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504.第504章终极大BOSS

504.第504章终极大BOSS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73更新时间:2016-01-06 10:39:12
   上官楚楚咬了咬唇,最终缓缓的阖上眼眸,按说自己的身体早就不知道被他看过多少遍了,如果再继续矜持下去的话是不是有些过于做作了呢?既然这样,她闭上眼睛不看他就可以了吧!如此一来也就不用因为他的注视而觉得不好意思了。  冷傲风邪气的一笑,但却没有丝毫的非分之想,尤其在看见她那一处处擦伤之后,他不由得难过的深吸了一口气,弯身细心的把她一些正在往外渗着血丝的伤口上着止血药粉。  “可能会有些疼,忍一下。”动作轻柔得已经没有了半丝他原本的个性,每看到一处伤口,就让他的心为此而抽疼一下,他不懂得自己是否已经爱上了这个如风一样随意的女人,他只知道看见这些遍布在她身上的伤之时会让自己有一种窒息般的难受。  “嗯……”紧皱的眉头,宛如从鼻子发出来的声音,都一一的表现出并不像他所说的那样,只是有一点点疼而已。  看见这些深浅不一的伤口,冷傲风都要后悔自己刚才下手轻了呢?他就应该直接的把那个混蛋给五马分尸了,只有这样才能消除他现在心头的那一股怒气。  “很痛吗?”看见她那隐忍着的难受表情,冷傲风整个额头都挤成了一团,手上的动作也就变得更加的轻柔了。  “还可以。”其实她现在最介意的不是药粉洒在伤口之时的疼痛,而是自己那赤9裸在他目光之下的身躯。  “对不起,虽然知道就算我说一万遍的对不起都不可能抹去你身上的伤痛,但我还是想跟你说对不起,作为一个男人,我不应该只考虑到自身那高傲的自尊,而忽略了你的感受,这一点是最不可取的。”  冷傲风很真挚的看着她那半闭着的眼眸,随后自嘲的笑了笑,一直都在告诫自己要谦让,却没有想到还是没有做到,以至于置她于危险之中,对于自己眼前的这个女人,他的心思是五味杂陈的,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她于自己而言,并不是没有一点的位置,只是他还不知道该怎样的去理顺这一份感情而已。  “你不用内疚,这是我自己自作自受而已,跟任何人无关。”上官楚楚跟一般的豪门千金有所不同,她会大大咧咧,会直言直语,但却不会刁蛮任性,所以在处理这件事情的态度上,不会把自己的过错强加于人,虽然自己的心底很是难受,但她懂得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一个道理所在。  “心里是不是很恨我,让你碰上这样的一种事情。”冷傲风抿了抿唇,墨泽的黑眸渲染着淡淡的忧桑。  “没有,恨一个人是一件很费神的事情,我还不至于有自虐的爱好,擦完了吗?我想穿衣服,这样我很不习惯。”上官楚楚一直的闭着眼帘,与其说是不好意思让他看见裸身的自己,倒不如说她不敢与他的目光直视。  “好了,但还是要书寒来才能做进一步的治疗。”要是放在以前,他压根就不相信如此风风火火的一个女人,竟然也会有令她羞怯的时候,但还是抬步去帮她找睡裙,介于她手臂上的伤太过多,他特意的为她选了一条吊带的款式的。  上官楚楚一听见他移开了脚步终于暗暗的舒了口气,一直因为紧张而攥紧了的双手也缓缓的松了开来。  “需要我帮你吗?”冷傲风的手里不但拿着睡裙,就连她的贴身衣物也一起的拿了过来,让上官楚楚看了又是一阵脸红。  “不用,我自己可以,你转过身去。”上官楚楚接过他手里的衣物,习惯性的对他命令了起来。  而冷傲风这一次竟然难得的没有任何的反驳,很是听话的转过了身,嘴角一直噙着一丝淡淡的笑意,该看的自己都早已看过了,现在才来避嫌,难道不觉得有些晚了吗?但跟一个受伤的人计较从来就不是自己会去做的事情,所以他很有风度的没有为难于她。  上官楚楚穿得很小心,就怕再扯痛哪里的伤口,经过了在浴室的那一通失常的举动之后,现在的她已经平静了许多,不再那么的易感了。  秦书寒赶到冷宅的时候已经是二十分钟之后的事情了,在看见上官楚楚那些遍布不一的伤痕之时也暗暗的抽了一口气,不知道她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样的事故才会把自己给弄成这样,但既然这两人都不说,他也不便于过问,只是把她所有的伤口都给重新的处理了一遍。  “好了,尽量不要到水,如果我猜得没有错的话,之前伤口可是泡了很长时间的水,所以为了预防发炎,我给你配些消炎药。”秦书寒一边说一边在药箱里面拿着药,光洁的眉头一直的在紧锁着,感觉冷傲风跟穆季云这两人娶个老婆回来就是给自己添乱来的,要不怎么三天两头的不是这个受伤就是那个受伤的呢?害他都要赶上是他们的家庭医生了。  “书寒,谢谢你。”上官楚楚跟秦书寒不是很熟,但并不是没有接触过,可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就是无法做到像对待夏雨晨之时那样的随意,表现得很是客气有礼。  “不客气,要真感谢我啊!就别老让自己受伤,也不知道你跟嫂子是不是嫉妒我过于的清闲了,这三天两头的轮流出事故。”  秦书寒摇了摇头,虽然自己给她配置的药已经算是很好的了,但始终没有办法跟自己所研制出来的相比较,并不是说他不愿意把药给用在上官楚楚的身上,而是在这之前那些药都给欧阳瑞西所用光了,而新药他还来不及研制出来,所以只能苦了上官楚楚多疼一下了。  “不好意思,麻烦你了。”上官楚楚轻扯了一下唇角,表情有些尴尬。  “我就是心疼你们而已,所以别太在意我的话。”秦书寒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肯定是意会错自己话里的意思了,所以急急的解释了起来。  “好了没有,好了的话你就可以滚了,哪来那么多的废话。”冷傲风一个凌厉的眼神抛过去,活活的把秦书寒给吓了一跳,自己只不过是抱怨几句而已吗,他要不要那么大的反应啊!  “靠,过河拆桥的家伙,楚楚嫂子,那我就不打扰了,你好好的休息吧!”秦书寒其实在称呼上官楚楚的时候很是纠结,如果说是叫上官总裁的话,感觉到有些生分了,可是要像夏雨晨一样叫她上官小妞的话又觉得那不是自己的范,所以很干脆的叫了声楚楚嫂子,以区别于自己对欧阳瑞西的称呼。  “嗯!路上小心。”上官楚楚轻点了下头,经过了秦书寒的这一番治疗,她终于不再感到全身那么的火辣般疼痛了。  “好,再见!”秦书寒提起自己的药箱,转身走了出去,当然,后面还跟着一个冷傲风。  “怎么样,大概多久会好。”想起她明天中午约了悦达的总裁,他就难免不了的有些着急。  “没有什么大碍,伤口上的水干了就差不多了,只要不碰裂伤口,并不影响一般的日常活动。”秦书寒侧头斜睨了他一眼,很是淡然的说着。  “这样我就放心了,你自己下去吧!我就不送你下去了。”一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冷傲风就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并没有继续要陪着他下楼的意思。  “靠,你这也太明显了吧!连一点最起码的待客之道都没有。”秦书寒睥睨的看着冷傲风,是谁说最小的那一个总是最得宠的,怎么到了自己的身上却变成了最苦命的那一个呢?  “你是客人吗?”冷傲风冷冷的看着他,带着一丝的戏谑之意。  “不是。”秦书寒乖乖的回答,因为除了穆季云那里之外,这冷宅可是他第二个混迹的地方,所以说可是一点也不陌生。  “既然不是,我送你下去干嘛!又不是不认识路,好了,回去吧!”冷傲风说完便折身走回了房间,可是一点也不客气。  秦书寒闭上眼睛,努力的劝自己要忍住,要不难免的会被他的那一种嚣张气焰给打击到,所以暗暗的调息完自己的情绪之后才继续的往楼下走去,很快的离开了这一处让自己抓狂的地方。  月落日出,当清晨的S市还处在一种昏暗的色泽之中时,欧阳瑞西已经在开往军区道路的车上了。  “上校,你说这一次的加衔名单之中会不会有你呢?”小杜从后视镜中暗暗的观察着欧阳瑞西,问得有些小心翼翼。  “应该不会有,别忘了,上次的举报事件已经为我拉低了不少的分数值,所以就算我在军演之中立了功,也已经于事无补了。”加不加衔,对欧阳瑞西来说并没有丝毫的影响,她只要做好自己份内的事情就可以了。  “可一旦错过这次,你就不知道要等到何时才有机会了。”小杜嘟了嘟嘴,有些替自家上校抱不平。  “没事,现在这样也挺好,反正我想要得到的都已经得到了,没必要那么的贪得无厌,人总要知足常乐才行。”欧阳瑞西轻扯了一下唇角,之前因为要追上穆季云的脚步,所以才会那么的拼命,可是现在的她却缺失了那一股冲劲,缺失了以往的那一份热情跟执着。  “我只是气不过而已,凭什么被牺牲掉的那一个人总是你,本以为错过了上次封闭式训练的那一次机会后你会在军演中重新的获得认同,没有想到还是给别人破坏掉了。”小杜一说到这个就愤愤不平,自家上校大人的功绩还有实力可都是摆在那里的,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老是会被忽视掉。  “我都不气,你又有什么好气的,这些话跟我说说就好,千万别到处乱说,知道了没有,要不到时候我也保不了你。”欧阳瑞西知道小杜那是在心疼自己,但以他那毛毛躁躁的个性,有时候她还真的不是很放心。  “是,上校,我知道了。”小杜才不会真的那么笨呢?所以也只不过是发个牢骚而已,可不敢真的到处去乱说,毕竟那可是在给自家上校大人添堵的事情。  “知道了就好,专心的开车吧!”欧阳瑞西抬头向窗外看去,军用悍马疾驰而过的地方会翻飞起一片片的落叶,因为是深秋的原因,所以早上的气温略微的有些低,但她还是一身夏天的军装,这点凉度对她来说构不成任何的威胁。  其实在以往的岁月长河里,一年四季之中,她比较喜欢的是冬天,那一种冷到极致的感觉总会帮她掩饰住内心的那一股沉重的寒气,只有这样,她才不会就此而倒下。  无奈的轻叹了口气,这才收回自己的视线,拿起一旁的手机,略微的思索之后,发了一条简讯出去,那迷人的唇角一直都在上扬着,可见她很是愉悦。  穆季云是被一阵短信提示声所惊醒的,也不知道轩轩那小家伙是怎么想的,竟然给自己设置了这么的一首神曲作为铃声。  修长的大手一伸,与以往的每一次一样,并没有碰到那一个柔软的娇躯,虽然说早就已经习惯了,但还是每天早晨醒来之后来上这么的一个动作。  无奈的睁开眼眸,扒了扒自己有些凌乱的短发,这才移动身子拿起了床头的手机,在看见发信人的名字之时,他很疑惑的轻蹙了一下眉宇,急急的点开了短信,一行温馨而又让他为之精神一振的话语瞬间的纳入了他的视线之内,‘老公,推开窗看看,是不是风中有我对你的念想。’  短短的一句话,却让他的心中激起了千层浪,很听话的走到了窗前,拉开厚厚的窗幔,推开那一扇玻璃窗,一丝凉意随风而来,果断的伸出手去捉住了一把,虽然知道什么都不会抓到,但他却已经感觉到了那一个清冷的人儿就在自己的身旁俏皮的轻笑。  ‘美女,这大清早的就开始想我可怎么得了,要不我乖乖的送上门去可好。’一条富有挑逗意味的短信很快的从他的指尖发了出去,这才抬头看向窗外,这个小女人可是很少有这么煽情的时刻,没有想到第一次就能让自己为之惊讶不已。  就在穆公子正处在浓浓的蜜意之中时,小轩轩连门都没有敲就小跑了进来,一身的酷帅装扮,很是活泼可爱。  “爹地,今天你送我去上学好不好。”小轩轩抬起头,仰视着给自己高出了许多的穆公子。  “你不是很喜欢爷爷奶奶送的吗?这突然之间怎么就又变卦了呢?”穆季云轻捏了一下他的鼻子,抬步向洗漱间走去。  “人家今天就想要你送吗?”小轩轩像个小跟屁虫般追了上去,一副恳求的表情。  “给我说个理由看看。”穆季云侧头看了他一眼,继续着自己手里的动作。  “要什么理由啊!”小轩轩嘟着小嘴,可怜兮兮的看着正在刷牙的冷公子。  “小子,你以为我是你妈咪吗?连你那点小心思也看不出来。”如果猜得没有错的话,这小家伙肯定是又跟什么人闹别扭了,而且事件的起因还跟自己有关。  “那你送不送人家去嘛!”小轩轩很干脆的过去抱住了他的大腿,柔柔的撒着娇。  “你也得等我先洗漱好再说啊!总不能让我就这么的出门吧!”要说穆季云对谁最没辙的话,也就只有面前的这个小家伙了,所以,只要他一撒个娇,自己就开始臣服了。  “耶!真的是太好了,爹地,我先下楼去等你,可要快点哦!”小轩轩一见计谋得逞,整张小脸上都是灿烂的笑容,蹦蹦跳跳的跑了出去。  穆季云无奈的摇了摇头,不用猜他也知道自己今天又被这个小家伙给利用了,但却没有半丝的不愉悦,反倒是有那么的几分期盼,不知道他又给自己惹来了什么事。  推开大大的衣帽间,里面尽是各种款式的名牌衣物,给自己挑了一件黑色的衬衫,再配上了一条银灰色的领带,这才随手的捞起一件同款的西装往楼下走去,帅气的外形跟俊美的脸型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是那么的意气风发。  “哇噻!爹地,这一身我给你九十的满分。”小轩轩一看见穆季云今天的穿着就异常的兴奋了起来,连眼睛都给笑弯了。  “满分不是一百吗?为什么会是九十。”把手上的外套跟公文包往沙发上一抛,走到了餐桌前坐下。  “在我的评价里面,有十分的浮动分数值,要不你就没有发展的空间了。”小轩轩趴在桌上,定定的盯着他看,说得很是煞有其事。  “意思是今天的我并不是最帅的时候是吗?”穆季云冷睨了他一眼,开始吃起早餐来,只是感到奇怪的是,除了这个小家伙之外,竟然看不见一个人在。  “爹地,我那是夸你啊!觉得你其实可以更帅的,如果换上女装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肯定会美艳无比的。”小轩轩一边说一边啧啧有声,一副可惜了的表情。  “小子,看来你今天是不想让我送你去了是吗?”很好,竟然暗喻自己是女人,他倒要看看是谁比较的着急。  “不是,刚才的话当我没说。”小轩轩摸了摸鼻子,是谁说穆公子好说话了,那纯粹是扯淡,他就是一个腹黑无比的终极大BOSS,随时可以把你给秒杀掉。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