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523.第523章冷艳的段子

523.第523章冷艳的段子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234更新时间:2016-01-06 10:39:21
   “谢谢夸奖,其实猥琐也是需要勇气的。”冷傲风一派悠闲的重新走到床前,脸上是他那邪气的淡笑,一向就冰冷如斯的他,在上官楚楚的面前却特别的柔和。  “还真会为自己的下流找借口。”上官楚楚转过身来,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自是知道他已经穿戴整齐了。  “你们女人不都是在倡导着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吗?我这也只是在响应广大女性同胞们的嗜好而已。”虽然说耍嘴皮子并不是他的强项,但并不代表着他不会,毕竟是跟穆季云厮混了那么久,就算是学不到他的精髓,皮毛总还是学到了的。  “那是你们男人在为自己的淫秽行为所找的搪塞理由而已,谁说我们女人都一致的喜欢坏男人了。”挑衅的挑了挑眉宇,要说到抬杠,她就没有认输的道理,除非遇到了某家的妖孽男。  “听你的意思,是喜欢像我这样的好男人了。”冷傲风突然之间就笑了,是那一种很灿烂的笑,跟平常时的那一种浅笑截然不同。  “自恋。”拿不屑的眼神上下的睥睨了他一眼,很悲哀的发现,人家还真的是有着自恋的资本,所以很郁结的撅起了嘴,像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般惹人爱怜,所以一时之间,让冷傲风为之静止了下来,想都没有想的,长手一拉,很轻易的便把她给卷进了自己的怀里,随之送上了细碎的吻。  冷傲风的吻就像他的性格般,凉凉的拂过上官楚楚的心扉,让她情不自禁的颤动了下,睁大眼睛的看着那浮现在自己眼前的俊彦,缓缓的轻阖起眼眸,生涩的回应着他的索取。  得到对方的回应,冷傲风的心是窃喜着的,所以倾注了更多的柔情,很是怜惜的轻描着她的唇形,强势的剥夺掉她的所有意识,此刻只能为他而跳跃。  上官楚楚的玉手悄然的圈上了他的脖颈,每到动情的时刻,她都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于自己而言是特别的,既然无法做到真正的把他赶离自己的心房,那么她就肆意的放纵一回吧!  爱一个人很难,难到你不知道该怎么的去取舍,明明内心是被对方所吸引着,可表面上却要做出一副毫无所动的表情来,是否在现今的这个社会中,人与人之间早已披上了虚伪的外衣,所以就连一个简单的‘爱’字也变成了一种奢侈的存在。  情到深处,一个简单的吻早已不能满足那越来越炙热的情感,所以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冷傲风的大手早已悄然的伸进了她的衣内,缓缓的游走在她那细滑的肌肤之上,大有一触即发的势头。  “可以吗?”冷傲风喘着粗气,贴在她的耳畔轻声的问道,额头因为隐忍而变得有些青筋凸起,身体更是紧紧的与她紧贴着,试图可以减轻一些下身所传来的难受感。  “什么?”上官楚楚被他吻得有些的意乱情迷,睁着迷茫的眼眸看着他,却不曾想这样的一副娇态,让冷傲风看了之后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意念,再次的对她豪取掠夺了起来,相比于刚才,很明显的多了那么的几分急迫,本来是想到她前些天说是来大姨妈,所以不敢有所动作,可她那看似慵懒的样子恰恰的把他给刺激得失去了一向的自制能力,因此也就无暇再去顾及到她是否方便了。  直到胸口传来了微微的凉意,上官楚楚才整个人暮然的反应了过来,也就才明白了他刚才所问的那一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而她的回答是更加热情的去回应他,承受着他在自己的身上所制造出来的那一**的涟漪。  其实她一直都困扰在前些天晚上那个酒鬼的恶心碰触之中,所以现在的她也在很迫切的需要得到他的认可,否则她真的觉得自己很脏很脏,只要放开的去投进这一场欢爱之中,才能让她感到自己还是被需要着的。  冷傲风对她所表现出来的热情微微的惊诧了下,按说她只有在喝了酒的情况之下才会对自己如此的热情,可今晚的她并没有喝酒啊!那么他是否能把她现在的这一种反应看成为她对自己也是动了情的呢?  介于她身上还有伤,所以他的动作异常的温柔,这一点也不像他给人的那一个冷酷的外表,衣衫在慢慢的滑落,温度在节节的攀升,他用自己的柔情去俘虏她的真心,而她用付出去换取他的真爱。  夜的漫长是相对于无爱的人而产生的一种感叹,而对于有情人来说,往往都是短暂的,因为他们的缱绻缠绵是那么的浓烈,以至于恨不得时间就此静止不前,永远都停留在此刻。  深夜的露台,某个小女人早已累得睡死了过去,可冷傲风却站在此处成了一个木偶,很少抽烟的他此刻在手指之间竟然夹着一根烟,但奇怪的是并没有吸,只是任那袅袅的烟雾迷蒙了自己的视线。  他不否认自己是一个很不解风情的男人,但也不承认真的是不懂得爱情为何物之人,可对于上官楚楚的所有反应,他竟然无法体会出她内心的真正想法来,总感觉她离自己好远,并不是距离的原因,而是心与心之间的那一种交汇。  把烟掐灭在烟灰缸里,这才转身的回了房,站在床边定定的看着那恬睡着的娇颜,他的心竟然无来由的一阵刺痛,上官楚楚,如果我许你一世安华,你是否会对我回眸一笑,给予我毕生的爱恋呢?  轻轻的爬上了床,把她的身子小心翼翼的圈进自己的怀里,换来了她潜意识的蹭动了下,眉宇也跟着皱了皱,最终在他的怀里找了一个很舒服的位置,再次安心的进入了梦乡,这样宛如小猫咪般的一个动作,让冷傲风差点失声笑了出来,手上的力道不由得随之加重了几分,幸福的把头埋在了她的颈窝,跟着她的呼吸而缓缓的阖上了眼帘,就在此刻,他觉得爱与不爱都已经不再重要,只要每天晚上都能如此安然的抱着她一起入睡即可。  第二天醒来,上官楚楚发现自己竟然置身于一具温暖的怀抱之中,微微的动了动那有些酸疼的身子,眸光却落在了冷傲风那依然熟睡的俊脸之上,忍不住的伸出了自己的手,在他的眉眼上轻碰了下,在感觉到他有醒来的迹象之时,不由得慌张的收了回来。  “你醒了。”冷傲风掀开眼帘,一时接受不了突而其来的光线,微眯着眼的看着那还依然的卷缩在自己怀里的小娇妻。  “嗯!今天我该去公司了,所以要起早点。”休息了两天,她也该重新的把精力投入到工作里去,要不在接下来的婚礼之中会让自己变得更加的忙碌起来。  “不用再多休息两天吗?”冷傲风的手还搭在她的腰间,另一手撑在床上,略带着些小的疲惫,满身都是慵懒的气息。  “我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公司的事情太多,现在不处理的话,我怕会影响到过几天的婚礼。”上官楚楚把他的手拿开,从床上坐了起来,伸手顺了顺有些凌乱的卷发,这才滑下了床。  “不是还有我吗?如果太多的话就拿回家来,我帮你做就可以了。”冷傲风把自己再重重的躺回床上,睁着眼睛毫无焦距的看着天花板,有一种还没有彻底清醒的趋势。  “真的吗?那有关数字需要换算的那些文件我都拿回家来让你帮我。”上官楚楚读书时就对理科很无感,所以每次批阅到这类文件的时候,总会让她给一般的文件花上双倍的时间才能完成,现在听冷傲风这么的一说,自是窃喜了起来。  “不是吧!我只是说说而已,你还当真了。”冷傲风抽动了下嘴角,自己这算自作孽不可活吗?  “那当然,反正我不管,今天我会把那一类文件过滤出来,晚上下班的时候就拿回来给你批阅。”上官楚楚说完不等他拒绝就往洗漱间走去,让冷傲风看着瞬间的傻了眼,怎么也想不到她会把自己的一句玩笑话给当了真。  重重的吐了口气,一个跳跃便下了床,介于晚上还有班要加的原因,他也必须要早点去上班才行,争取在下班之前把公司所有的文件都给看完,因为他晚上的时间在刚才已经被某个女人一句轻飘飘的话就给剥夺去了,所以说,他今天晚上不属于自己,而是属于永盛集团的。  当黑亮的世爵c8刚开进冷氏集团的停车场,紧跟其后便有一辆黄色的保时捷跑车也跟着疾驰而入,并没有因为这里是停车场而有所减速,可见开车的人很是嚣张。  冷傲风的眉宇轻蹙了下,本来他是要推开车门下车的,可是看见这一辆毫不减速便冲着自己的方向直奔而来的豪车之时,他不得不停下了自己手里的动作,等到越了过去才重新的推开了车门,视线却一直在追寻着那一辆耀眼的保时捷,他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如此的不懂规矩,竟然在公司的停车场内飙车。  秦可儿很流畅的把车给停在了车位上,随之甩了甩自己的大波浪,推开车门走了下来,抬头间看见倚靠在车身上的冷傲风之时,不由得微愣了下,但很快的便扬起了一抹妖冶的笑意,扭着她那曼妙的腰肢走了过去,今天的她一袭米黄色的紧身裙,把她姣好的身材给包裹得很是淋漓尽致,尤其是在她走路的时候,更是妖娆多姿。  怎么会是她,冷傲风冷起了脸,已经没有了刚才想要教训一下车主的念头,弯身拿起了自己车内的公文包,锁上车门便要离开,因为他不能因为上官楚楚的好说话而跟这个女人有过多的接触,虽然说自己对她已经毫无兴趣,但并不能说明她也是这么想的。  “傲风,早上好!”看见他要离开,秦可儿不由得加快了几步,细尖的高跟鞋敲在地板上发出噔噔的响声。  “秦组长傲风不得不停下了脚步,转过头去跟她打了声招呼,接着便继续的向电梯走去。  “噗嗤!傲风,你这是怎么了,干嘛叫我秦组长啊!我们又不是不熟。”秦可儿忍俊不禁的笑出了声,继续小跑着跟上他的脚步。  “这里是公司,我并不觉得这样叫有什么不对,既然说到了这里,我也希望在公司里你能注意一下对我的称呼。”冷傲风并不是在耍领导的派头,而是她在公司里这样的叫很容易引起别人不必要的误会,再说了,自己跟她之间早就已经成为了过去,这么亲密的一种称呼方式还真的不太适合出现在公共场合里面。  “我……下次会注意,可是傲风……”秦可儿话都还没有说完,就被对方一个冷冷的眼神给收了回去,暗测着昨晚上不是还相处得好好的吗?今儿个是怎么回事,难道说回去之后他们两人之间吵架了不成,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现在对自己这样的一种态度倒也很好解释了。  “在公司,我不希望自己的员工带着私人的感情,这一点请你谨记,去上班吧!”冷傲风说完便走进了自己的专属电梯,不再看秦可儿一眼,就好像他们之间不曾有过那些年少轻狂的岁月般无情。  可恶,肯定是那个女人跟他说了什么,所以他才会突然的在自己对他的称呼上在意了起来,很好,既然你如此的防范着我,如果说我不制造点什么出来的话岂不是很对不起自己吗?这么的一想,秦可儿的眼里流露出一丝的阴寒,如果自己听得没有错的话,那个女人是叫楚楚吧!至于姓什么,在哪里上班,她很快的便会打听出来,到时候非要她因此而丢掉工作不可。  “总裁,早安!”刚上到顶楼,孙特助就很八卦的凑了过来,很想知道他们冷酷的总裁昨晚是不是玩得很嗨。  “早,你这样看着我干嘛?”冷傲风在她那玩味的注视下看了看自己的穿着,一切都很正常啊!那她这样的眼神究竟又代表了什么呢?  “说一下呗!”孙以萱神秘兮兮的笑看着他,觉得在他的身上一定有猛料可挖。  “说什么,这一大清早的。”冷傲风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推开总裁室的门便走了进去,依然是毫不关心紧跟在自己身后的孙特助,随手的便放开了那推开门的大手,而孙特助对他这样的一种动作早已习以为常,所以在他还没有放手之前就伸出自己的手去顶住了门,没办法,碰上了这样的一个不懂得什么叫做怜香惜玉的总裁,她也只能自己多长点心眼了。  “就是昨晚的聚会啊!总裁,有没有什么冷艳的段子可听的。”都说有什么样的父母就会有什么样的儿女,而他们却是有什么样的上司就会有什么样的下属,所以在冷傲风的耳熏目染之下,孙特助也变得特别的喜欢打听八卦。  “你说呢?要不你猜猜看,猜对了有奖。”冷傲风把自己身上的外套给脱了下来,很自然的把它给搭在椅背上,这才解开了自己袖子的扣子往上卷了卷,在凳子上坐了下来。  “我又没去,怎么猜得出来,你这不是摆明了不想告诉人家吗?”因为跟冷傲风相处久了的缘故,所以孙以萱早就已经习惯了他那外表冷酷,内心却柔软无比的个性。  “既然知道了,那还不赶紧干活去,想让我扣你工资不成。”冷傲风板起了一张脸,也自然知道对这个丫头没有多大的用处,因为她早就摸熟了自己的脾性。  “切!每次都拿这个来威胁人家,就不能换个新鲜点的吗?”孙以萱碎碎念的走了出去,想要知道的消息没有打听出来,还差点的让自己的荷包瘪了下去,但她也不着急,相信过不了多久,销售部的人就会把这一次的聚会所发生的事情公布在公司的网页上面,到时候她再点击进去看就可以了,不是一样的能把昨天晚上的点点滴滴给摸得清清楚楚吗?  冷傲风终于觉得自己的耳根清净了不少,没有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这样的一个威胁对她来说还是那么的管用,可见这个丫头把她的钱看得有多么的重要,按说自己给她开出的工资也不低啊!虽然说没有乔雨恒的多,但相对于别的企业而言,可是高出了一倍都不止。  秦可儿刚一踏进销售部,就引来了众多女人的吹捧,因为经过了昨晚,她们都把她给当作了是总裁的新欢人选,毕竟她们都好久没有看见永盛的总裁过来了,估计两人已经分了吧!如此的一看,这个秦可儿是不是就是自家总裁所安排进公司的呢?因为怕会引起别人的议论,所以才让她从一个小职位做起的,要不有那么多的高层都邀请不了总裁参加过聚餐,而她一个小小的职员却轻易的便邀请成功了呢?这样的一说,还真的是有那一种可能性,所以她们可要先讨好一下她才成,谁知道她会不会成为自己的总裁夫人呢?  “秦组长,你跟总裁不会是原来就认识的吧!”跟秦可儿坐得最近的一个姑娘试探性的问道,按自己看来就是,毕竟她长得那么的漂亮,最重要的是身材简直是好得要完爆了。  “是啊!我们读书那会就已经认识了。”秦可儿很淡然的笑着,脸上那精致的妆容为她今天的裙子加分了不少,让人丝毫也没有看出她已经是一个三十岁的女人了,反倒像是刚二十四五岁般年轻貌美。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