “发生什么事了吗?”穆季云虽然是在问着冷伈伈,目光却停留在了那两个缓步而来的身影之上。  “这一时之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反正你先把我大哥给留住就对了。”冷伈伈都要急得跳脚了,她就说不能去跳舞的吧!看看这闹的都是些什么事啊!  “傲风,就算要走,你也先把自己的老婆给带上啊!你把她丢给我老婆算个什么事啊!”穆季云戏谑的勾了勾唇,敢情这家伙肯定是吃醋了吧!而且这醋味还挺浓,要不怎么会连自己的老婆都不顾就走了呢?  “你这是來落井下石的吗?”冷傲风眉角一挑,咬牙切齿的怒瞪了穆季云一眼,他可是太了解这家伙了,又怎么会听不出他此时话里所含着的调侃成份呢?  “怎么会,就如你所见,我这不是跟你一样,来接老婆来了吗?”穆季云低垂着眼帘,用眼角的余光斜睨了他一眼,脸上尽是戏谑的表情。  “谁说我是来接她的,我这只是路过不行啊!”冷傲风一想起刚才那火辣的场面就紧紧的攥住了拳头,而该死的是那个女人在自己叫她的时候竟然还跟那个男人贴得那么的近,完全的无视了自己的存在。  “哼!我看你小子就是嘴硬,别说了,她们已经过来了,你老婆的脾气你应该很清楚,她那个性会真的跟你闹下去。”穆季云轻撞了冷傲风一下,他的出现无疑是整个酒吧的亮点,邪魅的笑容,尊贵的气质,帅气的俊容,无一不是女人们的最爱。  “你怎么这么快就到了。”欧阳瑞西看见穆季云的时候可没有丝毫的雀喜之意,只是对他此刻那妖孽般的神态很是无感,这个死男人,无时无刻不在施展着他的魅力,看在场的那些个女人所投视过来的那一道道视线就不难看出,他又秒杀了多少女人的芳心,让她恨不得直接的把他给打晕了去,免得尽在这里给自己招蜂引蝶的。  “怎么,很不乐意见到我吗?”穆季云挑了挑眉,看她倒是敢说一个是字给自己看看。  “不敢。”欧阳瑞西对上官楚楚眨了眨眼睛,示意她到冷傲风的身边去,而她却同时的拉起冷伈伈跟穆季云的手,把他们给拽离了此地。  上官楚楚抿了抿唇,一步步的挪了过去,之前的自己确实是很理直气壮不假,可是经历了刚才,她反而变成了没理的那一方,所以在面对着冷傲风的时候,难免的心里有一些没底。  “这个……就刚才的事情,我可以解释的。”上官楚楚低着头,不停的掰着自己的手指,还不时的偷瞄一下冷傲风的反应。  “可我觉得已经没有了听的必要,事实就在我眼前,再怎么的解释也是苍白无力的。”冷傲风的语气淡漠而又疏远,没有半丝的温度可言,她可以跟自己生气,也可以任性,但她不能跟别的男人如此的贴近,这是他的底线。  “呵呵……是吗?既然如此,那么请走好。”上官楚楚会主动的认错,可是也有着自己的准则,不会一味的自损身价而去迎合别人,她承认自己刚才的表现太过份,可也只不过是跳个舞而已,他用得着如此的揪着不放吗?  “上官楚楚,这就是你的态度吗?”冷傲风失望的闭了闭眼,本以为她是与众不同的,可没有想到她跟时下的那些个女人并没有什么两样,都是那么肤浅的一个女人。  “那你想要我什么态度,别忘了,我有过想跟你解释,是你自己不愿给我机会,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要拿自己的热脸去贴你的冷屁股。”上官楚楚本来就是一个得理不饶人的丫头,所以又岂会放任冷傲风故意的歪曲自己呢?  “意思是你觉得自己就一点错也没有吗?”冷傲风强忍着怒气,看着她那张倔犟的小脸,心底在隐隐的刺痛着。  “我并没有这么说,但错不至死,如果你硬要我对你妥协,对不起!那不是我的个性。”上官楚楚一直就是个天之骄女,从来都只有别人迁就她的份,而她对冷傲风已经一再的例外了,所以不可能会继续的一退再退。  “很好,想来我是知道你的意思了,既然这样,我们都各自冷静一下吧!这样会好一点。”冷傲风的高傲不允许他一味的去对她低头,所以深深的瞥了她一眼,转而快步的离开,背影让人看起来是那么的决绝而又无情。  上官楚楚手握拳头,放在唇边轻咬了下,他就这样走了吗?难道说他就不应该跟自己说点好话之类的吗?或者是大骂自己一顿也好啊!可他却什么也不做,就那样的走出了自己的视线。  而比起她这里的冷峻气息,欧阳瑞西那里也不见得有多么的乐观,因为她们都忘记了凌子墨的存在。  “欧阳,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凌子墨原本也想跟上去看个究竟的,但碍于她们的东西都放在桌上,所以一时之间倒让他不是很方便离开,这会儿看见她们回来就着急的询问了起来,同时的也对她身边的那一个尊贵帅气的男人充满了好奇。  “哦!没事了,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坐吧!”欧阳瑞西淡然一笑,觉得上官楚楚一定会跟冷傲风解释清楚的,所以也就没有再担心他们之间的事情。  “老婆,不为我们相互介绍一下吗?”穆季云在假想敌的面前,从来就不会吝啬自己的风华绝代,所以故意轻搂着欧阳瑞西的腰身,绽放出满脸邪魅的笑容,挑衅的斜睨着对方,无非就是在宣战自己的所有权而已。  “欧阳,你结婚了吗?”凌子墨承认自己眼前的这个男人确实是人中龙凤,但一听到他对欧阳瑞西的称呼,他就莫名的有一种排斥感。  “嗯!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老公——穆季云,而这位是我在JC军校的校友——凌子墨。”欧阳瑞西一副落落大方的样子,并没有丝毫要隐瞒的意思,反正事实就是事实,她无需要去遮遮掩掩的。  “哦!原来是校友啊!凌先生,你好,很高兴认识你。”穆季云一听说对方是校友终于收起了自己的防备之心,伸出手去友好的轻握了下,却不曾想到的是,对方并没有要放开的意思,这样的一个感知让他的那一抹邪笑更加的富有深意了起来。  “你好!我也很高兴认识你,叫我凌子墨或者是子墨就可以了。”在凌子墨看来,可以配得起欧阳瑞西的男人绝不应该是自己所看到的这一种绣花枕头,空要俊逸的身姿,而没有任何的实力可言,所以有意的加重了手上的力道,但他貌似低估了对方,因为与此同时,他的手也跟着生疼了起来。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都坐下啊!”欧阳瑞西皱了皱眉,奇怪的看着他们那握着许久不放的手。  在欧阳瑞西的这一声刚落下,两人都同时的松开了手,眼里也都对对方多了一抹赞赏之色,却也就此而暗暗的较起劲来。  而也就在这时,上官楚楚疾步而来,一脸怒气的拿起桌子上的那一瓶Moetdon昂头就灌了起来,那豪迈的个性可是跟她的火爆脾气很是相互辉映。  “楚楚,你疯了,冷傲风呢?怎么就你一个人。”欧阳瑞西急急的抢下她手里的酒瓶,而她也因为猛灌的缘故而急促的轻咳了起来。  “是啊!怎么没有见到我大哥,他去哪里了?”冷伈伈也紧张的张望了起来,可是无论她再怎么的寻找,也没有发现冷傲风的身影。  “哼!他的事与我无关,给我酒。”上官楚楚说着便伸手去抢欧阳瑞西手里的酒,可是却被她给很轻易的给闪开了。  “你先坐下再说,喝酒并不能解决根本的问题。”欧阳瑞西把上官楚楚压坐在凳子上,眉宇全是担忧之色。  “我给他打电话。”冷伈伈拿起电话就拨打了过去,可是回答她的却是已经关机了的声音,这样的一种状况让她不由得转头看了上官楚楚一眼,不知道他们刚才到底都说了些什么,竟然能让冷公子气到直接的关机。  “怎么样。”欧阳瑞西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种后果,还以为他们之间会说开了呢?却没有想到好像演变得更加的白热化了。  “关机了。”冷伈伈摇了摇头,一脸的沮丧表情。  “刚才我不是让你跟他好好的谈一下吗?现在到底怎么回事。”欧阳瑞西冷蹙着眉,看了一眼气定神闲的穆季云,他自己的兄弟,他应该最清楚冷傲风的脾性才对。  “看我干嘛?我又不在场。”穆季云本来就很不爽,尤其是在看见凌子墨之后,这样的一种感觉也就更加的强烈了。  “你们都别找他,没用的。”一想到他刚才那决然而去的身影,上官楚楚就感觉到一阵的苦涩,所以举起手來对一旁的服务员打了个响指,不给自己酒就以为她没酒可喝了吗?她再叫就是了。  “小姐,请问有什么需要。”服务员很快的便走了过来,低头询问着上官楚楚。  “给我拿一瓶上官楚楚看来,自己现在的心情也就只有绝对伏特加那样烈的酒才能与之相抗衡。  “不用,谢谢!她喝多了。”欧阳瑞西想都没有想的便阻止了她,觉得以上官楚楚这样的一种状况,真的很不适合再继续的在这里呆下去。  “欧阳瑞西,你还是不是我朋友了,我根本就没有喝多,服务员,快点去给我拿酒。”上官楚楚一直很好强,也从不轻易的认输,但现在的她却表现得很是脆弱,看起来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走吧!先送她回去。”穆季云站起了身子,好看的眉宇一直就没有舒展过。  “只能是这样了,子墨,不好意思,看来我们要先告辞了,改天再请你吃饭赔罪。”欧阳瑞西歉意的对凌子墨笑了笑,这难得的才偶遇上,但却遇到这样的一种事情,所以对他感到很是过意不去。  “没事,我还会在S市逗留一段时间,这是我的联系方式,有空的时候再给我电话吧!”就算她不提出来,凌子墨也觉得自己处于了一种尴尬的境地之中,所以很识趣的掏出自己的名片递给了她。  “好的,再见!”欧阳瑞西扶起了上官楚楚,刚才的那一通猛灌,可是让她身上的酒味更加的浓郁了起来。  “凌先生,再会。”穆公子暂且先不管他对自己的小娇妻是怎样的一种心思,但除却了这一层不谈,这个男人给自己的感觉倒是还不错,至少是自己所喜欢的那一种类型。  “再会!”凌子墨苦涩的一笑,这个男人,是否就是那一个她在JC军校之时日夜所心念着的男人呢?  冷傲风把车速给飙了一个以往很少有的高度,他们之间的感情,因一个秦可儿就彻底的露了陷,毕竟是没有深爱,不对,也许压根的就没有爱上,所以才会经受不起风雨。  一想到上官楚楚刚才所表现出来的那一种无所谓,他就不由得懊恼的狂按起了喇叭,可知道他在看见她跟别的男人如此贴近的大跳艳舞之时是怎样的一种感受,可知道他当时有多么的不敢置信,而更多的却是一种失望。  他以为就算她再怎么的生自己的气,也只不过是喝酒买醉而已,所以一收到伈伈的信息说她们并没有进包厢的时候就立马的驱车直奔而来了,为的就是怕她喝醉了难受,可是没有想到的是,竟然会有着这么大的一个惊喜在等待着自己,对,是惊喜没错,如果不是看见了那么的一幕,他可能永远也不会想到她竟然会有着这么魅惑人心的一面,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漫天而来的怒气,就在那一刻,他恨不得把在场所有男人的眼睛都给戳瞎,可她倒好,竟然完全的罔顾了自己的感受。  方向盘打了一个大大的弧度之后,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在这样的一个夜晚久久的回荡不下,黑色的迈巴赫也戛然的靠着路边停了下来,修长的身子疲倦的向后靠去,墨黑的眼眸也跟着紧紧的阖起,最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才伸手摸索到刚才被自己生气的扔在了副驾上的手机。  原来有一种在乎早已在不知不觉之中跟随着自己,所以他还是很没有志气的开了机,可是在看见那些个未接电话之后,他的心再次的觉得一阵窒息般的难受,因为那些个未接的电话里面,除了伈伈跟穆季云的电话号码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电话了,看来他又高估了自己,以为那样的气愤而去之后,她至少会担心自己一下下,可却没有想到还是再一次的失望了,看来自己于她而言,还真的什么也不是。  无限熟稔的拨出去一组号码,这才无力的贴近耳畔,根本就无需要等待,便传来了某人那气急败坏的吼声。  “你丫的到底在哪里?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上官楚楚貌似喝醉了,说什么也不肯回冷宅,你自己看着办吧!”穆季云气恼的对着电话大吼,帅气的脸上全是愠怒之色。  “你们还在那里吗?我马上回去。”冷傲风咬了咬牙,快速的启动了车子,想都没有想便再度的折了回去,可见他再怎么的生气,也还是放心不下上官楚楚。  “在门口呢?你快点来吧!”穆季云果断的挂掉了电话,看来无论是谁,只要一坠入爱河,都会变得异常的神经质,只是想不到的是,宛如冷傲风这样的一种不喜好女色的男人,也会同样的逃不过这一劫难。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