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502.第502章遇上酒鬼

502.第502章遇上酒鬼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58更新时间:2016-01-06 10:39:11
   “就算我不提,她也依然横在我们中间,这个是不争的事实,难道你敢说自己在面对着她的时候真的能做到不起一丝的涟漪吗?”因为失去了冷傲风的支撑,不可幸免的让她倾斜的倒在了沙滩之上,披着的外套也不可幸免的滑落在一旁。  “如果你要这样的想我,那么相对你而言,就算我作出再多的解释也是徒然。”冷傲风真的不想生气,可是在做了那么多徒劳无功的事情之后,他真的是很泄气。  “我就知道,你连解释都不屑,也罢,我们本来就不是因为相爱而结的婚,所以也无需要做到对谁而忠诚。”上官楚楚从沙堆站起,拍了拍衣裙上的沙子,也不去捡地上的那件外套,失神的从他的身边越过。  “上官楚楚,你是不是对我动情了。”冷傲风的话随着海藻的气息缓缓而来,让上官楚楚不由得停下了脚步,两人背面而站,谁也无法看到对方此刻的那一抹哀伤。  “嗤!你觉得可能吗?”上官楚楚自嘲的一笑,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之下,她又岂会把自己的心给**裸的呈现在他的面前而任意踩踏呢?  “这样就最好不过了,千万别爱上我,就怕你想要的我会给不起。”酸涩的闭了一下眼眸,虽然一早就知道了会得到这样的一种答案,可还是免不了的感到难受,明明心里并不是这样想的,可却违心的说着残忍的话。  “放心,我并不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所以绝不会去强求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一颗清泪缓缓而下,歪头的向后斜睨了一眼,却什么也没有看见,不由得紧咬朱唇,快步的离开这一片伤心的海滩。  冷傲风吞咽了一下口水,最终转身远远的跟上她的步伐,只是当看见她的身子并非是向自己的车子而去之时,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急急的迎了上去,一把便抓住了她的手腕。  “上官楚楚,你这是在跟我闹吗?”如果说之前的他还能谨记着欧阳瑞西的劝告的话,那么在历经了刚才的那一番对白之后也早已荡然无存了。  “放开我,你觉得我是那一种爱无理取闹的人吗?”上官楚楚甩开他的手,连身也没回,脸上是未干的泪痕。  “你现在所有的举止都在告诉我,你,这是在借题发挥。”冷傲风暗咬银牙,淡漠的看着她此时那倔强的背影。  “随你怎么想,就像你刚刚所说的,如若你在心里就给我定了罪,那么再多的解释也只不过会演变成另一种狡辩而已。”上官楚楚说着再转头轻睨了一眼,最终抬步向前走去。  冷傲风停留在原地,看着她越走越远的身影,突然感觉到特别的无力,如果说自己真的能够做到对她不屑一顾的话,现今也就不用如此的为难了,他大可以一走了之,管她是真的跟自己闹脾气还是一时的任性妄为,他都会视若无睹。  夜晚的海边有些昏暗,也有些诡异,可悲伤中的上官楚楚顾不上这些,只是很执着的往前走去,就算前面有着豺狼虎豹,也无法阻挡她的脚步,因为背后对她来说就是一个万劫不复的深渊,她不能退,也无路可退。  海风就像个调皮的精灵般,吹乱了她的发丝,也遮掩住了她脸上的苦涩,却无法拂去她内心那窒息般的疼痛,是否在爱情这样的一场拉力赛中,最先爱上的那一个总会被伤得体无完肤,看看瑞西跟穆季云,不就是其中最好的例子吗?  如果时间可以倒置,她真的不希望遇上他,因为他就像一杯毒药般,在慢慢的吞噬着她的所有感官,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稍有一点的风吹草动,都能让她为此而惊惧不已。  从来就不羡慕别人的儿女情长,可一旦被自己所遇上,竟然是如此揪心抓肺的一种待遇,也就是直到这时,她才骤然的明白了欧阳瑞西当年的那一种人神俱伤的狼狈。  一束车灯自后方直射而来,照亮了她脚下那坎坷不平的小路,却无法照亮她内心深处的黯然神伤,微微的往边上靠了靠,并没有要挡着路的意思,可后面的车灯并没有越过自己而去,反倒是戛然的在自己的身边停了下来。  “上车。”冷傲风阴冷的声音传了过来,副驾驶的门也已被他打开。”不用,我自己可以回去。”上官楚楚执拗的冷睨了他一眼,继续的往前走去,一刻都不带停留。  “这么远的路,你确定自己要走着回去。”冷傲风牙龈紧咬,俊脸之上全是阴寒的霾气。  “我确定,所以不用你管。”自己心里明明不是要这样子的,可却怎么也管不住那倔犟的嘴。  “好,既然这样,我再坚持下去倒是显得我在强求你了。”冷傲风生气的关上了车门,踩下油门疾驰而去,不用自己管是吗?他倒要看看她能继续倔犟到几时。  上官楚楚的泪水一发不可收拾,停下了脚步看着那越来越远的车灯,最终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外,而她却不可抑制的蹲下了身子,把头埋在双腿之间轻声的啜泣起来。  他说过不会再扔下自己不管的,可他还是就这么的一走了之了,原来男人的话真的是一点也不可信,自己不跟他走,难道他就不能再恳求多几次吗?难道他不知道女人在这样的一种时候往往都是变相的一种撒娇方式吗?  想来他真的不懂,要不也不可能真的把自己给撂在了这里,怪只怪他们之间不是恋人的关系,虽然已经是夫妻,却连情侣都算不上,这样的一种身份竟然是如此的尴尬,而自己真的能给秦可儿略胜一筹吗?  S市的海边比较偏僻,也离公路有一些的距离,所以在这样的一个漆黑的夜里,除了天际悬挂着的小月牙儿之外,周围都处在了一片的黑暗之中,上官楚楚抬起婆娑的泪眼之时,所接触到的就是这样的一种景象,不由得让她全身都感到毛骨悚然了起来。  疾步而走,心里的惧怕感在一点点的蔓延开来,以致脚步变得有些的踉跄,一不小心,就被小石头给绊了一下,狠狠的摔趴在了砂石路上,可她却管不了手心所传来的刺痛感,爬起来继续的往公路上走去,只要走上了公路,她就可以打的自己回去了。  上官楚楚从来没有像现在那么的挫败无助过,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的脆弱过,她一直就不是一个爱哭的人,可现在却满脸都是白花花的泪痕,知道那个男人冷酷,却没有想到他是如此的无情。  突然,前方的一个摇摇摆摆的身影让她害怕的停下了脚步,尤其对方还在不停的大唱着一些流里流气的歌曲,所以让她不自觉的向后退了几步,暗想着自己总该不会是碰到酒鬼了吧!如若真是那样,她可该怎么办才好,转头看了看离得有些远的海边,自己总不能重新的跑回去吧!再说了那里也未必安全不是吗?毕竟通往海滩的小路那么多,难保别人不会从别的路走光了,那自己再折身回去的话,岂不是离回家的路更远了吗?  就在这一刻,上官楚楚无尽的后悔自己当初因为怕累而没有去学些防身之术,所以只能向现在一样,静静的站在原地而不敢有任何的动作,看着那越来越近的身影,她的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大有一种拔脚就跑的冲动,可这样一来的话,势必要经过那个人的身边,而在还不清楚对方是怎样的一个人之前,自己此番动作会有些的冒险,但留在原地也总不是最好的办法,所以一时之间她整个人都给乱作了一团。  虽然她一直都表现得很女汉子,但在这样黑灯瞎火的偏僻之处,还是把她给吓得脸上一片的死灰,双手紧紧的攥着拳头,随时的做好了跟对方拼命的准备。  身影在一步步的靠近,而她也被吓得双脚都开始颤抖了起来,可乌黑的双眸却不敢偏离半分,直直的紧盯着那一个将要走近的身影,如果知道会碰上这样的一番局面,说什么她也不会因为那可怜的自尊而放弃了可以坐车离开的机会,可有钱难买早知道,所以自己所制造出来的恶果,也只能由自己一个人来承受。  “哟呵!想不到在这么偏僻的地方也能看见美女。”如上官楚楚所猜测的那样,对方还真的就是一个酒鬼,所以此刻正喷着满脸的酒气围着她团团转呢?  “你……你想干什么。”上官楚楚颤抖着双唇,眼眸更是往公路的那个方向看了看,希望冷傲风能突然的折回来,可惜的是,那个路口除了一团漆黑之外,再也看不见任何的东西。  “嗝……小姐长得可真漂亮啊!在这黑灯瞎火的地方,你说我能干什么呢?”男人打着酒嗝,大概四十多岁的样子,中等的身材,由于天色太暗的原因,所以压根就无法看清他的长相,但足以把上官楚楚给吓得魂飞魄散。  “你,你别过来,我老公可……就在附近,只是去拿点东西而已,很快,他就会回来的。”上官楚楚一步步的往后退去,断断续续的威吓着,步伐也有些凌乱。  “老公,哈哈!其实你也可以把我当作你老公的,我……嗝……真的不在意做你的老公。”男人一步三晃的靠了过来,吓得上官楚楚惊叫了一声之后拔脚就向公路的方向跑去,而男人一见上官楚楚跑了,也开始紧追不舍了起来。  “美女,你别跑啊!我一定会好好的爱你的,保证让你欲死欲仙的。”男人摇摇晃晃的在后面大喊着话,其实以他现在这样的一种醉态,要追上上官楚楚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怪就怪在上官楚楚穿的是高跟鞋,所以在这样严峻的一种慌乱之下,很不幸的再次摔了个狗吃屎。  “不要,求你,不要伤害我。”上官楚楚仰躺在没有铺上水泥的砂石路上一寸寸的往后退去,顾不上身体各个地方所传来的疼痛,撕心裂肺般的哀求着,如果不是因为今天的她不在状况之上,以她以往的性格绝不会被眼前的男人给吓倒,可历经了刚才所受到的心伤,现在的她全身都处于了一种无比疲倦的低潮之中,所以也就忘却了她该有的本能,变得脆弱而又不堪一击。  “不要什么啊!美女,就陪爷爽一下吧!我保证你会很想要的。”虽然看不清楚男人脸上的神情,但上官楚楚不难猜出对方现在肯定是一副色迷迷的样子,甚至是有些的猥琐。  “停,你再过来我就真的喊人了。”上官楚楚的眼珠子瞪得很大,害怕感让她忘记了哭,伸出手去在周围胡乱的乱抓着,就是希望能找到什么大石头之类的武器。  “你喊啊!你不喊的话爷还没有兴趣呢?你倒是喊一个给我看啊!想必一定很**。”男人故意的用力吞了下口水,舌头更是围着自己的双唇给转了一圈,怎么看就怎么的恶心。  “流氓,无耻,你给我走开,冷傲风,救我……救我……”泪水终于再次的滚落,所有的伤痛跟害怕都瞬间的爆发了出来,她真的后悔了,可是不是已经太晚了呢?  “嘿嘿!小美人,你就别再叫了,不懂了吧!晚上的这里可是死水一般的沉寂,所以就算你喊破了喉咙也没有用,放心吧!我一定会怜香惜玉的。”男人猥琐的弯下了身子,直到这时,上官楚楚才看清了他脸上所荡漾着的淫秽之色,而这样也就让她更加的万念俱灰了起来。  “滚开,谁要你怜香惜玉了。”上官楚楚的手里抓起了一把尘土,突然的往男人的脸上撒去,但被晚风一吹,她自己也无可幸免的被沙子吹进了眼睛,但她可顾不上这些,趁着男人擦眼的这一机会,爬起身来就跑,虽然说有一只眼睛因为进了沙子而完全的看不见,却丝毫也没有让她因此而停下了脚步。  “臭婊子,竟然敢阴我,看把你抓到后怎么的玩死你。”男人的酒气貌似清醒了不少,骂骂咧咧的一边擦着眼睛一边追了上去,而上官楚楚因为受伤的缘故,跑得并不是很快,所以距离感一下之间就拉近了许多。  上官楚楚紧皱着眉头,一边跑一边回头去看那即将要追上自己的身影,害怕让她忘记了疼痛,也忘记了要看前方的路,整个人都处在一阵的慌乱之中,心底只有一个信念,她绝不能让自己被这个无耻的男人给沾污了去,否则她再也没有了跟冷傲风一起走下去的信心,如若真是这样的话,生命对于自己来说,也就失去了它的价值所在。  “哈哈!跑啊!你跑啊!看你能跑多远。”男人的声音越来越近,可以很清晰的听到后面他那粗重的喘息声。  上官楚楚知道现在的自己肯定很狼狈,但她根本就无暇顾忌到这些,她所想做的是赶快的脱离这个男人的范围之外,以前的自己,从来就不会想到会碰上这样的一种情况,所以除了一味的逃跑之外,她的脑子现在可是一片的空白,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想法可言。  “臭娘们,还挺能跑的,看我一下怎么的收拾你,害老子费了那么大的劲。”男人的声音就在耳畔,就好像伸手就可以把自己给抓住般的接近,而现实上她猜得很对,因为男人一个箭步上前,真的是碰触到了她的衣衫,但却没有抓到她的身体,而也就因此让自己那雪纺的上衣给抓裂了一大块,露出了肩上那雪白的肌肤,这样的一种突发的状况,无疑是刺激得男人更加的疯狂了起来,再一伸手,上官楚楚便被他的一个有力的动作而给拽到了自己的怀里,另一只手更是快速的禁锢在她的腰间,让她根本就无法移动分毫。  “放开我,你个猥琐的禽兽,你个猪头,你个神经病,你个挨千刀的。”上官楚楚几乎把自己现今所想到的低俗词语全都给用上了,身子更是不停的在乱动着,而却不知道这样做会引发出男人更加强烈的**,只是一味的躲闪着那扑鼻而来的强烈酒气。  “你骂啊!你越骂老子就越兴奋,看看这滑嫩的肌肤,看看这美丽的小脸蛋,可真是让人心思荡漾啊!”男人一边说一边拿手去碰触着上官楚楚的手臂,但移到脸蛋的时候却被她给快速的避开了。  “你个流氓,你要是敢对我怎么样,信不信肯定会死得异常的凄惨,我朋友可是一名上校,她非要把你给抓起来凌迟不可。”上官楚楚虽然疲倦到已经没有了多余的力气,但她还是不肯向他就犯,寻找着有利的机会做着脱困的准备。  “那也等老子把你给玩了再说,正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老子还就不信这个邪了,连你也对付不了。”男人说着便把嘴巴向上官楚楚的唇上袭去,吓得她大叫一声,脚上的高跟鞋一个用力,就踩到了男人的脚上,而她也趁着男人吃痛的空档再次的脱困成功,但是她还来不及从成功的喜悦中回过神来,下一秒便被男人一拽给狠狠的摔到了地上,而他也一边邪笑着一边脱起了自己身上的衣服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