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510.第510章JC军校时的幸福时光

510.第510章JC军校时的幸福时光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89更新时间:2016-01-06 10:39:15
   “怎么会,这个世界上再也找不出给我厚道的人来了,又哪里来的花花肠子可言。”夏雨晨随意的靠在沙发上,本身就长相俊逸的他,因为身上的这一身色彩艳丽的穿着把他衬托得更加的妖孽万千,尤其是耳垂那一颗闪烁出幽光的耳钉,更显魅惑之气。  欧阳瑞西很是无语的翻了翻白眼,两个男人的战争,不是争女人,而是想着如何把对方给踩压下去,还真的是够了,话说他们还能再幼稚点吗?这哪还有一点公司高层的形象了。  “什么,你厚道,还真的是什么样的话都敢说,我看是厚颜无耻才对。”穆季云一边说一边快速收拾自己桌上的文件,随时的做好了下班的准备。  “说到这个厚颜无耻,你要是敢称第二,那绝对没有人敢称第一,所以你这不是在自掌嘴巴吗?”夏雨晨悠闲的晃着腿,仗着欧阳瑞西在而大放厥词,却忘了某人的腹黑指数到底有多高,所以活该他在以后的某一天被他奴役得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貌似你这话可是说得越来越顺溜了,既然这样,那么明天就去把蓝月水阁的工程给我拿下来。”穆季云邪气一笑,长手一抛,就把自己手里的文件给甩到了他的身上。  “学长,不是吧!你可不能对我这么狠,你又不是不知道卓越的那个总裁千金有多么的花痴,我一定会死得很惨的。”夏雨晨开始不淡定了,一想起那一个像八爪鱼般黏住自己不放的女人,他就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  “怕什么,你不是喜欢美女吗?白送上门的美味还不要啊!这可不太像你的性格。”穆季云冷冷的一笑,如果说对方不是花痴女的话,他还不让他去呢?就是知道了才让他去的,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公然的挑衅自己的底线。  “那也要看是什么样类型的啊!像卓婷婷那样的女人,我逃还来不及呢?”夏雨晨撇了撇嘴,自己上次去参加一个酒会的时候差点没有被她给占去了便宜,所以说什么他都不想跟卓越公司有任何的业务往来。  “这可由不得你,乔特助出差还没有回来,所以这个案子只能是由你去完成。”穆季云摆出了一副没得商量的语气,不用看也知道现在的夏雨晨肯定是顶着一张无比沮丧的臭脸,拿怨恨到极致的眼神在狠瞪着自己。  “真的没得商量了吗?或者是让新来的总监去,刚好让他去熟悉一下业务。”夏雨晨开始打起了费明宇的主意,反正他现在又不在,而且那个卓婷婷的目标是自己,可不是他,所以应付起来肯定会比较容易。  “你说呢?费总监是负责策划部的,你觉得他会熟悉开发部的业务。”穆季云没好气的丢给他一个白眼,可真是有他的,这样的歪主意他也能想得出来。  “学长,这你就不懂了吧,作为一名优秀的员工,一定要熟悉以及掌握公司内部的所有业务,这样才能在这个竞争激烈的社会中脱颖而出,我这不是在给他普及基础知识吗?”夏雨晨自鸣得意的奸笑着,好像事情真如他所想像中发展了般开心,可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所以注定了他没有成功。  “那你呢?全部都掌握了没有。”穆季云知道他能掰,却没有想到他这么的能掰,所以对他的提议选择了直接的无视掉。  “我,不是还有你在吗?所以我就没有那个必要去冲锋陷阵了。”说白了,他不是不懂,就是一个字‘懒’而已。  “你怎么不说你那是堕落,你自己说吧!自从安小雅失踪之后,你都变成什么样了。”爱情能让一个男人为之奋发,同样的,也会毁掉一个男人,而很显然的,夏雨晨是属于后者。  “我能变成什么样,一样的帅气,一样的吃喝玩耍,一样的意气风发,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啊!”虽然是如此的说着,但他本来灼亮的眼眸还是黯然了下,可见并不是毫无影响,而对于安小雅的行踪,他更是觉得无感,只能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才慢慢的品味着那一份苦涩,不是不爱,而是所爱之人早已了无踪迹,让他连爱的对象都没有。  “你就在这继续的自欺欺人吧!我们可就不奉陪了。”穆季云说着拿起了自己的公文包,拉起站在一旁很明显已经呆然了的欧阳瑞西,毫不停滞的往外走去。  “哎!你们等等我啊!如果是去吃饭的话可别把我一个人留下。”夏雨晨也不管他们是要去哪里,反正先跟上去了再说。  三人刚走到外面,小杜就眼尖的下了车,以小跑的步伐跑到了眼前。  “穆总裁,夏副总。”有礼的打了声招呼,最后站到了自家上校的身旁,尽职的做着作为一个警卫员该做的事情。  穆季云‘嗯’了一声,算是作为回应,但夏雨晨却一下子的咋呼了起来,“小杜,几天不见,想不到你可是越加的帅气了,怎么样,有女朋友了没有啊!如果没有,要不要我帮你介绍一个。”这就是夏雨晨,行事风格夸张而又绝对的异于常人。  “谢谢夏副总,我们服役中是不能谈恋爱的,所以就不用麻烦你了。”小杜的嘴角狠狠的抽动了下,好几天没有见了吗?如果自己记得没有错的话,两个小时前他们貌似刚见过吧!难道说是自己产生了幻觉不成,而这女朋友又从何谈起呢?  “不客气,我们谁跟谁啊!”夏雨晨摸了摸鼻子,突然觉得自己戏耍了这么憨厚老实的一个小伙子很是不好意思。  “真是受不了你。”穆季云睥睨了他一眼,竟然连小杜他都要捉弄,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是他不敢去做的。  “话说你们这是要去哪里啊!”受不受得了那是另一件事,首先解决掉吃饭问题才是至关重要的,他可不想晚饭又是自己一个人解决。  “不好意思,雨晨,我还有个约会,所以去哪里就只有你们自己决定了。”欧阳瑞西淡然的笑了笑,很是歉意的说道。  “啊!学长,原来你也是被抛弃的那一个啊!”夏雨晨傻眼了,自己刚刚才得罪了这尊恶佛,如果只有他们两个的话,他才不要跟他在一起呢?否则怎么被他给虐死都不懂。  “要我送你过去吗?”穆季云直接的无视掉夏雨晨的话,目光炙热的看着欧阳瑞西,帅气的脸上全是柔和的神情。  “不用了,小杜送我过去就行,那我就先走了,雨晨,再见!”欧阳瑞西对着夏雨晨笑了笑,这才转身上了一旁的军用悍马,最后还跟他们挥了挥手。  “学长,你就别看了,车都开出去老远了。”夏雨晨拿手在穆季云的眼前晃了晃,却不曾想他直接的转过了身,根本就不搭理他的这一种幼稚的举动,大步的向自己的车子走去。  “喂!你还没有说我们要去哪里呢?”夏雨晨紧跟在后,沮丧的大声问道。  “回家,想来就跟上。”穆季云直接的上了车,也不管夏雨晨会不会跟上,轻踩油门便缓缓的开了出去。  “去,干嘛不去啊!”夏雨晨回头也上了自己的车,不紧不慢的追了上去,反正穆家他可是再也熟悉不过了,根本就不可能会有迷路的情况发生。  欧阳瑞西到达威斯汀西餐厅的时候,凌子墨还没有到,介于他们多年没有见的原因,所以她特意的要了一个小包厢,这样的话也就不用担心在聊天的时候受到外界的干扰了。  其实凌子墨也是很早的往这赶过来了,但因为对S市不熟的原因,所以让他走了不少的冤枉路,再加上刚好碰上下班高峰期的缘故,所以等他到达相约地点之时,已经是过了半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不好意思,我迟到了。”刚一走近包厢,他就率先的对欧阳瑞西道歉了起来。  “没事,我也是刚到不久,坐吧!”欧阳瑞西的笑一直就很美,尤其是相对于很少见过她笑容的人来说,那就是一道最美丽的七色彩虹,让人不自觉的受她的笑容所迷惑了去。  “看来还是军装更加的适合你,两杠三星,上校的军衔,看来混得很不错。”看着欧阳瑞西身上的那一套帅气的军装,凌子墨的心还是免不了的刺痛了下,因为这军装曾经也是他年少时的一个梦,而现今只能看着暗自神伤。  “子墨,你怎么了。”看着他突然沉下去了的笑容,欧阳瑞西担忧的轻问着。  “哦!没事!只是觉得造物弄人而已,如果当年我没有离开JC军校,是否现在也能有你现今的成就了呢?”凌子墨收起自己的心伤,虽然说已经过去了许多年,但他那颗想要成为一名特种兵的心却从未改变过。  “那当然,肯定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在专项训练方面,你一直就给我强,所以成就只会给我更好,而不会更差。”欧阳瑞西一直很想知道那一次他为什么要突然的离开军校,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致使他对自己不告而别,这些一直都是她想知道的。  “你就谦虚吧!在我们那一届中,你可是教官眼里最优秀的女学员,个个都争着要把你给招到自己的羽翼之下,我又岂能跟你相提并论呢?”  欧阳瑞西的优秀,那是整个军校中人人皆知的,谁也不会想到她会从刚入学的最后一名而跃居到佼佼者的前列之中,这其中的努力别人不懂,但却并不代表着他也不懂,毕竟自己当年可是一直都在陪着她一起训练的。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过谦,怎么样,看你这样子,貌似过得很不错。”欧阳瑞西一直就是一副军人的正规坐姿,也许是习惯了的缘故,从未见她因此而感到肌肉僵硬过。  “还行吧!反正就是家族企业,套用现在的一句话来说,那就是富二代,并没有什么可以值得炫耀的。”凌子墨苦涩的笑了笑,其实自己志不在此,但造物弄人,他不得不屈服在现实当中。  “在现今的这些大企业中,又有多少不是富二代呢?最主要的是看你怎么去利用自己的这一层身份而已,是承蒙着祖业吃喝玩乐,还是把它给带领到新的领域之中,这些不都是一个新的抉择吗?而你,选择了后者不是吗?”  要说到富二代,自己的身边可不少,譬喻说冷傲风跟上官楚楚,还有自己家里面的那一个孩子气的男人,可不都是其中的典范人物吗?见多了报道上说哪家的公子又仗势欺人了,哪家的千金又传出丑闻了,他们却都跟这些沾不上边,不得不让她对这富二代一词有了自己新的一层见解。  “我那也只不过是小打小闹而已,弄不出什么高成就来,毕竟我当年学的不是这些,所以运作起来总会有些吃力。”凌子墨轻抿了一口水,子承父业,也许是很多豪门争相去设计得到的东西,但并不是他所想要的,他要的一直就很简单,能做自己所喜欢做的事情就可,譬喻说当兵,但很显然的,他已经错过了那个机会,所以只能落得满满的遗憾,虽然说他有过失落,但对当年的那一个举动,他从来就不曾后悔过。  “已经很不错了,如果换成是我,可还真的是做不来。”想起刚才站在穆季云身后所看到的电脑里面的那一串串的数据,她就一阵的头晕目眩。  “人都是被逼出来的,如果不深入其中,谁都不会知道自己的极限到底在哪里?所以你也别太小看了自己,估计爆发出来之后谁都无法阻挡。”  凌子墨笑看着她,当年的自己也并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一介商人,所以只有投身进去,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  “还是算了,像我这种头脑简单之人,也就只适合做一些体力活,用脑的事情真的是很不适合我。”欧阳瑞西摆了摆手,可不敢想像自己会成为商界中的一员,因为那实在是太不靠谱了,先不说那不是自己的兴趣所在,就算是,依自己对数学的无感,也不可能会成为其中优秀的人才,所以她很有自知之明,毕竟没有谁是属于全能的。  “按我说你不是脑子不行,而是你的心思不在这之上,如果说脑子不行的话,难道说你专业课的那些个高分都是作弊来的吗?”凌子墨戏谑着她,这样的一种口气跟穆季云取笑她的时候如出一辙,可见是宠溺多过调侃。  “如果是作弊的话,那么你就是那一个同流合污之人,可别忘了,每次考试,你差不多都是坐在我旁边。”事隔多年,再回忆起当年的学员岁月,发现竟然还是那么的清晰,恍如就在昨天般,让人记忆犹新。  “你可别拖我下水,想当年我可也是教官们心目中的尖子生,又怎么可能会跟你去做这些违法乱纪的事情呢?”空暇之时总是想,如果当年没有那个意外,自己跟她之间是否能一直那么相互的关爱下去,可人生从来就不会有如果,所以这样的一种想法从来就不会有答案。  “如果你在别人的面前吹的话,或许还能骗到那么的几个,但在我的面前,你觉得会说得过去吗?也不想想看当年在野外训练的时候,是谁趁教官不注意在他的衣服上弄上蜂蜜的,害得那些个蚂蚁在他睡觉的时候爬满了他一身。”  说起往事,总是有着许多的快乐,虽然说也有悲伤的时候,但大多都被幸福给掩埋了去,那些个难过的事情也就变得无关紧要了。  “你还不是,是谁故意把胡椒粉撒进教官的水壶中让他辣得满地跑的,之后还害得我们全部的人跟着你一起受罚,整整跑了训练场30圈,累得到最后连饭都吃不下去。”凌子墨摇了摇头,谁会想到冰冷如她,也会有着这么调皮的时候呢?  “好像那是我们受到的最严重的一次责罚,而你们也真够意思,竟然陪着我一起受罚。”欧阳瑞西的脸上全是幸福的光芒,如此一说,突然发现,那时的自己其实也收获了不少的友情,只是之后慢慢的都失去了联系而已。  “谁叫你是我们班唯一的一个女生呢?大家当然得护着你了。”其实之前他们班也有着许多的女生,但之后都因为承受不了这样的一种残酷的训练而选择了别的比较轻松的专业,之后剩下来的也就只要欧阳瑞西一个了。  “听你这么的一说,我突然很想他们了。”其实他们一个班的人并不多,也就十几个而已,所以大多相处得很愉快,当然,也有闹矛盾的,但那只是个别人而已,一般情况之下,他们都很友爱。  “可不是吗?不过我比较好奇的是,你之前所心心念念的那一个他,就是我那天晚上所看到的那个男人吗?”虽然很不愿意接受,但不得不承认那个男人无论是外貌上,还是气质上,都是属于那一种不可多见的人才。  “对,其实我也没有想到会如梦以偿,但事情就是那么的狗血,就像时下众多的言情小说那样,我也成了其中的女主角,虽然说过程有些不尽人意,但结局却是美满的。”一说到穆季云,欧阳瑞西脸上的笑容总会随之加深几分,洋溢着满满的幸福感,看着很是让人为之欣慰,情不自禁的受她所吸引。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