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512.第512章穆季云的王子病

512.第512章穆季云的王子病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216更新时间:2016-01-06 10:39:16
   “那么就是在生我气是吗?”疾步的追上他,试图的去拉住他的手臂,可是竟然被他给甩掉了。  “你认为我生气的原因是什么?”穆季云突的停下去了脚步,回头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接着继续的往楼上走去,欣长的身影倒影在她的身上,竟然是一团的黑暗之色,就像她此刻的心情一般。  “我怎么知道,你一向都那么的善变。”欧阳瑞西低声的嘀咕着,紧紧的跟上他。  “其实你可以说得更小声点,我的耳朵没有问题。”推开房门走了进去,连看也没有看欧阳瑞西一眼,整个人都处在了低气压之中。  “穆季云,话说你的思维还真的是很善变,我出去之前可是跟你报备过的,现在你又摆脸色给谁看啊!只是跟朋友聚会一下而已,你要不要这么的无理取闹,这样会显得你这个人特别的不成熟。”  欧阳瑞西的脾气也上来了,她本来就不是属于那一种逆来顺受的类型,有很多的事情她之所以会顺着他,那是因为她自觉自己亏欠于他,因为作为一名军人,总会有着很多的工作或者是突发的事故等着她去处理,所以在家庭这一面,她也就有所照顾不周,但她也一直的在努力着,尽可能的兼顾到家人的心情,可是并不代表着她没有了自己的脾气。  “我是允许你出去了不假,可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你没有给我打过一个电话,这也就算了,竟罔顾我的存在,跟别的男人笑得如此的灿烂,你说在看见这么的一幅画面之后,我应该要高兴吗?”  穆季云咬牙切齿的看着她,大有一种要把对方给一口吞下去的怒火,如果说她没有跟自己说后面这一句话的话,他真的可以隐忍下去,但作为一个男人,尤其是一个深爱着她的男人,他真的无法做到无动于衷。  “难道说你要我对着人家哭吗?如此一来的话,你就不担心人家用什么样的目光来看待你吗?”欧阳瑞西连着用了两个疑问号,目光炯炯的看着他,他的怒气她不是没有看到,只是她有着自己的立场,不能一味的迁就于他。  “很好,你竟然让我无言以对,不得不说我被你的话给塞得哑口无言了,对,是我不够大度,是我不够宽容,是我不够理想化。”穆季云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最终闭了闭眼,转身便走出了卧室。  “你去哪里?”欧阳瑞西有些慌张的问着他,是自己太过份了吗?可是就算说了什么过激的话,她也是出于无心的,只是什么时候开始,他的心也变成玻璃的了。  “洗澡吧!我自己静一静。”穆季云的脚步停滞了下,最终还是头也没回的向门外走去,他不否认自己的脾气有些急躁,可并不是说她就完全的没有错,所以他要好好的想一想,该怎样去缓和两人之间的这一种吵闹。  欧阳瑞西挫败的轻捏了下太阳穴,觉得他这就是王子病又犯了,所以也并不去搭理他,无非就是去书房了而已,并没有什么好担心的,这么的一想,她也就真的很听话的去洗澡了。  而很显然的,她猜错了穆季云所去的方向,因为让她误以为会去书房的人,现在正开着他的那一辆新到的布加迪威龙SuperSport,疾驰的离开了别墅,布加迪威龙不仅是全球最贵的超跑还是目前地球上跑得最快的量产车,马力足足有1200匹,极限速度高达431km/h,位居十大豪车之首,单单最低售价就达到270万美元。  穆季云就是桀骜不驯的一个公子哥,虽然说为了某人而收敛了许多,但却还是难掩他那张狂而又不羁的个性,所以一路上他都把车给开得很快,线条流畅的SuperSport卷起了一片片的落叶,慢慢的融入了昏暗的夜色之中。  妖娆盛世一如既往的纸醉金迷,抒写着这个城市最为奢侈的一种生活方式,而穆季云的出现,无疑是整个妖娆盛世最为妖冶的一朵曼莎珠华,明知有毒却忍不住的想要靠近。  邪笑的唇角,深邃的蓝眸,绝美的脸型,无一不是一味深深吸引人的毒药,冷然的扫视了一眼全场,一丝嘲讽自他的眼底缓缓的升起,宛如高傲的王子般无视掉众人那惊艳的目光,缓步的走进了他一直特定的包厢之中。  欧阳瑞西给自己泡了一个很舒服的薰衣草精华澡,这才不紧不慢的走了出来,看见某人还没有回房,低叹了一声之后很认命的向书房走去,明知道他爱吃醋,自己怎么就一时没有忍住,跟他顶撞了起来呢?  其实在很多的时候,她觉得这个男人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小孩,总爱无理取闹,这一次自己之所以不谦让着他,就是想让他好好的成长一下,可是看来,这一招用在他的身上真的是很失策,因为她发现自己这样做不但不能让他变得成熟,反而是越加的变本加厉,就像这一次,自己还不是一样的又把他给惹毛了吗?到头来那个先服软的人还不得是自己。  轻轻的推开了书房的门,灯是亮着不假,但人却不在,轻皱了一下眉宇,扫视了一圈后不得不气妥的放弃,关上灯回房换了一套休闲服后才往楼下走去,估计这家伙是跑到花园去了吧!毕竟他刚才可是说要自己一个人静一静的,可惜她找了一圈,还是没有看见那一个熟悉的身影,不由得让她开始觉得慌张了起来,这么晚他到底去哪里了呢?  抬头看了眼别墅,最终走到了罗昊的房前,轻敲了几下,脸上全是急切的神情。  “少奶奶,什么事。”这么晚看见欧阳瑞西,确实是让罗昊挺惊诧的,所以此刻的他一脸的迷茫。  “罗昊,看见你家少爷了吗?”欧阳瑞西不停的搓着自己的手指,这么晚打扰了他休息,有点觉得不好意思。  “少爷不在楼上吗?”罗昊一听欧阳瑞西的话,也开始紧张了起来。  “不在,我们之前争执了几句,可是我洗澡后出来就不见他了。”欧阳瑞西咬了咬唇,半个小时的时间而已,他能去了哪里呢?  “少奶奶,你先别着急,我去问一下今晚值班的保全,看有没有看见少爷出去。”罗昊说着便转身顺手的拿起了自己的车钥匙,直直的向大门口走去。  “罗老大,少奶奶。”保全一看见两人,很是恭敬的打了声招呼。  欧阳瑞西点了点头,有些急迫的想要知道答案,所以并没有多说话。  “嗯!看见少爷的车出去了没有。”罗昊一向冷言少语,所以他能回应一声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  “看见了,就在半个小时前左右,开着新到的那一辆SuperSport出去的。”其实保全还觉得很奇怪呢?这少爷出去了,为什么罗老大却没有跟出去,他不是一直负责保护少爷安全的吗?  “什么,真的是出去了,有保镖跟着吗?”罗昊马上的掏出了电话,整个人都开始紧张了起来,自家少爷可一直就是有心之人眼里的肥羊,这一次看见他落单,难免不会给人可乘之机,尤其是在这大晚上的,可是作案的最佳时机。  “没有。”保全缩了缩脖子,要知道在穆宅,罗老大可是要给少爷来得恐怖多了,所以他的一个冷冷的眼神就能让他们这些属下不自觉的感到颤抖。  “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没有人通知我。”罗昊拨通了穆季云的电话,可是一直都没有人接听,这样的一种情况让他越加的着急了起来,转而打给了夏雨晨,因为少爷一般都是跟他们在一起比较多,希望这一次也是。  “我们以为你也在车上啊!”保全说得很小声,少爷并没有把敞篷给打开,所以根本就没有注意看他的车上还有没有其他人,而且他的车速那么快,就算他们想看也没有办法可看啊!  “喂!夏妖孽,我们少爷有没有跟你在一起。”罗昊沉着脸,虽然自己对夏雨晨很无感,但还是不得不找他。  “哈喽!小昊昊,这么晚了,你确定自己是找你家少爷,而不是因为想我吗?”夏雨晨嗲着声音,一边品着自己手里的红酒,一边调戏着罗昊。  “在就在,不在就不在,我可没有时间跟你在这发春。”罗昊眼角的青筋不停的跳动着,如果说夏雨晨在眼前的话,难保他不会给上那家伙一拳。  “讨厌,这么的没有情趣,我走的时候你不是看见了吗?可没有拐带走你家少爷,怎么,那家伙玩失踪了不成。”在穆宅吃完饭后他就回来了,因为要给客户传一份重要的文件,所以并没有久留。  “不在就算了。”罗昊直接的挂断了电话,连回应都不曾,把夏雨晨给气得差点没有摔掉自己手里的电话,这死冰山每次都这么拽,差点没把他给气得吐血身亡。  罗昊的手指在冷傲风的号码上停顿了那么的几秒,最后选择了跳过,而是直接的打到了妖娆盛世的总台,因为如果说连夏雨晨都不在的话,那么冷傲风就更加的不可能了,毕竟那一个可是结了婚的,少爷绝对不会在这么晚还把他给拉出去陪自己。  “喂!你好!这里是妖娆盛世的服务总台,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妖娆盛世的总台小姐永远都是那么的嗲,让罗昊听了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真想直接的把电话给挂掉,但一想到自家少爷,还是给忍了下来。  “你好!我是罗昊,请问看见我家少爷了没有。”以前的穆季云整天都出入妖娆盛世,所以那里的人对罗昊这一号人物还是很熟的,而他家的少爷就更不用说了,那可是整个S市最多金而又最帅气的男人,又怎么可能会不认识呢?  “哦!原来是罗老大啊!穆总裁刚到不久,正在他的专属包厢里……。”总台小姐话都还没有说完,耳畔就传来了嘟嘟的声音,很显然的是,对方已经把电话给挂掉了。  “罗昊,怎么样。”之前欧阳瑞西一直静静的看着他打电话,并没有出声,现在一看见他收起了电话,便忍不住急急的问了起来。  “他在妖娆盛世呢?你别担心,我现在就过去找他。”罗昊说着便向自己的车子跑去,欧阳瑞西见状,也急急的跟了上去。  “我跟你一起去。”迅速的拉开他的车门坐了进去,看见罗昊这么的紧张,隐隐的她也觉得不安了起来,这时,她才想起了他的身份是有多么的特殊,在外面的时候,每时每刻都有可能会置身于危险之中。  罗昊抿了抿唇,最终没有说话,而是启动了车子疾驰而去,因为他给谁都要知道,自家少爷的命对于某些人来说有多么的值钱,所以他可不敢掉以轻心。  “罗昊,你家少爷每次出去,都必须要安排保镖才可以吗?”欧阳瑞西很少去关注这些,因为一般的情况下,她跟着出去的时候都只是看见罗昊一人跟着而已,所以也就自动的忽略了某些比较细节化的东西。  “对,就算是安排了保镖,也并不见得会安全,因为想要少爷命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有生意场上的,也有想绑架他拿赎金的,其中更是不泛一些爱他成疯的女人所派来的人,无非就是想跟他**一度而已。”罗昊一边开着车,一边回答着,油门踩得非快。  欧阳瑞西皱了皱眉,怪不得罗昊如此的紧张,以往她总是觉得他太过于的小题大作了而已,毕竟这社会哪有他们想像中的危险,可是现在听他一说,她不由得暗暗的沉思了起来。  “少奶奶,你没事吧!”看她突然的没了声音,罗昊不由得看了她一眼。  “哦!我没事,一时出神了而已。”欧阳瑞西伸手在鼻尖前来回的动了下,回他一抹很牵强的笑容。  “少奶奶,我能不能求你件事。”罗昊看着她迟疑了下,但还是说出了口。  “说吧!什么事,只要是我能做到的都不会推辞。”罗昊很少跟自己用求这个字,所以让她觉得他所说的这件事情肯定很不一般。  “这个事情你一定能做到,我只是希望你以后跟少爷闹矛盾的时候尽量别让他一个人呆在外面,就算你有多么的气恼,都先忍一忍,或者是知会我一声。”罗昊说得很真诚,因为他刚刚可是听到,少爷是因为跟她拌嘴后离开的,所以他不希望下次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他之所以这么说,并不是责怪于她,而是在恳求她而已,因为一路陪着少爷走来,只有他才知道他之前的生活过得有多么的不堪。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罗昊,他的这一生,有你这么的一个兄弟,对他来说也算是一种收获吧!”欧阳瑞西扯动了下嘴角,她刚才真的没有想到他会出去,所以才会那么安心的跑去洗澡的,而且当时的自己也有着怒气,并不打算搭理于他,因此才会没有想到这一层,现在听罗昊这么的一说,还真的让她感到有些无地自容。  “不,你错了,其实我才应该是那一个有所收获的人,如果没有了少爷,也就不会有今天的我。”罗昊的眼眸微眯,说起过往,总会让他感到心伤,所以在很多的时候,他从不轻易的开口。  “所以你们才会成为了好兄弟。”欧阳瑞西并不是一个爱探人**的人,所以也就并没有追问下去,因为从他神情上不难看出,他并没有要继续往下说的意思,不过听他如此的一说,她也总算是明白了一件她一直以来都觉得很困惑的事情。  也许在很多人的眼里,他们都只看见了罗昊是穆季云的保镖这一身份,而忽略了他们之间的那一种浓浓的情谊所在,而自己之所以会发现,也是通过那一次跟军火商的火拼之时才看见的,因为在很多的时候,她都会不经意间发现,罗昊在保护着穆季云的同时,他也在同样的保护着他,只是人们都只看见了客观上的东西,而忽略掉了最为实质的根本而已。  “少奶奶,对不起!我的请求让你为难了吧!”罗昊扬了扬嘴角,少爷于他而言,真的是给一切都重要,所以就算他很尊崇欧阳瑞西,还是跟她提了这么的一个要求,虽然知道她也很有可能会感到委屈,但他还是跟她要了这么的一个不情之请。  “没有,说到这个,我反倒是要谢谢你才对,毕竟他可是我的丈夫,可我竟然没有为他设想到这一层,而你却考虑得如此的周全,一切都以他的安全作为了出发点,这样的一个你对我而言,又有何抱歉之理呢?”  说到这个,欧阳瑞西就觉得汗颜,穆季云有王子病自己并不是不知道,可还是犯了这么低级的一个错误,如果说他真的万一出了什么事的话,那么首先不能原谅的那一个人就非自己莫属了。  “谢谢!我真的没有要冒犯你的意思,只是担心少爷而已,其实为了你,他已经改变了许多,这要是放在以前,我根本就不会相信他会过上如今这样的一种生活,所以总的来说,我还是要谢谢你。”罗昊在人前很少说话,可是今晚却说得特别的多,可见他跟穆季云之间的兄弟情谊有多么的深厚,因为他所说的这一切都只是为了他那心心念念着的少爷。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