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513.第513章陪酒女郎

513.第513章陪酒女郎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67更新时间:2016-01-06 10:39:17
   “我知道,所以并没有要责怪你的意思,罗昊,对你,我真的是很感激。”欧阳瑞西抿了抿唇,她是一个知道错就会立刻去改过的人,先不管自己是否也受了委屈,反正错了就是错了。  “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所以你无需对我客气。”罗昊点到为止,不卑不亢的做着自己份内的事情,他知道自己的要求有些过份,所以在心底,他也挺内疚的,但为了自家少爷,他不得不如此做,相信少奶奶如此的爱少爷,一定会明白自己的苦衷。  他的这一生,本身就是为了少爷而活着的,所以他好那就是自己好,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也许有很多的人都看不起自己的这一重身份,但只要能保少爷安全即可,其他的又与他何关。  穆季云一杯杯的喝着自己面前的Hennessy(轩尼诗),一直就有很好酒量的他竟然不见一丝的醉态,反而有一种越来越清醒的感觉,所以当几个女人推门而进的时候,他也只是抬了抬眼皮而已,没有丝毫的动作。  “谁让你们进来的。”继续的为自己满上酒,这些个女人他并不是不认识,全是妖娆盛世的王牌陪酒女,以前的时候,可没有少点她们坐台,但相对的,她们也拿到了给别人高出许多倍的报酬,所以能为穆大公子服务,一直都是她们这些个陪酒女梦寐以求的事情,毕竟对方不但拥有着风华绝代的外貌,更加难得的是,脾气还是一流的好。  “穆少,你都好久没有要我们陪了,今晚就让我们陪陪你吧!反正你一个人也寂寞不是吗?”之所以能称得上妖娆盛世的王牌,这长相跟手段可都是属于上乘的,所以一个个都无视他的冷言,挨到了他的身上去。  “如果要想跟我喝杯酒的话,就都给我老老实实的坐着,否则就全都给我出去。”穆季云蓝眸一扫,凌厉的眼神让姑娘们都不自觉的放开了缠住他身体的手,乖乖的坐到一边,可也有胆子比较大了,就譬喻眼前的这一位,不但没有退开,反而更加的贴近了过去。  “穆少,干嘛这么的凶,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可真的是把我们给吓到了。”女子身穿低胸的短裙,这么的一俯身,有大半的春光都暴露在了穆季云的眼前,樱桃般的小嘴更是轻靠在他的耳畔吐气幽兰,纤细的玉手跃跃欲试的往他的V领休闲装内探去。  “怎么,我的话就那么的难以理解吗?嗯!”穆季云也不甩开她,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那凛然的目光让人看了不由得随之瑟缩了起来,所以就算再怎么的不情愿,也不得不慢慢的收回自己的手,往旁边给蹭了蹭,不敢再去撩拨他。  “姐妹们!既然穆少只想安安静静的喝酒,那我们就只单纯的陪他喝酒好了。”其中一个靓丽的女人看出了穆季云那阴霾的的低气压,所以努了努嘴,不着痕迹的跟她们使了个眼色,只要他不赶她们出去就好,毕竟穆少一向都出手大方,可从来就没有见他小气过。  “来,穆少,我敬你一杯。”男人嘛!就算你的自制能力有多强,这喝醉后可都是一个德性,所以她们现在只要把他给灌醉了就可,这么帅气的男人,就算是不能跟他**一度,这一亲芳泽总是可以的吧!  “穆少,还有我呢?”声音软甜而又细腻,就算没有看到人,光听声音就能让人变得全身都酥软起来。  “这喝酒又怎么可能会少得了我呢?穆少,人家这一次可一定要把你给喝赢了。”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几个女人一咋呼,本来安静无比的包厢瞬间的变得吵杂了起来,让原本想一个人静一静的穆季云皱紧了眉头,略有醉意的眼眸也变得血红了起来,大有一种要爆发的势头,而就在这时,包厢的门却突然的推开了,所以在他来不及发怒之前,一抹熟悉的身影就跃入了他的视线,而他也想都没有想的便迅速的拉过了一旁的美女,故作暧昧了起来。  欧阳瑞西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会看见这样的一幅画面,尤其是看到那痴缠在一起的两个身体之时,她的牙关紧紧的咬起,冷冷的看着那令自己感到心痛的一幕,一丝自嘲自她的嘴角泛起,但她并没有动,而是眼都不眨的看着他们。  “你们都给我出去。”罗昊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种情况,所以在看见欧阳瑞西那瞬间惨白下去的脸色之时,气恼的大吼了起来。  罗昊的冷酷可一直都是她们的最怕,所以他那冰魄的眼眸一扫,众人全都慌慌张张的站了起来,如鱼贯而的向外走去。  “穆少……”依然被穆季云紧抱着的女人看了他一眼,再看了看那个把视线紧锁在自己身上的清冷女人,那冷然的样子让她很不安的低叫了他一声。  “你先出去吧!”穆季云放开了她,就好像没有看见欧阳瑞西一样,继续的拿起了自己面前的酒自顾的浅抿了起来。  罗昊无奈的轻叹了口气,默默的退了出去,少爷这是何苦呢?虽然说少奶奶没有看见那个女人是他突然扯进怀里的,但是走在前面的自己可是看到一清二楚的。  低呼了一口气,慢慢的平复着自己的情绪,这才走到他的身边,挨着他坐了下去,伸出芊白的小手,帮他把刚喝干了的酒给倒上,一脸的淡然无波,就好像刚才的事情对她根本就毫无影响般。  “你怎么来了。”穆季云也不看她,只是低垂着眼帘,视线停留在了自己那因为紧张而有些颤抖的双手之上。  “我来帮你倒酒啊!这麻烦别人多不好。”欧阳瑞西笑了笑,连她自己也没有想到,她竟然可以表现得如此的淡然。  “这就是你的反应吗?”穆季云终于抬起了头,邪气的看着她,脸上是属于痞子般的轻笑。  “那你想看见我有什么反应呢?不顾形象的跟那几个女人大打出手,像个泼妇般乱扯头发吗?还是对你一阵劈头盖脸般大骂。”如果说她会大吵大闹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那不是她的风格,她更丢不起那个人。  “我该庆幸你的善解人意吗?竟然如此的给我面子。”穆季云喷着淡淡的酒气,双眼赤红的冷睨着她,嘴角是一抹讥讽的笑意。  “难道说你更乐意看到我在此大吵大闹吗?”欧阳瑞西眉宇紧锁,一个闹别扭的男人好哄,可是一个喝醉了的男人却就不是那么好应付了。  “我没有这么说,是你太敏感了而已。”穆季云伸手端起酒杯摇晃了几下,昂头便喝了下去,而欧阳瑞西见状,很是贴心的给再次倒上,既不劝也不阻止。  “那我可不可以认为,你找这么多的女人来陪酒,是故意想气我而为之的吗?”刚看到的那一刻,她不否认自己有想把这一切都直接给毁灭掉的想法,但她也认识到一点,所有的问题都不是冲动便能解决的,所以她尽力的平缓着自己的怒气,很是心平气和的来跟他讨论这个问题。  “我有那么无趣吗?”把自己整个人都靠在了沙发之中,说实话,他真的没有想到她会找过来,所以这气她的说法根本就不成立,虽然他不否认在看到她的那一刻,自己确实有那一种想法,所以才会拉过了自己身旁的女人来演上了那么的一出,但从头至尾,这些个女人可都不是自己邀请进来的。  “你那不是无趣,只是在跟我置气而已,所以才会一声不吭的跑到这里来喝酒不是吗?”欧阳瑞西说这一句话的时候,用的并不是肯定的语气,就怕好不容易缓和下来的气氛再度的变得紧张起来。  “是不是又想说我幼稚。”穆季云直接的对上了她的视线,俊逸的脸上带着那么几分的自嘲。  “没有,只是突然觉得,其实我对你的了解竟然是那么的少,不知道你公司的事情,不知道你生气的时候会跑到哪里去,更不知道你把我定格在了你心里的哪一个位置。”不停的掰着自己的手指,她真的觉得自己跟他之间其实隔着很大的一段距离,并不是说单单的一句‘我爱你’就能跨越得过去的。  “那一种感觉是不是很让你抓狂,同样的,我也会有这种时候,但并不是因为你军区的事情,而是你从来就没有真正的把我给放在心上。”穆季云很不愿意去承认这样一种不堪的事实,但无数次下来后他不得不为之妥协,这个女人在很多的时候,并不会把自己给当成是她要去负责的一个存在。  “对不起!我知道在某些时候,我都没有考虑过你的感受,但是你也知道,我并不是一般的女人,所以根本就不可能会有你所假想中的那一种状况发生。”  欧阳瑞西当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无非就是自己偶尔所表现出来的那一种无心之举让他的大男人主义受损了而已,但她并不觉得自己是需要被保护的那一个。  “你觉得我在意的是这些吗?算了,我能要求你什么呢?”穆季云苦涩的一笑,人总是这样,得到的越多就越不知足,所以自己才会去介意她不经意间对自己的那一种忽视。  “说到这个,我才应该是生气的那一个好不好,说,刚才的那些个女人都碰了你哪里了。”欧阳瑞西突然的发飙了起来,伸手把他给直接的拎起,满脸的怒气。  “你在意吗?”穆季云不怒反笑,眼眸突然邪气的落到了她的唇上。  “是的,我在意,自己的老公被别的女人吃尽了豆腐,揩尽了油,你觉得我不应该在意吗?”欧阳瑞西知道他肯定是因为自己所表现出来的这一抹淡定而生气了,以为自己根本就不在乎他,所以才会对刚才的事情如此的从容。  “不,很应该,要不要亲自的检查一下。”这就是恋爱中的男人,一点点的事情都能让他大动肝火,但一点点的甜言蜜语就能让他缴械投降,所以看着盛怒中的小女人,他的那颗漂浮不定的心终于给靠了岸。  “流氓,刚才的那些个姑娘可都不错,我说穆总裁,要不要我再叫她们进来給你侍候着。”什么叫做秋后算账,这不就是吗?还真的以为自己刚才那么的忍气吞声啊!那还不是因为要顾全到两个人之间的感情而已,要不还真的以为她能那么大度不成。  “不用,我有你就够了。”伸手把自己面前那柔软的娇躯给拥进了怀里,嘴角终于扬起了一抹舒心的笑意。  “干嘛不用啊!我看你们不是玩得挺高兴的吗?穆季云,还真有你的,竟然敢叫小姐,而且还是那么多个,难道你丫的就不怕肾亏啊!还有那一个跟你抱作一团的美女,我看着就很不错,要不你就把她给收了吧!反正我最近挺闲的,没事可以逗逗小三玩。”欧阳瑞西在他的腰间狠狠的掐了一把,咬牙切齿的说道。  “可别告诉我,你刚刚没有看出来我们那是在演戏给你看呢?依欧阳上校这么好的眼力,我就不信你真的没有看见。”穆季云皱了皱眉,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的腰肯定是青紫了一大块。  “看出来了又怎么样,你的手确实是抱过了她不假,难道说你还想狡辩吗?”就是因为看出了他那是故意做给自己看的才没有当场的爆发,要不以她的脾气,这里早就变得满地狼藉了。  “那你想怎么的惩罚我,就罚我今晚任你蹂虐好不好。”穆季云抵在她的耳畔,很暧昧的调戏着她。  “穆季云,你一天不无耻会死啊!”欧阳瑞西气愤的抬起了脚,毫不犹豫的向他的小腿踢去,竟然敢跟自己耍王子病,看她这会儿怎么的惩治他。  “啊!疼,女人,你就不能温柔点吗?”穆季云跳着放开了她,这个女人怎么每次都这样,直接的用暴力来解决事情,对别人又不见她那样,就只会对自己凶。  “不能,还喝不喝了,不喝就给我回家去,少在这里给我丢人现眼的。”欧阳瑞西没好气的怒瞪了他一眼,夫妻之间,就算有多大的误会,都要及时的化解开来,否则只会像滚雪球那样,越滚越大,从而变得一发不可收拾,而她不希望自己的婚姻之中会出现这样的一种状况,所以该认错时就得认错,该强悍时就必须的强悍起来。  “老婆,你嫌弃我。”穆季云其实也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人,所以欧阳瑞西稍微的一个妥协就能让他的心底豁然开朗了起来,脑子里再也没有了什么凌子墨跟顾阡陌之类的优秀男子。  “你丫的再继续这样给本上校丢人下去,不排除我会真的一枪把你给崩掉,还走不走了。”欧阳瑞西冷睨了他一眼,露出了一副嫌弃的表情,也随时的做好了某颗玻璃心会随时碎掉的准备。  “欧阳瑞西,你又凶我。”穆季云揉了揉被她踢疼了的脚,气呼呼的走到了她的身前,在只有两个人的空间里,他不介意自己是属于弱小的那一个,其实这样偶尔的撒一下娇,有时候真的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因为福利可是杠杠的。  “真的很疼吗?我可是有控制好力道的。”欧阳瑞西说着就要弯腰去拉起他的裤子查看,不能啊!最多也只是让他稍微的疼一下而已,应该不会伤及筋骨才对,她知道自己的功底,所以在踢出那一脚之时可是放轻了力道的。  “嗯!很疼,所以你扶我出去。”穆季云像个讨糖吃的孩子般委屈,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还真是娇气,幸好……”  “幸好我不是你的兵,否则非要让我绕着操场跑上二十圈不可。”不等欧阳瑞西说完,穆季云就率先的抢答了起来,因为这样的狠话他可是听得耳朵都要起茧了。  “知道就好,所以你应该感到庆幸。”欧阳瑞西搀扶着他,开门走了出去,而一旁的罗昊早已迎了上来。  “少奶奶,要不要我帮忙。”看着这个样子,好像少爷真的是喝醉了般。  “不用了,我自己能行,你先去结账吧!”这点重量对她来说还真的不算是什么,可别看她娇小,其实她的力气可不小,这可是跟每天的体能训练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  “账单他们会直接的送到公司去,一个月结一次,所以不用管这个。”以前少爷可是隔三岔五的跑到这里来,因此单单是消费在这里的钱就是一笔很可观的数目,所以他们都是以月结的形式来付账。  “不错嘛!看来你在这里很吃得开。”欧阳瑞西咬了咬牙,还月结,想来一定是常常光顾这些风花雪月的场所,否则人家怎么可能会给他这个特例。  “还行吧!”穆季云硬着头皮回答,都说不怕神一样的敌人,就怕猪一样的队友,罗昊这个家伙,他就不能说账已经结过了吗?干嘛要跟她说月结这样是事情啊!估计一会到家后又该被她继续的批斗了。  罗昊看见自家少爷那神态,也终于反应过来了自己刚刚可是给他捅了个马蜂窝,所以一脸歉意的看着他,表示自己可是无心之过,一时忘记了这一层而已,所以他就自求多福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