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503.第503章冷傲风,救我

503.第503章冷傲风,救我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228更新时间:2016-01-06 10:39:11
   “你……你要干什么。”上官楚楚紧紧的抓住胸口的衣服,眼里全是绝望的神色,突然,她笑了,是那样的凄美绝然,又是那么的悲伤无奈,事情到了这一个地步,她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希望,但心底却并不甘心自己的身子就此被玷污了去。  “干什么,当然是干两个人之间的那种事了,小美人,来吧!哥一定会让你飘飘欲仙的。”男人把自己的衣服甩到了地上,拖起上官楚楚就往路边的杂草里拽。  “啊!放开我,你个畜生、禽兽、流氓……”上官楚楚一边挣扎,一边不停的咒骂着,但喝醉酒的人力气一般都挺大,尤其是这么的一个五大三粗似的男人,要想挣脱出去那还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啧啧!现在你倒是装出这么的一副贞洁烈女的样子来,一会儿你肯定会舒服到求我不要停下来的。”男人说着伸手一扯,把上官楚楚的上衣给很轻易的给撕裂开了,只见仅穿着胸衣的她一脸的惊慌失措,面色惨白得犹如涂了厚厚的一层面粉般,诱人的肌肤吹弹可破,酥胸更是因为害怕而在不停的随着急促的呼吸在轻轻的颤动着。  “你别过来,你要是过来我绝对会给你好看。”上官楚楚伸手环抱胸前,两行清泪缓缓而下,用无比惊恐的眼神看着男人那势在必得的淫笑。  “我不但会过来,我还会压在你的身上肆意的驰骋着,你要怎么的给我好看呢?”男人一脸猥琐的笑意,紧抓住上官楚楚脚踝的手一松,动作快速的向她的身上扑了过去,两眼放光的看着自己身下那娇艳欲滴的美好娇躯,让他不自觉的吞咽了一下那差点要溢出来的口水。  “啊……救命啊!冷傲风,救我,冷傲风……”上官楚楚不停的哭喊着,双脚更是慌张的乱踢着,却不曾想这样的一种反抗让身上的男人更加的亢奋,把她的双手给用一只大手压制于头顶,空出来的一手开始解起自己的皮带来,那猥琐而又急切的样子让上官楚楚一阵的恶心,脑子一片的空白。  “叫吧!但要是想要人来救你,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男人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一束强烈的灯光急速而来,让他不自觉的抬眼看去,可是却耀眼得让他根本就无法睁开眼睛,而随着一阵刺耳而又急促的刹车声后,他那胖重的身子就被人给一脚的踢了出去,瞬间的趴在地上变成了一团肉泥,可见来人用了多大的力道,又爆发出了多大的怒气。  冷傲风的双眼冒着红红的血丝,对着男人就是一阵的乱踢,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索命阎罗般,周身都布满了阴鸷的寒气,每一个动作都用上了十成的力气,就算不死也给他弄成了残废。  上官楚楚瑟缩的倦着身子,双手抱在胸前遮挡着那暴露在外的肌肤,看起来整个人都异常的恐惧,所以当冷傲风颤抖着双手去抱起她的时候,她潜意识的往后蹭了蹭。  “不要碰我,求你,不要伤害我……”上官楚楚的秀发早已没有了柔顺的形状,变得异常的凌乱不堪,全身都是被砂石磨破了的伤痕,异常惊慌的害怕别人的碰触。  “楚楚,是我,别怕,我们回家好不好。”冷傲风看着几乎就要全裸着的一个她,眼里氤氲着薄薄的水雾,全是满满的心痛跟无边的懊悔之意。  “回家……”上官楚楚的眼神毫无焦距,嘴里喃喃的自语着,整个人还处在一种游离的状态之中。  “对,回家,所以别抗拒我,好吗?”冷傲风小心翼翼的轻哄着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的一刻如此的恨过自己,他就是一个该死的浑蛋,明明知道这里地处偏僻,还没有灯光,而自己却为了跟她斗气而真的把她一个人给遗留在了这里,想想还真的是只有混账才会去做的一种举动。  “我要回家……快,带我离开这里……”上官楚楚的情绪突然变得异常的躁动了起来,不停的用手去摇着冷傲风的手臂。  “好,我马上带你回去。”冷傲风一把的抱起了她,快速的回到了车上,伸手拿过自己在海滩上捡回的外套,把她半裸着的上身给遮挡了起来,随之把她整个人都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你说过的,不会再弃我而去,你说过的……”上官楚楚无意识的在喃喃自语着,目光空洞而又无神,看来并没有完全的清醒过来。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把你一个人留下来的。”冷傲风不停的轻吻着她的发顶,有一种失而复得的感觉,看着这样脆弱无助的一个她,举起手来就给了自己狠狠的两巴掌,脆亮的响声惊醒了沉浸在自己世界里面的上官楚楚,抬起头来很惊诧的看着他那迅速留下了五个手指印的脸颊。  “疼吗?”纤细的小手轻轻的摸了上去,带着那么一丝的迟疑,还有那么的一丝怯意,但更多的是心疼感,可一想到自己掌心的伤,她又惊慌失措般收了回来。  “再疼也不及你的万分之一。”冷傲风不可抑制的滚落一滴清泪,从来就不会因为任何事情而掉眼泪的他,为了她的那一份对自己的怜惜而感动得不能自已,尤其是在她身心都俱伤的情况之下,这样的一种大度真的让他很是汗颜。  “我要回家,我不想留在这里。”上官楚楚惊恐的向车窗外看了看,不自觉的瑟瑟发抖起来。  “别怕,有我在呢?”冷傲风爱怜的在她的唇上轻吻了下,这才拉好她身上的外套,替她扣好了安全带,随后启动车子缓缓的离开,连看也没有看卷缩在地上的那个男人一眼,只是拿起车载电话很熟稔的拨了一组号码过去。  “喂!冷总裁,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吗?”易局长很是奇怪的看了看时间,这个冷傲风跟自己可是很少打交道,更不用说是在大晚上的给自己打电话了。  “易局长,麻烦你派人到702国道通往海滩的那一条小路上去接个人,罪名是试图强暴跟有意伤害,我希望你们警局能妥善的处理这件事情,让这个人渣好好的接受一下法律的制裁,在这期间,我不接受任何的庭外和解,你自己看着办吧!”  冷傲风一说完就掐断了电话,把手机往旁一放,一丝阴冷的笑意自他的唇角邪气的扬起,竟然敢碰他的女人,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这么的一想,车速也就跟着加快了许多。  上官楚楚一直都很安静,不说话也没有任何的动作,就那么卷缩在副驾驶座上,现在的她觉得自己很脏很脏,身上全是那个男人所摸过的痕迹,虽然说最终并没有让他得逞,但相对于她那从一而终的心态,这样的一种触摸足可以让她因此而崩溃掉。  跟郊区所不同的是,S市的市中心亮如白昼般的灯光闪烁,一路上冷傲风都在暗暗的观察着上官楚楚的动静,可是除了心疼自己刚刚自掴了两个耳光的那一个时刻之外,接下来她就没有再跟自己说过任何的话,整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不哭也不闹,而他也没有打扰她,因为现在再多的解释对她而言都是那么的苍白。  回到冷宅的时候,时间已经有点晚了,所以显得异常的安静,冷傲风打开车门,把她给温柔的抱了起来,往楼上自己的房间走去,而上官楚楚也异常的配合,并没有做出任何的排斥之举,就像是一个木偶般任他摆弄。  “我要洗澡。”就在冷傲风把她放到床上的时候,她终于的开了口。  “好,你等着,我马上去帮你放水。”今晚的冷傲风表现得不是一般的温柔,就连说话都给以往低了好几个调,小心翼翼的顺应着她的脾气。  上官楚楚没有再回话,只是拉了拉披在自己身上的那一件大大的外套,全身都还处于一种僵硬的状态之中,加上刚才摔倒之时的那些个擦伤,所以她痛得根本就不敢有任何的动作。  冷傲风特意的把水温给调高了些,再给她加了些能宁神的香精进去,这才满意的走出了浴室,可是也看见了令他惊心的一幕。  “你身上到底有多少这样的伤。”冷傲风蹲下身子,紧蹙着眉头,小心的把她的脚给抬了起来,因为刚才在郊区的那一会儿没有灯光的缘故,所以他压根就没有注意到她的这一些血迹斑斑的伤口,而刚刚一把她放下就进了浴室,也就根本没有机会去检查她的身体,因此才会在自己低头间看见她的那些个伤口之时开始惊慌了起来。  “没有了,就是脚在摔跤的时候被刮伤了而已,我先去洗澡。”上官楚楚惊慌的把自己的脚自他的手里给抽了回来,起身便往浴室走去,但疼痛感让她的步伐有些的踉跄。  “等等,你这样的伤不适合现在洗澡,我先帮你处理一下。”冷傲风跟上前去,刚要抓到她的手臂之时,门就那么的当着自己的面给甩上了,也瞬间的自门内传来了落锁的声音。  冷傲风眉头紧锁,看着她如此的执拗,也只能转身下楼去找医药箱,好等她出来后马上的替她上药。  上官楚楚轻轻的拿下自己身上的外套,站在镜子前看了眼自己身上那大大小小的擦伤,紧咬了下朱唇之后才走到浴缸旁边缓缓的坐了下去,在接触到水的那一个瞬间,身上的伤口传来了一阵阵的刺痛感,但很快就被温热的水温给舒缓了下来。  不停的拿毛巾搓着自己身上的肌肤,就算是让伤口继续的流血也没能让她就此而停止,尤其是被那个酒鬼所碰过的地方,她更是搓得皮肤都要破皮了,可她怎么都觉得自己还没有洗干净,一个劲的在那洗搓着,就连浴缸里面的水被染成了红色也在所不惜,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她不能忍受这么肮脏的一个自己。  遇到这样的一种情况,她不能对着冷傲风大哭大闹,所以只能一个人在这封闭的浴室里暗暗的流泪,因为她给谁都要清楚之所以发生这样的事情是因为自己的任性才惹来的横祸,所以自己种下的恶果唯有自己暗暗的咽下,没有丝毫要迁怒于人的想法,那不是她上官楚楚的个性。  冷傲风抬手看了看时间,不停的来回走动着,因为她的脚上都是灰尘的原因,所以他刚才根本就没有看清楚她到底伤得有多严重,可半个小时都过去了,她竟然一点要出来的动静都没有。  轻叹了一口气,不得不走到门口轻敲了几下,“楚楚,好了没有,好了就赶快出来,别泡太久,这样伤口会更加严重的。”  上官楚楚就像没有听见冷傲风的话般,还不停的往自己的身上擦着沐浴露,然后再重复着刚才一样的动作,继续的擦洗起来,浴缸上的花洒不停的往她的身上喷洒着水雾,以致于里面的水夹带着血色缓缓的流了出来。  久等不到回应,冷傲风顿觉慌张了起来,再一次急急的往楼下跑去,再急匆匆的跑了回来,所不同的是手里已经多了一把钥匙,当看见里面的情景之时,他不由得暗暗的抽了一口冷气,尤其是在看见那满浴缸的血色之时,他整个人都昏眩了那么的几秒。  “上官楚楚,你在干什么。”冷傲风顾不上被淋湿的危险,弯腰就把上官楚楚给捞了出来。  “不要管我,我还要洗,好脏。”上官楚楚的嘴里喃喃自语,想要挣脱冷傲风的禁锢。  “好了,已经洗得很干净了。”冷傲风眼睛血红的盯着她身上的伤口,自责得都快要死掉了,他应该想到的不是吗?被那个混蛋那样的对待,她的身上又怎么可能会没有别的伤口呢?  “不,好恶心,好脏。”上官楚楚的神情有些失常,死硬的要重回到浴缸里面去,而碍于她身上有伤口的原因,他并不敢对她太过于的用力,就怕会再次的误伤到她。  “我说可以了。”这是冷傲风在把她救下来后第一次对她大声的说话,因为看着这样的一个她,他给谁都要来得急,所以无法忍受她如此的自虐。  上官楚楚抬起了头,一脸凄楚的看着他,也就根本无暇顾及到她那正裸着的身躯,而冷傲风却突然的低下了头,凉薄的唇覆在了她那略显苍白无色的娇唇之上。  除了这一个方法之外,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的一种方式才能让她不再去想起那一幕,所以就算知道她身上的伤急需要去处理,也只能先把她那一种羞辱感先压制下去才能有下一步行动。  他的吻很轻柔,就像对待易碎的珍宝般倾注进了自己全部的深情,俊彦之上却全是懊恼的神伤表情。  上官楚楚整个人都被他现在的吻给惊呆了,如果记得没有错的话,这是他第一次如此温情脉脉的亲吻自己,也是第一次发现他竟然可以如此的温柔似水,所以当他撤离开来之时还处在一脸的愕然之中。  扯过一旁的毛巾把她的身子给包裹了起来,否则他不敢保证自己下一刻还能不能停得下来,所以斜睨了一眼道:“我们出去吧!”拦腰的一抱,上官楚楚便被他给来了个公主抱,疾步的往外走去。  轻轻的把她给放到床上,一点也不介意她身上渗出来的血迹会弄脏了被子,轻轻的把她给盖了起来,而他却拿起了一旁的手机,飞快的拨了一组号码过去。  “喂,干嘛呢?这三更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秦书寒今天可是做了一天的手术,所以睡得特别的早,骤然的被电话给吵醒,说没有起床气那是不可能的。  “马上到我家来一趟,楚楚受伤了,貌似还很严重,所以你自己看着带药。”冷傲风的语气冷然而又简洁,那严肃的程度让秦书寒快速的自床上跳了下来,开始急急的往洗簌间走去。  “说明白一点,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这样我比较好知道要带上些什么药。”秦书寒把手机给夹在脖颈之间,快速的给自己洗了个脸。  “擦伤,估计进去了不少的沙子,你快点过来,她的伤口还在不停的往外渗血呢?我先给她简单的处理一下,就这样。”冷傲风果断的挂掉了电话,拿起了自己刚刚到楼下找来的医药箱,走到了床边,一点也不担心秦书寒会不过来。  “其实我没事,擦点药就可以了,可以不用麻烦到书寒的。”上官楚楚凝视着他,并不觉得自己伤得有多严重。  冷傲风默默的看了她一眼,如果说伤成这样也还叫做没事的话,他真的不知道什么样的伤才算得上是严重的了,所以他一声不吭的掀开了被子,却没有想到被她给快速的再次给盖了起来。  “别动,在书寒还没有到来之前,我必须把你比较严重的伤口止一下血。”冷傲风诱哄着她,试探性的慢慢掀开她身上的被子。  “可是……我没有穿衣服,你能不能先帮我拿一条睡裙过来。”上官楚楚紧抓着被角不放,让她这样一丝不挂的躺在他的面前,不管怎么说她都不能放下自己心里的那一种羞耻之心而做出如此令人羞怯的事情来。  “我先帮你止血,一下再给你拿睡裙好吗?”冷傲风从来没有像今天如此有耐心去哄过一个人,就连冷伈伈也不曾,但他今天却异常的能忍得住脾气。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