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514.第514章谋杀亲夫

514.第514章谋杀亲夫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235更新时间:2016-01-06 10:39:17
   “车在哪里?”刚一走出妖娆盛世,欧阳瑞西就白了他一眼,没有哪个女人会喜欢自己的老公经常出入于这种风月场所的,她当然也不会例外。  “喏!那一辆SuperSport就是。”这车是运到后第一次开出来,所以这个小女人不知道也很正常。  “败家,你买那么多的车开得过来吗?”欧阳瑞西一想到他车库里面的那些个豪车,就感觉到一阵头疼,有的车她怀疑这厮一个月都没有碰过。  “开不过来,但你也知道,男人比较感兴趣的都是靓车跟美女,所以你懂的。”穆季云的步伐有些踉跄,因为喝了很多酒的缘故,所以现在酒劲正慢慢的上头来了。  “了解,这就是你今晚叫了那么多女人陪酒的原因,美女嘛!谁不爱。”欧阳瑞西说得咬牙切齿,还气不过的在他的脚背上狠狠的踩上一脚,他宁愿他跟自己吵,也不想看见他跟别的女人如此的暧昧,因为那样会让她彻底的抓狂。  “欧阳上校,莫非你这是在吃醋。”看见她如此生气,穆季云的心情莫名的高兴了起来。  “吃醋,我犯得着吗我,钥匙给我。”看着自己面前那辆崭新的SuperSport,欧阳瑞西的嘴角就一阵抽动,她绝不会承认自己这是在仇富,只是看不惯他的这一种奢侈的生活态度而已。  “反正看在我的眼里就是在吃醋。”穆季云从兜里掏出钥匙递给她,笑得一脸的灿若桃花。  “无聊。”打开车门把他给扔进去,感觉现在的自己就是一个深夜外出逮回偷情老公的女人,满满的颓败感。  欧阳瑞西很少有机会开豪车,因为她的身份不允许她过于的奢侈,所以一般的时候,她都会开着自己的那一辆大众,要不就是军用悍马,所以就算家里面有着很多的豪车,她也从来不越雷池半步,毕竟因为这个事情,自己还差点的被扯上了受贿的罪名,所以有的东西能避就避吧!这样也比较省心。  SuperSport作为布加迪的终极版,全球限量生产30台,欧阳瑞西没有想到的是穆季云竟然也能买到一台,不得不说挺让她诧异的,因此可以想像,他到底有着多大的能耐。  穆季云迷醉的眼眸紧紧的锁住她,这个女人的表现总让他感到出其不意,你永远都无法预知到在面对着各种不同的状况之时,她会有着怎样的反应,因为她的举动总是如此的别具一格,让你根本就无法琢磨得透,所以说她就像一本很有内涵的书,越是深入了解越会让人着迷。  一路疾驰而回,欧阳瑞西不得不承认豪车确实有着它奢侈的理由,至少在性能还有舒适度上就已经让它拨得了头筹,所以开起来可就是一种至尊的享受,因此就算是像她这样一个不贪慕虚荣的女人都开始感叹起了金钱在这个物质横流的社会中到底占据了多重要的位置。  刚一回到楼上,欧阳瑞西就把紧靠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给扔到了床上,还不解恨的踢了他一脚,这才把他的鞋给脱了下来,在很多的时候,她就弄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个男人怎么都那么爱喝酒,那明明就是一件很伤身的事情,可他们却一个个都是那么的乐此不疲。  “女人,你这是想谋杀亲夫吗?一个晚上下来不是掐就是踢的。”知道她脾气不好,但却没有想到竟然如此的心狠,想来自己的身上肯定是被她给弄得多了很多块的淤青。  “如果说杀人不犯法的话,我正有此意,先给我好好的呆着不许动,我去给你放水,把你身上被女人摸过的地方都给本上校给洗干净了,否则我不介意用刀帮你把那一层皮给剥下来。”  欧阳瑞西越说越气愤,明明在家呆得好好的,可他倒好,竟然那么晚了还往外跑,害得自己跟罗昊为他担心了一场,可他倒好,竟然跟一大群的女人在那寻欢作乐,所以一想到这个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是,夫人,遵命。”穆季云痞痞的回应着,那满满的笑容都要把屋顶给掀翻了,但他就这么的躺着,视线跟随着她的身影,心里全是暖暖的温情。  有时候他总在想,当一段轰轰烈烈的感情慢慢的恢复了平淡之后,自己跟她之间是否会因为这样的一种毫无涟漪的感情而变得互看两相厌起来,却没有想到的是,生活得越久,自己跟她之间的感情不但没有变淡,反而越加的浓郁了起来。  其实欧阳瑞西很少有照顾穆季云的机会,一般的情况之下都是他在迎合着她的工作,所以像这些放洗澡水的小事情,可都是属于他每天差不多要去帮自己做的事情。  浴室里有着各种各样的护肤产品,但她从来就分不清它们的用途所在,因此她从来就不去触碰,因为她很少用到这些东西,只是偶尔的为自己补充一下水分而已,可现在为了穆季云,她不得不一瓶瓶的看起了说明,最终选了一款比较清爽的沐浴精油给滴了进去,可等到她做好这一切出去的时候,某人却已经睡着了,而且还满屋子的都是浓浓的酒气,让她不得不去把窗给打开。  调皮的用手轻捏着他那挺拔的鼻子,就不相信他能继续的睡下去,如果是换成往常,她肯定会让他继续的睡下去,可是一想到那么多的女人都碰过他,她就无法做到不介意。  穆季云其实并没有真正的睡着,只不过是在假寐而已,所以大手一伸,就把她给扯到了自己的身上来,那本来紧闭着的眼眸也突然的睁开,与她那惊慌的眼神给对了个正着。  “你干嘛呢?水放好了,快点去洗。”欧阳瑞西挣扎着起来,脸色有些微红,很是不习惯这样的一种无限暧昧的姿势。  “你亲我一下,我就去洗。”穆公子禁锢着她的身子,玩味的笑看着她那绯红的小脸。  “不要,你爱洗不洗,不过前提是要做好了被赶去睡书房的准备。”欧阳瑞西冷然的笑了笑,**裸的威胁着他。  “这可由不得你。”穆季云话还没有说完,就一个翻身的把她给压到了下面,炙热的吻一刻不容缓的落到了她的唇上,带着淡淡的酒香恣意的撩拨着她的所有感官跟意识。  欧阳瑞西没有想到他会如此的厚颜无耻,所以一时之间忘记了该有的反应,傻傻的任他肆意的掠夺着自己的美好,脑子处在了一片的空白之中,所以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某人正拿一种邪气的目光审视着自己呢?  “你给我走开了。”欧阳瑞西一个用力,如愿以偿的把他给推开了,其实如果不是穆季云有意的放开她的话,她又怎么可能会如此轻易的脱身呢?  “我先去洗澡,一下看我怎么的收拾你。”穆季云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一跃而起的自床上站了起来,信心十足的向浴室走去,就在刚才,他差点忍不住的便吃了她,但一想到她刚才对自己的嫌弃,他觉得还是有必要去先洗完澡再说,因为那是对她的一种尊重,就怕她会在心理上过不了那一关,虽然说自己跟那些个女人真的是没有什么,但既然她有了这一层的心理因素,那么他就要体谅她的这一种心情,这是一个作为爱她的男人所要去体恤的事情。  欧阳瑞西轻咬着唇,看着他往浴室走去,才终于缓缓的舒了口气,她不觉得自己是一个有洁癖的女人,但是一想到自己在酒吧所看见的画面,她就难以让自己全身心的投入,所以对他此刻的举动很是欣喜,至少他刚刚没有强迫自己。  夜总是温情似水的,尤其是对于一对深深相爱着的有情人来说,那就是涟漪弥漫的时刻,所以一切都是那么的水到渠成,欧阳瑞西没有躲避,也没有抗拒,甘心的做着那一个在他的身下妖娆绽放的女人。  晚风习习,在这样的一个暧昧无边的夜晚,穆公子再一次的领悟到了女人其实那就是用来宠爱的,就算你有多么的生气,有多么的不甘,都会随着一场炙热的欢爱而重新的改写。  而相对于冷伈伈来说,这样的一个夜晚,除了无边的孤寂外还是无尽的忧桑,看着自己手里今天刚到的婚纱,她突然有了一种想哭的冲动,连她也不知道自己这莫名的伤感到底是出于何处。  揉了揉有些生涩的眼睛,接着继续自己手里的活,把一颗颗闪亮的珍珠一颗颗的缝到婚纱之上,本来她并不打算加以修饰的,但一想到上官楚楚那风风火火的性格,她还是觉得有必要在婚纱上加点比较典雅的东西来缓和她的个性会比较的优美,所以才会连夜的在这挑灯夜战着。  手机就摆在自己的面前,总是潜意识的怕会错过某一个电话,或者是某一条信息,所以最近的她总是电话不离身,虽然知道它响起来的机会很少,但她还是有了那一个期望,分离得越久,顾阡陌的身影在她的脑海里也就更加的清晰,无论她怎么选择性的想要驱赶出去都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想到他心底的所爱,手里的针一不小心就把手指给刺到了,疼痛让她立刻的把婚纱给放到了一边,就怕会被渗出来的血丝把雪白的婚纱给染了,这样一来的话,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她可赶不出另一件婚纱来。  轻轻的划开手机屏保,上面赫然是一张顾阡陌的近照,那是她有一次趁他不注意偷偷给拍下来的,照片里的男人站在露台,定定的看着远方的天空出神,她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但她知道,他所想的肯定不会是自己。  低叹了口气,自己算是恋爱了吗?要不为什么总是不经意间的想起他呢?明明就知道他的心里爱着谁,自己这样莽莽撞撞的冲进去真的好吗?  爱上他真的是一个很不好的选择,真的,因为她已经尝到了那一种苦涩的滋味,而这样的一层想法让她瞬间的惊呆了,她真的爱上了他吗?答案是赶紧的摇了摇头,就算是爱上,她也要赶紧的把这一份心思给扼杀在萌芽状态之中才行,要不到头来受伤的那一个人肯定会是自己,因为她自认自己无法变成像欧阳瑞西那样的知性而又清冷。  在这一刻,她真的很想笑,如果一开始自己就知道他所爱之人是瑞西姐的话,说什么她也不会跟他结婚的,因为她自认自己可以超越任何人,但欧阳瑞西却是她穷其一生也不可能超越得了的女人,既然这样,她又拿什么来赢得顾阡陌的心呢?  把手指放到唇边轻吮了下,直到没有了那一种微微的刺痛感才拿了出来,抽过一旁的纸巾擦了擦,拿起刚刚被自己抛在了一边的婚纱继续的工作了起来,有些事越想只会越增加自己的心理负压,所以她干脆的不再去想,用忙碌的工作把这样的一种心思给埋藏起来。  雪白的婚纱把她原本就吹弹可破的肌肤衬托得更加的白皙,因为是闪婚,所以她并不去奢望婚纱之类的东西,但并不代表着她没有幻想,所以她现在所缝下去的每一颗珠子都夹带着她的满满祝福感跟极尽的羡慕之情。  深秋的清晨总是带着一丝丝的凉意,欧阳瑞西就是被自己昨晚那推开的窗所吹进来的冷风给惊醒的,移动了一下那酸疼的腰身,她真的很想不顾一切的把那个此刻正紧搂着自己的男人给踢下床去,明明自己昨晚那么的求他轻点,可他倒好,像是被打了鸡血般的兴奋,活活的把自己给折腾得半死,如若有人问她是这方面的事情比较累,还是训练比较辛苦,她肯定会毫不犹豫的说是房事。  今天她的事情也不见得会少,所以就算是累得不想动,她还是不得不爬了起来,也不知道枭雄的情况怎么样了,脱离了危险期没有,但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只要是还活着便成。  “还早呢?再睡一会。”穆季云皱了皱眉,不管不顾的再次把她给圈进了怀里,在她的脖颈间不停的轻蹭着。  “别闹,再睡就要晚了。”欧阳瑞西躲闪着他的故意捣乱,温柔的气息在她的耳畔游走,让她觉得酥酥麻麻的。  “可是你都没有睡多久,这样会吃不消的。”心疼的亲吻着她的发际,知道自己昨晚肯定是累着她了,可是就是管不住自己,要了她一次又一次,谁叫她那么迷人的,让自己根本就是欲罢不能的。  “所以你以后少折腾我。”欧阳瑞西没好气的说着,是谁乐此不疲的在自己的身上不断的索取着的,现在懂得心疼了,早都干嘛去了呢?  “女人,如果说我不折腾你的话你就该紧张了。”穆季云睁开眼睛,危险的看着她。  “我有什么好紧张的,还乐得轻松了呢?”欧阳瑞西置气的在他的胸前轻咬了一口,还真的以为每个人都像他那样的是个好色之徒啊!  “你确定,那是谁昨晚吟哦得那么大声的。”穆季云邪气的轻睨了她一眼,他倒要看看她还怎么的跟自己狡辩。  “穆季云,你个流氓。”欧阳瑞西这次是真的一脚把他给踹了下去,而她则面红耳赤的跑进了洗漱间,背后传来了穆季云那厮轻狂的大笑之声,让她恨不得直接的挖个洞钻进去算了,这么丢人的事情他竟然也说得出来,看她下次的时候还出不出声了,啊呸!根本就没有下次了好不好。  使劲的往自己的脸上不停的泼着凉水,以此来缓解一下自己那燥热的脸庞,而一想到自己昨晚在床上的表现,她就不由得又是一种耳红心跳,羞得全身的肌肤都变得粉红了起来。  穆季云笑着从地上爬了起来,这个女人还真够狠的,幸好地上铺着地毯,要不被她这么的一脚踹下去,自己的屁股非要开花了不可。  欧阳瑞西磨蹭了许久才从洗漱间出来,意外的是某个男人竟然穿戴整齐了,这倒是新奇了,他什么时候这么早就去上班过了。  “你们公司最近很忙吗?”踮起脚尖帮他把系到一半的领带给系上,这才细心的把他的衣领也给整理好,还顺带的弄了弄袖子子,可看到上面那一小道的折痕之时她不由得轻皱下眉头,看来自己在帮他熨衣服的时候还是不够细心。  “不忙。”穆季云温柔的看着她,享受着她的这一种难得的服务,因为在很多的时候,自己起来之时她早已在去军区的路上了,所以像今天这样由她帮自己整理领带还真的是不可多得的一件事情。  “那你起来那么早干什么?”用手把那道折痕给往两边轻扯了下,感觉到没有那么明显了才满意的往后退了几步,开始上下的打量着他,看看哪里还有需要整理的地方,不得不承认这男人天生的就是一个衣服架子,什么样的衣服穿在他的身上都能颁显出自己的独特个性来。  “送你去上班啊!”穆季云说得一脸的理所当然,其实他知道在去军区之前,她一定会先去看枭雄,所以他也想跟过去看看,虽然说那个男人跟自己没有丝毫的交情,甚至说得上还是自己的情敌,但只要是欧阳瑞西在意的人,他都会跟着去在意,而很明显的,对于枭雄的自杀,这个小女人在意了,所以就算是心底怄得要死,他也会陪在她的身边,给予她精神上的支柱。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