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530.第530章贪得无厌

530.第530章贪得无厌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53更新时间:2016-01-06 10:39:26
   隔天一早,冷傲风刚到达公司的负一楼停车场,等候多时的秦可儿就从她的保时捷跑车里面走了出来,快步的迎了上去,因为她很清楚的知道一点,要想见到冷傲风,她只能在这里守株待兔才行。  “傲风,早上好!”秦可儿一袭雪白的长裙,卷发随着走动而微微的有着颤动感,一改之前的性感打扮,变得纯净了起来。  鼻孔里面哼出来了这么的一个字,看也没有看她一眼,便锁车转身要离开,没有要搭理她的意思。  “傲风,能不能给我几分钟的时间。”秦可儿抿着唇,拽着长裙急急的跟上他的步伐。  “有事。”语言已经简洁得不能再简洁了,但还是放慢了脚步。  “我想跟你说一下上官楚楚那个女人。”秦可儿有点迟疑的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他会是怎样的一种反应。  “她怎么了。”冷傲风终于停下了脚步,并迅速的转过了身子,可见上官楚楚这个名字对他来说具备着多大的影响力。  “你知道吗?她之所以跟你在一起,只是为了得到整个冷氏集团而已,并不是真的想嫁给你这个人。”秦可儿说得一脸的得意,她相信只要冷傲风听到了这个,一定会跟那个女人分开的,那么她的机会也就来了。  “哦!是这样吗?就是不知道这个谣言你是从哪里听来的。”冷傲风自嘲的轻扯了下嘴角,这一点她还真的是说对了,上官楚楚确实是从头至尾都没有要嫁给自己的意思,但并不是像她所说的那样是为了冷氏集团,而是她对属于自己的一切都不感兴趣,这一点,他记得自己有跟她提到过,想不到这么快的便被她给遗忘掉了,也不知道她那是真的忘记了,还是故意而为的一种行为。  “不是谣言,是她亲口跟我说的,可没有半点的造假成份在里面。”秦可儿说得可得意了,就好像真的抓住了上官楚楚的什么把柄了似的,要知道昨晚在离开的时候,她可是看见那个女人所开的是一辆莲花跑车,一看就是上不了什么台面的主,而冷傲风竟然没有给她换车,那就只能说明了一个问题,这个女人对他来说并不像之前跟自己所说的那般重要。  “她亲口跟你说的,你确定。”冷傲风一脸的玩味,难道说自己错过了什么吗?  “是啊!我干嘛要跟你撒谎啊!”秦可儿从未有过的认真,就好像怕对方会不相信自己的话有多么的真实般说得很是信誓旦旦。  “我想知道的是,你什么时候见过她了。”冷傲风的整个气场都突然的冷了下来,她可以找自己闹,也可以对自己动用到一些小聪明,但却不能把目标给对准上官楚楚,因为,那是他的底线。  “昨晚啊!要不我还不知道她的内心有多么的险恶呢?”在秦可儿所看来,自己可是做了一件立功的事情,帮冷傲风探出了上官楚楚的阴谋诡计,所以微微的有些得意跟张狂。  “原来昨晚跟她见面的那一个人是你,说,你到底都跟她说了什么。”冷傲风突然的扣住了她的下颚,目光冷冽的怒视着她,怪不得她昨晚没有吃晚饭,原来是见了自己不想见的人,估计是被气得不轻了吧!而她竟然只字未提,是因为觉得无所谓呢?还是说她压根就没有把自己当回事。  “咳咳……我什么也没有说啊!你先放开我好不好。”秦可儿用手不停的掰着他的手指,怎么也想不到他竟然会对自己动粗,这可跟自己印象中的那个他太不相似了。  “你以为我会信你什么都没有说吗?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说,只是冷氏集团你也别想再呆下去了,也别指望还会有别的公司会录用你,惹怒了我的下场,并没有你所想像中的那么轻松。”冷傲风的手没有丝毫要松动的意思,反而是更加的紧了那么的几分,让秦可儿疼得脸色一片的惨白,额头也跟着冒出了一层薄汗。  “我说,我说,你先放开我。”这样的一个冷傲风太过于的让人害怕了,这要是放在以前,他可是连跟自己说一句重话都不曾,可这次回来后,他不但对自己大吼,现在更是一副恨不得要掐死自己的表情,所以她怕了。  “你最好别跟我玩花样,你该知道,惹怒了我对你没有什么好处。”冷傲风松开了自己的手,对她现在的那一种泫然欲滴的可怜相没有半丝的怜悯之意,可见这个男人有多么的绝情了。  “我只是想让她主动的离开你而已,可是那个女人说五千万还不够她塞牙缝的,她想要的是整个冷氏集团,而不是这区区的五千万,这些可都是她的意思,我没有半句的作假。”后怕的往后退了两步,眼眸更是充满了对他的恐惧之意,双唇颤抖的在诉说着。  “该死的,你竟然敢拿钱来侮辱她,秦可儿,难道说在你的眼里,我就值一个五千万而已吗?”看来自己还真的很廉价,所幸的是那个女人并没有因为一个五千万而把自己给转手了,否则他非会亲自的掐死她不可。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也知道,我只是不想失去你而已,以为给了那个女人五千万她就会放手的,可是谁知道她那么的贪得无厌,竟然胃口大到想要整个冷氏集团。”秦可儿看来并不如她的外表所看到的那么聪明,要不也不可能会连冷傲风话里的奚落之意都没有听出来了。  “不想失去我,你怎么就不先问问我要不要接受你呢?五千万就想要回到我的身边,你是太把自己给当成一回事了,还是说在你的眼里,我就是那么愚蠢的一个人,会对一个离婚后想回头的女人再次的张开自己的怀抱,你觉得,我们之间,还会有那一种可能性吗?”  冷傲风讥笑的睥睨着她,不要说她已经结过婚的这一重身份了,就算她没有结,自己也不见得会对一个当初义无反顾要离开自己的女人再次的感兴趣。  “可你当初明明是爱着我的,这些难道你都忘了吗?还是说你这是在报复我。”秦可儿既害怕又不想就这么轻易的便放弃,所以试图拿自己跟他以前的旧情来说事。  “爱你,哼!就你也配,再次的警告你,别试图的想再改变些什么,现在的你对我来说,就连一个陌生人都算不上,所以请你好自为之,别再玩出些什么花样来,否则我一定会陪你好好的玩玩。”  冷傲风轻蔑的冷睨着她那苍白无比的脸庞,这样的女人他看了之后只会产生一种情绪,那就是厌烦感,所以对于她此时的楚楚可怜,并没有半丝的心软,只是觉得这一切都是她的自作自受而已。  “为什么?我是那么的爱你,而你却丝毫不作回应,能不能别对我那么的残忍,我知道我以前伤害了你,但我也跟你解释过了,我那是迫不得已的,如果说我的家庭跟你一样富裕的话,又怎么可能会为了钱而匆匆的嫁给了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呢?”  秦可儿后悔得肠子都要青了,但只能怪自己当年经受不住金钱的诱惑,要不现在的她就是冷氏的少奶奶了,又哪里轮得到上官楚楚那个贱女人在自己的面前嚣张呢?  “不,你从来就不曾爱过我,就算是到了今天,你所爱的也只是钱而已,所以别再侮辱爱这个字,我可消受不起。”冷傲风在心底暗暗的庆幸着,还好这个女人当年离开了自己,要不真的娶了她的话,自己的生活肯定会变得一塌糊涂的。  “难道说就我一个人才那么的庸俗吗?你去问问看,现今的哪一对情侣不是建立在金钱的基础上的,你还真的以为这个世界还有纯爱情的出现吗?我劝你还是别傻了,没有哪一个女人不是因为看中钱才跟你在一起的。”秦可儿也豁出去了,凭什么自己爱钱在他的眼里就变成了一无是处的女人,那上官楚楚呢?她不也是看中了他的钱吗?怎么就不见他为之而气结呢?  “这个是我自己的事情,不劳你费心,还有,在塞给别人五千万之前,先去好好的打听一下上官楚楚这个名字所代表着的是什么,免得下次再继续的丢人。”冷傲风说完便不再作丝毫的停留,快步的走进了他的专属电梯,留下秦可儿一人在那呆呆的站立着。  上官楚楚,上官楚楚,这个名字有什么的特别之处呢?还不只是一个名字而已,难道说是镶了金不成,只是他对自己如此的排斥,要怎样才能把这样的一种局面给扭转过来呢?还真的是太难了,但不到最后的关头,她都不会轻易便放弃的,等着吧!冷傲风,我一定会让你重新的选择我的。  冷傲风整个人都靠着电梯,眼眸轻阖,满脸的气妥,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那个女人竟然表现得如此的淡然,就连跟自己发一下脾气都不曾,难道说自己于她而言,就真的是那么的不重要吗?要不就怎么会任凭别的女人去挑衅她而不跟自己摊牌呢?  轻轻的叹了口气,昨晚的所有浪漫回忆都变成了今天的嘲讽对象,也许那瞬间的美好只不过是自己单方面的想法而已,她根本就没有沉浸其中,独留自己一人在那傻傻的感动着。  一路阴郁的回到办公室,原本很好的心情也因为这个事情而变得低落了起来,所以整个早上都处于阴云密布的状态之中,周围五百米都属于爆发的敏感区域,害得整个楼层的人都不敢大声的说话,就连放个屁都不敢发出声音来,就怕被自家总裁那莫名的低气压给涉及到。  枭雄在手术之后一直都没有醒来,就在欧阳瑞西觉得不再抱有什么希望的时候,突然的接到了秦书寒的电话,说枭雄终于苏醒了过来,这样的一个消息,无疑是振奋人心的,但由于她现在正处于山区之中,所以就算很想马上的赶过去探望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可不管怎么说,能醒来就是好事。  由于最近的训练项目比较多,所以她也变得异常的忙碌,每天都是披着晨曦离开的家门,踏着星光投入某人的怀抱,累得她都有些气力不足了,更不用说战士们了,所以打算着这次野外生存训练后给他们好好的休息两天再说,反正后天就是冷熬风跟楚楚的婚礼了,她也刚好的能抽出空来。  “上校,我们真的的要在这里呆上一天一夜的时间吗?”小杜擦了擦自己额头的汗珠子,还好这里的树木很多,所以还算得上是阴凉,要不非会因这干燥的天气而被闷坏了不可。  “嗯!是这样没错,所以今天的所有食物都要靠自己寻获,还有,一定要警告战士们,在用火方面要多加注意安全。”欧阳瑞西抿了抿有些缺水的红唇,陪着战士们一起参加野外生存训练并不是第一次,所以她也相信他们都已经掌握好了这些基本的知识,但还是不放心的多嘱咐了几句,毕竟安全才是至关重要的。  “是,上校,我现在马上传达下去。”小杜啪的行了个军礼,这才去跟各个连长下达上校大人的最新指示。  今天的欧阳瑞西一身的迷彩服,脸上也涂满了油彩,如果不是她头上那盘起来的长发出卖了她的话,任谁也看不出她是谁来。  其实这里的条件跟自己以前在军校的时候实在是好得太多了,首先,这里没有热带雨林才会有的凶狠猛兽,也不会有能把人给整个吞没的沼泽地,更不会有那些无意碰上而随时都会毙命的花花草草,所以说这样的一种野外生存训练,跟自己那时相比起来,也只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挑战性。  每每在这样的一种时候,她才会深深的感激那一段吃苦的岁月,因为那会让她迅速的成长起来,从一个花季的少女变成了一个全能的特种兵毕业,在这之中她耗费掉了自己最为灿烂的花样年华,但她从来就没有后悔过,反而是以此而自豪着。  拿出望远镜来看了看,眉宇不由得微微的蹙起,看来战士们的体力这些天都有些透支了,所以才会时间都过了那么久还不见一丝战斗的痕迹,以至于于阻碍到了前进的速度。  低着头略微的思索了下,最终把望远镜一扔,把迷彩帽往头上一戴,便离开了她的作战区域,往目的地潜进。  这座山里不但有着参天的大树,还有着许多给人还高出许多的杂草,所以人一旦隐藏进去真的是很难找到,但对于熟知这一种环境的欧阳瑞西来说并不算得上是什么难事。  今天的这一个训练她分作了四个合作小组,每俩组队员为一方,就看谁先把敌对的那一方给全部的击毙而获得最终的胜利,但很显然的,训练都开始了差不多两个小时了,他们竟然还没有真正的交战起来,所以难免的让她有些着急,只能是自己出马,从中的推波助澜一番才行。  小心翼翼的潜伏前进,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的观察着四周围的状况,现在的她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士兵而已,因为那迷彩帽一戴,展现在人前的就是一张满是油彩的脸还有那一双黑乎乎的大眼睛,所以当她很成功的放倒一名战士而引起骚动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人认出她是谁来,而她要的就是这样的一种效果,故意的引起动静而引来两方人马的正面交锋,只有这样才能让战争提早的结束,而不是静止似的趴在那不动,这样不但不会胜利,反而会消耗掉不少的时间,毕竟她所想要的是他们的应急作战能力,而不是各自的防范着在原地踏步。  因为欧阳瑞西的加入,整个战斗突然之间由静止而变成了动态,而欧阳瑞西也因此被卷入到了他们的战斗之中,让她根本就找不到机会悄悄的潜走,因为他们都把目标给放在了难缠的她之上,无论是遇到那一方,都把她给当成了是敌对的那一方来打,可谓是吃力而不讨好的一件事情,但她并没有因此而生气,反倒是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痕。  油彩的颜色遮不住她的英姿飒爽,更抹不去她的芳华绝代,所以容身于其中的她是整个战斗中的亮点,但她也知道不能太过于的暴露自己,所以一找到机会就悄然的退出了战斗,把战场重新的交回到战士们的手上,这一场战斗会持续很久,因为他们不但要预防着不被敌军攻击,还要自己寻找可以解决温饱的食物,就看到了最后,谁才是那一方最先到达目的地的队伍了。  现在白天估计还好,只是到了晚上后就会变得艰难了起来,所以她希望他们能尽快的走出这片荒芜的山头,而不是一味的潜伏不动,所以这才是她刚才要打破了他们之间的那一种静止的原因,因为在接下来他们所要经过的是一片的小山坡,这样比较有利于晚上的行走,也就减少了很大的危险性。  而她猜想得没有错的话,这两支队伍之中,无论是那一方应该都不会冒然的点火才对,因为这样会很容易暴露目标,从而被敌方击毙。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