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536.第536章性感的人鱼线

536.第536章性感的人鱼线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203更新时间:2016-01-06 10:39:30
   第536章  “书寒跟你说了,枭雄已经醒来的事情。”欧阳瑞西抿了抿唇,深深的凝视着他,其实她真的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可以表现得如此的豁达,所以通过了这件事,让自己对他再多了一层的了解,也就更加的深爱于他。  “嗯!说了,但是没有想着要去看,这次纯粹只是陪你去上药而已。”穆季云就是怕她那是在敷衍自己,所以必须得去监督着才行。  “呃!不用陪了吧!我真的会乖乖的去上药的。”欧阳瑞西瘪了瘪嘴,自己的信用度什么时候开始竟然如此之低了。  “我不相信你,你的信用度在我这里早就已经透支了。”穆季云在一旁拿出了医药箱,因为前段时间常常受伤的缘故,所以还真的是备了不少的药。  “我那又不是故意的,只是碰上了意外而已,意外,OK,你明白了吧!意思就是说发生这样的事情,不是我所能避免的。”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看着他这样的为自己的受伤而生气,在她的眼里,竟然是如此的暖心,这应该就是被关怀着的一种感觉吧!而她却爱死了这一种感觉。  “那你倒是跟我说说看,是什么样的一种意外能让你这个威武的上校给伤成这样,躺下。”穆季云的语气在看见她受伤的那一刻起就没有温柔过,每一句都带着浓浓的火药味在里面。  “估计很快就会有新闻报道出来,某军区在野外训练的时候意外的破获了一宗毒品交易案,数目之大令人咋舌,无一人员逃窜成功,我方也无一人伤亡,你说,这样的一个新闻是不是很鼓舞人心啊!”欧阳瑞西乖乖的躺下,挑着眉宇的看着他,不知道接下来是会听到大吼之声还是温柔的低抚,但估计是前者的可能性会比较大。  “你可千万别告诉我,就你一个人去的野外生存训练,又或者说对方有好几百号的人,要不这么多的战士都是用来做摆设的吗?那么多人都对付不了几个毒贩子。”穆季云咬牙切齿的怒视着她,上药的动作也不自觉的加重了许多,果然如欧阳瑞西所猜测的那样,气急的大吼了起来。  “啊!疼,你倒是轻点啊!几百号人倒是没有,不过有十几个倒是事实,还有,我们的战士不是用来摆设的,而是都在训练中呢?为了不中断进行了许久的训练,所以我并没有想着要去惊动到他们。”十几个毒贩子对她来说并不是多大的问题,问题出在他们都有枪,而自己又心存着仁善之心,所以并没有对他们下狠手,由此看来,她这样的心软还真的不是一件可取的事情,毕竟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不用点力哪里能让你长记性,就算战士们在训练,可小杜不是都跟着你的吗?”听见她喊疼,虽然嘴里说得狠,但手上可是温柔了许多。  “我跟小杜他们那不是分开行动了吗?谁知道人多的那一方没有碰上毒贩子,就是孤身一人的我给碰上了,但我有马上的请求支援,可惜的是还没有等到他们过来我就已经受伤了,看来我要加强自身的训练才行,要不怎么那么容易就被伤着了呢?”欧阳瑞西喃喃自语,很自然的忽视了穆季云那铁青着的俊彦。  “算了,我就不该跟你较真,忍着点,有点疼。”穆季云低叹了口气,别人家里应该都是老婆替老公担心才对,而他家却是反了过来,每天替她担心不止的那个人可都是自己。  “这么说你是不生气了。”欧阳瑞西突然的转起了身,而措手不及的穆季云根本就来不及反应,正在帮她上药的手就那么用力的撞到了她的伤口之上,不用说的,接下来就是一阵的轻呼声。  “啊!好疼,你这是故意的报复我对不对。”眼里含着泫然欲滴的水气,可怜兮兮的讨责着他的罪行。  “我看看,谁让你突然的起来的。”穆季云的眉头紧紧的锁起,这下好了,本来那个地方只是小擦伤而已,现在被自己这么的一个用力,伤口就被指甲给再度的划了一下,渗出了血丝。  “都怪你,也不知道躲着点。”撅着嘴的控诉着他,其实跟她所受的那些伤比起来,真的没有那么的严重,可是在他的面前,就变得娇气了许多,女人嘛!不要什么事情都是那么的逞强,偶尔的服软总不会是坏事。  “好,都怪我,我不该跟你之间没有半点的心有灵犀一点通,所以才会在你起身的瞬间没有及时的反应过来。”穆季云看着她那委屈状整颗心都软了起来,温柔的安抚着她的情绪。  “这认错的态度还不错,这次就原谅你了。”欧阳瑞西的眼底快速的闪过了一丝的狡黠光芒,太好了,顺利的被自己蒙混过关,刚刚还担心他一直在自己受伤的这个问题上打转呢?想不到这么快的便被自己给逆袭成功。  “谢谢欧阳上校不杀之恩。”穆季云邪魅的一笑,小样,还真的以为自己不知道她的那点小心思呢?但只要她高兴就可,反正不管自己再怎么的生气,事情也不可能再重新的来过,她也不可能会回到没有受伤之前的样子,所以还是让她自鸣得意一下吧!反正是自己的女人,想怎么宠就怎么的宠,谁也管不着。  “好了没。”欧阳瑞西一看他这样的一种笑容,便没了刚才的那一种兴奋之意,因为她知道自己的意图已经被他给识破了,所以变得异常的沮丧了起来。  “可以了,先睡一下吧!我过一会叫你。”被她身上的这些伤一惊吓,他也就没有了睡意,所以干脆的便不想再睡了。  “那好,八点之前叫我。”累了一天一夜,欧阳瑞西是真的困了,所以也并不推辞,再次的躺回了床上,很是慵懒的阖上了眼眸。  “知道了,安心的睡吧!”穆季云把被子给她盖上,再在她的唇上轻吻了一下,这才走进了洗漱间。  “少爷,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当穆季云梳洗完到健身房的时候,罗昊很是惊讶的看着他,这可是太难得了,少爷竟然这个时间点上来运动,要知道他平常时可都是差不多八点才起床的。  “哦!被吵醒了睡不着,不错嘛!你这八块腹肌练得不错,时下的姑娘们都把这叫做什么了。”穆季云蹙着眉头,一时间记不起来了。  “叫做人鱼线,少爷。”罗昊的脸有些的微红,觉得有些的不好意思,其实少爷的身材很不错,但是为了美感,他始终都没有把那一块块的肌肉给练出来,但他的倒三角感觉还不错。  “对了,就是这个,这是美女们最喜欢的,加油,看什么时候用你这性感的人鱼线给泡个美女回来。”穆季云戏谑的笑看着他,罗昊的性格就是太木了,他自身的条件其实很好,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女人看上,估计是被他的冷酷外表给吓得不敢靠近吧!  “少爷。你别开我玩笑,女人都是麻烦的动物,我还是少接近点好。”自己的身边太多这样的例子了,所以他可不想把自己的美好人生给搭了进去,再说了,他的这辈子都是以保护少爷而活着的,可不想找个女人来捆绑住了手脚。  “女人是麻烦不假,但你不觉得在很多的时候,她们都是挺可爱的吗?”穆季云一边做着运动一边的说道,看来是时候让这个小子找个女人了,要不怎么对得起他这么多年来的朝夕相处呢?总不能是自己家庭美满而就忘记了他的幸福吧!  “没感觉,我只知道有她们的地方,世界就是不安全的。”罗昊后怕的打了个冷颤,想想林飘然,再想想欧阳依依那一种类型的女人,他就不由得觉得恐怖。  “噗嗤!话说你这比喻还真的挺恰当,但可别被家里的老佛爷给听了去,否则老爷子非剥了你的皮不可。”穆季云忍不住的喷笑出声,想来要是哪个女人爱上了罗昊的话,那绝对会是一件很悲惨的事情,因为他现在就可以预知道后果了。  “这会儿妈正在睡觉呢?所以淡定。”罗昊上下的举动着手里的哑铃,其实他刚刚已经运动完了,现在纯属的是在这里陪穆季云而已。  “这可很难说,女人是无所不在的。你根本就防不胜防。”穆季云故意的恐吓着他,其实在他的眼里,只要是自己所爱着的女人,那么就是世界上最为美好的生物了。  罗昊狠狠的抽动了下嘴角,听少爷话里面的意思,到底是想自己交女朋友呢?还是不交啊!否则这八字都还没有一撇的事情,他竟然提前的恐吓上了,这不是让自己对女人更加的充满了恐惧感吗?  穆季云运动回来先洗了个澡,这才把欧阳瑞西给叫了起来,其实按他的意思的话,他压根就不想叫她,但又怕会因此而误了她的事,毕竟她的职业特殊不是吗?  到达医院的时候,欧阳瑞西先去看了枭雄,虽然说他是醒来了,但因为还处在恢复期中,所以意识还不是特别的清醒,看见这样,她也不久留,只是呆了几分钟就走了,因为特护说他刚吃了药睡着,所以她也不好再打扰。  “我们走吧!”欧阳瑞西走出病房,脸上有些的愁眉不展,看着整个都处于虚弱状态下的枭雄,突然间,她觉得有那么的一丝悲凉,以往的他再名噪一方又怎样,到了这样的一种时候不还是连个亲人都没有。  “怎么了,是不是情况不是很乐观。”穆季云看见她那暗沉的脸色有些的担心,但还是伸手过去与她十指紧扣了起来,一步步的向秦书寒的办公室走去。  “不是,只是突然之间有些触景伤情而已,你说像枭雄这样的一个男人,他所追求着的到底是些什么东西呢?如果说只是单单的为了生活而去铤而走险的话是不是太不值得了呢?”欧阳瑞西侧头看了他一眼,同样身为男人,他是否会给自己多些见解呢?  “男人嘛!与你们女人是不一样的,在很多的时候,他们的自尊心都会异常的强烈,常常会因为外人无意中所说出来的某一句奚落的话而较起了真,所以在很多的时候,都无法去接受别人所投注过来的那一种异常的眼光,这就铸造了他想要获得成功的动力,因为他要让那一些诋毁过自己的人都好好的看一看,他们也有着光鲜亮丽的能力。”  穆季云自嘲的笑了笑,男人跟女人不同,别看他们在外形之上是强大的,实质上他们的内心世界异常的脆弱,脆弱到承受不起一点点的失败,从而让他们的性格变得偏激了起来,当然,这只是少部分男人,因为这一类型的男人特别的承受不起别人所投注的异常目光,所以总会去做出一些令人难以费解的事情来,譬喻说枭雄,他就是属于那一种比较注重别人对自己看法的人,因此才会做出了自杀这样比较极端的事情来。  “那么你呢?也是这样一种类型的男人吗?”欧阳瑞西摸了摸自己的鼻尖,带着好奇的注视着他。  “我吗?还真的没有碰到过,也许是因为我的运气比较好的原因吧!投胎到了这样的一个富有的家庭之中,所以从小到大,我的身边都不乏一些阿谀奉承之人,却偏偏都没有我刚才所说的那一种现象,当然,不排除别人会在背后议论我,但只要没有听见,那么对我来说就都不必去理会,反正嘴长在别人的身上,爱怎么说那都是他们的事情,不可能说每一句话都要去在意,这样累的那个人只会是自己而已。”  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所以在他以前的那些放纵不羁的岁月之中,他的所作所为就从来没有想过要避开旁人的视线,每天都那么低迷的去沉沦着,从来就不去在意别人的看法跟闲言碎语。  “你倒是满悠然自在的,但也得每个人都有你那么好命才行啊!”欧阳瑞西轻叹了口气,其实身处在他这样的一个位置之上,总是利弊相互制衡着的,所以也并不见得有多么的舒心,最主要的还是得看一个人的心态才行。  “那可当然,我并不是那一种爱死钻牛角尖的人,人嘛!得过且过吧!活得开心才是最重要的。”回以她一抹淡淡的笑容,握住的手更加的紧了,他的这一生,有这么的一个与自己十指紧扣的人即可,别的都变得不再重要。  “你说,林飘然跟枭雄不是表兄妹的关系吗?现在他变成了这样,要不要让她过来看一下呢?”欧阳瑞西问得有些的小心翼翼,还有那一个雪珂,也应该是跟他有着亲戚的关系才对吧!  “你真的觉得这种所谓的亲情会在他们之间存在着吗?别傻了,如若真的这样,当初枭雄也不可能会让那么多的男人去糟蹋她了,而现在的林飘然,应该是恨死了枭雄才对,不,应该是你我都在她所恨着的人之中才对。”  经历过了上次的事情之后,林飘然整个人就好像突然间从S市蒸发了似的,不再有关于她的半点消息,而没有人提起,自己也就忘了这么一个人的存在,毕竟他的心很少,除了自己的妻子之外就再也装不下任何的女人了。  “你说的也对,那还是算了吧!反正他养好病之后还是要回到监狱的。”欧阳瑞西觉得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让自己觉得心伤的吧!所以才会突然之间悲秋怜人了起来。  “像他这样的案例,一般会判多少年呢?”穆季云轻睨了她一眼,有些迟疑的问着,其实他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就只是好奇而已。  “这个还真的是不太好说,按说那些军火买卖他才是那一个幕后之人,要是定罪的话那可是不轻,可他太过于的聪明了,并没有从中留下丝毫可以用来指控他的证据来,虽然说是有着人证不假,但要真的判刑起来的话,会有些的困难,因为这搜集证据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欧阳瑞西自嘲的笑了笑,如若不是他自己亲口的说出来,按自己以前对他的认识,怎么也不会相信那样温和干净的一个男人,竟然会是一个军火商,这是自己怎么也不能接受的一个事实,因为他所有的伪装都骗过了自己,这不得不说他的心机真的很深沉,又或者是自己缺少了那么一点关于这一方面的历练,所以才会在那一段跟他有过接触的日子中毫无察觉。  “算了,顺其自然吧!”穆季云知道她跟枭雄之间肯定是有过什么样的一个故事,要不作为一名军人,绝不会为了一个犯了法的军火商而伤悲,而这其中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他们曾经相处得不错。  “嗯!只是这个时间,不知道书寒来了没有。”欧阳瑞西淡然的一笑,也只能是这样了,毕竟他们的身份本来就站在对立的位置之上,所以能为他做到这样已属不易了。  “这个时间已经不早了,那个小子给谁都要怕自己的医院会倒闭,所以不可能还没有来。”穆季云太清楚这间医院对秦书寒的重要性了,因为这是他梦开始的地方,而当初给这医院起名的时候,他硬是把伈伈那丫头的名字给加了一个字进去,可见他对那个丫头有多么的喜欢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