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507.第507章再次遇上叶晚洛

507.第507章再次遇上叶晚洛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228更新时间:2016-01-06 10:39:13
   此时正处在S市军区的欧阳瑞西正一脸的大汗淋漓,一步步的朝食堂走去,原本清冷的小脸一片的殷红,呼吸也有些急促,因为她刚刚带领战士们结束了全副武装的5公里越野跑,所以还有些微的不顺气。  现在是中午的十二点,早已过了午饭的时间,但幸好食堂会有留饭菜,所以倒是不怕饿着战士们,她刚一走进去,原本喧闹的声音一下间变得异常的安静了起来。  “大家别在意我,都随意一点,我又不会吃人。”欧阳瑞西看了一眼众人,个个都还是汗流浃背的,估计是已经饿坏了,所以跟自己一样,连汗顾不得擦就往这里跑了。  战士们一听她这么说,个个都继续的狼吞虎咽起来,但跟之前所不同的是,已经没有了那一阵热烈的讨论之声。  在吃这一方面,欧阳瑞西一直就不是很挑剔,所以从来不开小灶,吃的都是跟战士们一样的食物。  “上校,这边。”小杜站起来向她招了招手,他可是提前来帮她准备好食物了,本来是想拿到办公室去给她的,想不到她竟然亲自来了。  欧阳瑞西抿了抿唇,迈步向小杜的桌子走去,虽然她有让战士们随意一点,但战士们却还是不敢太过于的放肆,因为她一直以来的那一种威严感还是在那里摆放着的,所以不管怎样,都让他们对她有着些许的忌讳。  “快吃吧!一会儿还有事。”欧阳瑞西拉开凳子坐下,一点也没有因为战士们的注视而有所别扭,表现得很是落落大方。  “是,上校,什么事啊!”小杜虽然回答得很爽快,但还是忍不住的好奇。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你知道就好,问那么多干什么。”欧阳瑞西冷睨了他一眼,开始默默的吃起了饭。  小杜瘪了瘪嘴,但也不敢再继续的追问,正所谓好奇害死猫,他可不想去面对一会儿盛怒中的上校,要知道这刚刚所跑的那个5公里可还没有缓下气来呢?  欧阳瑞西的嘴角微微的弯起,眼里是一抹淡淡的狡黠之光,就知道这小子什么事情都爱刨根问底的,不这样说的话他肯定还会继续的咋呼下去。  用完午餐之后,欧阳瑞西先是回家属楼洗了个澡,这才向办公室走去,只是不曾想到的是,竟然让她碰上了叶晚洛,对于她,欧阳瑞西真心觉得很无感,但又不能做到视而不见。  “叶小姐,你好!这是来找司令大人吗?他早上下基层了,估计得到晚上才会回来。”欧阳瑞西的脸上没有半丝的笑意,一如既往的清冷。  “谁说我是来找他的,我就是知道他不在才来的。”叶晚洛高傲的抬了抬下巴,用不屑的目光睥睨着欧阳瑞西。  “既然这样,那么我就不打扰了,再见!”欧阳瑞西觉得自己好心没好报,本来以为她是来找司令大人的,自己怕她苦等才好心的告诉了她,却没有想到人家根本就不是为了这个而来,如此看来,倒是显得自己有些咸吃萝卜淡操心了。  “等等,你有顾少将家属楼的钥匙吗?”叶晚洛突然的叫住了转身离开的欧阳瑞西,一脸的期待表情。  “顾少将家里的钥匙,你问这个来干什么?”欧阳瑞西停下了脚步,不由得轻蹙起眉头,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突然给了她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当然是进去看看,有就有,没有就没有,你问那么多干什么。”叶晚洛不耐烦的瞪了欧阳瑞西一眼,一点也不喜欢她在自己面前所表现出来的那一种冷傲气质。  “对不起,在没有经过主人的允许之前,我不能把钥匙给你。”这丫头总该不会是喜欢顾少将吧!难道她不知道他已经结婚了吗?  “听你的意思那就是有啰!话说你跟他到底是什么关系,你为什么会有他家里的钥匙。”叶晚洛突然上下的打量起欧阳瑞西来,黑亮的眼眸全是猜疑的神色。  “我确实是有他家的钥匙不假,至于我跟他之间嘛!算是家人般的关系吧!”穆季云一直把伈伈给当作妹妹,那顾阡陌也就相当于是他的妹夫了吧!所以说是一家人也不是毫无根据可言的。  “什么,你们该不会……”叶晚洛用手指着欧阳瑞西,可千万不是自己所猜测到的那样,如果说这两人是情侣的话,那么自己岂不是失去了一大半的机会了。  “不会什么。”欧阳瑞西紧皱眉头,很是不喜欢别人用手指着自己。  “你跟顾少将是情侣吗?”叶晚洛的手心紧攥,不安的看着欧阳瑞西,就怕她说出什么自己不能接受的答案来。  “不是,我们只是战友而已。”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不知道她追问这些干什么。  “不是就好,吓死我了。”叶晚洛拍了拍胸口,一副受惊了的表情。  “叶小姐还有事吗?没有的话我就先告辞了。”欧阳瑞西还有事要去忙,所以不想继续的跟她在这闲扯下去。  “等等,既然你不是他的女朋友,那么他为什么要把他家的钥匙给你啊!”叶晚洛并不是那么容易糊弄过去的人,很快的她便捉到了话题的核心部位。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跟他之间,算是亲人般的关系,所以有他家的钥匙不是很正常吗?”欧阳瑞西暗暗的懊恼了下,看来还真的是给自己找了个麻烦,早说没有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偏要弄出这么的一大堆事情出来。  “你们既不是恋人,又不是兄妹,算是哪门子的亲人啊!”叶晚洛伸手撩了一下自己那亚麻色的大波浪,冷笑的讥讽着欧阳瑞西。  “叶小姐,本上校是念你是司令大人的女儿才会对你礼让三分,但并不代表着我要向你报告我的私人问题。”叶晚洛的无礼之举算是把欧阳瑞西给彻底的惹怒了,所以清冷的小脸也就更加的寒气逼人了起来。  “哼!不说就不说,一个穷当兵的而已,有什么好拽的。”被欧阳瑞西这么的一喝斥,叶晚洛就觉得在面子上挂不住了,所以恼恨的白了她一眼。  “听叶小姐的意思,你很看不起当兵的是吗?但别忘了,你今天之所以能幸福的生活,靠的可不就是我们这一群穷当兵的吗?”欧阳瑞西爱这个职业,所以听了叶晚洛的奚落很是气恼,毫不客气的反击了回去。  “我看不起的是你这个人而已,可并没有意指全部,所以你用不着在那给我乱扣罪名。”叶晚洛藐视的拿眼角的余光去轻睨了欧阳瑞西一眼,一副十足的女王派头。  “既然这样,那么我便不在此污了叶小姐的眼,你请随意。”再好的心情都被这个女人给消磨尽了,所以想都没想的抬起步伐离开。  “欧阳瑞西,你给我站住,先把钥匙给本小姐拿过来。”叶晚洛跳脚的小步紧跟着,一脸的气急败坏,怎么也不会想到对方竟然如此的不给自己面子。  充耳未闻的继续往前走去,自动的过滤掉某种自己不想听到的声音,想不明白像司令大人这么有威信度的的一军之首,为什么会有这么蛮横不讲理的女儿,这可跟她给自己的第一个感觉有了很大的出入,还以为她是一个教养极好之人呢?  “该死的女人,可千万别落到我的手里。”叶晚洛恼恨的跺了跺脚,只能看着欧阳瑞西那越走越远的身影暗暗的发狠着。  回到办公室的第一件事,欧阳瑞西就猛灌了一大杯水下去,好好的浇灭掉被叶晚洛给气得冒烟的火气,告诫自己下次看见这女人一定要远远的避开,并不是因为怕了她,而是看在司令大人的面子上不想给她难堪而已。  在办公桌前坐下,拿过一边的公文包,把里面的文件给拿出来,而眼神也随之被顺带着出来的一张名片给吸引住了,伸出手去拿起来看了看,这才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头,她怎么就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呢?  自嘲的轻摇了下头,拿起手机按着上面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难道说自己更年期到了吗?要不怎么如此的健忘呢?  “喂,你好!我是凌子墨,请问你是哪位?”电话刚一拨通,那边便瞬间的接听了起来,速度快到令人不敢相信。  “是我,欧阳瑞西,不好意思,现在才联系你。”欧阳瑞西手肘撑在桌子上,很是无奈的轻按着额头。  “欧阳,我可总算是等到你的电话了,让我还以为自己是做梦了呢?你根本就没有在我面前出现过。”凌子墨顾不得在场的客户,歉意的颔了颔首,拉开门向外走去,可见他是不想让人听见自己的谈话内容。  “抱歉,这几天有些忙,所以一时之间就忘记了。”欧阳瑞西实话实说,并没有要欺骗对方的意思,虽然知道这样说很有可能会让对方对自己有不好的想法,但事实就是事实,所以她不想替自己狡辩。  “没事,我能理解。”凌子墨一手插着裤兜,一手拿着电话,很悠闲的斜靠在外间的墙上,脸上始终是儒雅的笑容。  “这样吧!你应该还在S市吧,今晚我请你吃饭好了。”欧阳瑞西翻看了一下自己的工作安排,很是期待跟凌子墨的再一次相聚。  “真的假的,该不会是糊弄我吧!”凌子墨一直都知道欧阳瑞西的个性,从来就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但他还是习惯性的喜欢打趣她。  “怎么,是不是你没有空,跟美女有约,所以才不敢赴我约。”欧阳瑞西一边说一边把等会儿需要用到的资料给整理好。  “没有的事,还有哪个女人会给你来得重要呢?”凌子墨的这话不知道是出自于真心还是玩笑,但不管怎样,他对欧阳瑞西曾经的友情可是天地可鉴的。  “话可别说得太大了,到时候看你如何圆今天所撒下的谎。”欧阳瑞西站了起来,看了看还有什么需要拿的。  “以后的事情不懂,但现在我的心底确实还没有出现给你来得重要的女人。”凌子墨轻点着脚尖,俊朗的脸上一片的柔和,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含着一种宠溺的意味。  “真的假的。”对于凌子墨的话,欧阳瑞西只是笑笑,拿起军帽跟公文包就走出了办公室,往停车场走去。  “你想听真的还是假的。”多年未见,总感觉自己还停留在那一段年少痴狂的岁月里,而她却貌似已经改变了许多,因为这要是放在以前,她绝对不会跟自己开玩笑,但她今天却每一句话都带着戏谑的成份在里面,到底是什么让她变得如此的彻底呢?是那一晚自己所看见的那一个俊美非凡的男人吗?  “假的吧!这样比较没有负担。”知道自己的反常必会让他深感意外,但这就是现在的她,被穆季云那厮给完全的污染到了。  “你还真的一点都不怕伤我心,再怎么说我们也共生死同患难了那么几年,也该给我点面子吧!”凌子墨捋了下头发,心底说不清的心酸,感觉再也回不去那一段相依相偎的美好日子了。  “你不是一直都说自己的心是钻石做的吗?这什么时候就变成玻璃的了。”欧阳瑞西拉开车门,小杜早已等候在车上了,看来这小子倒是很机灵。  “在你面前的时候我就瞬间的钻石变玻璃了。”凌子墨总感觉到跟欧阳瑞西有着说不完的话,但真正说起来的时候却觉得特别的贫乏。  “好了,不跟你胡扯,我现在有事去办,今晚威斯汀见。”欧阳瑞西浅笑了下,并不是说自己很喜欢那里的食物,也不是因为那里是风行国际旗下的产业,而是一时之间,她真的不知道该请他到哪里去吃饭才好,虽然说自己在S市长大,但对这座城市的饮食方面还真的不是太了解,所以只好选了一间口碑还算不错的餐厅。  “嗯!我等你,不见不散。”凌子墨挂掉电话,愣愣的看了手机几秒,接着快速的把她的电话给存起来,就怕被自己一不小心给误删了,这样的话又不知道还要等上多久了,所以他不敢太大意。  而这边的欧阳瑞西也在跟他做着同样的一个动作,那就是存号码,这样下次联系就不用再找名片了。  “上校,我们去监狱看谁啊!”小杜一看见欧阳瑞西挂掉电话就开始询问了起来,很是好奇她什么时候跟监狱来往得如此密切了。  “忘了吗?枭雄下个礼拜开庭,所以我们要去跟监狱那边递交一下文件。”欧阳瑞西轻叹了口气,想起上次枭雄跟自己所说过的话,她不免的觉得有些忧桑。  “是下个星期吗?我还以为要等上好久呢?毕竟有些东西还没有考证过不是吗?”虽然说枭雄对所有的事情都供认不违,但要对一个人判罪也是要讲求证据的。  “也许是他们已经查到些什么了吧!这并不是我们需要管的事情,只要协助他们把案子给结了就成,不该过问的事情我们都无需去理会。”  欧阳瑞西看着窗外,她最不喜欢的看是承受别人的恩情了,那会让她不知道该怎么的去还,就像这次的枭雄,如果说不是当初他在自己绑架的时候处处维护着自己,说不定早就被林飘然指使人给污辱去了,所以,对于他当时的这一种善举,她还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去感谢才好,毕竟自己跟他之间关系悬殊,不可能会做出报答之类的举动来。  “是,我知道了。”小杜透过后视镜再看了她一眼,因为他从来就没有见过那个枭雄,所以潜意识的觉得对方一定是长得很面目可憎,要不怎么会去做这种违法的事情呢?  他们的车子还没有到达S市的监狱,欧阳瑞西的电话就突然的响了起来,一看电话竟然是监狱长的号码,不由得让她感到诧异了起来,自己跟他所约的时间还没有到啊!他这总该不会是在催自己吗?  “喂!我是欧阳瑞西。”千遍一律的开场白,这大概就是欧阳瑞西的专利了。  “欧阳上校,不好了,枭雄自杀了。”监狱长的话几乎是颤抖着的,这个枭雄可一直都是他们的重点关注对象,却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趁着狱警们不注意而割喉自杀了,只是他那刀片到底是从哪里得来的呢?  “什么,怎么会这样,现在人怎么样,送去抢救了没有。”欧阳瑞西一听也跟着紧张了起来,犯人在开庭前自杀,事情一下间变得复杂了起来。  “现在正在医院抢救中,但情况如何还不知道,但医生说不太乐观。”监狱长把自己从医生那里得来的消息告诉她,整个人在手术室前不停的来回走动着,上次枭鹰逃狱的事情就已经让他这个监狱长的位置岌岌可危了,这才事隔不久,又出了枭雄自杀一事,不管怎么说,自己这个监狱长都难逃其责。  “告诉我什么医院,我马上过去。”欧阳瑞西紧蹙眉头,这个男人何其的骄傲,宁愿死也不愿站在被批判的法庭之上,不得不说他真的是很自持不凡。  “我们在市医院,枭雄这会儿正在手术室里面抢救呢?”监狱长小心翼翼的说着,就怕欧阳瑞西突然的把自己给炮轰一顿。  “好,我知道了,马上过去。”欧阳瑞西挂掉电话,对着小杜说:“马上调头去市医院。”  “是,上校。”小杜方向盘一转,车子便以倾斜的弧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快速的往市区里开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