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525.第525章芯霏园

525.第525章芯霏园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243更新时间:2016-01-06 10:39:22
   第525章  枭雄虽然没有醒来,但总算是脱离了危险期,所以秦书寒把他给接到了自己的仁伈医院,目的是更加方便于他的医治。  对于这个状况,欧阳瑞西也是早上才得知到的通知,所以在面对着穆季云的时候,她的心里多了一抹感动,因为这个男人是完全的站在了她的立场之上去考虑问题。  “老公,谢谢你!”眼里是一层薄薄的水雾,虽然说枭雄在之前已经被市医院下了相当于死亡的病危通知单,但只要一旦被秦书寒所接手,那么就多了一线的希望。  “因为我懂你。”穆季云满眼深情的注视着她,虽然心里有着那么的一点不舒服,但还是很能体谅她处在这一个位置之上的那一种纠结与动容。  “我知道,所以才要谢你。”欧阳瑞西与他对视,丝毫不介意这里是人来人往的医院,橄榄绿的军装又有多么的惹人注目,在她的眼里,心里都只有自己眼前的这一个男人而已,旁人在她所看来,那都成为了一种摆设,原来在穆季云的耳目濡染之下,她也变得轻狂了起来。  “那你要怎么的谢我呢?”穆季云邪气的一笑,永远都改不掉他那流氓色的本性,眼里全是别有意味的光芒。  “怎么谢你,这个我一早就已经想好了,今晚回去给我绕着花园跑上个二十圈吧!”欧阳瑞西讥诮的笑了笑,真的是受不了他,什么时候都不忘占一下自己的便宜,在家里调戏自己也就算了,处于这样的一种公共场合也不放过,不得不说他有够无耻的。  “那还是算了,我可对跑步不感兴趣。”穆季云马上的没有了调戏她的热情,因为他最不喜欢的就是跑步了,他所喜欢的是一些比较无氧的运动方式。  “跑步有什么不好的,你看我们军区里面的那些个战士,哪一个不是拥有着健美般的矫健身材。”欧阳瑞西冷撇了他一眼,对于他的话很不赞成。  “你确定都是好的吗?那上次我所看到的那一个身体横着般发展的人又是怎么回事。”穆季云嗤笑了声,看她还怎么的继续自夸下去。  “咳咳……那个是例外,你可以当作没有看见。”欧阳瑞西攥住拳头放在嘴边低咳了下,在炊事班本来训练的机会就少,加上对方又是一个新兵的原因,所以导致了个别肥胖现象那也是一种很正常的现象,现在听他这么的一说,看来她也要对他们实行一些比较有效的体能训练才行。  “所以说啊!也不是每个都有好身材,看你以后还拿这个来搪塞我。”穆季云在一旁的凳子上坐下,静等着枭雄的第二次手术成功。  “我都说了那是个别情况,你不能因此而竹竿子打翻了一船人。”欧阳瑞西也看了眼手术室,想起秦书寒刚刚所说的话,她就没来由的一阵心慌,因为这台手术的风险性是他自己也无法预知得到的,现在就只有两个答案摆在面前,大胆的赌一把,赢得最后的生还机会,选择谨慎的保守医治,这辈子就这样毫无声息的躺在床上度过,想来枭雄应该是一个很自傲的男人才对,所以绝不会忍受自己一辈子都躺在那等着最后的宣判,所以她替他做了选择,在手术书上果断的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反正我只相信我的眼睛所看见的。”穆季云知道她紧张,所以故意的跟她抬杠,目的无外乎是想让她放松一下而已。  “想不到你是一个如此没有见识的人,目光还真够短浅的。”欧阳瑞西知道,跟穆季云抬杠的时候,必须要提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才行,要不肯定会被他牵着鼻子走,所以也就无暇再去想着枭雄的事情了,也就是说,穆公子很成功的把她的注意力给转移了。  “所以我才看中了你啊!”有的时候,穆季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很犯贱的家伙,总是忍不住的把她给惹怒,然后再低声下气的去哄回来。  “听你的意思是,看中我是一件很失策的事情。”欧阳瑞西的眼眸微眯,危险的紧盯着他看,大有他敢说是,下一秒她就会把他给一枪的毙了。  “我可没有这么说,那是你自己的意思。”穆季云转动着手里的戒指,一脸的挑衅,大有不把她给气倒不罢休的意味。  “我那不是帮你把自己内心的想法给说出来吗?其实吧!你心里就是这么认为的对不对。”相处越久,在他的面前,她就越加的变得小女人了起来,会偶尔的撒娇,更懂得如何的去揣测对方的那些个小心思。  “何以见得,作为一名党员,你可不能胡乱的诬赖人。”她的美是自己永远都挖掘不完的,无论是军装的她,还是穿着奢侈礼服的她,或是一身休闲装扮的她,总会散发出不同的韵味来,她所给自己展现的不是外表上的那一种状态,而是来自于内心的那一种与生俱来的气质。  “我真的诬赖你了吗?而不是事实。”欧阳瑞西很淡然的轻笑了下,眼睛却往手术室看了过去,这进去都有两个多小时了吧!怎么还没有结束呢?该不会是有困难吧!  “女人,你很爱较真,这可不行,很容易吃亏的,还真是傻。”伸手一拉,把她给拉到身边坐下,调皮的在她的鼻子上轻捏了下,眼里跟心底都是对她满满的宠爱之情。  作为一个女人,何谓的成功,不是看你是否身居高位,也不是看你是否手段独到,而是有没有一个男人,从皮肤的表层到骨髓里的血液都存活着对你的深深爱意。  “那还不都是你在那故意的气我。”欧阳瑞西撅了下嘴,没好气的娇慎了他一眼,这样的一种表情,那就是属于小女人家家的一种娇态。  “谁知道你那么的容易上当,还一上校呢?这么的没有警觉性。”握住她的小手,与她十指相扣,很是细微的用指腹在她的手指上滑动着,如果说自己的这一辈子没有遇上她,那么是否还会去再爱上别的女人呢?  时间在静止中流逝,等到手术室的灯终于暗了下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在这漫长的等待之中,只要心存有爱,那么一切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书寒,怎么样了。”刚一看到秦书寒从里面出来,欧阳瑞西就很急切的询问了起来。  “手术很成功,但能不能恢复,就要看他个人的意志力了。”秦书寒感到有些的疲惫,因为整个手术过程下来,他发现状况并没有他所想像到的那么乐观,所幸的是,自己之前做了最坏的打算,所以这台手术总的来说还是很成功的。  “谢谢你,书寒,每次都麻烦你,真的让我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才好。”欧阳瑞西对秦书寒那是从心底的敬佩,因为他有着一双很神奇的手,不但可以把命悬一线的生命给抢救回来,更能化腐朽为神奇。  “嫂子,你可千万别这么说,要知道,你这不是在谢我,而是在害我啊!”秦书寒忐忑的看了眼穆季云,果然,老大正用一种很玩味的目光在打量着自己呢?  “呃!这话怎么说。”欧阳瑞西疑惑的看着他,自己只是向他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而已,这样也会害他吗?  “老婆,别搭理他,这家伙就这样,神经兮兮的,你也知道,天才都不是正常人。”穆季云邪佞的一笑,算他小子识趣,否则非有他的好果子吃不可。  秦书寒的嘴角不停的在抽动着,谁神经了,谁不正常了,但却又很怂的不得不附和着他的话,“是啊!嫂子,我这人吧!常常会不在状态上,所以你可别当真了。”  什么叫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不就是用来表达自己此时的这一种情况吗?明明事情不是那样的,可在老大的淫威之下,不得不自黑起自己来,做人做到自己这个份上,可算是相当的窝囊了吧!可还是那一句老话,谁叫自己不是老大呢?  “可是……”欧阳瑞西蹙了蹙眉,老感觉到哪里不对,可又说不出来为什么,所以只能可怜兮兮的看着穆季云,希望他能从中缓解一下,却不知道这样的一种境况就是自己眼前这个邪魅的男人所造成的。  “别可是了,书寒刚刚手术完,你确定要把他给堵在这里吗?”穆季云把欧阳瑞西拉到自己的身边,伸手轻拍着她的背,无声的安抚着她。  “病人会先在重症病室呆上一段时间,所以你们还是先回去吧!有什么事情我再通知你们。”秦书寒伸手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薄汗,觉得两人留在这里也没有多大的用处。  “那好,现在刚好也到午餐的时间了,我们一起去吃个饭吧!我请客。”穆季云抬手看了眼时间,差不多十二点了,刚好是午餐的时间。  “我就不去了,还是你们去吧!免得会有什么突发的术后并发症。”秦书寒其实也好热闹,但作为一名医者,他要为他的患者所负责。  “那好吧!我们就先走了,你就多费点心吧!”穆季云拍了拍秦书寒的肩膀,相携着欧阳瑞西离开了医院,第一次,他会为了一个之前跟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交集的人而苦守在手术室的门外,如果说放在以前,他压根就不会想到,自己会做到这一步,可是为了欧阳瑞西,他竟然破天荒的制造了无数个第一次,可见这个女人在自己的心底有着多么重要的位置。  “他应该没事吧!”欧阳瑞西喃喃自语,看似询问,又像是在自我安慰。  “你很担心。”薄唇紧抿,明知道她心里所爱之人是自己,但还是感到有些的不安。  “也不是,只是总归相识一场,多少的会有些难过。”弯腰上了车,气色看起来不是很好,看来她是真的感到伤心了。  “没事的,放心吧!”穆季云在她的手背上轻拍了下,按说枭雄的死活跟他真的没有半丝的关系,但看着她的忧伤,自己的心里也不见得有多好受就是了。  “嗯!走吧!我下午在市里还有个会,所以一会儿还要准备些材料才行。”欧阳瑞西扯了扯嘴角,重重的吐了口气,不再把自己给困扰在这件事情之上。  “想吃什么,西餐还是中餐。”穆季云启动车子,轻踩下油门,便缓缓的离开了医院。  “我随意,最好是吃点比较清淡的,最近天气有些干燥,老觉得没有什么胃口。”不知道是因为被枭雄的事情所影响了,还是说真的是因为天气的原因,反正让她这几天老感到对吃的提不起任何的兴趣来。  “清淡的吗?我想想,有了,带你去一个地方吧!”穆季云神秘的一笑,好久没有去芯霏园了,今天就趁着这个机会过去看看吧!  “什么地方啊!”听他说得那么的雀跃,她突然的感兴趣了起来。  “去到你就知道了。”穆季云故作神秘的笑了笑,车速流畅的往芯霏园的方向开去。  “看来那地方真的是很特别,要不你也不可能如此的得瑟了。”欧阳瑞西瞥了他一眼,还真的受不了他偶尔所流露出来的这一种孩子气。  “反正包你满意。”这一点的自信穆季云还是有的,因为他相信,只要是自己所喜欢的东西,她应该也不会太排斥才对。  “但愿真的如此,免得一会儿自砸脚跟。”欧阳瑞西俏皮的一笑,现在的她,在穆季云的面前,越来越回归自己的本性,但就算如此,那一种浑然天成的冷然还是跟她如影随形着。  听她这么的一说,穆季云只是对她笑了笑,并不出声反驳她,因为这样的一种事情永远也不可能会发生在他的身上。  直到进入了芯霏园,欧阳瑞西才明白过来穆季云刚刚为什么会如此的自信了,因为她真的是很喜欢这里的格局,给人一种很纯朴却又很典雅的感觉。  “这里看起来不错,就是不知道食物怎么样了。”欧阳瑞西满脸的期待,光是看着他们墙上的菜品图片,就已经让她开始食指大动了。  “味道绝对会让你满意,你没有看见外面都是座无虚席的吗?”穆季云说到这个就有些的自鸣得意,因为这里面可费了自己不少的心血,伈伈那丫头只是三分钟的热度而已。  “是这样没错,可你怎么一来就有包厢啊!难道你跟这里的老板很熟吗?”想起刚才进来之时那些个员工都跟他很热络的打着招呼,她不由得疑惑的看着他。  “是很熟没错,这间包厢可不对外开放的。”穆季云神秘的笑了笑,也不知道伈伈那丫头回国后有没有过来管理过,总不能还想继续的当着她的甩手掌柜吧!  “呃!为什么啊!被你们给承包了不成,如果说你们不来的话,那岂不是很浪费资源,看来你不但是个奸商,还喜欢卖弄权势。”欧阳瑞西最看不惯的就是这一类型的人了,老是仗着自己有钱而搞特殊化。  “女人,我发现了一个问题,只要是跟金钱扯上关系的,你都特别的敏感。”穆季云皱了皱眉头,他不否认自己爱搞特殊化,但这些可都是他通过正当的渠道,凭着自己的努力去拼搏得来的生活,在这一点上,他并不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  “没办法,官商互相抵制的后果。”欧阳瑞西得意的挑了挑眉,她就是看不惯这一种现象,所以无论此刻站在她面前的人是谁,她都是一样的态度。  “你是不是说反了,官商不应该是互相勾结才对的吗?”穆季云故意的调侃着她,实在是因为生气时候的她太过于的俏丽了,让他很是不舍。  “呸!谁跟你勾结了,可别毁坏我的名声。”欧阳瑞西说着睥睨的看了他一眼,可是把穆公子给鄙视了个彻底。  “你确定嫁了我这么的一个所谓的奸商之后,你还有名声可言吗?”生活是什么,不就是偶尔的拌拌嘴,再偶尔的调戏一下自己所喜欢的人吗?  “所以我才郁闷啊!”欧阳瑞西说着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满脸的纠结,让穆季云看在眼里差点没有瞬间的暴走。  “很好,竟然敢嫌弃我,也罢,我刚好可以去找喜欢我的女人去。”在以前,自己所接触的女人,无一不是贪钱的,可是这个女人却是其中的另类,对自己的钱财从来就是那么的不屑一顾。  “你敢,要是被我看见了,第一个就先把那个女人给铐起来,接下来就把你给废了。”欧阳瑞西冷冷的一笑,看起来阴险而又毒辣,是谁说这个女人好说话的,看她说话的那个架势,那简直就是一个女魔头啊!  “哼!欧阳上校,你也太不了解男人了吧!如果说他真的要偷吃的话,又怎么可能会让你知道呢?”穆季云摇了摇头,看来自己的小妻子也是一个大醋坛子啊!可是这话听在自己的耳里,怎么就那么的高兴呢?难道说只因为那是她重视自己的一种表现吗?  “这么说来,你是不是瞒着我在外面养有女人了。”欧阳瑞西知道他不会,但还是忍不住的要逗逗他,免得他老是气自己,适当的还击总是要有的。  “我现在面对着你一个女人就已经精疲力尽了,哪里还有精力去搭理其他女人啊!你也太看得起我了。”穆季云自是知道她这是在打趣自己,所以也不生气,只是很淡然的笑看着她,眼里所流露出来的,永远是对她的那一种独一无二的绝宠。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