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537.第537章只因为我爱她

537.第537章只因为我爱她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133更新时间:2016-01-06 10:39:30
   如穆季云所猜测的那样,秦书寒的上班时间是绝对的准时,所以当他门都没有敲便闯了进去的时候,换来的是两道凌厉的目光,可当看清面前来人是谁之后,对方的神情瞬间的柔和了下来,开玩笑,谁敢用那样的眼神去瞪老大啊!又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老大,嫂子,早上好,都去看过枭雄了是吧!”秦书寒一想到门口的那两个警察就一阵的头疼,要知道这可是大大的影响了自己医院的声誉,如若不是自家老大要救的人,他才不会去淌这趟浑水呢?  “看了,书寒,谢谢你。”再多的谢字也抵不过自己内心对他的那一种感激之意,虽然说枭雄于自己来说并不是真的很重要,但她还是很感恩他为自己所做的这一切。  “嫂子,你又来了,我们之间谁跟谁啊!就不要分得那么的清楚了吧!”秦书寒担忧的看了眼穆季云,发现他的视线根本就没有放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他终于暗暗的松了口气。  “既然这样,那么也就不介意继续的帮她看一下伤口了。”穆季云妖娆万千的一笑,他等的就是这一句话,免得那小子又在那里说自己奴役他,这次可是他自己主动的。  “呃!嫂子,不是吧!你又受伤了,该不会是逗我的吧!”秦书寒抚额一叹,他就说老大今天怎么那么的好说话,竟然没有拿他那冷冽的眼光来瞪自己,原来伏笔在这里呢?  “不好意思,我最近估计是因为缺乏了锻炼的原因,所以手脚变得迟缓了许多,没有那么的敏捷了,因此老是受伤。”欧阳瑞西抿了抿唇,觉得有些的不好意思,其实按她的想法的话,自己随便的上点药就成,以往的很多次她可都是这样过来的。  “就你那么拼还缺乏锻炼啊!那我岂不是要羞愧到去撞墙了。”秦书寒说着就做出了一副要去撞墙的动作,毕竟就作为一个女人而言,她已经是自己的楷模人物了,如若再强悍下去,让他这样的男人可怎么的活啊!  “在你去撞墙之前,先帮她把伤给治了,我可不想白跑一趟。”穆季云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看来这样夸张的动作他可是跟夏妖孽学得越来越像了。  “就知道你没有同情心。”秦书寒撇了撇嘴,一副很受伤的表情,但还是帮欧阳瑞西看起了伤,因为他一会儿还有个手术,所以不能拖太久。  “同情心不是用在你这种人身上的,好好看,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穆季云很淡然的看着他的动作,如若这小子不是个医生的话,他才不会让他给看去了欧阳瑞西那美好的春光呢?  “这次又碰到歹徒了吗?要不怎么又那么多的伤。” 秦书寒蹙了蹙眉,人家女孩子都是把肌肤给保养得好好的,可她倒好,隔三岔五就变得伤痕累累的,还真的是一点也不懂得爱惜自己,怪不得老大每次都因她的受伤而大发脾气。  “她那是碰上疯狗了。”穆季云的怒气在看见她身上的伤口之时再度的冒了出来,看来以后只要是她一去干什么,自己就别想舒心的过好每一天,用来担心她就足够了。  “不是吧!老大,你这是在考我的医学知识吗?这伤口一看就是刀伤跟刮伤,哪里有狗咬的痕迹了,除非是你咬上去的我还相信。”秦书寒话音刚落,就换来了好强的一股杀气,让他不由得手颤了下,重重的碰到了欧阳瑞西的伤口之上,所以很不幸的,她今天早上已经连续的被人为给加重了几分的伤情,因此忍不住的轻呼了声。  “你丫的轻点啊!是让你上药,可不是让你下毒的。”穆季云气恼的狠瞪了他一眼,再心疼无比的把视线给转回到欧阳瑞西的身上。  “这还不都怪你,没事干嘛瞪人家,害得我一心慌就碰上了,嫂子,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秦书寒歉意的对欧阳瑞西笑了笑,看来老大他不但要考自己的医学知识,还要考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跟灵敏度,要不干嘛突然的用那么恐怖的眼神来看着自己啊!  “没事,并不是很疼。”欧阳瑞西的脸一直都是绯红着的,虽然说在秦书寒的眼里就只有病患,而没有男女之分,但她还是会觉得有些的尴尬,所以一直的低垂着头。  “嗯!很快就好,但一定不要到水,就连汗也少出比较好,所以尽量的让自己呆在比较清凉的环境之中。”经过了刚刚的一次意外之举,秦书寒的整个动作都轻柔了许多,不敢再有所闪失,要不老大非要废了自己不可。  “这个……”欧阳瑞西有些的为难,她还想着一会儿到部队去看看鹰眼他们的训练情况呢?这段时间因为顾阡陌不在的缘故,所以有很多的训练项目都是由她跟着去完成的。  “怎么了,难道说有困难吗?”秦书寒的动作停顿了下,都伤成这样了,难道都没有休假吗?  “也不是,没事了,我会注意的。”欧阳瑞西笑了笑,看来鹰眼他们的训练就只能往后的压一压了。  “那就好,现在可以了。”秦书寒坐下来写起了药单,伤成这样,天气又那么的闷热,所以还是开点抗菌药才行,免得感染了就不太好了。  “谢谢!”其实在很多的时候,不是欧阳瑞西真的要跟他客气,这只是她的一种习惯而已,因为她一直就是一个比较注重礼貌的人。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升起很高了,虽然把训练鹰眼他们的日子给往后推了推,但军区还是要过去的,幸好的是明天就是周六了,所以再忍一忍就成。  “要我送你过去吗?”穆季云有点担忧的看着她,就怕她一去到部队就会把秦书寒的叮嘱给忘得一干二净,从而加重了身上的伤。  “不用,小杜不是还在等着吗?放心吧!我一定会乖乖的,要不明天怎么参加傲风他们的婚礼呢?”想着明天就是他们两人大婚的日子,欧阳瑞西的心里就觉得甜甜的,至交的好友要结婚了,自己除了高兴之外就是给她送上深深的祝福了。  “原来你还记得啊!我以为你都忙得要忘记了呢?”穆季云宠溺的捏了捏她的鼻子,娶了一个军人当老婆,不但要忍受得住那偶尔的寂寞感,还要提心吊胆的替她担心着,所以在很多的时候,他都会暗暗的自问,自己怎么就稀罕上她这样的一个女人了呢?  “我忘记了什么也不能忘记这么大的事情啊!好了,你也去公司吧!我要来不及了。”欧阳瑞西看了眼时间,一想到军区还有着许多的事情在等着自己就不由得皱了皱眉。  “嗯!路上小心。”不舍的在她的额头轻吻了下,这才帮她拉开了车门。  “好,我知道了,你也小心开车。”欧阳瑞西红着小脸对他笑了笑,虽然说已经习惯了他的这一种不分地点的亲昵方式,但每次还总是忍不住的要脸红。  “走吧!”穆季云对她挥了挥手,直到军用悍马消失在川流不息的车流之中才上了自己的车离去,而紧跟着他车后面的当然是那一个对他忠心耿耿的罗昊了。  今天的冷氏集团有些的热闹,因为他们的总裁一大清早的就宣布了他明天要结婚的消息,所以可是把全公司的人都给炸了个里嫩外焦,个个都在猜测着那个总裁夫人到底是谁,是原来永盛的总裁上官楚楚,还是刚进公司跟他传出暧昧的秦可儿,或是其他的什么名门千金之类的女人。  “你们说什么,总裁他真的是明天就要举行婚礼了吗?”秦可儿脸色苍白的抓着一名女员工的肩膀,本还以为只要一天没有人知道他已经结婚的这个消息,那么自己就还可以制造机会上位,可他竟然突然的公布了婚讯,这样一来的话,自己岂不是连半点的机会都没有了吗?  “是啊!怎么,难道你不知道吗?”女员工怜悯的看了她一眼,看来又是一出新郎要结婚了,可是新娘不是我的老戏码。  “呃!他有提过,我一时忘记了是什么时候而已。”秦可儿牵强的笑了笑,想来自己还没有开战就已经输得彻底了。  全身无力的滑坐在凳子上,不用看她也知道,此刻有很多的人正拿着看好戏的眼神来紧盯着自己瞧,所以她尽量的做出一副无事人般的冲他们笑了笑,这才起身往洗手间走去。  刚一进到洗手间,她那隐忍了许久的泪水就夺眶而出,上官楚楚,别以为嫁给了他你就会过得很幸福,只要有我在的一天,你就别想如愿,我得不到的,别的女人也休想要得到,这是我的宣言,不服气你就来战。  现在的秦可儿已经陷进了一种精神失常的状态之中,不停的拍打着水龙头流出来的水,就好像它们是上官楚楚般的在发泄着自己内心的恨意。  不行,她一定要去找冷傲风问清楚,为什么突然的要公布婚讯,是那个女人的意思,还是他自己的意思,目的就是想让自己死心,这样的一想,她便顾不上被水溅得有些湿的衣服,疾步的往总裁室而去。  连门都没有敲就急冲而入,让想阻止她动作的秘书还来不及阻止就已经被她关在了门外,却又不敢冒然而入,所以只能紧张的站在门口不停的掰着手指,但愿总裁今天的心情很好,不会怪责自己才是。  “傲风,你真的要跟那个女人结婚吗?”秦可儿不顾冷傲风那冰冷的眼神,满满的都是责问之意。  “秦可儿,请注意你的身份,我爱跟谁结婚,那都是我的自由,可跟你没有半点的关系,试问你凭什么用这样的一种兴师问罪的语气来跟我说话。”冷傲风嘲讽的笑了笑,目光阴鸷的冷睨着她,就是不知道她以什么样的身份来质问自己。  “为什么,你们之间明明就不是相爱的那一种关系不是吗?”被他那样的眼光一看,她不自觉的颤抖了下,嗓音也跟着减低了许多,但内心还是很不服气。  “是谁告诉你我们不相爱了,还是说这是你自己在那妄加评论。”一想到昨晚的相互告白,冷傲风就情不自禁的多了那么的一丝柔情,原来相爱是这样的一种感觉,会让你一整天都处在一种心旷神怡的状态之中,怪不得穆季云会甘愿的掉进去呢?敢情这就是其中的幸福之处。  “可那天晚上你明明说不爱她的啊!难道你都忘了吗?”秦可儿问得有些的底气不足,因为他是这样说过没错,可是他还说了另一句,那就是跟那个女人在一起会让他感觉到很舒服,而这样的一种感觉在某些时候要给爱更来得令人动容,所以在意着的是这一句话。  “你也说是那天晚上,时间都过了那么久了,我现在爱上了不成吗?”其实他大可以直接的把她给撵出去,但是为了让她彻底的死心,所以只好陪她好好的讨论一下这个问题了。  “不,这不可能,你一定是在骗我的对不对。”秦可儿用力的摇着头,好像这样就能把自己不想听到的答案给摇掉了似的。  “说到这个,我还要好好的感谢你呢?如果说不是因为有了你在一旁的推波助澜,我想我们之间也不可能会那么快的便认清了自己内心的真正想法,所以明天的婚礼你一定要去出席才行,毕竟算起来你可是我们的半个媒人呢?”  毒舌的话并不是他不会,而是看所针对的人是谁而已,所以对于秦可儿这样的一种女人,他就不需过多的客气。  “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你们之所以举行婚礼是因为我的原因吗?”秦可儿感觉到自己的头都要裂开了,怎么就越来越听不明白他所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了呢?  “不,这举行婚礼可是一早就订好的日子,所以说无论你出不出现,我们都不会因此而有所改变。”在说着这一句话的时候,冷傲枫很明显的有些底气不足,因为他很清楚的知道上次上官楚楚是为了什么原因而推迟了婚礼,所以此刻说起来并不是那么的自信。  “难道说你就没有过半秒钟的犹豫吗?”秦可儿难过的轻阖了下眼眸,难道说自己真的回来错了吗?  “我为什么要犹豫,就只因为你吗?”冷傲风讥讽的看了她一眼,对她现在所流露出来的那一种可怜兮兮的样子很是反感,这应该就是因为不爱的关系吧!  “你该知道的,我是因为想跟你重新的在一起才离的婚,你不能对我如此残忍。”说到伤心之处, 秦可儿情难自禁的走上前去拉住了他的手臂,眼里氤氲着薄薄的水雾。  “为我离的婚,你这话也未免太可笑了点吧!试问,我有跟你这样要求过吗?”这一次,冷傲风眼里的睥睨之意更加的深了那么的几分,所以想都没有想的便甩开了她的手,看来也就只有像她这样不要脸的女人才好意思说那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其实却全都是为了她自己而已。  “可我们一直都相爱着不是吗?所以我以为你一定会等我的。”这就是她的失策之处,她明明打听清楚了他还是单身才冒然离的婚,可是没有想到的是,他们之间偏偏的插进来了一个上官楚楚,所以才让她处在了现在这样的一种被动的状态之中。  “不,我跟你之间,从来就没有过所谓的真正爱情,曾经的相爱也只不过是你个人的自以为是而已,虽然说我投入过感情,但那都不是因为爱,这样说你是否已经明白了呢?”如果没有跟上官楚楚相爱,或许他会一直的把自己当年的那一种朦胧的情潮当作了爱,可领略到了真正的爱情之后,他又怎么可能会还认不清呢?  “不是这样的,冷傲风,你在撒谎对不对,你心底所爱着的那一个人明明就是我,而不是那个叫做什么上官楚楚的女人。”秦可儿再次的抓住了他的手,说得那叫一个潸然泪下,可惜的是换不来冷傲枫的半丝怜惜之情。  “哼!爱你,你觉得自己的魅力真的有那么的大吗?也不先去照照镜子。”冷傲风很不喜欢别人这样的拽着自己,所以再次的甩掉了她的手,不带一丝的温情。  “今天你这样的对我,有一天你肯定会后悔的,如果说我不值得你去爱的话,那么还有谁值得你去爱,那个上官楚楚吗?她难道就会给我来得相配吗?只是一个低下的女人而已,有什么是比得上我的,相貌、学识、能力,或者是家庭背景,她有哪一点是给我强的。”  在秦可儿的思想里,开着给自己要便宜的车那就是背景不行,穿着给自己普通那就是没有能力,所以潜意识的把上官楚楚给看成了一般的女人。  “就算她哪一点都不比你强,在我的眼里那都是完美的,只因为我爱她,这样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的吗?”冷傲风真不知道自己面前的这个女人为什么要如此的自信,把话给说得如此的信誓旦旦,难道在她的心里,这个世界除了她秦可儿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优秀的女人了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