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499.第499章做贼心虚

499.第499章做贼心虚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266更新时间:2016-01-06 10:39:09
   阳光,微风,美女,靓车,这些在男人的眼里无疑都是最为美好的东西,夏雨晨痞子般的笑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一大群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宝蓝色的耳钉泛着魅惑的光芒,把他衬托得更加的邪气。  流气的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接着眸光一转,把视线给停留在了自己面前的剧本之上,该死的穆疯子,竟然让自己来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这下可好,把所有的美女都给得罪光了。  “各位美女们!是不是觉得饰演了这部戏的女主就一定能让自己红透半边天呢?”夏雨晨永远都是一副吊儿郎当、漫不经心的样子,所以就算是在这样的一种时刻,也不见他变得正经起来。  “哼!就算没有这部戏,我们也已经算得上是家喻户晓了,我们不服的是这样重要的一个角色,为什么会让一个刚出道的小丫头去演。”  风云国际旗下的一线女星不在少数,但以往全都拽得个二五八万似的,不要说叫她们主动的来争取角色了,就算是量身订做好的,也不见得她们会买这个面子,但这次竟然像是预约好般如此的同声同气,这一点还真的是很令人感到诧异。  “哦!原来如此,我很想知道的是,你们都看过剧本了吗?”夏雨晨的手抵在桌面上,轻轻的捏着自己的下颚,扫了在场的众美女们一眼。  “这是当然,要不怎么可能会知道这角色的重要性啊!”一个脸上化着精致妆容的女人撇了撇嘴,很显然的,觉得夏雨晨问了一个很白痴的问题。  “既然都已经看过了,那么你们觉得自己真的能胜任里面的角色吗?一个单纯而又狡黠的小丫头,以你们现在的这一种气质跟世故,说实话,还真的是不怎么的适合。”  夏雨晨自剧本中抬起了头,勾魂的桃花眼迷死人般的专注在这个女人的身上,但很快的,便妖娆的一笑,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嘴角带着一丝的讥诮。  “听夏副总的意思,我们就都不单纯了吗?你们说说看,他这话是不是太损了点。”女人永远都会有着自己的一套独到的思路跟理解方式,所以就算平常时有多么的互不待见,在这一种煽风点火之下,也就瞬间的变得团结了起来。  “就是,我们怎么就世故了,我们这叫成熟好不好,还会不会说话了。”这下子可好,全都炸开了锅,现场气氛瞬间变得异常的激烈了起来。  夏雨晨的舌头在嘴里打转了一圈,一脸玩味的看着那几个比较闹得凶的女人,原来在镜头的面前个个都装得有多女王范儿似的,可是一到了私底下,看看这些个素质,还真的不是怎么可行啊!幸好娱乐公司里面的台柱不是她们,否则非要倒闭了不可。  冷然的笑了下,成熟吗?怎么在他看来却是俗气呢?但这些话他也只能在心底想想而已,并不会真的给说出来,否则非会一发不可收拾。  “不管如何,我跟总裁都会尊重导演的选择,一部戏里面,谁最适合演绎哪个角色,我想只有导演跟编剧才是最了解的,所以我劝告你们要适可而止,别把事情给闹得满城风雨的,这于谁都不见得会是好事,只会给狗仔队提供头条新闻而已,而这些是总裁最不容见到的。”  言辞犀利而又不容抗拒,如果要是换成了以前,夏雨晨肯定会跟她们打闹一翻,可历经了安小雅的事情之后,他便对所有的女人都失去了挑逗的兴趣。  “难道说总裁就会乐意跟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小丫头搭戏吗?”虽然说每一个人在听到他把总裁给抬出来的时候都开始有些害怕,可是一想到之前所收到的小道消息,又都个个不服气起来。  “等等,你那话是什么意思,什么跟总裁搭戏,怎么听得我云里雾里的。”夏雨晨收起了他的那一副痞子个性,拉长耳朵的做好了愿闻其祥的准备。  “切!谁不知道啊!这部新剧里面的男主北辰夜烟是由总裁亲自来担任男主角的,就因为没有一个人能演绎得了他的那一种嫡仙般的神韵,所以才会找总裁来助的。”其中一个在娱乐圈里还算得上是小有名气的女星撇了撇嘴,摆明了就是在奚落夏雨晨的故意装疯卖傻。  “哈哈……你说什么,总裁去演戏,你们是不是都太异想天开了点,就不知道在你们所看来,到底是谁有那么大的面子,竟然能请得动总裁亲自出演这部【毒医俏妃】的。”  夏雨晨笑得都快要断气了,这是他今年所听到的最不靠谱的冷笑话了!让学长去演戏,也亏她们想得出来,不过自己倒是很期待如果他知道了这么的一出闹剧竟然是跟自己有关之后会是一种怎样的表情,说实话,他还真的有点迫不及待的想看到,简直是太可逗了不是吗?  “不是吗?我们可是听说了因为有总裁的倾情演出才来竞争女主的这一个位子的,而且我们可都看过剧本了,觉得像北辰夜烟那种集尊贵跟俊逸于一身的男人,放眼整个娱乐圈,再也找不到给我们总裁更合适的了”  看见夏雨晨笑得如此的夸张,众人都开始面面相觑了起来,难道说真的是消息有误吗?但不应该啊!可是有人听到这部戏的导演亲口说出来的,所以她们才会誓死的想要得到这个角色的。  “其实你们真的可以期待一下,要不你们联合申明一下,强烈的要求总裁出演这一角色,我相信到时候收视率肯定会永居第一位。”夏雨晨擦了擦自己那笑出来的泪水,脑子里同时的在想像着穆季云穿着古装、挥舞着长剑的样子,怎么想都是那么富有喜感的一件事情。  “夏副总,这件事情真的是不可能吗?”众人一脸的沮丧,要知道为了争这个角色,她们可是推掉了好多的机会,这会儿竟然说不是,那岂不是太得不偿失了吗?  “你们说呢?要我说你们的想像力真的是很丰富,这么富有戏剧性的一件事情也能被你们编排得出来,不去做编剧而是做演员实在是太可惜了点。”夏雨晨憋着笑意,之前的那一种怨气可是一消而散,满脸都是促狭的表情。  “既然不可能,那导演为什么要误导我们,也不出来解释一下。”众人心思一转,全都把矛头给对准了这部戏的导演而去。  “做为圈内人士,难道说连宣传都不知道了吗?但是竟然敢把总裁给拿出来当成炒作的对象,不得不说他的胆子可是丕大了点。”勾唇而笑,怎么也不会想到竟然是这样的一个闹剧,在啼笑皆非之余,到是让他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把看似很严重的一件事情给圆满的解决掉了,接下来就是好好的调笑一下他们伟大的穆总裁了。  相对于夏雨晨的出师顺利,而冷傲风的麻烦事却才刚刚的开始,譬喻说站在他面前的这一个女人。  “傲风,能不能请我吃个午饭,我想就算不能再成为恋人,那朋友的情谊总该还在吧!其实我也已经想通了,过去了就代表着永远都过去了,再想挽回已经是再也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对之前给你所造成的困扰,真的是深感抱歉。”  秦可儿说得一脸的楚楚可怜,漂亮的容颜之上尽是哀求之色,还略带着一丝的落寞之意。  “你能想通那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但是这吃饭,还是改天吧!我现在有约。”冷傲风对于秦可儿的这一种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很是诧异,但却没有多想,以为她真的是把自己前天早上所说的那一番话给听了进去,毕竟身为一个女人,不可能会没有丝毫的廉耻之心。  “没空吗?那便算了,不好意思,打扰了。”秦可儿的眼神黯淡了下,但却扬起了一抹无所谓的笑容,表现得很是进退得宜。  “对不起!我先走了。”冷傲风歉意的轻扯了下嘴角,急匆匆的走了,如果说别人一径的对他死缠烂打,他是绝对的不会给对方任何接近的机会,可一旦善解人意起来,他倒是不好意思再继续的给别人冷脸看,这就是他比较柔和的一面。  秦可儿咬了咬唇,看着那急促而去的身影,拳头紧紧的攥了起来,随之一丝阴森的笑意自她的嘴角慢慢的渲染开来,而这样的一个瞬间,冷傲风并没有看到,所以才会让他在接下来的日子之中显得异常的被动。  “你怎么来了。”上官楚楚皱了皱眉,有些疑惑的看着推门而进的冷傲风,随之再把眼神给重新的移回到电脑上那密密麻麻的数据之上。  “给你送午餐啊!怎么,不希望见到我吗?”冷傲风把自己打包来的食盒给一一的摆在茶几之上,他之前可是给她的秘书打电话询问清楚了的,她今天中午会在公司用餐,让秘书给她订的外卖,所以他便自告奋勇的把这件美差给承接了下来。  “我可没有这么说,你别试图的挑起矛盾,这样很不利于团结。”上官楚楚瞥了他一眼,嘴上不说,但心里还是有着一丝丝的甜蜜。  “好了,先过来吃饭吧!”冷傲风很少像现在一样为一个女人服务,当然,冷伈伈除外,所以他自己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是因为什么而甘愿的去为她做这些琐碎的事情。  “好香,都是些什么。”上官楚楚一闻到香味就站了起来,突然之间觉得自己食欲大开。  “去威斯汀打包的,都是一些你爱吃的食物。”冷傲风满意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杰作,拍了拍水,终于勾起了淡淡的笑痕。  “又是走的后门吧!”上官楚楚睥睨的看了他一眼,威斯汀可是从来就没有打包这一服务,说到底也只不过是一种营销的手段,让人觉得他们的食物更加的不可多得,而思量间伸手便向食盒里面的点心袭去,却不曾想被冷傲风给轻拍了一下手背。  “先去洗手,还真的看不出来你是这么的一个不讲卫生的女人。”话虽然是如此说不假,但语气里却夹带着一丝丝的宠溺味道,就连他自己也没有感觉出来。  “我的手很干净啊!可没有去触碰过些什么不该触碰的东西,其实吃进肚子里面还不都是一个样,就爱穷讲究。”上官楚楚撇了撇嘴,但还是很不情愿的往洗手间走去。  冷傲风的眼眸危险的眯了起来,在他听来,这女人所说的话怎么貌似有另一种意思在里面呢?她没有触碰过什么不该触碰的东西,难道说他就触碰过不成。  上官楚楚看了看镜子里面的那一张洋洋得意的笑脸,她不否认自己刚刚是有些借题发挥的意思,但正所谓浊者自浊、清者自清,如果他硬是要往旁的去想,那么也就说明了他自己是真的心虚了,否则干嘛要去计较自己不经意间所说的话呢?  “看起来心情不错嘛!”冷傲风双手交叉于胸前,努着嘴一脸戏谑的冷看着某个女人的得意劲。  “没有,你看错了,好饿啊!”上官楚楚低垂着脑袋擦身而过,就算她的心情确实是很愉悦,她也不可能会明目张胆的告诉他。  冷傲风也并不拆穿她,只是笑了笑便跟上她的步伐,一向冷酷的俊彦之上不可多得的柔和了许多。  “你慢点吃啊!又没有人跟你抢。”冷傲风看着她那吃相就不由得皱了皱眉,抽出一边的纸巾给她递了过去,看来是真的给饿坏了,谁叫她早上的时候跑那么快,连早餐都不吃就出门了,等自己追出来的时候,她已经一溜烟的给跑掉了,留给自己的只有那淡淡的汽车尾气。  “不是还有一个你吗?慢不了,我可都快饿得不行了,不过你是怎么知道我还没有吃午餐的。”上官楚楚一边吃着美食一边发问道,一点淑女该有的风范都没有。  “只要想知道,一个电话就可以解决。”冷傲风自负的一笑,在她的身旁坐下,与上官楚楚所不同的是,他可是吃得一派的优雅。  “咳咳!你说什么,难不成我的身边有你安插的内线不成。”上官楚楚被他所说的话给惊了一下,一时之间倒是激烈的咳嗽了起来,大概是被呛到了。  “都说让你慢点吃了,来,先喝点水。”冷傲风快速的给她倒了一杯水,还不时的轻拍着她的背。  上官楚楚接过水来喝了几口,懊恼的向他翻了个白眼,“我那还不都是被你给害的。”  “这又关我什么事。”把她爱吃的菜给夹到她的碗里,这一切做起来竟然是那么的自然,可是跟他冷大公子那酷酷的个性有着很大的出入。  “还不都是你刚刚在吓我,话说冷傲风,你该不会真的派有内应在我们公司吧!”上官楚楚停下了吃饭的动作,突然的向前靠近了那么的一点距离,若有所思的紧盯着冷傲风看。  “你说呢?谁最有可能会是我的内应。”冷傲风被她这么的一看,也就放下了筷子,饶有兴致的凝视着她。  “我怎么会知道,公司的员工那么多,我总不能一个个的去筛选吧!”上官楚楚躲闪着他那紧迫的视线,再次的向食物进攻。  “既然这样,那就没有办法了。”冷傲风邪气的眨了眨眼,继续的为她夹着菜,但他自己却吃得很少。  “冷傲风,你现在这样的一种态度可是让我很忐忑啊!怎么就有一种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的感觉呢?”上官楚楚发现这两天的冷傲风很是奇怪,对,自从自己醉酒醒来之后他就像是变了个模样般,无论自己再怎么的挑衅,他都是淡淡的一笑而过,这样的一种反常的举止可是让她感到很是不安。  “怎么,做贼心虚了吗?要不你有什么好忐忑的。”冷傲风不怒而笑,他有把欧阳瑞西的话给记在心上,对对方多一点谦让,所以他这两天一直都在按着这个建议在执行着,因为他知道自己有着许多的缺点,也时不时的会露出属于公子哥的那一种傲娇感来,却往往的忽略了对方的感受。  “去,老娘为什么要做贼心虚,就算是心虚,也应该是你才对。”上官楚楚拿起面前的杯子来再喝了一大口水,以掩饰自己的紧张感。  “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我光明正大得很。”休闲的跷腿而坐,墨黑的眼眸一直的落在她那一张一合的粉唇之上,突然自嘲的以拳头抵住唇瓣低笑了下,觉得自己这次还真的是坐实了她刚才所说的那一句话。  “算了,我跟你较个什么劲,只是你不吃吗?”上官楚楚看着他一会儿给自己夹菜,一会儿定定的坐着,却很少看见他动筷子的时候。  “我不是很饿,你吃吧!”冷傲风说着帮她把水給满上,一脸的淡然无波。  “你该不会真的是在介意我刚才所说的那一句话吧!”上官楚楚突然的停下了筷子,自己说那话只不过是在开玩笑而已,可并没有真的担心他会跟自己抢食物的意思。  “你刚才说了那么多话,我怎么知道是哪一句。”冷傲风诧异的看着她,压根就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就是我说还有一个你在跟我抢食物的那一句啊!你可千万别当真,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上官楚楚不好意思的搓了搓鼻子,可千万别是自己所想像的那样。  “我知道你那是玩笑话,所以并没有多想,快点吃吧!要不就都凉了。”冷傲风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是真的没有往那一方面去想,只能说是她自己的单方面想法而已。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