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498.第498章不惜去拼命的铁关系

498.第498章不惜去拼命的铁关系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279更新时间:2016-01-06 10:39:09
   “那在这期间,你就没有试图联系过他吗?”穆季云抿了抿唇,修长的手指轻抚着自己的下巴,问得有点忐忑,因为无论是哪一个答案,都会给自己引来不必要的烦扰,而他不想让自己变得那么的易感。  “刚回国的那会儿有过,但是后来就无暇顾及了,毕竟要瞻顾到的事情太多。”欧阳瑞西苦涩的笑了笑,因为要努力的追上他的脚步,所以不停的在摸爬滚打着,好不容易有了一点小成就,轩轩的到来更加让她变得忙碌了起来,所以要找凌子墨的事情就相对的变得有心无力了起来。  “听起来,他跟你之间的关系还不错。”语气有些委婉,不自觉的摸了下自己的鼻子,掩饰那一种紧张感。  “你到底想知道些什么。”欧阳瑞西皱了皱眉,总感觉到他今天晚上有些奇怪,像一个女人般在那絮絮叨叨的。  “没有,就是随便问问而已,好奇嘛!”穆季云暗暗的捏了把汗,想不到自己的目的还是被她给发现了,所以有些小小的不自在,就是怕她会因此而生气。  “这么说吧!你觉得我跟楚楚之间的关系怎么样。”欧阳瑞西干脆的直视着他,清冷的小脸上尽是戏谑的神色,她就说了,他这一个晚上为什么老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原来是为了这个。  “会为了对方而不惜去拼命的铁关系。”穆季云老实的回答,说实话,有时候他都很羡慕这两人之间的那一种惺惺相惜的友爱,想起自己刚跟上官楚楚认识的那会儿,自己可没少被那个丫头捉弄跟奚落,目标都只为了一个,就是为欧阳瑞西而打抱不平,而自己却还傻傻的搞不清状况,现在想想,还真的是啼笑皆非。  “所以我跟他之间,也可以说算得上是这样的一种感情,还有什么要问的吗?”在很多的时候,自己总会不经意的想起那一段时光,如果说上官楚楚是给了她灿烂笑容的话,那么凌子墨就是给了她家人般的温暖,所以当这一股子的温暖突然失去了的时候,她也迷茫过一段时间。  “没有了。”她都这样回答了,如果自己还继续的追问下去,岂不是显得自己太过于的小气了吗?可是她竟然把那个男人的定位给标得如此之高,这一点倒是让他感到挺意外的,所以心底的疑惑不但没有散去,反而让他更加的好奇了起来,但却聪明的没有继续追问,因为他懂得什么叫适可而止。  “就你那点小心思,哼!”欧阳瑞西并不戳破他,只是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径自的从他的身边走过。  “我那点小心思,老婆,你觉得我会有什么样的小心思呢?”大手迅速的抓住她的手腕,微微的一用力,欧阳瑞西便跌进了他的怀中。  “你自己心里不是明白着吗?还问我干嘛!”就算再亲密的动作都已经早已做过了不下数百次,可是每次与他如此近距离的相对望之时,还是会让她感觉到脸红心跳。  “我不明白,所以才要问你啊!”穆季云邪味的笑着,眼神都要柔得溢出水来了。  “算了,当我没说吧!对了,跟我说一说罗昊的伤到底是怎么回事吧!”欧阳瑞西旋出他的怀抱,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在她想来,穆季云的这一次博茨瓦纳之行,绝没有表面上所看到的那么简单。  “呼……一定要知道吗?”穆季云吐了一口气,也坐到了她的身边,随之把头枕着她的大腿躺了下来,之所以不跟她说,无非就是不想让她过于的担心,反正事情都已经结束了,却没有想到这个小女人会如此的执着,只要是自己想要知道的,那么就非要把答案给找出来不可。  “嗯!只要是跟你有关的,我都想要知道,无论好坏。”轻皱了一下眉头,往边上移了下位置,好让他躺得更舒服点。  “说完之后不许自己纠结,也不许骂我。”穆季云知道她的性格,如果知道了自己竟然发生了那么危险的事情,她一定会为此而难过不可,当然,更会怪自己没有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她。  “好,我答应你。”听他如此说,欧阳瑞西的心突然之间的紧张了起来,看来事情肯定很严重,要不他也不会郑重其事的要跟自己讨得保证后才肯开口了。  “事实上这一次的博茨瓦纳之行,我们并不是很顺利,因为那里的一间公司借着自己是东道主,而又跟黑社会有交情的双重优势之下,卑鄙的想要逼迫我签下一份不合理的割让合同,把那里的采矿利润分给他们百分之五十。”穆季云一直都在观察着欧阳瑞西的表情变化,所以并没有错过她那突然之间惨白下来的脸色。  “然后呢?你没有同意,所以勾起了他们的怒火,最后引发了他们要把你给暗杀了的想法。”欧阳瑞西的嗓音有些颤抖,怪不得自己那一个晚上睡得如此的不安宁,原来在冥冥之中,真的是有事在发生。  “是这样没错,但只能怪他们派过来的那个女人没有你来得漂亮,所以被我给识破了。”穆季云说这一句话,只是很纯粹的想要开个小小的玩笑,好缓和一下她那绷紧了的神经,看来自己当时没有告诉她是对的否则指不定会引出多大的动静来呢?  “那如果她要给我来得漂亮呢?你是否就真的着了别人的道了。”欧阳瑞西想想就觉得很后怕,并不是不相信他,只是吧!要想要一个男人臣服,有的是方法,所以在很多的时候,这是一件很考验意志力的事情。  “怎么会呢?在我眼里,没有任何女人会给你漂亮,所以那样的事情根本就不可能会发生。”穆季云自她的腿上坐了起来,把她给轻拥进自己的怀里,其实在那一刻,他也有着害怕,但并不是害怕生死,而是害怕没有了自己的日子,她会怎么的熬过去。  “所以你跟爸求助了,可是却没有跟我提一下,是因为觉得没必要呢?还是觉得我会不在意。”贴在他的胸膛,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原来竟然是一件那么美好的事情。  “我之所以跟爸求助,是因为我知道他们魅幻的人遍布了世界各地,而之所以没有告诉你,只是不想引起你不必要的担心而已,毕竟鞭长莫及,跟你说了只会给你造成困扰,与其让你担惊受怕,不如让你安心的静等我的回来。”磁性的嗓音缓缓的流淌着,轻轻的拂过那颤抖的心扉,试图要抚去那一种莫名的恐惧。  “穆季云,在这里,我要谢谢你!谢谢你能平安的回来,但再遇到这样的事情,我不希望自己会是最后才知道的那一个。”欧阳瑞西自他的怀中抬起了头,很是认真的对上他的视线,神情有着那么的一抹倔犟跟坚持。  “不会有最后,因为答应过你的事情我就一定会做到,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允许自己有事。”穆季云同样深情的与她的目光在胶结着,他的女人,只能由他来守护。  “现在呢?事情都解决了吗?”在很多的时候,她总是很难以理解,为什么他要把业务给拓展得那么大,毕竟钱总是挣不完的不是吗?所以根本就没有必要把自己置身于这样的一种危险之中。  “嗯!爸派去的人很给力,所以毫无悬念的便就完胜了。”轻轻的捏了下她的小鼻子,很是喜欢她为自己着急时的这一种神情,想起几个月前自己刚见到她的那一回,打死他都不会相信那么冷然高傲的一个女人,也有一天会这样的为了自己的安危而担心。  “那就好,如果说那里的生意很危险的话,那么就放弃吧!我并不在乎你的那些个家产,我只要你这个人就可。”欧阳瑞西主动的吻向他的唇,一想到他之前很有可能会回不来,她的心就不由得轻颤了下,吻也就变得更加的炙热了起来。  夜凉如水,闹腾的一天总算是拉下了帷幕,月光如华,透过厚重的窗幔照射在那相拥而吻的一对恋人之上,让人看了是那么的唯美绝伦,而夜还很长很长,正在一笔笔的描绘着属于他们的至深眷恋。  日子在悄无声息中便已经迎来了忙碌的星期一,今天的上官楚楚一身职业的干练套裙,虽然说是有点正规,但却又跟一般的员工有着很大的区别,因为独到的剪裁设计让她看起来很是性感迷人。  “总裁,这是我们跟悦达要谈的企划案,听说他们的总裁已经到达S市了,我们要不要约一下他。”上官楚楚刚在办公桌前坐下,她的特助就走了进来。  “哦!是吗?知道他都跟什么公司接触过了吗?”上官楚楚一边拿出公文包里的文件,一边开口询问着,只听说过这个悦达的总裁什么事情都要讲求实力,所以无论是什么样的项目,他都喜欢用竞聘的方式来选择自己的合作对象,因此从来就不会给任何人情面。  “还没有,他的行踪很隐秘,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的公司知道他的到来,而我们也是无意之中才知道他已经提前到达S市的。”特助看了她一眼,又快速的收回了视线。  “既然这样,你就先去安排一下吧!记住,手法要得当,别引起别人的反感,要不可就弄巧成拙了。”上官楚楚抿了抿嘴,觉得这个悦达的总裁之所以悄然的来到S市,那么就肯定有着他的意图所在,如果说自己的人这样鲁莽的找上门的话,难免不会让他生气。  “是,我知道了,还有这份跟风云国际的企划案已经拟好了,你看看还有什么需要更改的地方。”特助说着从自己的文件夹里抽出了一份文件,把它给工整的摆在了欧阳瑞西的面前。  “嗯!放下吧!我会尽快看的。”上官楚楚轻呼了口气,看着自己面前那摆放得高高的一大沓文件,她就感觉到一阵的头疼。  “好,那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出去了。”特助合起了自己的文件夹,说真的,他很少佩服女人,但对于上官楚楚,他却是打心眼里的敬佩,毕竟能把这么大的一间公司给管理得如此的风生水起,对于一个如此年轻而又漂亮的女人来说,真的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都说漂亮的女人是花瓶,可是在她的身上,却把这一句话给很成功的推翻了。  “去忙吧!顺便让秘书帮我冲杯咖啡进来。”上官楚楚很认真的看着特助交给自己的企划案,没有想到穆季云会如此的大方,竟然给了自己那么大的利润空间,看来自己这次可是傍了欧阳瑞西那个丫头的福啊!竟然谈都不用谈就占尽了优势。  “是,我知道了。”特助转身走了出去,很快的秘书便给上官楚楚送来了咖啡,看见她那么专注,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只是把咖啡给放到她习惯的位置后就默默的给退了出去。  上官楚楚跟穆季云他们一样,一旦投入了工作之中,就会全神贯注,不会再受到任何外界的影响,可她在忙碌了一段时间之后,她还是忍不住的给欧阳瑞西打了个电话,因为她很想知道自己前天晚上到底是闹了多大的一个笑话。  周一对每一个上班族来说,应该都是异常忙碌的,尤其是军区这里,欧阳瑞西一个早上就没有半刻钟是空闲着的,所以上官楚楚给她来电话的时候,她正在训练场上陪着士兵们一起训练呢?  “喂,楚楚,什么事。”欧阳瑞西接过小杜递过来的手机,伸手擦了擦自己的额头,再向训练场上挥了挥,示意场上的士兵们加快速度。  “怎么听你的口气这么喘,在干什么呢?”上官楚楚轻抿了一口咖啡,往凳子后面靠了靠。  “正在体能训练呢?你跟冷傲风还好吧!”欧阳瑞西走动了几步,训练场上有些吵闹,让她听得不是很清楚。  “说到这个,我正想问你呢?那天我没有失态吧!还有我到底是怎么回去的啊!”潜意识之下,上官楚楚并不觉得自己真的是被冷傲风给接回去的,毕竟他当时是那么的生气,所以也就对他的说法抱有质疑的态度。  “你也知道自己会失态啊!不过还好,丢的不是我的脸,至于你是怎么回去的,我想冷傲风应该已经告诉你答案了吧!”欧阳瑞西把头上的迷彩军帽给摘了下来,不停的扇动着,但还是未能杜绝掉脸上那大颗大颗滑落的汗珠,今天的她一身的迷彩服,所以整个人看起来就变了一种味道,很是铮铮铁骨。  “靠,死丫头,难道丢我的脸不就是丢你的脸吗?别忘了,我们是连在一条绳上的蚂蚱。”上官楚楚一听欧阳瑞西的话就激动了起来,什么叫做又不丢她的脸啊!敢情这个丫头是在那幸灾乐祸了呢吧!  “不对,跟你连在一起的是冷傲风,所以你丢的可是他的脸,跟我可是扯不上关系的。”欧阳瑞西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轻笑,这个丫头,现在才来问自己有没有丢脸,不觉得已经为时已晚了吗?  “他看见我喝醉了的时候,是不是很生气。”上官楚楚很是迟疑的问道,得到了欧阳瑞西的肯定,她也就相信了自己是真的被冷傲风给亲自接了回去的,但是对于之前的事情,她还是处在一种半知不解的状态之中。  “如果换成是你呢?看着自己的老婆在那像个疯女人一般的大闹着,你说会有什么感想。”欧阳瑞西竭力的憋着呼之欲出的大笑,觉得这样逗弄着这丫头可是大爽了,好吧!她承认,自己最近真的是被穆季云那厮给带坏了。  “欧阳瑞西,你在讹我呢吧!老娘喝醉酒之后可是从来不大吵大闹的,话说有你这么抹黑我的吗?”其实上官楚楚听着也很没底,因为她一点也想不起来,不可能真的是做出了多丢脸的事情来了吧!如果真这样的话,那她以后要怎么的见人啊!尤其是冷傲风,这之前不知道也就罢了,现今还让她再怎么自然的跟他相处呢?  “有没有你自己可以好好的想想啊!我讹你干嘛?”欧阳瑞西接过小杜递过来的水,昂头喝了几口下去,并没有因为忽悠了上官楚楚而有半丝的内疚感。  “死丫头,老娘要是想得起来还用打电话问你吗?我发现你就是一损友,被穆季云那个腹黑男给彻底的污染了。”上官楚楚气呼呼的对着电话大吼着,在骂着欧阳瑞西的同时,也暗暗的在心底把穆季云的祖宗十八代给请出来一一的骂了个遍,都是因为他,这个死丫头才会变得如此的诡诈。  “想不起来就算了,反正又没有多少个人看见,你也没必要太过于在意,好了,我要去忙了。”欧阳瑞西跟那正在对自己叫着的战士挥了挥手,表示她马上便过去。  “滚犊子吧!臭丫头,我就不该指望你。”上官楚楚说完生气的挂掉了电话,可脑子里还在盘旋着欧阳瑞西刚刚给自己的答案,自己前天晚上真的如她所说的那般发酒疯了吗?但是不应该啊!她的酒品可是一直就很好,从来就没有出过错,可她为什么又说得如此的信誓旦旦呢?唉!还真的是一件很烦人的事情。  欧阳瑞西哑然失笑的摇了摇头,看来自己很成功的把某人给惹怒了,但是就先让她纠结一下吧!免得她下次还那么的不知节制,如此的一想,她便不再把这事给放在心上,而是以小跑的方式重新的回到了训练场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