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519.第519章真没情趣

519.第519章真没情趣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30更新时间:2016-01-06 10:39:20
   青山,绿草,蓝天,白云,这些在深秋的天气里还真的是不多见,而在S市的郊外,却有着这么的一处地方,最主要的是这里有着一座比较险峻的山峰,要想爬到山顶,是一般人根本就无法去做到的事情,可就在今天,我们美丽的欧阳上校就带着战士们来到了此处,要求战士们全副武装,从最险峻的那一面山峰登上山顶,每5个人一组,哪一个组先登上了顶峰,就哪一组获胜,在这过程中,不但要考验战士们的毅力,更考验他们的团队合作精神。  “上校,你说他们哪一组会最先的走到山顶。”小杜的手里拿着望远镜,抬头往山上看去。  “这个就要看他们会不会运用巧劲了,在我看来,每一组都有可能性,毕竟他们平时的实力都骑虎相当。”欧阳瑞西一身的迷彩服,头上的帽子被她拿下来不停的扇着风,另一手放在额头遮挡着强烈的太阳光,看着那一个个不停往上窜去的身影。  “说的也是,不过上校,你确定他们一会儿到狭口的时候能钻得过去吗?”小杜有些担忧的是这个,如果说是轻装的话还差不多,毕竟那个狭口那么的窄小,人能钻得过去就已经不错了,最主要的是那些个行军装备怎么办。  “在这种时候,要考验的就是他们的智力问题了,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我可没有规定行军装备要一直的背在背后,这样说你可懂。”欧阳瑞西侧头看了小杜一眼,果然是个傻小子,幸好不是每个人都像他似的那么循规蹈矩。  “呃!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小杜抽动了下嘴角,再次被自己的蠢萌给折服了。  “你能想到的话那就不是你了。”欧阳瑞西摇了摇头,嘴角勾起一抹无奈的笑意,拿起了一旁的望远镜,看着局面的发展。  让战士们来这里接受野外训练,这训练体能是一回事,最主要的是训练他们遇到突发事件时的应变能力,毕竟在这一路往上走的过程中,由于山路过于险峻陡峭的缘故,不可能会走得那么的一帆风顺,而这就要看他们之间的协助能力了。  小杜瘪了瘪嘴,很不认同自家上校对自己的评价,但基于她才是这里真正的老大,所以是敢怒而不敢言。  战士们一路往上走,刚开始的时候还好,山路虽然不算平整,但总有可以落脚的地方,可越往上走,道路就越崎岖,几乎到了要用爬才能继续前进的地步。  这样的体能训练他们差不多每个月都会来上一次,但像今天这样艰巨的,算是头一次,因为他们不但要用身上的匕首去挖掘落脚点,还要躲避前面战友不小心踩到而往下滚落的石头。  其实欧阳瑞西也很担心他们的安全,但她更愿意去相信他们的实力,因为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挑战方式,而作为一名军人,要的就是不停的进取跟迸发,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变得更加的强大。  秋天的天气本来就很干燥,所以战士们不但要承受着太阳的炽晒,还要忍受着闷热的空气所带来的那一种口干舌燥的感觉,虽然说他们的身上都带有行军水壶,但在这样举步艰难的山路上,根本就抽不出多余的手来去完成此事。  山顶在一步步的接近,而他们的步伐也越加的沉重,每走一步都像要抽掉全身的力气般,而越是这样严峻的时刻,他们就越加的不能放弃,因为他们并不把这看成是一种训练,而是一种对自身的极限挑战。  最后的一关就是前面的狭口,瘦一点的可以背着行军装备艰难的通过,而稍微魁梧点的就没有那么容易了,所以他们的速度被迫的缓了下来,因为那个狭口只能容得下一个人通过,但这也难不倒他们,毕竟他们平常时所接受的都是一些相对比较变态的训练,别忘了他们的教官可是一向都素有‘魔鬼教官’之称的欧阳上校,所以这点困难对他们来说并不会构成多大的威胁,无疑就是多花费一些时间跟体力而已。  每个组都有队员在前,同样的,也每一个组都有队员落后,所以要想一起同时到达山顶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当然,也有的组发挥自己的小聪明,自劈了一条捷径去走,但都因为无果而返回,所以也就多费上了一些的时间,变得有些的落后。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等待着的欧阳瑞西也就多了那么的一抹焦虑感,尤其是从望远镜中看见有几个战士脚底踩空,差点往下滚落的时候,她的眉宇可是紧紧的拧了起来,幸好的是都被一起的战士给拉住了,而这就是她所要看到的团体合作精神。  按说这样的一种训练,跟自己在JC军校的比起来,可算是太小巫见大巫了,但她也并没有想过要把他们按着JC军校的所有标准来执行,因为那太不客观了,毕竟他们都只是一些服役的孩子而已,并不是像他们在军校时那样,是冲着一个顶尖的目标而去奋发的。  当第一个队员成功的登上山顶,扬起了胜利的旗帜之时,她的眼眶不由得有些红润了起来,因为他们战胜的不是别人,也不是这一座险峻无比的山峰,而是他们自己。  “上校,他们真的做到了。”小杜雀跃的跳了起来,可当看见欧阳瑞西那微红的眼眶之时,他脸上那灿烂无比的笑容瞬间的凝结了起来,有点忐忑的看着她。  “只要有恒心,就没有什么是可以难得到自己的事情,他们今天不但刷新了自己的成绩,也同时的刷新了他们人生的里程碑。”欧阳瑞西无限欣慰的笑了笑,只要克服了自己,也就克服了困难,那么成功也就随手拈来了。  响彻云际的欢呼声在耳畔不停的回荡,这是战士们在庆祝着自己的胜利,也是在向自己证明着他们的实力,面对着这一切,欧阳瑞西难得的勾勒出了一道淡淡的笑痕,这是以往从来就不曾有过的事情。  军人,总是在挥洒着他们年轻而又热血的青春,描绘着属于他们这个年龄的金色光辉,当别的年轻人在陪着女朋友压马路的时候,当他们在电脑前厮杀着游戏的时候,当他们被父母捧在手心尽情呵护着的时候,她的战士们却是在汗水中证明着自己那无悔的军旅生涯。  从他们的身上,她总能看到最初的那一个意气风发的自己,在他们的身上,她总能寻找到自己那快要被遗忘的青春,在他们的身上,她总能重新的扬帆起航,驶向她所想要到达的彼岸。  相对于这里的热火朝天,那些奔走于社会高层的精英们却是在舒适的享受着空调所赋予他们的那一种清凉感,譬喻说我们风华绝代的穆大公子。  冷傲风完全是踏着上班的时间走进了风行国际,所以当他推开总裁室的大门之时,让刚起来正准备办公的穆季云惊诧了下。  “你该不会是想告诉我,你一直在门外等候着吧!”穆季云看见他的到来,也不忙着办公了,干脆的坐在了沙发之上。  “如果我说是,你是不是会有一丝的犯罪感。”冷傲风径自的走到冰箱旁,拿出一瓶水就灌了起来。  “不会。”穆季云回答得那叫一个干脆,不带一丝的歉意。  “所以说啊!我怎么可能会那么笨。”舒服的把自己置身于沙发之中,缓和着一路开车过来之时所带来的那一种闷热感。  “说吧!怎么回事,上官楚楚为是怎么受伤的。”穆季云疑惑的看着他,前几天吃饭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  “唉!别说了,这事都怪我,不该一时置气大晚上的把她一个人留在海边,而自己单独的驾车离开。”一说到这个,冷傲风就后悔无比,还好自己折了回去,要不会发生些什么,还真的不是自己可以想像,或者是乐于接受的。  “你不是吧!脑子被门给挤了,白天的海边还好,至少还人来人往的,可一到了晚上,那里就成了三不管地带,就算你丫的有多大的脾气,也不该用在这个地上啊!”  穆季云给了他一个你很白痴的眼神,上次自己把欧阳瑞西扔在那个森林公园的时候就已经懊悔得要死了,而这家伙倒好,大晚上的把上官楚楚那么的一个弱女子给留在海边,不得不说胆子还真的是很大。  “我现在可是悔得肠子都青了,你就别在那里再火上浇油的了。”冷傲风沮丧着脸,这可是自己这辈子所做过的最为后悔的一件事情,尤其是想起自己初见到上官楚楚时的那一副狼狈不堪、而又孤立无助的样子之时,他更是连死的心都有了。  “不给你加把火,你永远都不知道这事的严重性,怎么样,上官楚楚她没事吧!”穆季云迟疑的问道,应该是没什么事才对,要不这家伙不可能会这么的淡定,估计早就把那个男人给灭了。  “没事,幸好我折了回去,所以只是受了点皮肉伤而已,不过心理上多少也有了些影响。”冷傲风真的不敢想像,如果自己再回去晚上那么的一会,后果会变得有多严重。  “没事就好,这事你可千万别让我们家那小女人知道,要不后果你该知道的,虽然说她还不至于会对你动手,但政治思想上的教育那是难免不了的。”穆季云摇了摇头,男人都一样,当然,也包括自己在内,都是一些自尊心极强的家伙,总是拉不下面子来。  “应该不会吧!”冷傲风说得有些不确定,因为之前她真的有告诫过自己,所以现在听他这么的一说,他也就有些迷茫了。  “别忘了,她是干啥的。”穆季云幸灾乐祸的笑了笑,那个女人就是当领导当惯了,所以老是喜欢训斥人。  “还真的是,但纸总是包不住火的,所以我已经做好了被训的准备,你还是跟我说说你小子是怎么回事吧!”冷傲风可没有放过探听八卦的机会,所以说他是属于那一种闷骚型的男人。  “什么怎么回事,我很好啊!”穆季云皱了皱眉,不懂他为什么要这么问。  “别跟我装糊涂,就是那个枭雄啊!你为什么要秦始皇救他啊!”虽然知道也许他不见得会告诉自己原因,但他还是忍不住的想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那小子的嘴巴可是越来越不牢靠了,看来改天我得好好的谢一谢他才行。”穆季云很是悠闲的轻晃着腿,只是嘴角全是邪气的笑意。  “谢他就不必了,你就告诉我答案就成。”自己对这事可是好奇了老半天了,这会儿逮到了正主儿,可得好好的问清楚了才行。  “没有答案。”穆季云酷酷的轻笑着,其实他连自己也不知道,这样做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为何,所以现在冷傲风来跟他要答案,他真的是给不出来。  “切!不想说就算,也不用这么的忽悠我吧!”冷傲风幽幽的说着,看来他是完全的把自己到这里来的真正目的给遗忘掉了,所以才会对穆季云的事情如此的感兴趣。  “你爱怎么想都成,我可无权干涉,只是你不是来拿药膏的吗?怎么对我的事情如此的好奇了,如若跟别人说了,谁会想到冷酷无比的冷大公子,竟然是如此八卦的一个男人。”  穆季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明明在人前是那么的一个惜字如金的家伙,可背地里给谁都要来得八卦,还真的是受不了他。  “你不说我都要忘了,快把药拿出来,我还要赶回家一趟。”听穆季云这么的一说,冷傲风现在倒是着急了起来。  “你不是对我的事情很感兴趣的吗?怎么,不听了吗?”邪魅的眨了眨眼,他倒是想听他继续的在这咋呼下去。  “那你说吧!你会不会告诉我原因。”冷傲风叹了口气,不用猜他也知道答案会是什么。  “不会。”果然如冷公子所料,他真的没有半点要告诉他答案的意思。  “那不就结了,我为什么还要听。”冷傲风没好气的再次白了他一眼,如果他不愿意说,就算自己在这磨破了嘴皮子,那也于事无补,所以他才不会那么傻的跟他在这浪费时间呢?  “啧啧!还真的没有恒心,或许你再问多几次我就愿意说了呢?”穆季云一边说一边走到了办公桌旁,本来这药是放家里的,可欧阳瑞西受伤那会有一天她陪着自己来上班的时候把药拿过来了就忘记了拿回去。  “切!别想骗我,才不上你的当,谁不知道你的个性啊!不想说的事情我就算是舌灿莲花也拿你没办法,我又何苦自找罪受呢?”冷傲风摸了摸鼻子,在这家伙的面前,他就从来都没有过胜算的机会。  “很好,很有自知之明,喏,药给你,别太浪费。”穆季云把手里的药瓶往冷傲风的身上给抛了过去,可一点也不担心他会接不住。  “那可当然,我这人别的优点没有,这自我检讨的功夫倒还是有的。”冷傲风急急的把药瓶子给接住,可一点也不敢马虎,要知道这可是仅剩的最后一点希望了。  “哼!就你这也能算是优点,也不嫌砢碜得慌,看来我还真的是高估你了。”穆季云走到办公桌前坐下,佯装嫌弃的撇了撇嘴。  “你就在这慢慢的损我吧!我就不再奉陪了,拜拜!”冷傲风再喝了几口水,这才站了起来,决定先把药送回去给上官楚楚。  “走吧!我也要工作了。”穆季云连头也没有抬,因为早上那会在医院耽误了些时间,所以还有很多的文件等着他批阅呢?  冷傲风刚坐电梯到楼下,就碰见了打扮得花枝招展般的夏雨晨,那家伙的穿着永远都是那么的夸张而又另类,可该死的是,穿在他的身上竟然是那么的合拍,让人看了没有丝毫的唐突之处。  “嗨!冷冰山,好久不见,你这是要走了吗?”夏雨晨痞痞的吹了声口哨,那流转的目光更是在冷傲风的身上不停的审视着,甚至还带着一抹邪魅的笑意。  “滚,你以为我是你的那些个女人吗?还好久不见,你的这一套用来哄女人还行,用在我身上可行不通。”冷傲风冷然的斜睨了他一眼,径自的从电梯里走了出来,才没空跟这家伙在大庭广众之下讨论这么暧昧的问题呢?  “切!真没情趣,伤了人家那纯洁的心。”夏雨晨说着很夸奖的按着自己的胸口,表演得那叫一个淋漓尽致。  “我说夏妖孽,你不恶心人会死啊!就你,还纯洁,可别侮辱了人家这个词。”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这小子还真能演,不去当演员还真的是太可惜了。  “小傲傲,你这是在嫉妒我吗?”靠,竟然敢说小爷我恶心,既然这样,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恶心。  “别用这么娘的名字叫我,我可不是你,人妖一个。”冷傲风说完快步的往外走去,感觉再跟这个家伙多呆一分钟下去,自己非要直接的吐了不可,也就只有他才能说得出这么恶心的名字来,小傲傲,他还小风风呢?也不显磕碜得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