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506.第506章悦达的总裁

506.第506章悦达的总裁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251更新时间:2016-01-06 10:39:13
   上官楚楚这一晚上都睡得不是很好,估计是因为受了惊吓的原因,所以一直辗转反侧、噩梦连连,牵带到冷傲风也跟着睡不好,因此等到他们起来的时候都快要接近中午的时间了。  身上的伤虽然还是有些疼痛,但是相对于之前的那一种灼痛感,已经是消缓了许多,只是在穿衣服的时候稍微的有些不是很方便,所以她特意选了一身比较宽松的长款衣裙,让自己看起来既休闲而又不失优雅,幸好时值秋天,所以就算她穿长袖长摆的裙子也不会让人觉得奇怪。  “来,先把药给吃了。”刚吃完早餐,冷傲风就把秦书寒所开的药递到她的面前,手里还很贴心的拿着一杯水。  “谢谢!”上官楚楚把药接了过来,轻皱了一下鼻子后咬咬牙放进了嘴里,不等冷傲风把水递给她,就一把的夺了过来,对着嘴巴就急急的喝了下去,看来强悍如上官小妞,也会害怕吃药。  “你害怕吃药。”冷傲风抽动了下嘴角,看了眼瞬间落空的手,很是惊诧的看着她。  “没有,只是怕苦而已。”上官楚楚把杯子递回到他的手上,一点都不客气。  “这两者之间有差别吗?”冷傲风把玩着手里的杯子,对她的回答很是不解。  “当然有啊!怕吃药是不管什么药都会让自己恐惧,但怕苦却是抗拒一些会苦的药而已。”上官楚楚莞尔的一笑,虽然觉得自己的说法有些过于的牵强,但却不愿承认自己是真的害怕吃药。  “狡辩,今天的约会还去吗?”冷傲风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里泛着淡淡的宠溺,连他自己也没有觉察出来。  “去啊!这可是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上官楚楚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让员工白费了心血。  “走吧!我送你过去。”冷傲风抬手了了眼时间,觉得这个时候赶过去刚好合适。  “我自己去就可以了。”上官楚楚并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娇气之人,所以很明白他现在的提议是为了什么,无非就是担心自己身上的伤而已。  “放心吧!我不进去,就在车里等你,不是说很快吗?”冷傲风拿起自己的车钥匙,看来不管她愿不愿意,他都已经做了决定。  “可你今天不去公司吗?”昨天他就在自己的办公室呆了一个下午,如果说今天还陪着自己的话,那他公司的事情谁帮他处理呢?  “公司就算没有我在,也还能继续的运作,要不我养他们来做什么。”冷傲风一旦决定了的事情,就不会再作出更改,所以无奈之下,上官楚楚也就只能由着他去了。  到达风情私语的时候,时间刚刚好,而早已等候在这里的许特助一看见上官楚楚的身影就急忙的迎了上来。  “总裁,你可总算是到了,我还怕你赶不及呢?只是你的手心是怎么回事啊!”许特助眼尖的发现了上官楚楚手上的异状,有些担心的问道。  “哦!这个没事,只是不小心摔了一跤而已,我们先进去吧!”时间紧迫,上官楚楚不想把时间给浪费在这些小事情之上,毕竟对方可是刚给了自己半个小时的时间,所以必须得争分夺秒才行。  “好,你小心点。”许特助退到一边,让她先行在前,自己在后面紧跟着。  “资料都准备好了没有。”上官楚楚一边走一边问道,虽然她的步伐有些异常,但并不影响她的动作。  “都准备好了,保证万无一失,总裁,这边走。”许特助伸手把上官楚楚往一个叫做花开富贵的包厢引去。  上官楚楚点点头,站在门前深呼吸了一口气,这才伸出手来轻敲了一下门。  “请进!”一声浑厚的男中音从里传了出来,可见对方很是底气十足。  “你好!我是永盛财团的上官楚楚,很高兴见到你。”上官楚楚一走进去就扬起了一抹得体的微笑,伸出手去跟对方轻握了一下。  “你好!我是凌子墨,原来你就是永盛的总裁,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一丝玩味的笑意在凌子墨的唇边缓缓而起,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她就是前两天晚上在酒吧哪里灌了大半瓶酒的那个女人,而也就因为她的原因,欧阳不得不匆匆跟自己告别。  “听凌总裁话里的意思,难道是见过我吗?”上官楚楚开始在脑海里搜寻着,可无论她再怎么的想,也没有丝毫关于这方面的印象。  “不知道上官总裁还记得前两天晚上在‘绝色迷情’的事情吗?”凌子墨笑了笑,想到对方是欧阳瑞西的好友,倒是有一丝的兴奋,因为到了今天也不见那丫头主动的联系自己,而当晚由于情况紧急的原因,她也没有给自己留下联系电话。  “呃!你该不会是告诉我,你当时也在那里吧!所以见到了我所有的囧相。”上官楚楚的脸一下间蹿红了起来,可千万别告诉她是真的,否则她都要没脸见人了。  “我是在那里不假,但却不知道上官总裁所说的囧相到底是哪一方面的,先坐吧!”凌子墨很绅士的把椅子给拉开,知道对方是欧阳瑞西的好友,他倒是没有了之前等待之时的那一种烦躁感。  “比喻说跳舞还有闹酒疯这一回事。”想起欧阳瑞西昨天早上的那一通调侃,她还真的不是很确定自己当时是不是真的如她所说的那般闹酒疯了。  “跳舞倒是没有看见,但喝酒的豪迈倒是见识到了,看来上官总裁还真的是女中豪杰啊!”凌子墨笑了笑,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一点也不吝惜自己对她的夸赞,可是听在上官楚楚的耳里却是连死的心都有了。  “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上官楚楚哭丧着一张小脸,就怕对方因为自己这一个不好的印象而间接的影响到这一次的合作案。  “没有,挺真性情的一个姑娘。”凌子墨翘着双腿,轻轻的晃动着,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  “凌总裁,你就别开我玩笑了,都丢脸丢到家了,还真性情呢?”上官楚楚的脸更加的艳丽了起来,因为她压根就不知道自己那天晚上到底都做了些什么出格的举动。  “没有的事,难道说上官总裁对我就没有丝毫的印象吗?”凌子墨皱了皱眉,他可记得她走过来的那会儿可是还没有喝醉的,怎么就完全不认得自己了呢?  “我应该对你有印象吗?”上官楚楚傻傻的回道,很是疑惑他为什么要这样的问自己。  “是不应该,想不到上官总裁不但豪爽,还很直率,只是不知道这样的一种个性,是怎么跟欧阳成为了朋友的。”几乎每一个知道上官楚楚跟欧阳瑞西是闺蜜的人都会有同样的疑惑,所以多他一个也并没有什么好惊奇的。  “听你话里的意思,如果说我没有理解错误的话,你认识瑞西那丫头是吗?”上官楚楚紧盯着对方,很好奇这个男人到底是谁,因为自己一次也没有听欧阳瑞西提过有这么一号人的存在。  “对,我跟她是JC军校的校友,好久没有联系了,想不到的是那天晚上竟然在酒吧偶遇上了,所以才会有幸见到上官总裁的。”凌子墨说话很是温文有礼,因为对方是欧阳瑞西好友的缘故,所以倒是没有在面对着别人之时的那一种淡漠疏远。  “什么,你跟她是校友,可我怎么就从来没有听她提起过呢?”上官楚楚很是不敢相信这样的一个消息,所以睁大了眼的看着凌子墨那淡然无波的脸。  “可能是她觉得我并不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吧!所以没有听说过也很正常。”凌子墨的眼眸黯了下,看来那丫头还是对那件事情选着了间歇性的遗忘,要不她那天在看见自己之时也不可能如此的平静了。  “不是这个意思,想来你也知道,那丫头并不是一个好事的人,所以总喜欢把什么都埋在心底,因此她不跟我说并不代表着她的心里没有你。”上官楚楚急急的为欧阳瑞西解释起来,容不得别人对她有丝毫的误会。  “我知道,之所以这么说,也只是小小的感慨一下而已,并没有要怪她的意思。”凌子墨自嘲的笑了笑,他相信欧阳瑞西并没有忘记自己,要不也不可能在见面的那一刻瞬间的叫出自己的名字来了。  “你能这样想就真的太好了,那丫头就这样,所以你要多多担待。”上官楚楚终于松了口气,这一时之间,倒是不好意思再谈合作案的事情了。  “没事,我了解她,我们还是先来谈正事吧!”就在上官楚楚骑虎难下之时,凌子墨倒是先开口提了出来,也算是间接的替她解了围。  官楚楚说着拿出了许特助准备好的文件,起身递到了对方的面前,知道他是欧阳瑞西的校友,她倒是没有了之前的那一种忐忑感。  凌子墨很认真的看着手里的企划案,一边看还一边猛点头,跟自己想要的理念很接近,如果能更完美一点就好了。  “上官总裁,你们的创意我很满意,但是如果稍微再富有新意点就更好了,如果说我给你们公司这个案子,不知道你们是否能做到符合我的要求。”凌子墨把企划案合了起来,定定的看着上官楚楚。  “这个当然,我们公司的宗旨就是竭尽所能的让客户满意”听完凌子墨的话,上官楚楚暗暗的雀跃了一把,看来自己又傍了瑞西那个丫头的福,否则对方绝不会如此轻易的给了自己这个合作的机会。  “那好,我静等你们能做出让我眼前一亮的作品来。”凌子墨把文件递回去给上官楚楚,他不否认自己多多少少是看在了欧阳瑞西的面子之上,但不得不否认的是,这策划确实不错,否则他也不可能会去行这一个例外之便。  “谢谢凌总裁给了我们公司这个机会,我们一定会努力的。”上官楚楚柔柔的一笑,对他跟欧阳瑞西之间的关系也就更加的好奇,到底是怎样的一种交情才能让他对身为那丫头朋友的自己也爱屋及乌起来呢?  “不客气,既然你是欧阳的朋友,也别再叫我凌总裁了,直接叫我名字吧!这样听起来也比较的顺耳。”凌子墨微微的动了下身子,觉得既然相识,也就无需弄得如此的客气。  “好,那么你也别尊称我上官总裁了,叫我楚楚吧!他们都这样叫,希望我们合作愉快!”上官楚楚再次伸出了自己的手,就算知道对方是欧阳瑞西的好友,也依然表现得很是客气有礼,毕竟自己跟对方可是第一次见面,总不好过于的随意。  “合作愉快!要不要一起吃个午餐。”凌子墨礼貌性的询问道。  “不用了,改天吧!到时候叫上瑞西一起,我就不在这打扰你了,再见!”如果对方不是约了什么人的话,是绝不会让自己到这里来找他的,所以她很识趣的告别。  “好吧!那就只有下次了,再见!”凌子墨也不强求,因为他真的是约了朋友,刚一开始之所以会答应空出半个小时来接见她,只不过是看在了自己秘书的面子上而已,但万万没有想到的一点是,她竟然会是欧阳瑞西的朋友,所以只能客气一下。  上官楚楚转身走了出去,在关上包厢门的那一瞬间,她不由得调皮的做了个鬼脸,早知道他跟瑞西那个丫头是朋友,她也就不用带伤过来赴这个约了。  “总裁,怎么样,还顺利吗?”一看见上官楚楚的身影,许特助就走了过来,很紧张的问道。  “嗯!成功了,不过还要修改一下,先回公司再说吧!”上官楚楚把企划案递到了他的手里,不作一刻停留的向外走去。  “真的成功了,YES,真的是太棒了。”许特助握紧拳头做了一个胜利的动作,看得出来他很是兴奋,毕竟他们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并没有想过会真的成功。  “别高兴得太早,如果改得不能让客户满意的话,照样会失去这一次机会。”上官楚楚当头的给了他一盆冷水,可谓是浇了个透心凉。  “我知道,回去后我一定会让他们改到让客户满意为止。”公司能打开新的局面,对他们这些个员工来说,可都是一个好的开始,所以没有理由不为此而鞠躬尽瘁。  “嗯!你先回去吧!弄好了先给我过目一下。”上官楚楚停下来小声的叮嘱着,她可还没有忘记冷傲风还在等着自己,所以这也是她刚才毫不犹豫就拒绝了凌子墨邀约的原因。  “可是总裁,你不回公司了吗?”今天早上她就没有来公司,还有一大堆的文件等着她签字呢?  “今天我就不去了,有什么事你先自己拿主意,实在作不了主的再给我打电话。”以自己今天的状况,就算是去了公司也干不了什么事,倒不如给自己放一天假,好好的休养一下,再说了自己身上的伤口也要擦药,这呆在公司并见得很方便。  “好,我知道了,总裁,我就先回去了,再见!”许特助看了眼她的手,如果自己猜得没有错的话,她之所以不去公司,那肯定是跟她手上的伤有关,所以他并没有一再的追问,而是很恭敬的离开了。  “再见!”上官楚楚看着许特助的车离开后才抬步向冷傲风的车走去,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冷傲风竟然靠在座椅上睡着了,所以一时之间让她很是进退两难,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吵醒他。  试探性的拉了拉车门,没有想到竟然打开了,看来他并没有落锁,只是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于的危险了呢?  小心翼翼的坐了进去,并没有要惊醒冷傲风的意思,但自己还没有坐好,他就突然的睁开了眼睛,把上官楚楚给吓了一大跳。  “结束了吗?”冷傲风摇了摇头,因为昨晚睡不好的缘故,所以让他感觉到有些疲倦。  “嗯!是不是很累,要不我来开车吧!”上官楚楚有些心疼,但却隐藏得很好。  “不用了,想在外面吃饭还是回去吃。”冷傲风看了她一眼,并没有问她合作案有没有谈成功。  “我们不是刚吃过早餐不久吗?这么快又吃啊!”上官楚楚不可置信的看了他一眼,这吃完早餐刚刚两个小时呢?这么快又吃饭,总该不会是把自己给当猪来养吧!  “你也说那是早餐,现在都已经中午了,吃的可是午餐。”冷傲风说着便启动了车子,看来也不用征求她的意见了,自己看着办吧!  “可我还不饿,要不我们先回家吧!饿了的时候再吃好不好。”上官楚楚怕他真的带自己去吃午餐,所以急急的哀求着。  “真的是不饿。”冷傲风带着一丝的质疑,定定的看着她。  “嗯!我想回去休息,感觉不是太舒服。”虽然说很多伤口都干水了不假,但一些比较严重的伤还是让她感到疼痛,所以想回去再好好的躺一下。  “是不是伤口很疼。”一听她这么说,冷傲风就开始紧张了起来,所以想都没有想,便把方向盘一打,改变了原本自己想要走的路线。  “不是很疼,就是衣服蹭得有些不舒服而已。”上官楚楚觉得肯定是因为裙子把伤口给遮得太严实了的缘故,所以才会在走动的时候触碰到。  冷傲风看了她的穿着一眼,最终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加大了油门,疾驰的往冷宅开去,迈巴赫那独立感异常流畅的线条在这深秋的城市显得格外的耀眼,最终消失在车来车往的街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