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515.第515章真是个小丈夫

515.第515章真是个小丈夫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266更新时间:2016-01-06 10:39:18
   “小杜送我就可以了,军区那么远,你没必要来回跑。”欧阳瑞西拿起梳妆台上的补水液轻拍了点上去,秋天的空气比较干燥,所以就算不喜欢,也要适当的补充一下水分才行,要不肯定会给自己身旁那个妖孽的男人给比了下去,他的皮肤一直就很细腻,也不知道是天生如此,还是他保养出来的,但自己也没见他怎么的去捯饬那些东西,也只是跟自己一样拍点爽肤水或者是乳液而已。  “你不喜欢我送是吗?”穆季云扣袖口的动作停了下来,他就是很不喜欢她的这一点,如果换成了别的女人的话,肯定会受宠若惊的大叫起来,可她却每次都是如此的推拒,无论是接她,还是送她,就从来没有见她很愉悦的答应过,知道的说她这是在体恤自己,不知道的肯定会觉得这是一种嫌弃。  “没有,我只是心疼你而已。”想起他昨晚所说的话,欧阳瑞西立刻急急的解释了起来,她真的不是不喜欢,只是担心他而已,毕竟他昨晚也那么的晚睡,就怕他一会儿开车的时候会没有精神。  “女人,知道吗?永远也别拒绝男人对你的宠爱,否则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质的。”就是知道她是真的关心自己,所以他才没有生气,但不管怎么说,没有哪一个男人会忍受得了自己的殷勤换来的却是对方的不屑一顾,这一次两次还好,可一旦次数变多了起来,再多的热情也都跟着冰冷了起来。  “那好,我以后天天把你挖起来送我,哎哟!真是个小丈夫。”欧阳瑞西调皮的在他的俊脸上轻捏了下,那滑嫩的触感让她有点不爱不释手。  “只要你需要,又有何不可。”抓住她那一双捣乱的小手,一伸手便用力的把她的腰身给贴在了自己的身上,紧密得没有一丁点的缝隙。  “好了,我先下去给你弄早餐,你快点下来。”踮起脚尖,在他的唇上轻吻了一下,虽然说有时候会被他的孩子气给气得半死,但很多的时候,自己都很享受这一种另类的宠爱方式,只是从来都不告诉他而已。  “嗯!我知道了。”回吻了她一下,这才依依不舍的松开了手,很是喜欢她的这一种主动,要知道她可是很少有这样动情的时刻,所以偶尔的一次就能让他心甘情愿的化作绕指柔。  拿起自己的公文包跟军帽,很轻快的往楼下走去,一般的时候吴妈都不会那么早给穆季云准备早餐,所以她要下去看看才行。  “少奶奶阳瑞西的身影刚一现身,吴妈就笑得满脸慈祥的跟她打起了招呼。  “吴妈,早,我来给你们少爷准备些早餐。”因为她今天起得给往常要早,所以有时间慢慢吃完早餐再出门,反正她还要跑医院一趟,所以倒是不怎么赶时间,好久都没有亲手做饭了,今天早上就换成给他简单的弄个早餐吧!  “少爷起来了吗?那我帮他弄就可以了,你先吃了去军区吧!免得一下又匆匆忙忙的。”吴妈每天都见她那么的忙碌,所以难免的感到心疼。  “没事,今天时间充足,看见小杜起来了吗?”欧阳瑞西打开冰箱看了下,因为时间的关系,所以她也就只能给他简单的做个三明治了。  “已经起来了,现在正在花园那里洗车呢?这小伙子还真不错。”吴妈听她这么的一说,也并不坚持,估计这是她跟少爷之间的一种小情趣吧!所以她很乐呵的在旁看着。  “嗯!人是不错,就是老没定性。”欧阳瑞西把土司,鸡蛋跟火腿都拿了出来,还不忘拿上一小块奶酪,动作熟练的倒油进锅,把鸡蛋煎成蛋饼,再把土司去掉外皮,然后平铺上火腿跟奶酪,再把煎好的蛋给放进去,娴熟的做着每一个细节,一看就是常做,所以没几分钟的时间,一顿美味而又快捷的早餐就在她的手下诞生了。  “年轻人嘛!都这样。”吴妈目不转睛的看着她手上的动作,眼里全是赞赏之意,像现今这样的年头,能自愿出入厨房的女人真的不多了,所以她对欧阳瑞西那可是满满的都是喜欢,平常时那么忙的一个人,竟然还能把厨房的活给做得这么的好,说实话,真的是令她挺惊叹的,毕竟她的身份可也不低啊!  “好了,就是不知道味道怎么样。”欧阳瑞西轻扯了下唇角,自己在军区那会,因为要赶时间的原因,所以没有少给小轩轩做这个,只是来到了这里后就一直都没有机会再做,所以感觉到都有些生疏了,看来优越的环境因素真的会让一个人变得懒惰起来。  “肯定不错,少爷下来了,拿出去吧!”在吴妈的眼里,欧阳瑞西就像是自己的女儿般亲切,虽然说人清冷了点,但性子却很好,从来就没有把她们这些个佣人给当成下人看待过。  “嗯”欧阳瑞西闻了一下,自我感觉还不错,所以稍微的调整了一下造型后,这才端着走出了厨房。  “尝一下,看味道怎么样。”很是自鸣得意的笑了笑,把手里的三明治给放到了餐桌上。  “只要是你做的,对我来说可都是美味。”穆季云看着摆放在自己面前的美味早餐,一脸宠溺的看着她,眼里除了她之外,就再也没有了别人的存在。  “好了,别贫,快点吃,要不到军区可就要晚了。”欧阳瑞西在他的旁边坐下,面前是吴妈提前给她准备好的早餐,因为一般的这个时候家里的其他人都还在睡觉,所以她也只是准备了自己跟小杜的早餐,别的要推后一个小时再弄,否则等到他们起来的时候就该凉了,所以她才会特意的为穆季云再单独的准备了一份。  “你不是要先去医院吗?”穆季云一边吃一边问道,倒是把她的小心思给摸得很透彻。  “这总该不会是你要送我去上班的原因之一吧!”欧阳瑞西停下了动作,转头若有所思的看着他。  “你猜。”他才不会大方的承认自己确实是有着这一方面的原因,所以在这一种时候,装疯卖傻那绝对是最好的选择。  “我看是**不离十。”欧阳瑞西嗤笑了一声,就他那一点的花花肠子,她还用得着费心思去猜吗?就看自己愿不愿意给他面子而已。  穆季云笑了笑,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眼底全是狡黠的光芒,其实就连他自己也不懂得为什么要去在意枭雄,按理说那个男人对自己没有丝毫的威胁才对,可一想到他跟自己同爱着一个女人,他就不自觉的感到心闷得慌。  人,最怕的就是有比较,而他不想见到的就是,欧阳瑞西会把自己跟他摆在了同一天平之上去作出衡量,所以他紧张了,虽然自认自己一直都很优秀,可还是担心会被人给比了下去,因为枭雄的爱对自己来说是那么的孤注一掷,张狂到丝毫不给他自己留有半分的退路。  所以,当他透过厚厚的橱窗看见里面那个没有一丝气息而全身都插满了管子的男人之时,他的心还是微微的颤抖了下,他把所有的罪责都承认下来的事情自己并不是没有听说过,只是没有想到的是,他最终会选择了这么的一条路去走,如果他能活过来,自己一定要好好的问问,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爱恋会让他如此的决绝。  “现在怎么样了,医生怎么说。”欧阳瑞西看了里面一眼,这才出声问守在外面的警员。  “医生说还没有过危险期,估计能苏醒过来的机会很低。”警员说得有些的胆战心惊,视线一直就不敢往她的身上瞄,只是落在了她那橄榄绿的裤脚之上。  “什么,你的意思是说会变成植物人吗?”欧阳瑞西的声线有些颤抖,如若是这样,对他来说,还是会比较希望安静的死去吧!毕竟这是他自杀的初衷不是吗?  “医生说不排除这种可能性。”眼前的女人是谁,他们可都是知道的,所以不敢有一丝的不敬。  “不是说手术很成功吗?”欧阳瑞西感觉到一阵的昏眩,在还没有抓住枭鹰之前,自己跟枭雄之间也算得上是有些交情的,只不过当时的自己误把他给当成了是一个恪守本分的老实人而已,却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才是军火买卖里面那一个最终极的大BOSS,所以现在看见他这样,说实话,她的心底也是很不好受。  “手术是很成功不假,但这是手术后所产生的后遗症。”两个警员说完之后缩了缩脖子,就怕欧阳瑞西突然的发怒起来,毕竟身居高层的人脾气都很不好,像他们的局长就这样。  “好,我知道了。”欧阳瑞西抿了抿唇,最后深深的吐了一口气,把视线给转到重症病房里去,她的这一种淡然,倒是让两个守候着的警员微微诧异了下,没有想到她竟然如此的好说话。  穆季云看了她一眼,最后默默的转身往外走去,一边走还一边的掏出了自己的手机,也不管现在是几点,就拨通了秦书寒的电话。  “喂!不管你是谁,知不知道这么早就扰人清梦是很不道德的一种行为。”穆季云刚把电话凑近耳畔,那边就传来了秦书寒暴怒的声音,大有一种要把人给砍了泄愤的感觉。  “是我。”皱了皱眉,把电话给拿远了一点,这小子吃火药了不成,大清早的火气就这么旺。  “知道是你,把名字给报上来。”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的秦书寒没好气的回应着,很是烦躁的扒着自己的头发。  “秦始皇,你再说一次。”穆季云咬牙切齿的说着,俊帅的脸上布满了一道道的黑线。  “呃!老大,怎么是你老人家啊!这么大清早的到底找我何事。”秦书寒苦哈着一张脸,怎么会是这尊天神呢?  “今天有没有空。”轻弹了下衣服上沾上的灰尘,眉宇皱得更加的紧了。  “还行,怎么了,你要请我吃饭啊!”被他吵醒,干脆的爬了起来,跑到镜子前看了看自己的脸是不是长痘痘了,怎么摸着貌似有疙瘩呢?  “既然有空,那么就过来帮我会诊一个病人吧!”看见欧阳瑞西那样,他真的不想让她失望,先不管枭雄是一个犯人的身份,撇开了这一层不谈,在之前的绑架案中,他虽然也参与了其中,但他对自己妻儿的那一种维护,也算得上是有恩于自己的吧!既然这样,他就把这个恩情还给他好了,不管他接受与否,他所想要的只是自己的女人能够开心,不再让自己被这件事情所困扰到就足以。  “我能不能说没空。”秦书寒沮丧着一张脸,早知道不是请自己出去吃饭,他就应该很果决的告诉他自己没空。  “你说呢?”穆季云阴险的一笑,竟然想在自己的面前打马虎眼,也不想想看他现在所面对的那个人是谁。  “不能……”秦书寒说得很是有气无力,在心底暗暗的把穆公子给骂了千万遍,怪不得夏妖孽说他是个万恶的资本家,在自己看来,还真的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那你还废话,一会儿马上过来,在市医院这边,我在这等你。”穆季云说完不等他反对就直接的挂掉了电话,一向就强势惯了的他,从来就没有对谁毕恭毕敬过。  “靠,老大就了不起啊!你说过去我就过去啊!我还就偏的不去了。”秦书寒对着挂掉的电话发泄着自己的情绪,当然,他也只敢在背后张狂一下而已,扔掉电话后还不是得乖乖的开始做起了出门的准备,谁叫对方是大爷呢?  穆季云看着电话邪魅的笑了笑,如果他猜得没有错的话,那家伙现在肯定是在背后诅咒着自己,就像夏妖孽一样,不敢当面的申诉,但背后绝对会骂得很嗨就是了。  “你在这干嘛呢?是在跟人打电话吗?”欧阳瑞西疑惑的看着他,还以为他去哪里了呢?顺着声音找过来才发现他在跟人打电话。  “嗯!好了吗?我们走吧!”穆季云并没有告诉她自己让秦书寒过来的事,只是伸手与她十指紧扣的走出了医院。  “好了,人也看到了,你直接的去公司吧!我跟小杜的车回军区就可以了。”欧阳瑞西把自己的军帽给戴上,一瞬间便让她变得更加的威严了起来,知道他坚持要送自己的目的,而目的达到了,他总该不会继续的坚持了吧!  “那好,路上小心点,我有点事要办,就不送你了。”之所以不送她过去,并不是如她所想的那般目的达到了,而是他要在这里等秦书寒的到来,如果说连他都没辙的话,那么也只能说是枭雄的不幸了。  “嗯!有什么事打电话,今晚我估计会晚点回去,一会要带战士们去野外训练。”欧阳瑞西看了看时间,越是到年底,各式各样的检查也就跟着多了起来,所以他们必须的操练起来才行,而这次的野外训练,是之前就有了规划的,本来是想等着顾阡陌回来再一起执行,但时间上貌似不允许。  “又训练啊!那你坚持得住吗?”穆季云眉宇紧锁的看着她,早知道她今天有这样的训练,他昨晚上就不折腾那么久了,这刚睡了三四个小时,也不知道她这身体是否吃得消。  “别担心,野外训练的是战士们,我不参与,只是跟过去看着而已。”欧阳瑞西看见他此刻那不停纠结的脸就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再次伸手去轻捏了下他的脸蛋,觉得这样的一个动作会让自己上瘾,老是喜欢去触碰他那滑嫩的肌肤。  “这就好,可别让自己太累,去吧!”穆季云忍不住的在她的额头亲吻了下,如果不是要顾及到她身上的那一套军装的话,他非要跟她来个法式长吻不可,但就算这样,也足够让某位姑娘羞红了脸,所以低着头赶紧的上了军区的那辆悍马疾驰而去。  穆季云看着那辆军用悍马远离了自己的视线才走向了自己的车,但他只是坐在这里,并没有要驱车离开的打算,让紧跟着的罗昊满脸的疑惑,但是既然他的车不走,那么他也只好等在那静观其变,就是不知道他这是在等谁,直到二十多分钟后,秦书寒的车开了过来,他才知道是怎么的一回事。  其实秦书寒该感到幸运,毕竟能让穆公子等的人并不是很多,而今天他却破例的在这等了他,不得不说这样的好事可是千年难遇一回。  “怎么这么慢,蜗牛呢?爬着来的吧!”穆季云开门下车,对着也是刚下了车的秦书寒抱怨道。  “哇靠!我可是一路飙车过来的耶,也不想想看我家离这里有多远,而且还是像这么的一个上班高峰期的时间里,这个速度已经是很牛叉了好不好。”秦书寒的嘴角抽动了下,他也知道等人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啊!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再让人等上那么久。  “快走吧!就你理由多。”这就是穆公子,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我那不是在跟你解释吗?要不你还真的当我是蜗牛啊!”两人一边调侃一边走进了医院,瞬时之间,本来异常安静的医院,突然间多了那么的一两道吵杂的声音。  “真不知道你这神医的荣称是从哪里坑蒙拐骗回来的,我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啊!”穆季云冷睨了他一眼,开始对他的头衔怀疑了起来。  “那好,我回去了,你穆总裁另请高明去吧!”秦书寒说着还真的转过了身,看起来一副很受伤的样子。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