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老婆大人有点冷>目录>

549.第549章给对方下了盅

549.第549章给对方下了盅

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作者:笛声悠扬字数:5418更新时间:2016-01-06 10:39:38
   “没有什么好不好的,听我的准没错。”傅冰蝶笑了笑,在她的心里,欧阳瑞西就像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般,所以她绝不会因此而偏袒哪一方。  “你确定要这样教导自己的儿媳妇吗?”穆时桀紧拧着眉,一脸无奈的看着那一个自己最爱的女人,怎么看就怎么的觉得她是属于那一种唯恐天下不乱的女人。  “如果有意见的话,你也可以去教自己的儿子啊!”傅冰蝶狡黠的一笑,带着挑衅意味的看着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冷酷男人,其实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已经变得温和了不少,但也就只是在面对着家人的时候而已,对外还是那么的不可一世。  “我才没有你们那么的无聊。”穆时桀的视线在两人的身上扫视了一圈,接着若有所思的看了傅冰蝶一眼,一丝邪魅的冷笑在他的嘴角一闪而过,很好,竟然胆敢挑衅自己,如此的话就要做好承受由此而带来的后果。  “妈,爸他该不会是生气了吧!”被家公当场的抓到她们在此合计着怎么的刁难他儿子,欧阳瑞西可是有些尴尬的,现在听他这么的一说,她更是觉得有些的无地自容,感觉到自己是多么的有心计似的,所以他一抬步离开客厅,她就急急的问着傅冰蝶。  “生气倒是不至于,但我死定了却是真的。”傅冰蝶一脸的沮丧,可没有忽略掉穆时桀看自己之时所流露出来的那一丝邪魅的气息,所以她很清楚的知道这一个眼神所代表着的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意味。  “怎么会,爸他那么的宝贝你,不应该会打你啊!”欧阳瑞西皱眉的思索着,依她这段时间以来的观察,不难发现爸有多么的爱着妈,又怎么可能舍得伤害她呢?  “傻丫头,都结婚的人了,还那么的单纯,他要收拾我的方法有很多种,不一定会是打,我这样说你总应该明白了吧!”傅冰蝶对欧阳瑞西挤了挤眼,丝毫也不觉得把这样的问题拿出来跟儿媳妇讨论有什么的不对,所以她说得可是一脸的淡然,不见一丝的扭捏之态,倒是欧阳瑞西明白过来之后脸色迅速的蹿红了起来,急急的找了个借口便往厨房跑去,要死了,这样的事情要是被穆季云给听了去,指不定又该怎么的取笑自己了。  愉快的晚餐过后,欧阳瑞西还是一如既往的忙碌,穆季云看着她好几次的欲言又止,就是不知道该怎么的跟她说才好,毕竟比起瞒着她,总觉得坦白从宽会好一点。  “你有话想跟我说。”欧阳瑞西是何其敏锐的一个人,所以对于他的异常一早就发觉了,只是在等待着他会在什么时候开口而已,却没有想到过了半天他还处于一种犹豫不决的状态之中,所以她只好先出声询问了起来。  “我今天去见欧阳连城了。”穆季云抿了抿唇,拿眼角的余光去观察着她的反应,就是不敢直视。  “哦!我知道了。”欧阳瑞西沉默了那么的几秒,这才装出一副无所谓的神情来,而内心却还是因为这个消息而有了微微的撼动。  “你不想知道他为什么而找上的我吗?”穆季云完全没有想到她会表现得如此的镇定,所以有些惊诧的看着她。  “为什么。”欧阳瑞西还是不为所动,就好像他现在所说的事情跟她没有半点关系似的漫不经心。  “你说为什么。”自己的每一句话都好像打在了棉花之上被她给弹了回来,突然的发现自己是不是压根的就不该去管他们之间的事情,要不怎么觉得如此的无力呢?  “我怎么知道,他找的是你,又不是我。”说真的,她很不喜欢听到关于欧阳连城的事情,但不管怎么说,血液里面的那一股血脉亲情还是存在着的,就看她愿不愿意去直视而已。  “他说想见轩轩,你有意见吗?”穆季云紧蹙着眉头,觉得就不该指望她会在这件事情上能做到理性化,从她现在的反应上就不难看出,对于那一个名义上的父亲,她有多么的不想去提及,但事情一昧的摆在那里不去解决也不是一件正确的事情,总该有人去迈开那一步才行,不管是原谅与否,都不能用逃避去对待,这样一来的话只能是把事情给演变得更加的复杂化。  “决定权在轩轩的身上,如果说他想见的话,我没有意见,因为那是他的权利,但如果他不想见的话,那么还请尊重他的意思。”欧阳瑞西是没法原谅欧阳连城不假,但她并不是一个很武断的人,所以绝不会阻拦家人跟他之间有所接触,毕竟自己的想法不能代替了所有人的。  “你是不是在怪我多管闲事。”穆季云的眉头就没有舒展过,看着欧阳瑞西那无比清冷的小脸,暮然之间给了他一种很陌生的感觉,就貌似回到了初见到她那一会儿般漠然。  “不是,你想多了,你也该知道,我并不是一个**的人,更何况,就算我再怎么的不愿意去接受,我的血液里都流着欧阳家的血,这一点是我所无法去改变的,所以我虽然在抗拒着他的接近,但并不表示着我会阻拦你们跟他之间的亲近,如此一来的话,倒是显得我有多么的不讲理似的。”  欧阳瑞西轻阖了下眼帘,突然之间感觉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疲惫感,因为这样的一个问题对自己来说真的很困扰,但要她抛开前嫌去原谅他,这一时之间,她还真的是无法做到,所以她只能把这样的一种纠结交由给时间,或许哪一天事情就豁然的变得明朗化了呢?  “是不是觉得很累,因为被夹在道义跟孝道之间来回的拉扯。”如果可以,他真的很想替她分担,但他也知道,对于这样的一件事情,只有靠她自己才能完全的走出来,旁人是无法起到主观作用的。  “嗯!有的时候是会产生这种想法,但我还有你们不是吗?”欧阳瑞西终于笑了,虽然只是浅浅的一笑,但已经让穆季云释怀了不少,动情的走到她的身边,把她的身子给圈进自己的怀里,只要她感觉到累了的时候,自己永远都是她心灵上的港湾。  “对,你还有我们,所以不用太在意这件事情,我会一直都站在你的这一边。”穆季云在她的发顶轻吻了下,是谁说她只是一个铿锵热血的女上校,在自己的眼里,她给谁都要来得柔弱,就看是在什么样的一种情况下而已。  “穆季云,你知道吗?我真害怕自己现在对你的这一种依赖会上瘾,别人是愈了解越想远离,而我对你却是愈了解就越是想靠近,说,你到底给我都下了些什么迷药,让我对你如此的欲罢不能的。”  欧阳瑞西昂着头,与他的俊脸靠得很近很近,近到她的樱唇只要微微的动一下,就会碰触到他那性感的薄唇。  “同样的问题还回给你,说,你到底对我施了什么妖术,让我的眼里就只看到了你一个,别的女人都成为了杂草。”穆季云的唇就贴在她的唇上,有一种软绵绵的感觉,让他有一种一亲芳泽的冲动,但他并没有这么做,只是很亲昵的与她的眼神对视着。  “是啊!我们都给对方下了盅不成,怎么就爱得这么的不可自拔呢?”欧阳瑞西话还没有说完,就觉得自己的身上起满了鸡皮疙瘩,毕竟这么煽情的一种对白,真真的是很不适合于他们。  “女人,就真的那么爱我吗?”穆季云很是邪魅的笑着,薄唇依然紧贴着她的娇唇,所以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就像是在浅品着红酒般的味道醇郁。  “嗯!很爱,你应该感受得到的。”欧阳瑞西很少会如此的动情,今天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听到了欧阳连城的事情,让她想起了那些辛酸的过往,所以她才会突然的变得这么的深情款款。  “是的,我已经感受到了,难道你没有发现吗?我的身体对你有多么的诚实。”穆季云嘴角噙着一丝邪气的笑意,开始慢慢的描绘起她的樱唇。  “流氓。”欧阳瑞西没好气的娇嗔了他一眼,她就知道不能跟他过度的表露心迹,看吧!这么快的便原形毕露了。  “但你喜欢不是吗?”在这样的一种时刻,穆季云完全就是一个十足的痞子个性,蓝眸带魅的迷惑着她。  “不,其实我更喜欢的是这样。”欧阳瑞西说着突然的对着穆季云的小腿踹了一脚,随之脱身而出,笑得一脸的得意。  “嘶!还真疼,欧阳上校,你就等着收我的律师函吧!”穆季云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的小腿肚上肯定起了一大块的淤青,看来这个女人是坚决的要把暴力给使用到底了。  “切!又拿这个来威胁我,你就不能有新意一点吗?”欧阳瑞西不屑的挑了挑眉,还真的是受不了他的那一种与生俱来的王子病,动不动的就把自己的优越感给展现出来。  “要新意是吗?女人,这可是你说的,一会儿可不要怪我。”穆季云话音未落,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了上去,让完全没有防备的欧阳瑞西瞬间的被他给逮了个正着。  “啊!穆季云,你想干什么,你放开我。”欧阳瑞西完全的懵了,对未知事情的恐惧让她开始不停的挣扎了起来,而穆季云哪里顾得这些,一声不吭的就把她给扛回了卧室。  “你说我想干什么呢?嗯!”把她给抛到大床之上,人也瞬间的压了上去,根本就不给她半点反抗的空间,在这一方面,穆公子可是个中好手,就算强悍如欧阳瑞西,也被他很轻易的给制服了。  “这个我怎么知道。”欧阳瑞西轻喘着气,小样,还真的以为自己是一个那么好对付的人吗?如果不是自己有意的放水,要想制服自己可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情,只是她懂得软硬适度而已,毕竟没有哪个男人会喜欢女人一直都是那么的强势。  “那好,下面就由我亲自用做的来告诉你好了。”穆季云说着轻佻的眨了眨眼,接着当着她的面动作缓慢的一颗颗的解着自己身上的睡衣纽扣,那样子在狂野中夹带着魅人的诱惑力,嘴角一直噙着邪气的笑痕,整个人都处在了一种说不出的妖魅气息之中,就好像是在让人欣赏一个雕塑,却又演绎着动感的一面。  “如果我拒绝呢?”欧阳瑞西虽然这样的说着,可纤细的玉手却在他健美的胸膛上不经意的触摸着,嘴角同样的带着一丝的邪魅,用无比玩味的目光去凝视着他。  “女人,这可由不得你,既然敢挑衅,就应该会想到后果。”穆季云不愧是妖孽的化身,单单一个无比深情的眼神就能让欧阳瑞西臣服于他,甘愿的承受着他在自己身上所挑起的那一圈圈的涟漪,接着与他一起坠入最原始的律动之中。  当黎明曙光慢慢的穿越地平线的时候,S市陆战警备司令部已经处于了一种沸腾的氛围之中,所回荡着的永远都是那千篇一律的‘一二一’口号,不用看也知道,那是战士们在出早操呢?  欧阳瑞西几乎是跟顾阡陌同时到达的军区,帅气的军装穿在欧阳瑞西的身上永远都是一副英姿飒爽的威武样子,怎么看都是巾帼不让须眉之姿。  “顾少将,今天可真早。”欧阳瑞西一脸的神采飞扬,一看就是个正沉浸在爱情中的甜蜜小女人。  “欧阳上校,你不也很早吗?”在军区里面,他们一直都很注重称呼,不似私底之下那么的随意。  “没办法,今天还要训练他们的车技呢?”欧阳瑞西扯了下嘴角,轻轻的蹙了下眉头,那个该死的男人,昨晚可没有少折腾自己,害她现在还感到全身一阵的酸疼呢?幸好的是,今天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要不她非要出丑了不可。  “嗯!他们的车技确实要好好的抓强一下,免得遇到突发的事故之时手忙脚乱的。”对于这一点,顾阡陌完全的赞同,毕竟他们常常要去协助各种各样的大型案件,可不能在技术上面吃了亏。  “是啊!上次我特意的考核了下,发现竟然有90%的人不合格,所以想着让他们再练一练。”虽然不期望他们能有自己的水准,但一般的技能她还是希望他们能够掌握好的。  “该不会是你的要求太高了吧!所以才会那么多都达不到你的标准。”欧阳瑞西的严谨在整个军区可是如雷贯耳的,由此可见她的要求有多么的高了。  “这个倒是没有,只是他们都缺失了那么的一点胆识而已,所以我这次的主要目的,也只不过是想要锻炼一下他们的胆量,毕竟他们有很多人在入伍之前可是连方向盘都没有碰过。”欧阳瑞西轻叹了口气,她主要想加强的就是他们的战地快速抢运,车辆漂移,窄路突击,汽车司机战场心理适应性训练,车辆快速隐蔽及疏散,指挥车特殊技能驾驶等的训练,前者都比较的简单,但后者却要在炮火中穿越而过,所以在训练上无疑的也就加大了难度性。  “这一点倒是真的预祝你能收到好的成效。”顾阡陌侧头看了她一眼,比起以前,发现自己的心平和了许多,在看见她的时候不再有那一种心跳加速的感觉,但雀跃之意还是存在着的,不过他并不担心,相信总有一天自己会慢慢的将她淡出自己的心房。  “谢谢!借你吉言。”两人说话间已经到了办公大楼,所以笑了笑后各自进了自己的办公室,而当顾阡陌看见随着自己的文件而被带出来的小盒子之时,他才暮然的想起还有这件事没有办,所以略一思索过后,拿起它再度的站了起来,往司令的办公室走去。  轻轻的敲了几下门之后,很快的便听到了司令大人的那浑厚的嗓音传了出来,“请进。”  “司令,早上好!”很正规给他行了个军礼,这才走到他身边恭敬的站在一边。  “原来是顾少将啊!这么早找我有事吗?”司令大人的脸上永远都流露着和蔼的笑容,对顾阡陌的才华那是真的很赏识。  “是这样的,上次不是去参加了令千金的生日宴吗?说过要给她补上生日礼物的,但一直都没有时间,这次外训的时候让他们帮忙给买了个小礼物,所以还请司令帮忙转交一下,顺便的表达一下我的歉意,毕竟这份礼物欠得太久了。”  顾阡陌说着把手里的盒子给放到了司令大人的面前,他有想过要亲自的交给叶晚落,但是又不好直接的跑去军区大院,所以只好拜托司令大人了。  “你这孩子,客气话说说就成了,怎么还真的记挂着给那丫头带礼物呢?只是你怎么不亲自的交给她呢?”司令大人皱了皱眉,按说这是他们年轻人之间的事,他还真的不好插手进去。  “这是应该的,既然说过了要给她补礼物,那么就一定要做到才行,要不我岂不是就成了一个没有诚信的人了。”顾阡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本来他也想着要早点补上的,但由于突然的接到了外训的命令,所以才拖了这么的久。  “好吧!既然是补她的生日礼物,我又不能私自的拒绝掉,那我就帮你这一次吧!但下不为例。”司令大人摇了摇头,没有想到都这么久了,顾阡陌还把这件事情给放在心上。  “我知道了,谢谢司令,绝不会有下次,那我就先出去做事了。”顾阡陌扬起嘴角笑了笑,其实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他不愿意单独的去面对叶晚落,毕竟那天晚上她的那些个小心思自己还是觉察到了那么的一点点,但想着这很有可能只是她刚回国的那一种新鲜感,所以倒也不是很在意。  “嗯!去做你的事吧!”司令大人挥了挥手,也不好奇盒子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礼物,直接的便放进了自己的公文包里,免得下班的时候忘记。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