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522.第522章照顾醉酒后的总裁

522.第522章照顾醉酒后的总裁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81更新时间:2016-01-06 10:39:21
   “你的意思是想告诉我,你已经爱惨了她吗?所以才会使用了手段让她不得不留在你的身边。”秦可儿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的后悔过,如果说她一早就知道答案是如此伤人的话,她怎么也不会去问他这样的一个问题。  “我爱她吗?其实我自己也很想知道。”冷傲风甩了甩头,突然很认真的思考起这个问题来,自己对上官楚楚的种种生气,都是因为自己爱上她了吗?  秦可儿的双唇颤动了下,最终什么话也没有说,而在看见门口的那一抹纤细的身影之时,她突然间在唇角勾起了一抹兴味的笑意,很自然的把冷傲风圈进了自己的怀中,佯装安慰的轻拍着他,给他一种自己在心疼他的错觉,而眼角的余光却挑衅似的斜睨着那一个越走越近的身影。  上官楚楚是快步走进来的,可在看见秦可儿的时候,她的脚步不自觉的微顿了下,视线缓缓的向下扫去,她的心不由得抽动了起来,但她并没有转身就走,而是更加坚定的走了过去,因为她是上官楚楚,从来就不是一个忍气吞声的女人。  冷傲风并没有想到秦可儿会有这样的一个举动,再加上脑袋有些昏沉,所以在被她抱进怀里的瞬间迷茫了下,反应过来之后才把她给急急的推开,但对方想要达成的目的貌似也已经达到了。  “秦小姐,好巧,我们又见面了。”上官楚楚笑得一脸的灿烂,表面上没有半丝的不悦之色,内心深处却开始有了计较,原来秦可儿也在,怪不得伈伈会对他突然的参加这样的一种活动感到疑惑,答案不就在自己的眼前吗?  “那个,事情不是你所看到的那样。”秦可儿试图的解释着,却是把上官楚楚往更深的误会里面去带。  “楚楚,你到了。”冷傲风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差点又往旁边摔去,秦可儿看见了潜意识的伸出手去扶,却不曾想被人抢先了一步。  “怎么醉成这样。”上官楚楚让他紧靠着自己,眉宇深锁,脸上全是担忧之色,也就无暇顾及到去回应秦可儿的话。  “我其实只喝了一点点,真的。”冷傲风打了个小酒嗝,靠在上官楚楚的肩上轻轻的吐着气。  “这个我可以证明,傲风喝的真的不多,估计是因为混着喝了几种酒的缘故,所以才会醉得那么快。”秦可儿心底懊恼的很,但却又不得不装出一副很善解人意的姿态来。  “那我就先带他回去了,在这里先谢谢秦小姐对我老公的照顾。”上官楚楚可是从来就不爱在人前如此的称呼冷傲风,但是现在,她却说得那么的自然,无非就是在向秦可儿标榜自己的所有权而已。  “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秦可儿咬了咬唇,很讨厌上官楚楚现在的那一种趾高气扬般的神态,所以潜意识的便反击了回去。  “喔!不知道秦小姐能否解释一下,你所说的这一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上官楚楚冷冷的一笑,什么是她应该做的,试问他们之间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亲密了。  “对不起!我想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作为冷氏的一名员工,照顾醉酒后的总裁是我应该做的。”秦可儿急急的解释着,好像很怕上官楚楚会生气似的。  “看来是我想多了,秦小姐还真的是一名不可多得的好员工啊!这个我应该跟你们总裁好好的提议一下,让他重重的奖励你才行。”上官楚楚对于今晚的秦可儿大感疑惑,她不是一直在跟自己强调着这个男人是属于她的吗?今天这样的一副委曲求全的样子又是所欲为何呢?难道说她改变了策略不成。  “奖励就不必了,我可承受不起,既然你已经来了,那么我也就功成身退了,再见!”有的时候,以退为进不见得会是一个好方法,但用在此处却是刚刚的好,所以就算她的心底有再多的不甘,也要表现出一副丝毫未被刺激到的表情来。  “再见!”看着秦可儿向包厢走去,她的转变太让自己感到惊奇了,所以现在的上官楚楚除了迷茫之外还是迷茫,如果说她真的对冷傲风失去了兴趣的话,那么自己刚刚所看到的那一幕又说明了什么呢?难道说真的只是很单纯的在关心一个醉酒的上司那么的简单吗?  冷傲风其实并没有醉得很严重,所以她们之间的对话他都听得清清楚楚,只是并没有出声,因为穆季云说过,两个女人之间的战争,他们男人千万不要涉身其中,否则怎么死都不知道。  “我们也走吧!”上官楚楚抿了抿唇,并没有要追究冷傲风的原因,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人空间,就算作为他的妻子,也不能剥夺掉他的这一个权利,所以除了无条件的相信外,就只能看你对他的信任度到底有多少了。  “刚才的事,我可以跟你解释。”刚一上到车坐好,冷傲风就忐忑的看了她一下,就怕她现在的神情只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  “不用,我有自己的判断能力。”如果他们之间真的有什么的话,他也就不会明知道自己来接他还跟秦可儿表现得如此的亲热了,所以比起怀疑,她更宁愿选择相信他。  “那你判断的结果是什么。”因为刚才的那一幕确实只是一个意外,所以他在看见她的瞬间没有一丝的慌乱,正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斜,而且有的时候越是解释就变相的成为了一种掩饰,但他还是忍不住的想知道她到底是怎么看待这整件事情的。  “这就要看你在这其中所扮演着的是什么角色了。”上官楚楚启动了车子,缓缓的离开了歌潮,聪明的女人不会在这样的事情之上选择大吵大闹,比起那个,她更情愿理性的去处理这个问题。  “那你希望我是什么样的角色。”冷傲风很期待的看着她,是否一旦对一个人认了真,就会特别的在意自己在对方心目的位置或者是看法。  “我的希望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把自己给定在了什么样的位置之上。”上官楚楚侧头看了他一眼,满车的酒气让她微蹙了下眉头,最后不得不把车窗给按了下来。  “呼……这个你倒是可以放心,我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身份。”还是没有问到自己想要的答案,难免的有一些失落,但更多的却是释然,虽然对她所表现出来的这一种理性很是排斥,但不可否认的是,她真的很聪明,知道该怎样才能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既然这样,我又有什么好不怀疑的呢?除非你心里有鬼。”上官楚楚突然的来了个急刹车,因为有一辆车突然的从另一个车道插了过来,而且车速还快得吓人,估计是一些小年青开的车,比较爱好刺激,还好她反应够快,车速也慢,否则非要撞上了不可,但也让喝多了的冷傲风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撞到了头。  “靠,开劳斯莱斯了不起啊!这样的车速想找死不成。”冷傲风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幸好扣着安全带,要不非要起包了不可。  “你没事吧!”其实上官楚楚也有些的惊魂未定,但还是比较择先的关心起冷傲风的安全来。  “我没事,你呢?还好吧!”冷傲风上下的打量了她一下,经过了这么的一个惊吓,酒意可是去了不少。  “嗯!没事就好。”上官楚楚稳了稳心绪,加快了些许的车速,觉得在这样的一个深夜,还是快点回家比较好,毕竟这个时间点上酒驾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就算你遵守着交规行驶,也不见得是绝对的安全,因为你不去撞别人,并不代表着别人不来撞上你。  “慢点开,别着急。”冷傲风看了眼她有些苍白的脸色,估计是真的被吓到了。  “我知道,你坐好了就成。”上官楚楚更加的专注了起来,可是行驶了差不多十分钟之后,却因为前面的车缓慢前进而不得不减速行驶。  “这大晚上的怎么就突然塞车了。”冷傲风不耐的拧起了眉,不喜欢这样的一种龟行的速度,但前面的车不走,他们也没有办法。  “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上官楚楚也不喜欢等待,因为他们都是一群习惯了让别人等的人物,而就像是在验证她的话般,救护车的声音由远而近的传了过来。  “估计是,要不也不可能会在大半夜的塞车。”冷傲风对这些事不怎么感兴趣,所以靠在椅背上闭起了眼,任窗外那带着凉意的风缓缓的吹拂在他的脸上。  车子在缓慢的向前挪动着,救护车都已经过去了,而他们的车子还是无法顺利的通行,这不由得让上官楚楚有些烦躁了起来,所幸的是并没有完全的堵死,所以经过了将近十分钟之后,终于看到了被塞车的真正原因,视线里所看到的那一辆明显的被撞得变形了的车不正是刚才超自己车的那一辆劳斯莱斯吗?  “不是吧!我的话什么时候那么的灵验了,话说我只是一时气不过骂几句而已,他也不用真的用撞车来配合我吧!”冷傲风也看清了撞上路边绿化树的车是刚刚的那一辆劳斯莱斯,还好并没有伤及得到无辜,要不自己这罪是不是就有点大了呢?  “你那叫凑巧,但愿人没有什么大碍吧!”上官楚楚摇了摇头,这就是她之前打电话给冷傲风的原因,无非就是怕他酒驾而已。  “反正我对这种连自己的生命都不珍惜的人没有多大的同情心。”冷傲风看着那被撞得变形了的豪车啧啧了两声,不知道又是哪一家的公子哥。  “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自己开车回来了吧!这就是原因。”上官楚楚缓缓的把车给开了过去,并不像一些人那样,把车停在一边看起热闹来,所以才会让车道变得那么的堵,她对这些可不感冒。  “你这算是关心我的一种表现吗?”冷傲风突然的紧盯着她看,其实这个女人长得很漂亮,只是她的女汉子性格抹杀掉了别人对她不少的良好评价而已,但这样专心的一种表情,看在自己的眼里却是那么的养眼。  “你是我的老公不是吗?所以这点关心还是要有的。”上官楚楚抿了抿唇,其实她心里并不是这样想的,可是说出来之后就完全的变了味。  “原来只是因为我是你的老公而已。”冷傲风的表情有一些的受伤,不是因为爱才关心的自己,而是因为这一个被冠上去了的头衔,虽然说都是关心,可两者之间所要表达的意境却是截然不同的。  “不然呢?还能因为什么。”并不是说倔犟的女子不好,可一味的倔犟就变成了伤害别人的一道利器,但处在这种不明的感情之中,她真的无法给自己一个理由说那是因为爱。  “算了,我们先不讨论这个问题吧!”落寞的闭上了眼,在这一个婚姻之中,不知道谁先遗失了心,也不知道有没有可能会发展成两情相悦,但不管怎样,至少现在的他们是捆绑在一起的,这一点对自己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上官楚楚用眼角的余光瞄了他一眼,微微的感到有些心疼,自己这样说难道伤害到他了吗?可是她真的不是有意的。  回到冷宅的时候,冷傲风直接的进了浴室,虽然是秋天,但他却用冰凉的水来冲洗着自己的情绪跟身子,是否在爱情的游戏中,谁先爱上就注定了是被伤害的那一方,而自己因为她的话而感到了难受,是否说自己早已在不知不觉之中对她产生了情愫呢?  上官楚楚默默的看着浴室那被关上的门出神,说实话,她真的很不懂他,有时候明明在他的眼里看到了对自己所流露出来的那一种偶尔的深情,可是在下一秒又因为他不经意间的一句话而击得粉碎,所以她真的很难猜测到,自己在他的心底,究竟有没有存在着位置。  她想去爱,却不敢放开的去爱,无非就是怕到时候掉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之中而已,因为她的身边有着一个太好的例子去供自己作为参考了,所以她不敢轻易的去投入自己的感情,毕竟她很清楚自己的个性,是那一种只要爱了就不会轻易放手的人,所以她害怕哪一天会历经这样的一种选择,这样一来的话,她非会因此而崩溃掉不可。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像瑞西那个丫头一样,可以守得云开见月明,最终收获了自己最想要得到的幸福,她知道自己的运气一向就不怎么好,所以不敢把赌注给压在这上面,虽然心底明明就已经被他所吸引,但却强迫着自己不能去爱,这样的一种感觉其实并不好受,但却不得不为之。  其实她也知道一味的逃避并不是一种好方法,但她的自傲跟自尊都不允许自己去乞求爱情的垂暮,因为她一直就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公主,做不出这样的一种委曲求全的举动来,可她也知道再这样下去的话肯定会坚持不了多久,但走一步算一步,等真正到了那天再说吧!现在的她真的无暇去顾及到以后。  “想什么呢?”冷傲风一身清凉的走了出来,只在腰间围了一条浴巾,身上还滚动着一颗颗晶亮的水珠,让他那健美的身形更显魅惑,倒是让上官楚楚失神了那么的一会。  “你洗好了,要不要给你冲杯蜂蜜水。”上官楚楚快速的移开了自己的眼神,不得不承认自己也是外貌协会中的一员,所以才会看着这样魅惑的一个他之时瞬间的心跳加速了起来。  “不用了,我先帮你上药吧!”冷傲风知道自己不在家,一些她无法看到的伤痕肯定还没有上药,所以手里已经拿起了放在一边的药瓶子。  “我不急,你还是先把头发擦干吧!还有,把衣服也穿上。”上官楚楚有些担心的看了看他那还在滴水的头发,要知道现在可不是夏天,所以稍微的有些不慎就会感冒。  “我能不能理解为你这是害羞了。”冷傲风玩味的勾起了嘴角,但还是很听话的拿起了一旁的干毛巾,胡乱的擦了几下,其实男人的头发短,很容易便可以擦干,不像女人,还要拿吹风筒去吹才行。  “我有什么好害羞的,你的**我又不是没有见过。”上官楚楚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脸上有些的微红,但依然表现出一种强悍的气势来,  “哦!是吗?看来你倒是对我的身体很了解。”冷傲风说着突然的扯开了自己身上的浴巾,很邪恶的笑了笑,不可幸免的,惹来了上官楚楚的一声尖叫声,随即快速的用手蒙上了自己的眼睛。  “流氓!”上官楚楚转过了身,压根就不敢去面对他。  “你不是说对我的身体很了解了吗?怎么,就这程度而已啊!”冷傲风走到柜子旁给自己找了套睡衣穿上,其实只要上官楚楚此时睁开眼就可以看见,其实冷傲风身上还是穿着一条三角裤的,并不是像她所想的那样一丝不挂。  “我又不像你那么的猥琐。”上官楚楚嘀咕着,有哪一个女人会好色到专门去盯着一个男人的下身看的啊!这么没有羞耻心的一种行径也就他们这些无耻的男人才能做得出来,她可没有那变态的嗜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