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518.第518章持久型的

518.第518章持久型的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237更新时间:2016-01-06 10:39:19
   午餐在一种很好的氛围之中结束,因为上官楚楚身上的伤还没用完全的好起来,所以也就不方便现在试婚纱,就怕会被沾染上血丝或者是药物之类的东西,这样的话就太得不偿失了。  “丫头,我们要去医院,你是留在这里,还是跟着去。”冷傲风的手里拿着餐盒,眉头不自觉间蹙起,从刚刚一见到这丫头起,她的脸色就不太好,觉得是不是也应该把她带去给秦书寒看看才行。  “我就不去了,昨晚没有睡好,所以我要上楼去睡一觉,你们一会儿都别去搭理我,到晚饭的时候再叫我就成。”冷伈伈说着就打了一个呵欠,用手捂着嘴就向楼上走去。  “她这是怎么了,晚上都干嘛去了。”上官楚楚疑惑的看着冷伈伈的背影,凝眉的问道。  “别管她,估计是又熬夜画图了吧!”冷傲风执起她的手便往外走,虽然也很心疼那个丫头,但知道她总是晚上的时候才会有灵感,所以也是无可奈何的一件事。  “画图,她到底学什么的啊!”虽然听说那丫头刚留学回来不久,但却一直都不知道她所学的是什么。  “时装设计,在这一方面,她的天赋不错,但愿她能早点得到认可,创造出自己的个人品牌来。”冷傲风把车门打开,很绅士的让上官楚楚坐进去,因为冷伈伈有意隐瞒的原因,所以到了今天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妹妹早已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时装界新星,不但有着自己的个人品牌,更是各个秀场比赛竞相邀请的评委人选之一。  “那我的那个婚纱,该不会也是她设计的吧!”上官楚楚突然变得不淡定起来,很明显的,对冷伈伈的手艺不是很敢苟同,这可不能怪她,谁叫那丫头给人的感觉一直就那么的不靠谱呢?  “应该不是吧!她还没有达到那一种可以自己制作的阶段,我想很有可能是让她导师帮的忙。”冷傲风也坐了进去,启动车子往医院开去。  “这样就好。”上官楚楚轻舒了口气,一会儿她回去之后一定要先去看看那丫头所拿来的婚纱才行,要不她还真的放不下心来。  到达仁伈医院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一点了,冷傲风拿着餐盒,嘴角始终挂着一抹淡淡的兴味,给人一种很不安的感觉,至少在秦书寒所看来是这样没错。  “书寒,不好意思,又来打扰你。”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在秦书寒的面前,上官楚楚永远无法让自己变得随意,估计是自己从小就对医生这个职业充满了敬佩感的原因。  “没事,应该感到抱歉的人是我才对,因为实在走不开,所以才让你亲自的跑一趟。”秦书寒暂时的放下了手上的工作,略感歉意的笑说着。  “小子,你也知道不好意思,说说看,你在电话里所说的情敌到底是什么意思。”冷傲风一直就是属于那一种潜伏着的八卦人员,所以对早上那一通电话所提到的事情依然很感兴趣。  “不就是那个枭雄啰!喜欢嫂子的那一个,在监狱里自杀了,情况很不乐观,之前只是听过他的事情,今天总算是见到了他的真容,说实话,还真的不赖,但跟老大一比嘛!差距马上就出来了。”  秦书寒摇了摇头,想不通他为什么要走上自杀这一条路,更想不通的是,老大为什么要自己去救他,虽然说不想让嫂子难过是其中的一个原因,但在他所看来,那也是老大自己的自尊心在作怪,不喜欢自己的对手是这么的一个懦弱之人,当然,说懦弱有些过了,应该说是逃避责任才对。  “你是说那个军火商,只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冷傲风突然的沉默了,如果他猜得没错的话,穆季云对那个男人是惺惺相惜的,如果说不是站在相对的立场之上,这一类聪明的男人恰恰是他所欣赏的那一种类型,所以才会不忍心看他这么早就英年早逝吧!因此才会让秦书寒救他。  “这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他,很有可能是他的自傲不允许自己成为了阶下囚吧!但在我看来,他那是一种看破了一切后的举动,觉得这世界上再也没有任何的东西是值得他所去留恋的,包括生命在内,要不我无法解释一个如此优秀的男人,为什么会选择自杀,而不是为自己申辩。”  这是秦书寒看到了枭雄本人之后所有对他所得出来的见解,要不他理解不了这样的一个曾经在军火界叱咤风云的一代枭雄,为什么会如此低微的选择了自杀这么的一条路去走。  “或许吧!越是自傲的男人,就越是无法承受失败,这一点,在他的身上就很好的表现出来了。”冷傲风惋惜的轻叹了下,枭雄那个男人,他在绑架事件当天可是有见到过的,对方的那一种临危不乱的气势还一度的使自己所折服,却没有想到再强悍的一个男人,在遭遇爱情之后也会变得无比的脆弱起来。  “你们到底在说谁呢?”上官楚楚疑惑的看着他们,听得可是一头的雾水,一会提到穆季云,一会儿又提到什么情敌的,让她这个一无所知的人彻底的变得凌乱了起来。  “没谁,你不认识的一个人,书寒,快点给她看看,这伤能不能在婚礼前好起来。”冷傲风赶紧的岔开了话题,知道她没有听说过那个枭雄,所以一时之间也不好跟她明说,毕竟这事还关联到欧阳瑞西,而她们却是那么铁的关系,所以一些事情还是留给她们闺蜜之间慢慢的斟酌吧!  “急什么,总得让我先吃完饭吧!”秦书寒说着拉过了一旁冷傲风刚刚拿过来的餐盒,却没有想到被他给快速的按住了。  “还是先看完再吃吧!我们赶时间,再说了,你好意思让我们两个看着你自己在那吃饭吗?”开玩笑,要是他吃后不给上官楚楚看病了可怎么办,要知道里面的菜自己可都是让桂嫂给加过料的。  “我们赶时间……”那个吗字都还没有落下,冷傲风就瞬间的捂住了上官楚楚的嘴,让她生生的把那字给逼了回去。  “话说你们这是几个意思啊!”疑惑的看着这对夫妻的举动,怎么就给了他一种不好的感觉呢?  “没有啊!你也知道,再过几天就是我们的婚礼了,虽然说一切都有婚庆公司帮忙打理,但还是有很多琐碎的事情要我们亲力亲为才行,所以真的在赶时间。”冷傲风说起谎来可是脸不红气不喘的,事实上所有的事情一早就已经准备妥当了,就等他们这对新人入场就可以圆满的落幕了。  “真的……”秦书寒防备的看着他,怎么都觉得有猫腻。  “我说你再废话下去时间都过去了。”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废话,当然是假的,但是这能让他知道吗?  “谁叫你今天那勾起的嘴角如此诡异的,你丫的可是从来都不笑的,可自从进了我办公室后,我就没见你那一抹笑痕淡下去过。”秦书寒一边说一边示意上官楚楚把袖子给拉起来,还不忘拿眼去斜睨着冷傲风,怎么看就怎么的觉得他可疑。  “你眼睛花了,我什么时候笑过了。”冷傲风轻咳了声,自己表现得真的有那么明显吗?  “是吗?”秦书寒皱了皱眉,难道说真的是自己看了一个早上的片子看得眼花了吗?  “怎么样,婚礼当天伤口能不能完全的消去。”冷傲风的嘴角抽动了下,决定不回他的话,反倒是关心起上官楚楚身上的伤来。  “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毕竟这些伤有的可是刚刚愈合,能完全的好就已经不错了,要想说不留一点疤痕的话,我现在还真的是没有办法做到。”秦书寒的眉宇皱得更深了,他之前怎么就忘了过几天上官楚楚就要穿婚纱的这一事情了呢?  “一点办法都没有吗?”冷傲风心疼的看了眼上官楚楚,都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才会让她受这样的一种苦,这也就算了,就连女人一生中最为美好而又重要的婚礼也要留下瑕疵。  “也不是没有,之前老大就在我这里抢走了一瓶药,你去问问他看,是不是还有剩下的,这样的话楚楚嫂子身上的伤也就不成问题了。”秦书寒笑了笑,就看老大舍不舍得割爱相让了。  “靠,你不早说,我一会儿马上去找他。”冷傲风一改刚才的低落情绪,整个人都开始变得兴奋了起来,只要有办法就行。  “你可别高兴得太早,之前嫂子受伤的时候估计是用了不少,所以现在还有没有我就不知道了。”秦书寒真的是不想泼他冷水,但这是事实不假,就怕是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那你这里呢?总还有的吧!”冷傲枫突然的微眯起眼眸,犀利的在他的办公室扫视了起来。  “有的话我早就给楚楚嫂子用了,把我看成什么人了都,本来我是自己留有一点的,可嫂子脸受伤的那会儿就全部都用光了,还不算那些我费了许多心思才研究出来的珍贵药品,否则你以为嫂子的脸能有今天这样的效果吗?”  要把那么深的刀伤给恢复到原样,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情,所以当老大丢给自己那一张巨额的支票之时,他可是毫不客气的给收下了,要知道,这些可都是制造新药品所需要用到的经费啊!  “意思是你这里没有了是吗?然后你也没有办法。”冷傲风看了秦书寒一眼,最后把目光给停留在上官楚楚的伤痕上。  “是这样说没错,我只能尽量的给她配些能让伤口尽快结疤的药,但要完全的没有痕迹,短期内我还真的没有办法做到,因为我的那些药都用得差不多了,所以一时之间还抽不出空来去研制新药。”  秦书寒本来之前就想着要把自己给关进实验室的,但刚好又碰上了月底是冷傲风他们的婚礼,所以他只能推到下个月去了。  “那你还不快点配药,我还要去找季云呢?”冷傲风说着已经迫不及待的拨起穆季云的电话来了。  “催魂呢?你就不能让我歇会。”虽然是如此的说着,但他还是开始开起了单子,这些药他办公室都没有,必须要他们自己到药房去拿才成。  “喂!傲风,什么事。”穆季云刚从洗漱间出来,就听到自己的电话响了起来,还想着是谁会在大中午的给自己打电话呢?一看之下竟然是冷傲风。  “你上次从秦始皇这里拿去的药还有吗?”冷傲风直接进入主题,一点也不废话。  “你问这个来干什么,有谁受伤了吗?”舒服的置身于休息室的大床之上,今天早上起得有些早的原因,所以他现在必须的补一下眠才行。  “嗯!楚楚前两天被酒鬼伤到了,你就说还有没有吧!”冷傲风受不了的翻了个白眼,他就不能回答得爽快点吗?  “嗯!还剩下点,你下午到我这里来拿吧!”穆季云揉了揉眉心,很是奇怪上官楚楚为什么会被酒鬼给伤到,其实好奇的又何止是他呢?秦书寒在听到他的这一句话后也抬眼的看向了他,毕竟在之前他可是并没有跟自己明说上官楚楚是因为什么而受的伤,现在听他这么的一说,再联想起当初上官楚楚那满身的伤,所有的答案都跃然而出了。  “现在不行吗?”冷傲风拧紧了眉头,很是诧异他现在到底是在干什么,难道说在偷偷的跟哪个美女私会不成。  “嗯!现在不行,我有些累,要先休息会。”穆季云说着已经闭上了眼眸,昨晚的缠绵用去了他不少的精力,而今天又一大早的爬了起来,所以这会儿他必须要好好的给自己补一下眠才行。  “靠,你昨晚做坏事去了吗?”冷傲风没好气的嘀咕着,但也拿他没有办法,还是那一句话,谁叫他是老大呢?  “你说呢?都是已婚人士,还用我明说吗?”穆季云扬眉一笑,风情而又慵懒,幸好的是也就他一人在此,否则不知道又要秒杀掉多少人的眼球了。  “不是吧!你丫的什么时候体力这么差了。”冷傲风的嘴角狠很的抽动了下,这就是差距啊!竟然可以把男女之间的事给说得那么的随意而又不失维和感,看来也就只有他才可以做到了。  “你从哪一点上听出我体力差了,就不许我是持久型的吗?”就是不知道此刻正在野外训练的欧阳瑞西听到穆公子的这一番如此邪恶的话后会有什么反应,估计不是直接的晕过去的话那就是把他给狠狠的来个过肩摔。  “既然不是,那你这大中午的睡什么觉啊!”就算是冰冷如冷傲风,听到他这么明显的暗示之后,也不由得脸色微红了起来。  “一个晚上就刚睡了三个小时,换了你能不困吗?就这样,我挂了,别来打扰我,有什么事等我睡醒再说。”穆季云说完毫不犹豫的按掉了电话,把它给扔到了一边,安心的睡起觉来。  冷傲风听着对面嘟嘟传来的忙音,很是无奈的挂掉了电话,看来是真的要等到下午才行了,因为那家伙可是个说一不二的人,他说现在不行,那就是真的不行。  “怎么样,老大说还有剩下的吗?”秦书寒一看见他挂掉了电话便急切的问了起来,因为这关系到他刚刚开出的要药单子。  “嗯!他说还有,不过要下午才能过去要,他现在要补眠。”冷傲风轻吐了口气,不管怎么样,事情总算是可以圆满的解决了,所以他也看轻松了不少。  “不是吧!这个时候睡觉,他中午不是一般都不午休的吗?”秦书寒把刚开好的药单给揉成了一团扔到了纸篓里,重新的再写一份。  “我怎么知道,你不会自己亲自去问他啊!”冷傲风冷睨了他一眼,才不会把刚刚那些暧昧的通话内容给告诉他知道呢?  “切!不说就算,喏!这是药单,去药房哪里拿药就可以了。”总算是解决了,他要马上吃饭,都快要饿晕了。  “书寒,谢谢你,那我们就不打扰你吃饭了。”上官楚楚伸手把药单给接了过来,对于他们所说的那个什么药她可是一概不知,但也不便追问,所以很是歉意的告辞。  “不客气,话说我还真的是饿了,所以也就不留你们了。”秦书寒不好意思的捋了捋头发,因为他吃完饭之后还得继续的研究枭雄的病例,所以还真的是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浪费,毕竟这个方案明天可就要用到。  “小子,我们走了,你就好好的用餐吧!”冷傲风把好好这两个字给咬得很重,那一抹兴味的笑意再次的在他的嘴角浮现,让人看了真的会产生一种很恐怖的感觉。  “走吧!不送。”秦书寒说着挥了挥手,站起身来去洗手吃饭,虽然觉得冷傲风的笑容很耐人寻味,但饿坏了的他可顾不上这许多,所以才会在吃到那满嘴的芥末之时把他给咒骂了一顿,害他喝了大半杯的水都缓不过劲来。  所幸的是并不是每一样菜里面都有,否则他非要饿肚子不可,他就说了嘛!一直都那么吝啬笑容的家伙,今天怎么会笑得那么的玩味,原来是在捉弄自己呢,怪不得一定要自己先看完了再吃饭,敢情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所在,而自己明知道有猫腻,还不知道警觉,傻傻的上了他的当,如果自己猜得没有错的话,某人此刻肯定在暗暗的高兴着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