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508.第508章正在抢救中

508.第508章正在抢救中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87更新时间:2016-01-06 10:39:14
   “情况怎么样了。”欧阳瑞西是小跑着进来的,一看见监狱长就急急的问道,虽然说是深秋,但她的额头上却布上了一层薄薄的细汗。  “还没有出来,看来情况有点严峻。”监狱长在说话的当下,看见一护士急急的跑了出来,没有一会儿就看见她手里拿着血液小跑着回来。  “护士小姐,病人怎样了。”欧阳瑞西情急的问了一声,但却并没有伸手拉住她。  “正在抢救中,你们都先别妨碍到我们工作。”护士小姐疾步的进了手术室,门也瞬间的合了起来。  “欧阳上校,你先别急,医生会尽力的。”监狱长说得有些的小心翼翼,连正眼看一下欧阳瑞西也不敢,因为他貌似听说过她可是S市军区里有名的魔鬼教官,以冷、狠、绝而著称,所以在面对着如此低气压的一个她时,难免的觉得有些心悸。  “你们到底是怎么安排工作的,明明知道他身份特殊,为什么不加派人手看管。”欧阳瑞西眼眸一扫,冷冷的看着监狱长,对他的工作能力很是怀疑。  “我们已经把他给当作重点看管对象了,可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突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监狱长急急的辩解着,这件事情他可是一直就觉得很玄乎。  “当时看管他的狱警呢?都询问过了没有。”欧阳瑞西收回眼眸,知道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  “还没有来得及,一出事我就跟着过来了。”监狱长抬头看了看欧阳瑞西那阴郁的神色,又因为害怕而急急的移开了。  “算了,先等结果出来再说吧!”欧阳瑞西轻按了下额头,整个人都靠在了墙上,显得很是疲惫不堪,自己上次见他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为什么突然想到要寻短见呢?  “上校,给你。”小杜把手里的矿泉水递给她,看着她那苍白的脸色不由得皱了皱眉。  “谢谢!”欧阳瑞西拧开喝了几口,因为秋天比较干燥的原因,她的唇都有些裂了。  “上校,你还是先坐一下吧!估计没有那么快出来。”作为一名训练有素的警卫员,不但要保护好她的安全,更要处处把她给照顾周全。  “不用了,我站着就成。”欧阳瑞西依旧没有变换姿势,眼眸落在了那几个通红的‘正在手术中’的几个大字上。  也许很多人都以为她是冷漠无情的,但她的内心其实是最为柔软的,所以才会一次次的去原谅那些伤害过自己的人,而对于枭雄,一个口口声声说爱着自己的男人,虽然说她无法做到回应,但心底还是很感恩他对自己的那一种赏识之心,所以在听到这一个噩耗之时,她无法真的做到平静无波。  小杜看着她如此的执着,也就不好继续的劝说她,只是把她手里的瓶子接过来,陪在她身边一起的站着。  监狱长大气都不敢出,因为他平时很少跟像欧阳瑞西这么大的官接触过,所以难免不会在心底感到由衷的敬畏。  时间在一分一秒中流逝,终于,手术室那亮着的灯终于暗了下来,就像是同一时刻般,欧阳瑞西的视线也瞬间的移了过去,抬步便冲向了门口。  “医生,怎么样了。”医生刚从里面出来,欧阳瑞西就紧张的抓住了他的手,声音颤抖的问着。  “暂时抢救了过来,但要真正脱离生命危险,还要等到过了今天晚上才知道。”医生皱着眉头,对自己眼前这个冷然的女军官多看了几眼。  “情况很严重吗?”欧阳瑞西的心情有些复杂,说不清也道不明,只是觉得堵得慌。  “可以这么说,就算是以后康复了,也会留下后遗症,不过幸好送的及时,要不再迟几分钟的话就回天乏术了。”作为医生,早就看惯了生死,但看着她眼里的哀伤之情,还是有些不忍。  “一点机会也没有了吗?”欧阳瑞西眼神暗了下,不知道他清醒还会不会再次的寻短见,这一点才是她比较担心的事情。  “也不是没有,但机会很渺茫,除非找到这一方面的专家,否则真的是很难。”医生低叹了一口气,其实要说到专家的话,本市就有一位,但要想请到他出马,真的是有点困难,因为对方可是谁的账都不买,除非你是他所看顺眼的人。  “好,我知道了,谢谢医生。”欧阳瑞西伸手把掉落额头的刘海往后捋去,苦涩的跟对方道了一声谢。  “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一下病人会转入重症病房,所以暂时还不能探望。”医生对欧阳瑞西抱歉的颔了颔首,最终转身离开了这里,而监狱长却紧紧的跟了过去,因为他要把事情详细的了解清楚才行。  “上校,秦医生不是很厉害吗?如果你真的想救枭雄的话,可以找他帮忙啊!”小杜很奇怪自家上校大人的反应,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因为一个犯人的自杀而如此的忧心忡忡。  “我也知道他厉害,可是做人要懂得适可而止,我们自己老麻烦他也就算了,如果说连这样的事也找上他的话,我就成了一个不懂得分寸的人了。”  欧阳瑞西苦笑的摇了摇头,其实在医生一说的时候她就想到了秦书寒,但却不好意思去跟他开这个口,毕竟什么事都是有个度的,可不能因为别人的好说话而一味的只懂得索取,却不知道回报。  “可秦医生他学医不就是用来救死扶伤的吗?”小杜嘟哝着声音,很是不解秦书寒的那一种做法,明明自己就有着一身超人的医术,可却只救自己想救之人,这样另类的一种行为模式,真的是让他深感疑惑。  “是这样的一种说法没有错,但每一个人都会有着自己的人生理念跟生活轨迹,所以对于这一种现象,我们只能存在着自己的想法,但不能强迫别人去改变。”  欧阳瑞西一直就是一个很知性的女人,所以从来不会把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难题抛给别人,总是能很理智的站在别人的立场上去想问题,却往往忽略了也要为自己而考虑一下。  “上校,如果说每一个人都像你那么的为别人着想的话,我想今天这样的一种事情也就不可能发生了。”小杜知道自家上校善良,但有的时候真的是很为她感到心疼。  “每一个人的思想都不一样,所以选择处理问题的方式也就不一样,算了,以后你就会慢慢明白的。”欧阳瑞西知道以小杜现在这样的一种憨厚的个性,真的很难理解自己所说的话,所以与其像现在这样灌输给他一大堆无法接受的东西,倒不如让他在以后的实践中慢慢的去渗透。  枭雄很快的便被送进了重症监护病房,由于根本就不给探望,所以欧阳瑞西也就没有在那逗留太久,只是跟监狱长说了一些注意事项后就先行的离开了,反正自己留下来也帮不上多大的忙。  “上校,我们这是要回军区还是回家。”欧阳瑞西刚一坐上车,小杜就开始询问了起来。  “几点了呢?”欧阳瑞西慵懒的靠着后座,虽然知道自己抬起手来就可以看到时间,可她却疲倦到丝毫也不想动。  “准备四点半了,如果说现在回军区的话,估计到了之后也差不多要到下班时间了。”小杜转头看了她一眼,对她现在的低落情绪有些担心。  “四点半了吗?这时间怎么就过得那么快呢?”欧阳瑞西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把他的话给反问了一遍。  “不快啊!我们到这里的时候都已经两点多了,而我们又在医院里面呆了那么久,所以到这个点上一点也不奇怪。”小杜歪了歪头,却发现自家上校貌似丝毫就不在状态之上。  “那我们该去哪里呢?”欧阳瑞西又把小杜问自己的问题给丢回去了给他,根本就是处在一种神游的境界当中。  小杜很认真的看了她一眼,最后便得到了答案,在这样的一种时候,他知道上校大人最需要的是什么了,所以脚踩油门疾驰而去。  “上校,到了。”小杜出声提醒还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欧阳瑞西,感觉到自己的这个做法实在是太明智了。  “嗯阳瑞西刚想推开车门,可是在看见了自己眼前的那个熟悉建筑物的时候,不由得低呼道:“小杜,你怎么把我给送到这里来了。”  “因为我觉得你现在最需要的人是穆总裁,所以我就把你给送到风行国际来了。”以自家上校大人现在的这一种失魂落魄般的表现,他觉得把她给送到这里来实在是再适合不过的一件事情了。  “就算这样,我老是出入他的公司总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再说了,这么冒然的上去,说不定还会打扰到他工作。”欧阳瑞西很少来公司找穆季云,因为她总觉得那是对方的职场空间,自己不便过于的太参与进去。  “可已经都来到这里了,还是上去看看吧!”小杜继续的游说着她,要不他还真的是不知道该把她给送到哪里去好。  “咦!这不是嫂子吗?”就在两人在决定着去留的时候,一声惊呼声突然的响了起来,只见夏雨晨站在窗外,一脸笑意的往里面探望着。  “雨晨,是你,怎么,你这是要出去吗?”欧阳瑞西打开了车门,边说边下了车。  “不是,我刚从外面回来,只是嫂子,你不上去吗?还是要走了。”夏雨晨眨动着眼,好奇的问着她,自己就是因为看到了她的车才走过的,想不到里面还真的是有人。  “我们……其实也是刚到。”本来是想说刚要离去的,可是她却一向都没有说谎的习惯,所以只好老实的承认自己也是刚到的这个事实。  “那走吧!我跟你一起上去。”夏雨晨说着便想伸手去拉欧阳瑞西,但一想到学长那犀利无比的眼神,他又不得不放了下来。  阳瑞西一脸的沮丧,事情发展到这样的一种情况,就算自己不想上去也不可能了,所以只能无奈的跟了进去。  对于欧阳瑞西的出现,看见的员工们都对她投以一抹羡慕以及肃然起敬的神情,把她给盯得全身都不自然,幸好的是,他们坐的是总裁的专属电梯,所以刚踏进电梯她就如重释负的轻舒了口气。  “嫂子,我发现你还是穿军装比较的帅气。”夏雨晨在电梯上按了88层,一脸欣赏的打量着她。  “还好吧!跟你这一身相比,我觉得还是差远了。”欧阳瑞西看着夏雨晨那一身的花俏行头,感觉无轮是在什么时候看见,他都是那么的让人不容忽视。  “嫂子,你这是在取笑我吗?”夏雨晨垮下了一张脸,怎么都觉得欧阳瑞西的话是意有所指。  “怎么可能呢?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虽然说穆季云老跟他之间玩闹、挤兑,但她却不敢过于的随意,毕竟稍微的处理不好的话,是很容易得罪人的,所以她可不敢真的去取笑于他。  “听了你的这一句话,就算是假的我也高兴。”夏雨晨臭美的甩了甩头,酷酷的耍着帅。  欧阳瑞西笑了笑,并没有再跟他胡扯,因为顶楼已经到了,所以大步的走了出去。  “你要一起进去吗?”站在总裁办公室的门前,欧阳瑞西停下了脚步,柔声的问道。  “不进了,我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而且我又不是一百瓦的电灯泡,嫂子,一会儿再见了。”夏雨晨潇洒的挥了挥手,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好,那你忙吧!一会儿见。”欧阳瑞西看着夏雨晨的背影摇了摇头,最后抬起手来在门上轻敲了几下,可是等了好久都没有听到有丝毫的动静,这样的一种异常不由得让她轻蹙了下眉头,难道说里面没有人吗?可是如果不在的话,他到底又去哪里了呢?  “夫人,你好!总裁他们正在开会呢?所以你直接进去等他就可以了。”一位秘书走过来很恭敬的对欧阳瑞西说着,脸上露出了很专业的微笑。  “哦!好,谢谢你。”欧阳瑞西对她笑了笑,原来都开会去了,还说刚刚怎么都没有看见安秘书呢?原来是开会去了。  “不客气。”秘书把门给推开,站在一旁让欧阳瑞西进去。  欧阳瑞西也不再推辞,抬步的便走了进去,看着空空如也的办公室,不由得微微的轻叹了口气,想不到自己竟然扑了个空。  缓步的走到办公室内那块大大的落地玻璃前,感觉到白云就好像从自己的眼前飞逝过般近距离的接触,看来这厮倒是一个很懂得享受的男人,所以才会在这里安装一大片的落地玻璃,如此一来的话就可以轻靠在上边,抬头去看天空中的云卷云舒了。  抬头环视了整个办公室一眼,最终把目光给停留在那一张柔软的沙发之上,所以想都没有想的便移动了自己的脚步,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百无聊赖的翻看着茶几上的报刊杂志,却发现没有一个是自己所感兴趣的话题,不是哪个明星又跟富商出海了,就是哪一个名媛千金又未婚先孕了,反正都是一些千篇一律的报道,毫无新鲜感可言,所以没一会儿的功夫,她就无聊到在沙发上给睡着了。  穆季云刚一开完会,就大步的从会议室里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大叠的文件,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后面还跟着一个安秘书。  “安秘书,一下把这份文件给客户发过去。”穆季云头也没有回,手里的文件往后一抛,就准确无误的落在了安娜的怀里。  “是,总裁。”安娜翻了翻文件,但却没有转身离去,而是跟在他后面向总裁室走去。  穆季云推开门,动作一点也不轻柔,所以当他的视线碰触到沙发上的那一抹橄榄绿之时,微微的错愕了下,最后转身把食指放到唇边,跟后面的安娜‘嘘’了一声,再对门口挥了挥手,示意安娜先出去。  安娜了然的一笑,自然也是看见了那一抹橄榄绿,所以很识趣的退了出去,也顺带的给带上了门。  这小女人怎么就来了,她不是说自己最近的工作很忙吗?可现在怎么就跑到自己这里来睡觉了呢?  放轻了脚步缓慢的走过去,站在沙发前定定的凝视着那熟睡中的容颜,好像这样做就可以得到自己所想要的答案般。  最终嘴角弯起一个漂亮的弧度,走到办公椅上拿来了自己的外套,轻轻的盖在了她的身上,但却不敢触碰到她,就怕会被自己给吵醒,毕竟在这一方面,她可是异常的敏锐,所以在不吵醒她的前提之下,墨墨的回到桌边处理起自己那刚刚开会后所拿回来的文件。  欧阳瑞西并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是在睁开眼眸的瞬间便看到了穆季云那认真工作的俊彦,所以瞬间的定格住了自己的视线,眼睛一眨不眨的紧盯住他看。  “目光再如此炙热的话,我的脸就要被你给看穿洞来了。”穆季云自文件中抬起了头,戏谑的打趣着她,眼里却对她扬起了温柔的宠爱。  “你开完会了。”欧阳瑞西拿手轻搓了下眼睛,理了理自己身上的军装,娇羞的问着他。  “嗯!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不先给我打个电话。”穆季云放下手里的文件,起身走到她的身边,把她的身子给轻轻的搂进了自己那温暖的怀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